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不亲密爱人 01-02

*好大一盆狗血,不好这口的慎入慎入慎入,别怪我没提醒。

*纯属瞎掰,逻辑有毒,请勿上升。

*假扮情侣梗。

*从头至尾1v1,出现的其他角色都是炮灰。

*原本是打算一次性更的,但是好像不太可能了。不过这个坑也不深,我争取快点把它填完。

 

01

 

“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听到餐桌对面那人开口,王源抬起头,腮帮子里还包着个肉丸,显得有点懵。

王俊凯的语气挺冷淡,但常年冰冷克制的目光此时正完完整整落在他身上,还似是而非地融化着一点暖意。王源如同看破这层薄脆易破的暖意,皱了皱眉,视线追随着模样英俊的男人,直到对方好整以暇地拿起手边的热毛巾擦了擦,而后站起身来。

“你这就不吃了?”王源含含糊糊道。

“我哥他忙,”坐在餐桌另一头的王文楷突然接下话头,顺便给他夹了个大虾,“王源儿你在家无聊吧,咱们去看赛马怎么样?好不容易我放假,毕业后咱俩好久没一起出去玩过了,你还记得上学那会儿,我们……”

“源源,下午陪我出趟差。”

“啊?”王源怔住,看了眼突然俯下身来同自己说话的王俊凯,下意识地一缩,片刻后才轻轻“嗯”了一声,转头朝老友回了个尴尬的笑容。

“没事,”王文楷耸了耸肩,脸色却不是太好看,“你们忙。”

 

此刻的王俊凯却压根没有理会自己的弟弟,他顿了一下,而后伸出刚刚擦干净的手,旁若无人地用大拇指将王源嘴角沾着的一点酱汁抹去了,语气温柔得不像话:“那你慢慢吃,我在车上等你。”

“……嗯。”被触碰的皮肤留着余温。

“对了,”王俊凯像是想起了什么,“昨天给你买了条围巾,放在卧室,你记得戴上,今天降温,别感冒了。”

“好。”

王源话音未落,身旁的男人又俯下身,当着自己弟弟的面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源觉得双唇相碰时,对方故意用略尖的虎牙咬了他一下,有点微小酥麻的刺痛。

他面色一僵,略显拘谨地重新握了握汤勺,不小心在瓷碗边磕出一声响亮的脆响。王俊凯不甚在意,还伸手轻轻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看着眼前“恩恩爱爱”的两人,王文楷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他绷紧了下巴,讥讽般开口:“哥,挺体贴啊。”

王俊凯这时才终于掀起眼皮,将注意力分了一点到弟弟那里。他一手挽着西装外套,冷冷道:“文楷,你今天下午也别出去乱跑,静下心来把书看了。”

王文楷低了低头,额角隐隐爆出青筋,好不容易才憋住了心底的火,敢怒不敢言地闷着嗓子应下。

空气仿佛有一瞬间的凝固,见此情景,王源不免在心底叹了口气——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实在不是一对正常兄弟的相处模式。

 

中午这一桌菜色香味俱全,确实很合王源的心意,叫他留恋地多尝了几口。而尽管王俊凯方才刻意在王文楷面前极其温柔地让他慢慢吃、不着急,王源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可不能真的让王俊凯在车上等太久。

 

他敛了神色,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然后匆匆咽下最后一口饭,朝餐桌那头的人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下回请你吃饭。”

王文楷闷头发出个“嗯”,表情丝毫没有好转,思考片刻后,他像是没忍住,冷不丁又急躁地开口问:“王源,我他妈还是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怎么会……”

“……有事下回再说吧,抱歉,文楷。”

王源打断他,一边走一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他当然知道对方要问什么,也能够理解他的内心感受,可却无法做出任何回答。他觉得只要待在这里就浑身不自在,必须赶快逃离,赶快找个地方喘口气。

可是外面……外面的那个人恐怕只会让他更加无法呼吸吧。他苦笑一声,脑海中浮现出王俊凯那对深邃的桃花眼和那双刚刚吻过他的淡色嘴唇,心尖又不由自主地颤了一颤。

 

偌大的房子显得有些冷清,王源拿了外套,刚要往门口去,突然又被人叫住。

“王源儿,”王文楷抬高声音道,“我哥那种人,城府深得很,他对你不可能是真心的。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只是不希望你被他骗了,你明白吗?”

王源脊背一僵,好半天才有动静。拧过脖子时动作缓慢得像转动生锈的齿轮。

“我心里都很明白,谢谢你。”

全世界没有人会比他更明白,更清楚。

他抿了抿嘴,半晌后又勉力朝好友扯出个笑容:“但是文楷,也许你真的不了解你哥。”

 

王文楷还想说些什么,王源却不愿再听了,但也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快步折了回来,转身上楼去了卧室。

再下来时,脖子上多了一条质地柔软的格子围巾。

 

 

黑色的车子就停在大门口,车窗按下来了,驾驶座上的男人戴着副墨镜,侧面看过去,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流畅的下巴线条,是天赐的好容颜。只是这张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可以说是面色铁青,前几分钟还保持在唇边的那一抹浅淡微笑也消失无踪了,哪还有先前呵护备至的半点影子。

 

王源以为他是等太久了不耐烦,赶紧打开车门坐进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王俊凯也不回答,只是闻声侧头瞥了他一眼,像是打量了一番他挂在脖子上的新围巾,而后一言不发地发动了车子。

 

 

王源隐隐觉得王俊凯有些生气,可他不知道为什么。

从家到机场,再从休息室到登机,王俊凯和他说过的话统共不超过三句。虽然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两人私下独处也不必摆出恩爱甜蜜的模样,但这种情况还是有些不寻常了。

 

王源抿着唇将两人的随身行李塞到飞机的行李架上,安静在王俊凯身边坐好,随手抽了张报纸出来看。

就在他以为这场默契的沉默要贯穿整个旅途时,身边的男人冷不丁开了口,问题也是莫名其妙。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很好?”

“啊?”王源茫然地一转头,看见王俊凯正冷冷地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眼皮都没动一下,简直怀疑刚才听到的声音是幻觉——如果对方没有再问一遍的话。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很好,看你早饭午饭都吃得比平时多。”

 

王源一愣,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日理万机”的王俊凯还能注意到他“吃得比平时多”这种要多无聊有多无聊的小事。

“可能是吧,中午的珍珠丸子很好吃,好久没吃过了,感觉做得和我们高中旁边的小饭馆有一拼……”

王俊凯的脸色又冷了几分,俊朗的脸庞像结了一层冰霜。

“你这么开心,是因为文楷回来了吧。”

“嗯?”王源怔了怔,“哦……算是吧,说起来我和他也好久没见了,有点怀念学生时代。”

 

王俊凯这回没再追问,有些用力地“咔嚓”一声锁了平板,靠在椅背开始闭目养神,但眉心始终蹙着,长睫毛在脸上洒下一层浅浅的阴影,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到底又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呢?

王源望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问空姐要了两张毛毯,然后侧过身,仔仔细细将其中一张在王俊凯身上盖好,还小心翼翼替他掖了掖边角。

 

也许是察觉到了动静,亦或是听见了近在咫尺的呼吸声,王俊凯又开了口,不过仍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王源,王文楷回来了,我知道你情绪波动大,但既然如此就应该更加注意点。我们是‘爱人’,希望你不要忘了。”

闻言,王源手上动作一滞,垂下眼睫:“我知道。没有忘。”

怎么今天谁都来提醒他这个那个。

同时他还对王俊凯话中某个部分感到困惑——他情绪波动大?他到底哪里情绪波动大了?

最多是有点尴尬吧。

 

“嗯。”王俊凯终于颔首,“睡会儿,下了飞机会很忙。”

“好。”

王源盯着他的睡脸看了几秒,才乖乖转过头戴上眼罩,逼迫自己小憩片刻。

 

身边的这个男人,应该向旁人如何提及他呢。

是他的顶头上司,是他好朋友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他高中时期的学长。

还是他莫名其妙的,爱人。

 

王源去年从国外读完硕士学位回国,一毕业就进了业内龙头的知名公司,专业对口,薪酬丰厚,算是人生顺利,人人称羡了——更何况他应届毕业一进去就直接在王俊凯手下干,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前途不可限量。

 

王源自己对此也很满意,甚至都觉得有些不真实——说的是后面半句。

他对于进这家公司,或者更准确来说,他对“在王俊凯手下工作”,是抱着执念的。

 

学生时代,王源和他前座的哥们儿王文楷是最好的兄弟,两人同进同出,也能说是无话不谈。随着时间推移,王源渐渐了解到,这位好兄弟的家庭背景有些不一般。

有钱有势有地位算是这个家庭的“不一般”中最一般的了——他家家庭构成比较复杂,简单点来说,就和所有“豪门秘辛”中必备的那样,这个故事里有人人喊打的小三,也有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王文楷就是那个倒霉的私生子。

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那才叫天之骄子,风光无限——母亲是门当户对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自己小时候长得可爱乖巧讨人喜爱,长大后自不必说,更是相貌堂堂,又高又帅。何况随着年岁增长,这位天之骄子不但没有辜负家族的期望,还愈发出类拔萃、锋芒毕露——学习、运动、音乐,样样拿得出手,各类国家级竞赛奖项拿到手软,名字永远高挂在学校的荣誉榜,几乎每逢周一都会在晨会上被广播表扬——这种人,好像生来就该坐在高位,被人仰望。

 

王文楷一辈子都仿佛生活在这个哥哥的阴影之下。

因为有这个哥哥存在,他的母亲就是个下贱的女人,而他所有的努力通通不会被看到,也不会被承认,家族中的长辈总是毫不掩饰地偏袒,好像他就不该生活在这里——这其中甚至包括他那个道貌岸然的父亲。

他凭什么看不起自己的女人,凭什么看不起流着自己血脉的儿子?早知如此,当时怎么不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王文楷对这一切恨之入骨,每到有家族宴会的时候,本该和乐融融的氛围,他却总是恨不得想要逃,可是能逃去哪里,可是怎么能够甘心,不甘心有一天就真的成为没人记得也没人在意的路人甲。

大家眼里只有那一个闪闪发光的太阳。那个人站在万众簇拥的聚光灯下,脸上牵起的每一个表情都在他心底种下一棵根脉漆黑的树,嫉妒和恨意可怕又可悲地滋生。

 

王源听过他这段故事,自然理所应当地站在好友这一边。上一辈的恩怨情仇本就不该由孩子来承受,他是无辜的。而同样因为听了太多王文楷他那位哥哥的种种“劣迹”,王源一开始在潜意识里就对这个大他们几个年级的高中部学长没什么好印象。

——没错,王文楷那位堪称天之骄子的哥哥,就是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高中部学生会会长,王俊凯。

这位王俊凯学长的确很高冷,至少王源每次看到他,他都是冷着一张脸,不仅对来送情书的小学妹视而不见,对偶尔在学校遇见的自己的弟弟以及他身边的王源也从来过没有什么好脸色。

难道他真的觉得作为私生子的弟弟就活该低人一等吗?

那时候,王源坚信这位学长不是“好人”,也没少为王文楷出谋划策,打抱不平。

 

而青春期的故事总是这样急转直下。

因为几次意外的独处,王源渐渐意识到,很多事可能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王文楷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这并不代表王俊凯就是那个“坏人”,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和无奈,也背负着自己的痛楚。其实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谁又会好过。

何况他确实优秀得无懈可击,那份光芒想被人忽视都很难。

 

于是王源开始从安慰的角色,转变成劝解的“和事老”。

王文楷对此显然很不满,反而更加觉得王俊凯城府深,把自己珍视的好友耍得团团转。

偶尔看见和王俊凯走在一起说话的王源,或者只是光荣榜上并排的两个名字,王文楷都会冷笑一声:“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他是不是要把我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抢走,让我什么都不剩才甘心?”

王源见识过他非比寻常的歇斯底里,久而久之也避免在好友面前提及任何关于王俊凯的话题,本来这种豪门恩怨他就一点也不感兴趣,更不愿贸然掺一脚,惹一身腥。

 

再后来,王俊凯毕业去读大学,好像渐渐淡出他们的生活。

而王源却到此时才发现大事不好。

不知是不是前些年,“王俊凯”这三个字太多地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居然有些忘不掉了。

有一段日子,或许是青春期暴涨的荷尔蒙在作祟,他晚上一闭眼就想起对方的模样,想起几次意外独处时交心的谈话,想起某个黑漆漆的夜,无人的公路,空荡的实验楼,想起那个人难得不经意露出笑容的样子,仿佛感受到自己灵魂的震颤。

那些难眠的夜晚就这样成为他漫长青春中一道又深又长的分界线,像一道经久不愈的伤疤。

很荒谬。很无奈。很痛苦。

但是也很美好。

 

 

名牌大学硕士毕业后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进入王俊凯的公司,早就是王源规划好的事情。而他向来说到做到。

 

一切都很顺利,王源足够优秀,而王俊凯需要优秀的人才。入职时,王俊凯竟然还记得他这个学弟,对他很照顾。他仿佛还像高中时一样,不笑的时候看着很严肃很凶,可是实际并不那么难相处。一开始王源很多业务都不熟练,王俊凯也完全没有不耐烦,什么都手把手地教,一点都不像外界评价的那么高冷,更不像王文楷说的那样“坏”,那样“不近人情”。

王源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幸运,好像离他年少时追逐的那个梦又近了一点。

而他万万没有料到,在工作两个月后,王俊凯居然提出要让他帮忙,还是个不管怎么想都太过荒唐的忙。

 

立风公司是王俊凯完全不靠家里、白手起家一手创立的,短短几年市值就超过了五百亿美金,这一度让王父在骄傲的同时感到分外头疼。他自己的事业干得这么风生水起,那家里的可怎么办?总得要有人继承啊。

王跃辉当然是把自己这个出类拔萃的大儿子作为第一首选的。

可惜王俊凯倒是越长大越叛逆,不愿意也就罢了,最后不知道是没辙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跟父亲说他是个同性恋,把王跃辉气得赶他出门了一个月,倒是让王文楷这个“渔翁”得了利,幸灾乐祸了好几天。

 

王源听王俊凯说这事儿时惊得嘴都合不拢,这人怎么能想出这种损人不利己又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气自己的父亲?实在太不像一贯成熟稳重的王俊凯会干的事。但仔细想想,他又觉得多少也可以理解那么一两分——毕竟王俊凯对他父亲是有恨的。恨他花心,恨他间接害死自己的母亲,估计早就想找个理由划清界限。

王跃辉对此自然也一清二楚,他对儿子有愧于心,既觉得王俊凯是故意在气他,又担心是自己的婚姻扭曲了他的爱情观,过了一个月还是没忍住,找人又把王俊凯请回了家。

王文楷对父亲这种执着和溺爱当然恨得牙痒痒,远在美国还不忘对着王源咬牙切齿地痛骂发泄:“老头子真他妈疯了,什么都纵容着大哥,他是瞎了看不见我这个活人?!”

而王源那时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王俊凯每天来上班都显得郁郁寡欢。

 

再后来,王俊凯为了让父亲相信自己不是故意气他,不惜大费周折地专程变了个同性爱人出来给他爸看。

这个爱人,就是王源了。

 

王源也搞不懂这种豪门子弟的脑回路,所以收到帮忙的请求后,第一反应是直接懵了。他都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王俊凯。

这是他从学生时代开始喜欢的人,而他说,要自己做他的爱人。

虽然是假的。

 

可能是他呆呆的样子实在体现不出什么拒绝的态度,又或者是他当时的眼神没有藏匿住呼之欲出的喜欢,王俊凯似乎是当他默认了,微微低头冲他笑了一下,虎牙尖尖的,特别好看:“王源,你有谈过恋爱吗?”

王源摇摇头。

王俊凯那双总是无波无痕的桃花眼亮了亮,又沉声道:“那你也没有接过吻咯?”

“……嗯。”

“王源,我爸眼睛很毒,既然要演戏就得演到最逼真。你知道,我喜欢拼尽全力。”

“……”

“所以,”王俊凯勾着一边嘴角,缓缓靠近过来,“先学习一下吧。”

 

下一秒,两片唇瓣便贴在了一起。

那是王源的初吻。他一直被王文楷嘲笑说纯情得不行,但或许是他心中执念太深,怎么能分出空位给后来遇上的别的人。

因此,这样的初吻,似乎也算一种完满。

 

王俊凯那次吻他吻得很认真,就好像他说的那样,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两人仿佛真是一对亲密恋人,在无人的办公室拥抱着。王俊凯的虎牙抵着他青涩的唇齿,王源情不自禁地颤抖,近在咫尺的是对方温热的鼻息,好闻的味道,还有自己重如擂鼓的心跳声。

王俊凯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皮肤上每一根细小绒毛都那样令人心动。

太帅了。

 

他想,就算再荒谬,他也不可能拒绝的。

王源被这个吻彻底驯服,就这样飘飘忽忽地应下了这桩忙。

 

答应王俊凯是很容易的,可接下来面临的,就全是尴尬了。王跃辉见到他时脸色铁青,王源几乎不敢看他,就光顾着吃菜。幸亏后来王俊凯转了个话题,刚好是王源专业相关,让他有机会和王跃辉聊了聊自己的想法,气氛才缓和下来。

 

更尴尬的则是面对王文楷。王源心里其实是有愧疚的,毕竟作为朋友,他知道王文楷和王俊凯的关系有多水深火热。可他始终觉得,王俊凯并没有在内心深处排斥这个弟弟,他只是解不开心结,而王文楷也该是这样。他不觉得这份关系没有缓和的余地。

意料之内,王文楷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极具冲击力的“事实”——好朋友居然和大哥在一起了?这他妈开什么国际玩笑?是他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原本握在手心里的人,终于还是真正地又一次被同一个人抢走了,他还一如既往地无能为力。

 

原本王文楷人在国外念书,还可以眼不见为净,可这回放假回国,亲眼见识两人的“甜蜜”,他简直气得食不下咽。他无法相信,王源却偏偏什么也不解释,还一个劲地为王俊凯说话,劝他和大哥好好相处。

相处个狗屁!

可他其实心中隐隐也有预感,从校园时代开始,那两人就好像注定要并肩的。明明年级差了许多,两人的名字却总是在各种校园广播、获奖名单、光荣榜上成双成对地出现。

就好像他们都是闪闪发光的人。

这种感觉真是烂透了,偏偏王文楷还不能忤逆大哥的话,必须装成顺从的样子——尤其王俊凯现在公司发展得顺风顺水,他除了眼红,又做得了什么?

老头子更是对王俊凯溺爱过了头,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为“同性恋”的事着急上火了没两个月,居然他妈的接受了,不仅要王源一起回家住,还在公司继承上做出了妥协,让王俊凯不急着答应或拒绝,再慢慢商量,慢慢考虑。

 

总而言之,“假扮情侣”的事儿就这么荒谬地渐渐走上了正轨。

 

02

 

两人下飞机后果然如王俊凯所说,忙得焦头烂额,回到宾馆休息时已经是凌晨,王源一沾枕头就陷入了睡眠。

可能是太疲惫了,第二天早上他居然没有被生物钟唤醒,睡到中午才被王俊凯一个电话叫起来去吃午饭。

 

很难得的,王俊凯居然带他吃火锅,而出差的城市也并不是什么以火锅闻名的地方。

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然很开心,王源往沸腾的红锅里丢了根鸭肠,脸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王俊凯的表情却有些难以言喻:“你很喜欢火锅?”

“对啊,世上有人不喜欢火锅嘛?”王源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王俊凯眉头却皱了皱,目光也冷了几分:“果然,文楷很了解你。”

“……”为什么这两天总要提到王文楷,难道王俊凯对这个弟弟其实非常在意吗?王源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对方冷冷的神色,王源忍不住去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原本几乎可称暧昧的关系开始剧烈转变了呢。

 

大概就是因为那条断掉的项链吧。

中学时因为某次偶然,王源捡到王俊凯一条断裂的项链,之后也没有机会归还,便自己收了起来,再然后,就是舍不得还了。

他把项链藏在一个小盒子里,时不时会拿出来看看。吊坠是个黑边银底的不规则心形,上面刻着一个花体的“K”。

王源刚刚搬去和王俊凯住时,两人关系可以说是亲密到了一个小小的巅峰。王俊凯平时是个挺冷酷的人,无论是以前在学校,还是后来在公司,亦或是平日在家中,他脸上总是没有什么太过波动的表情,与人相处也是不冷不热。

可是开始同王源假扮情侣之后,他似乎打定主意要做一个称职的爱人。原本对王源就算特殊关照的他这下更是表现出了有生以来最大的耐心,对恋人呵护备至,牵手,拥抱,亲吻,各种亲密举动都做过,演得格外逼真,也难怪眼神毒辣如王跃辉都从未看出什么端倪。

可这一切还是在王俊凯偶尔发现王源打开装项链的那个盒子时戛然而止了。

 

王源记得王俊凯当时表情有些复杂地问他那是什么,他吓了一跳,几乎慌不择路地立刻合上了手里的盖子,打了个哈哈过去了。他觉得对方应该没有看清盒子里的东西,王俊凯再有意无意地追问时,他也只是模棱两可地说,是很重要的人的东西。

这样的回答,就好像又存着一点点想叫他知道的小心思。

 

可矛盾的是,王源又确实害怕真的会被发现,他还没有准备好让这份悄悄发酵的情感一见天日,他怕如果对方知道了,自己连假扮情侣的资格都会失去。

毕竟这些天的亲密暧昧太像真的,已经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然而王俊凯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他随意糊弄过去,他恐怕早就一眼看穿了。

在后来某次无意识地去勾王俊凯的手却被对方明显躲开时,王源恍若被一道惊雷猛然劈醒,炸得全身体无完肤。

王俊凯对他说:“这里没有我的家人,不必勉强。”

他猛然明白过来。是他太得意忘形。

 

王源知道,王俊凯可能是察觉到了。他忐忑不安了好几天,可对方并没有说什么要解除关系的话,于是这桩荒唐的忙还要继续帮下去。至此,王源开始极力克制自己不该有的情感,变得公事公办,而王俊凯也渐渐与他拉开了距离,在无人的场合,两人的关系一下子疏远许多。

这也许就是最平衡的安全距离了,王源想,也许也没什么不好的。

 

 

就算此刻对面那位石狮子表情再冷淡,声线再冷漠,眼前的火锅还是分外可爱的,吃进嘴里的肉也是鲜嫩可口的,王源从昨晚饿到现在,此刻也顾不上王俊凯突如其来的火气是怎么回事了。

 

吃到一半,王俊凯的手机响了。王源不经意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婧婧”。

他心下已经十分了然了。

果然,接完电话之后,王俊凯朝他道:“等会儿回去之后你先去公司吧,我有点事,晚点再过来,今晚我们把那个项目再理一遍。”

“……嗯。”王源在心底苦笑一声,应了,嘴里鲜辣的食物瞬间没了滋味。

在王俊凯身边这么久,他当然早就清楚,碰上于婧婧小姐的急事,自己自然是要让路的。

王源有时候甚至会想,于婧婧这个姑娘长得好看,心地也善良,与王俊凯其实是很相配的,要是能成,也不失为一桩美事,自己何必想着破坏打扰。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于婧婧似乎在王俊凯心中很重要,两人却一直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仍旧止于朋友而已。

或许越是喜欢的人,越是不敢开口将关系更进一步?王源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

 

“婧婧遇到点事,需要我帮忙处理一下。”不知为什么,王俊凯突然又向他解释了一句,然后死死盯住了他的表情。

王源觉得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还是尽力摆出了不在乎的模样,笑道:“嗯你去,不急。我正好多点时间理文件,跟其他部门沟通。”

王俊凯用力望着他,似乎还想看出一点破绽,可他早已练就炉火纯青的本事,根本无懈可击。男人滚动了一下喉结,最终没再说什么。

 

两人下午三点飞回S市,王俊凯开车将王源送到公司才走。

这天是周六,公司里留下加班的人不多,王源坐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全然忘记了饭点。大概中午吃得太多,他倒也没感觉很饿。

 

夜幕渐渐笼罩S市,写字楼的窗外一片灯火辉煌,高速公路上流淌着不息的车流,闪烁的车灯汇成银河。

王源连灯都没工夫开,整个办公室只剩下电脑屏幕发出微弱的光芒。等他回过神来时,公司的人几乎全走光了,墙上的钟也敲过了十二点。

看来今晚王俊凯是不会来公司了。

 

王源叹了口气,正要关掉手头的文档,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其实这种痛感几个小时前就有过一阵了,他没太在意,以为忍忍就会过去,谁知这会儿,这股疼痛竟愈发猖獗,令他额上冷汗直冒,短短几分钟居然疼得他连牙齿都发抖。

 

他捂着腹部将额头抵在冰冷的电脑桌上,努力让自己蜷缩一点,像是要躲避这种锥心的痛,一手摸摸索索地去够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

公司里没有人,而这会儿痛感又异常强烈,他几乎不能动,连声音都喊不出。

摸到手机的手指还在颤抖着,他抖抖嗖嗖地翻出电话簿,默认第一个便是王俊凯的号码。指尖在上面顿了片刻,继而又泄气一般地划开了。

王源无暇思考,冷汗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额前的头发都已湿透了。他凭着最后一点力气,给自己拨了个120。

 

去医院诊断,果然是急性阑尾炎。

医生说到底是年轻人,也真是能忍,要是再晚点,等他阑尾穿孔保不齐就要出人命了。王源被这“危言耸听”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疼得都没劲儿后怕,直接被送进了手术室。

 

麻药过了之后,也不知是凌晨几点了。王源一个人在病床上躺着,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突然感觉很茫然无措。伤口开始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他原本是很怕痛的人,小时候打个针都要抓住妈妈的衣角嚎半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痛”变得有免疫了呢。这也算成长吗。

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王源刚做完手术不能动,只好拜托经过的护士姑娘帮他放在耳边。这位病人长得太好看,此刻一个人,显得那么虚弱,护士自然十分愿意替他效劳。

 

果不其然,来电是王俊凯,语气怒气冲冲。

“王源,你到底跑哪儿去了?!打了你几十通电话都不接,公司里没个人影,这么晚了也不回家,你知不知道我快要急死了?!”

“抱歉,我……”

替王源拿着手机的小姑娘都听见电话那头分贝过大的声音了,忍不住故意抬高了音量,冲王源道:“先生,刚做完手术还是好好休息吧。有事情明天再说也不迟呀。”

“手术?”电话那头的王俊凯明显一怔,声音更加急躁了,带着一点慌张,“怎么回事?王源儿你怎么了?怎么不和我说?你在哪个医院?”

“没什么事,小手术,二十分钟就搞定了。”王源还戴着氧气面罩,尽管努力想让自己情况听上去好一些,可声音仍旧分外虚弱,说得也一字一顿,十分缓慢,简直毫无说服力。

 

“……告诉我你在哪个医院,”王俊凯的语气竟然带着一丝控制不住的颤抖,“你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王源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再装作没事,还是乖乖报了医院和病房。挂断电话时,窗外突然劈过一道惊雷。他侧着眼睛朝那里瞥了一眼,才知道不知从何时起,S市下起了滂沱大雨。


TBC


或许可以看出来,就直接说吧,这次是双向暗恋。


BGM:《水星记》——“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下一章

评论(611)
热度(468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