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不亲密爱人 03

狗血新一波~

上两章

03

 

病房门被旋开时,王源几乎已经困得快要睁不开眼。进门的人裹挟着一身湿淋淋的冰凉水汽,原本在走廊上还急促的脚步声在踏过门槛时骤然轻了下来。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映进来的半盏月光让人勉强辨认方向。

 

王源的眼皮动了动,似乎想向对方打个招呼,可大概是因为麻药的原因,他实在太困倦了,连眼睫毛都重得抬不起来,更别提干燥缺水的嘴唇。

他感觉到进屋的那个人缓缓走到了病床边,好像停驻了一会儿,才从房间角落小心翼翼地搬了个凳子过来,在他身侧坐好。

病房有些狭小,一共两张病床,用一张帘子隔开,过道挤得要命,王俊凯一双长腿没地方放,只好以一个极其不舒服的姿势蜷着。西装裤的裤脚湿透了,此时贴着皮肤,刺骨的冷,头发上也有水珠滴下来,顺着额角和鼻梁往下滚落,整个脊背湿了一大片,衬衫黏在身上。

 

夜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导致道路多处塌方,雨水多得雨刮器都刮不干净,视野朦朦胧胧,马路上行驶的汽车都开得缓慢。明明是深夜,路上却匪夷所思地堵得跟上班早高峰一样,王俊凯压着心头的火烧火燎猛按喇叭也无济于事,于是干脆在离医院两个路口时就直接找了个地儿把车停在了半道,自己一头扎进冬天的大雨里。

房间里的温度让人稍稍暖和起来,鼻间却是刺鼻的消毒水味。

王俊凯很不喜欢这股味道。

 

他听到王源的呼吸声渐渐趋于平稳,似乎是真的睡熟了,才伸出手来理了理他乱掉的刘海,让他光洁漂亮的额头和清秀的眉毛露出来。

他这样孤零零地躺着。

 

月光下看不真切,不过王源好像不太舒服,眉心没能舒展开,氧气面罩下的嘴唇分外苍白。病号服很宽大,显得他人瘦得过分,露出来的两道锁骨笔直锋利,被王俊凯用暖和的被子直接盖住了。

 

王源都不记得自己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他醒来时床边已经没人了,只剩一张空空的凳子。他朝那个方向愣了愣,窗外大好的阳光洒在上面,他差点以为自己做了个傻兮兮的梦。

 

而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王源浑身一震,立刻扭过脖子向那里投去目光。

可惜进来的人却不是他想的那一个。

 

“王源儿你怎么搞的,怎么突然就住医院了?”王文楷的声音来得比脚步快,他拎着一篮子水果,刚把东西放在床头,便郁闷地伸手抓了抓头发,“那个,我也不知道探病要买什么,就给你带点水果。”

“什么也不用,我啥事儿没有,就是切掉个没用的玩意儿呗,而且以后都不会再疼了。”

“你就继续吹吧。我一回来你就住院,还说王俊凯对你好,你可拉倒吧,他人影呢?”王文楷一来就骂他大哥,然后在那个空凳子上坐了下来,往前一拱身子,在果篮里挑了一个出来,“吃梨不?”

王源被戳到痛处,动都没动:“你会削梨?”

“……也是。”王文楷也不坚持,又重新随意拿了一个,“那吃橘子。”

 

“他现在不能吃橘子。”一道冷冷的声音打破了原本还算轻松的氛围,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病房里,西装外套挽在手上,身上的衬衫有点皱,脸色相当不好看。

“你来了?”王源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蹦出这一句,说完自己都觉得有点尴尬。

王文楷不情不愿地喊了声大哥,像是憋着火气,也不把橘子放回去,干脆自己剥开来一瓣一瓣地吃。

王俊凯不理他,走近两步,将原本放在床头的果篮往边上推了推,放下了手里的纸袋。里面是一碗清淡的萝卜汤。他把汤碗拿出来,扭动脖子的时候牵动到某块酸痛的肌肉,不由自主蹙了下眉。

估计是昨晚弓着腰趴了一夜的后遗症。

 

王源看着他的动作,有点懵:“买给我的?”

“不然呢?”王俊凯理所当然地拆开调羹,汤还冒着滚烫热气,“我问过医生,现在只能吃流食,饿了吧?”

王源怔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会儿王文楷在呢,难怪这么温柔。

他点点头,扯了个微笑:“你一说还真是,饿得我肚子都叫了。”

王俊凯给王源垫了个枕头,自己在床边坐下来。占了位置的王文楷为了给他腾地儿挪了下腿,却在王俊凯背过去时不轻不重地“啧”了一声。

结果那人压根没理他。

 

王文楷万分不爽,三两下把橘子嚼完:“哥你不是还要上班吗?下午我来陪就行。”

“不用,你去忙你的事,我在这儿。”王俊凯立刻否决了他的话,吹了吹手里那勺汤,小心翼翼送到了王源嘴边。

 

王源有点受宠若惊,像是没想到王俊凯会这么体贴,亲自喂他。其实近段时间王跃辉很忙,家里基本只有他和王俊凯两个人,所以大多数时间他们各做各的事,都不太演这出戏了,这回王文楷回来又重新开始演,王源对亲密的举动和对王俊凯的温柔总有些不适应。

心里也不知道是开心多一些,还是酸涩多一些。

王文楷听了他的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拗劲儿一下子上来了,非要争一下:“我放假在家又没什么事,你不是大忙人么。再说我和王源儿那么多年好兄弟,好久没见了,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是吧王源儿?”

王俊凯转过头,用身体阻隔住他看向王源的视线,根本不给身后人回应的机会,冷冷道:“这是我的人。”

“你的人?”王文楷用鼻腔“嘁”了一声,小声哼道,“昨天晚上他怎么不是你的人?”

王俊凯没听清,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我就问问你昨天晚上在哪儿?”王文楷也沉不住气了,干脆站起来,指了指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王源,“医生说他昨晚自己给自己叫的救护车,还他妈你的人,你的人都这样了你人在哪儿呢?!”

 

王源听他这么怒斥王俊凯,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他赶快闭嘴,缝好的刀口又在隐隐作痛了。

王文楷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是王俊凯心中的第一位,甚至都不是第二第三位,这很正常,他不会产生什么心理落差。

况且他觉得自己给自己叫救护车也没什么,挺牛逼的。

 

王俊凯听了弟弟这番话,脸色十分不好看,半天后才皱着眉低沉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呵。你昨晚明明还在别的女人那里!你当他是你男朋友吗,装得那么体贴,就把他一个人丢公司里?!”

他说完,王俊凯像被戳中了什么要害,向来冷静的表情露出裂缝,拳头狠狠捏紧了。

 

见此情景,王源赶紧出声叫停:“吵什么呢,这是医院,隔壁还有病人。文楷你先回去吧,我和王……我和俊凯还有点事情要说。”

王文楷一眼就看穿了他:“工作上的事吧?”

王源一噎:“不是。”

“你就这么帮着他?鬼迷心窍了你?!”

“现在可以走了吧?”王俊凯黑着脸,再一次对他下了逐客令,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王文楷看了他俩一眼,在原地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极不甘愿地扭了头。

 

等他一走,王源仿佛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着王俊凯认真道:“昨天晚上你没来,我就没来得及跟你说,抱歉。是这样,我跟营销部那边对接了一下,现在我们户外广告的投放遇到点问题……”

“你刚刚说有事和我说,就是要说这个?”王俊凯语气不太好地打断他,方才面对着王文楷的阴沉脸色还没有褪干净,显得有些低气压。

“啊……对啊。”王源表情茫然,“怎么了吗?”

“……没什么。”王俊凯又舀了勺汤,继续喂他,“我现在不听这些,你病好了再说吧。”

王源愣了愣,房间里已经没有其他人看着了,他还是张口喝下这一勺温暖的汤。踌躇半晌,他又开口:“我这一下本来就耽误了很多事——”

“你什么也不用想。”喂完最后一口,王俊凯拿了张纸替王源擦了擦嘴角,然后轻咳了一声,表情有点不自然。

 

片刻后,他看着王源,低声道:“对不起。”

“啊?”王源没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

王俊凯在跟他道歉?!

“昨晚跟你说在公司见,结果有事耽误了,是我不对。”

听自己顶头上司说这话,王源心里都有点毛毛的:“没事儿,你本来也没说几点,况且我也是在忙自己的事,没干等——对了,于小姐的事处理好了吗?”

“嗯。”王俊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那就好。”

 

说是不在意,可脑海里总还是拼命去想。原来心里还是存着那么一星半点的希望,才会自不量力地去做比较。

比较什么呢,争宠吗?别他妈开玩笑了。

王源抿了抿嘴唇。

可是昨天晚上痛到快要死掉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的无助和绝望还那么清晰地盘亘在他身体里。

他喜欢的人,不是能陪在他身边的那一个。

 

两个人又这样沉默了一阵,窗边飞来一只麻雀,在窗台上悠哉悠哉踱起了步。就在王源觉得有些尴尬时,惜字如金的对方居然突然开口解释起来:“婧婧是遇到变态跟踪狂了,之前就被跟过几次,昨天中午她在家门口收到了那个人放的东西。门牌号被人知道挺危险的,她自己也很害怕。我给她安排了搬家,也去警局备了案,只是没想到走流程要花那么长时间。”

 

“变态跟踪狂?!”王源瞪大了眼睛,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会有危险吗?需不需要帮忙?”

“没事,那个人现在已经找到了。”王俊凯看着王源松口气的表情,替他拉了下被角,“你还想吃点什么吗?”

“……”王源有点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不用了。”

王俊凯点了下头,表情没什么波动。

 

“你昨天是不是很累?黑眼圈有点重。”王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细细打量他一番,发现对方除了一贯整洁的衬衫异常褶皱之外,西裤上竟然还沾着泥点,想来是为那人尽心尽力。

 

“困。”王俊凯就说了一个字。

王源:“……要不然你睡会儿?”

王俊凯也不回答,看着他一动不动。

 

“呃……”王源在屋内环视一圈,除了那张小破板凳,没有发现折叠床或是什么类似的东西。他纠结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居然往边上挪了挪,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道:“那……挤挤?”

说完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王俊凯居然没有拒绝,反而沉默地掀开被子的一角,堂而皇之地躺了进去。

王源:“……”

看来他是真的累得不行了。

既然这么累,干嘛不回家去歇会儿呢?干嘛非得跟王文楷说要留在这儿,就为了假装一个完美情人吗?

王源忍不住胡思乱想。

 

病床是狭窄的单人床,躺两个成年男人十分勉强,不过王俊凯侧着身子,极力控制了自己所占的位置,小心翼翼不去碰到王源包扎好的刀口。

 

他头发难得没有梳好,散乱在额前,有几缕遮着眉毛,乍一看仿佛回到少年时代。男人安静地闭着眼睛,睫毛根根分明地垂着,柔软而无防备,脸颊到下巴的弧度很温柔,看不出平时疏离冷漠的样子,好像很好亲近。

王源屏住呼吸,心脏砰砰直跳,这个人的身体离他太近了,手臂蹭着他的手臂,呼吸融着他的呼吸,又热又燥,他一时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以前王源以为能够这么亲密就是幸运,后来才知道,有些时候靠得越近,对方身上那根刺就扎得你越深。因为你知道那颗看似柔软的红心下有怎样一堵头破血流也撞不破的铜墙铁壁。

 

王源躺得很不踏实,要不是有伤在身,估计已经翻来覆去一百多回了,像是怕被旁边的人灼伤似的。

就在他又一次动了动肩膀后,王俊凯终于忍不住了,一只手伸出来,扣上了王源的腰。力道很轻,但是登时成功让王源不再动弹,连血液都凝固了。

“不要乱动。”王俊凯闭着眼睛说,“等下刀口裂了。”

“……”

 

这样的姿势就好像王源被他抱在怀里睡一样。

像爱人,但不是爱人。

 

病号服的触感有点粗糙,王俊凯的手指安抚一般摩挲两下,摸到那薄薄衣料下嶙峋的骨头。

他怎么那么瘦,太瘦了。

 

怀里的人很乖,让他不动就一点也不动了。王俊凯低了低头,冒出一点胡茬的下巴抵着苍白的消毒水味的被单。

 

王源恍恍惚惚地躺着,腰上那只手轻若羽毛,却像座五指山,把他压得死死的。他睁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这半晌光阴是甜蜜还是难捱。

就在他以为王俊凯已经睡着时,咫尺之处突然响起低沉沙哑的声音,恍若平地一声雷。

 

“下次不会丢下你。”

 

王源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不知什么原因,王俊凯好似十分介怀王文楷的那几句话。那让他想起盘旋在心头的某个阴影,可他不知道怎么弥补。

 

王源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好半天后,他才侧过头,视线描摹着对方双目紧闭的脸庞,艰难地启唇问道:“昨天……昨天晚上你来了,是你陪我的,对吗?”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呼吸声缓慢而悠长。

该是真的睡着了。

 

王源却彻底没有了困意,他躺得略低一些,耳朵才刚刚到王俊凯的颈间,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他把一只手缓缓放在自己起伏的胸膛,掌心下的心脏跳得又重又快,声音那么响,担心再近一点就一定会被身边人听了去。

 

王源偏过头,看着对方皮肤上细小的绒毛,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喉结。

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始终克制地保持一拳,到偷偷靠近一点,又靠近一点点。

几厘米的距离,每一寸都经历着无数纠结。

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情感左右,王源想。明明心里建设做得完美无缺,明明觉得自己的心意自己当然可以控制得住,可是王俊凯给他一点点甜头,他竟然就慌里慌张六神无主,只剩下本能了。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到今天都没能彻底放弃。

太狠了。

 

不知道王俊凯是出于愧疚心理还是什么,王源出院后,他又强行给他批了几天假,强制要求他在家休息,电脑也不给碰。于是王源只能待在家里长蘑菇,没事起来给植物浇浇水,别说养病,都快闲出病了。

 

本来一贯对王源态度不冷不热的王跃辉这次出差回来后居然也对他嘘寒问暖,还让阿姨做了锅肥美的黑鱼汤送到房间,弥补他这几天禁食的痛苦。

王源都有点哭笑不得,阑尾炎而已,要不要这么大阵仗。不过也感觉挺新奇,好像他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和王俊凯的关系好像也因此缓和了那么一点。

王俊凯这几日都准点回家,从不加班,某天回来居然还带了束新鲜欲滴的花。

王源猝不及防被一捧玫瑰塞了满怀,瞬间满脑袋问号:“哪儿来的?”

王俊凯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背过身去泡咖啡:“客户送的,不知道放哪儿,就拿回家了。”

客户送玫瑰?王源狐疑地看着他。公司那么大地方还没得放,家里又能放哪儿?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左右一看,最后走向书桌,将花束放进了窗台的空玻璃花瓶中。

花朵茂盛鲜艳,衬着素色的窗帘,很打眼。

 

周末于婧婧还来过家里一次,估计还是因为那个跟踪狂的事。王源午觉才睡醒,迷迷糊糊穿着睡衣去楼下拿东西的时候正好撞见她,姑娘还热情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王源礼貌地冲她笑了笑,刚想说点什么,王俊凯从他身后走了过去。那人穿好了外套,整洁有风度,正在一边走一边扣腕表:“材料都带好了吗?”

“带了带了。”于婧婧朝他晃了晃手里的文件袋,笑容明媚,“你觉得我就那么粗心?”

王俊凯笑:“不是吗?”

“不是!”

 

王源看着他俩,好像也不觉得心里多难受。他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去书房拿自己的东西,头顶突然传来声音。

王跃辉站在二楼,表情很和蔼:“婧婧来了?晚上在家吃饭吧,我今晚去N市,正好让阿姨给你们几个小孩做点好吃的。”

“好哇,谢谢叔——”

女孩话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打断了,他冷冷看了眼父亲,似乎对他面对着于婧婧的这张和蔼可亲的脸分外不屑一样:“不必了,我们还有事,在外面吃了。”

王俊凯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王源看了一眼,结果遇上对方刻意闪避的模样。他一怔,皱了皱眉,而后收回目光,转身就往门口走,于婧婧匆匆跟了上去。

两个人同行的背影让王源心里咯噔一下。

为什么他们两个一副在彼此心中很重要的样子,却还没在一起,答案不是很明显吗?

是自己的存在成为这两人无法向对方走近最后那一步的阻碍吧。

他从不会妄自菲薄,这一刻却感到深深挫败,甚至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

仅仅因为喜欢王俊凯而已。

 

一动不动地目送着王俊凯打开门,王源突然觉得自己身上一沉。

王文楷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他的肩,他看了门口那两人几秒,突然有意无意地抬高了音量,对王源道:“嘿看来今晚就剩咱俩了?要不吃完饭我们去看场电影?”

王源愣了愣,才怔怔地答:“哦,好啊……”

 

他看见门口那道人影在原地僵了一瞬,然后,还是头也不回地迈起步子,继续向前走了。

 

那道大门在他面前关上。

 

TBC


要看哥哥吃醋?在下一章啊(doge脸

下一章

评论(467)
热度(301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