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不亲密爱人 04

上一章


04

 

虽然和王文楷约了电影,但吃晚饭前的这段时间,王源一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王俊凯不在,他憋了好多天了,实在放心不下手上的项目,赶紧开了电脑,把堆了好几天的邮件一一看过去,光回复就花了快一个小时。

 

窗台上那束婀娜多姿的玫瑰看着比前两日要没精神了很多,王源抬头时瞥到,想了一想,起身去给它换了次水。

但毕竟是没有根的花,吸收不了养分,王源又没有什么培养植物的经验,估计这原本开得鲜艳热烈的玫瑰也再撑不了两三天。

 

回到书桌前,他发了一会儿呆,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打开了右手边的抽屉。

翻开堆起来的本子、墨水、便签纸,最深处有一个小盒子。

其实王源已经很久没有把它拿出来了,盒子散发着一种尘封许久的陈旧味道,不知是放在手心摩挲了多少次,边角都已经磨白了。

王源知道,除了那条刻着K字的项链,还有某段永远不会遗忘的青春时光也被它好好地封存着。那个时候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和王俊凯关系这么近,更没有想过,这么近的距离,竟然都不能再靠近哪怕一厘米。

 

十五岁的王源在学业上一直一帆风顺,从未有过任何升学的压力和困扰,而他的好兄弟王文楷就不一样。尽管后者成绩也不差,但他那位百里挑一的哥哥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铡刀,逼迫他放弃所有娱乐时间,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熬过日复一日。

这样的对比之下,这两位好友有时便凑不到一块儿去了。

王源那时候很有自己一套“原则”,所有课余时间都完全由自己分配。比如,他自己觉得该写的作业,一定会保质保量好好完成,甚至能为了做得更好专程跑图书馆查资料;而他觉得没必要写的部分,哪怕老师强调了再多遍,也照旧一个字都不动。

不过青春期终究是青春期——通常情况下,“没必要写”的那部分总是占了大多数。

所以学校组织的晚自修王源总是毫无压力地能逃就逃,要是不幸没逃掉,最多就是被班主任拉去教室门口去罚站,反正他也能一边懒洋洋靠着墙一边哼不着调的歌,丝毫没有模范优等生的自觉。

 

这一天算是幸运,王源一直走到操场都没碰见一个巡逻的老师。夕阳落了一半,蜂蜜一样将不锈钢围栏融化了。父母工作都太忙,他不想直接回到空无一人的家,干脆径直朝操场对面的体育器材室走。王源身上有体育老师让他保管的钥匙,拿个篮球出来小事一桩。

 

王文楷却在教室给他发短信,说今天日子特殊,不想回家,问王源晚上陪不陪他去打桌球。

王源好奇:“什么特殊日子啊?”

他想,如果王文楷不愿意说就算了。但是隔了几秒,对方回了过来。

“今天‘那一家人’应该要在一起,没我什么鸟事。”

 

虽然王文楷完全没说是什么日子,但王源心中对他的处境也很了然了。生在这样的家庭,真叫有苦说不出。

他叹了口气:“行,你自习结束叫我一声,我正好也不想回家,家里没人。”

 

漫无目的地走了几步,王源晃了晃手里的书包,突然看见高高的篮球架下面好像有个阴影。

走近两步,他睁大了眼。

 

那是个懒洋洋躺着休息的少年,一条腿曲着,身上扣着本摊开的书,校服外套团成一团丢在旁边,晚霞落在脸上,额前的头发被风吹开了,露出清晰俊秀的眉眼。

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在方才的短信中明明该在家里与父母其乐融融共进晚餐的天之骄子,此刻居然一个人孤零零躺在篮球场晒夕阳。

 

高中部难道不要晚自习吗?如果不要,这位学长干嘛不回家?和自己一样闲得慌?他不是品学兼优严谨自律的好学生吗?

 

王源这一串问号仿佛都一股脑实时砸到了不远处的王俊凯头上——那人突然坐了起来,摘了塞在耳朵里的耳机。一双桃花眼在朦胧黄昏中格外深邃,薄唇抿着,看起来很凶。

 

王源心中一抖,立马在心里对这人竖起防备。他以为王俊凯会吼他“看什么看”之类的,结果那人只是懒洋洋地掀起眼皮瞄了他一眼,把滑到腿侧的书合上了,悠悠道:“我记得你。”

王源:“?”

“你和王文楷是朋友?”

王源把空荡荡的书包往肩后一甩,走近一步,点了点头:“嗯。”

王俊凯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看不出恶意还是善意:“你讨厌我?”

“……”王源站着没说话。

 

“随便你。”王俊凯随意理了理乱掉的头发,手一撑地,利落地站了起来,顺便捡起地上的校服外套,潇洒地往腰间一系。王源以为他要走了,结果那人像是一时兴起,转头挑起眉毛冲他道:“带你去兜风怎么样?”

……什么?

王源果断拒绝:“我没空。”

话音未落,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还是王文楷的信息。

“不去玩儿了,我妈非要我立刻回家,说几句就哭。”

……果然是特殊日子,感觉今天这一家人——包括眼前这位,都不怎么正常。

“现在有空了。”王俊凯不知道是不是长了双千里眼,隔着两米便下了结论,似笑非笑道,“跟我走吧。”

“走什么走!去哪里啊!”

 

虽然嘴上不情愿,但极具好奇心的王源还是很想弄清楚这位学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他现在也没事做——难不成是和王文楷有关?还是跟今天这个“特殊日子”有关?这位学长明明每次看到自己都板着一张脸,高冷得要命,今天是吃错药了?

 

王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从学校西门边的矮墙上跳了下来——没错,王俊凯让他翻的。

他真的就这么鬼迷心窍地跟人走了。

 

一辆崭新酷炫、锃锃发亮的摩托车正大摇大摆地停在墙根,看得王源差点没站稳。十四五岁的半大男孩对这种东西总是毫无抵抗力,他没忍住发出一声赞叹,伸手摸了摸摩托车的车身,心里说了句“酷”。

 

王俊凯长腿一跨就坐了上去,转头扔给王源一个头盔:“小朋友,上来。”

王源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像是要生气,王俊凯却偏偏在他表达不满之前率先发问了:“你叫什么?”

王源戴好头盔,没理他。

王俊凯耸耸肩,表示诚意道:“我叫王——”

“王俊凯。我知道。”王源已经上了车,还不死心地在车身上到处摸摸,手感一级,“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

“……”

 

王源后来想想,觉得那天的自己也同样相当不正常。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交流,要不是当天大家集体吃错药,恐怕故事也不会这样发展。

 

王俊凯没说目的地,王源也完全不觉得恐慌。摩托车一路从学校后面的窄巷行驶到了宽阔的大马路,又一路畅通无阻地上了公路。风把两人宽大的校服袖子吹得猎猎作响,天空在少年身后从金橘渐变成蔷薇红,最后飞驰向一望无际的深蓝。沿途的路灯如同某种宿命一般被一一点亮,让前面的路愈发笔直坚定。

是去哪里啊?不知道。

那……

“为什么要找我一起啊?”王源在心里默念一遍,又没忍住在王俊凯耳边问了一遍。

风太大,声音全都往后飘了,王俊凯没听见:“你说什么?”

“我说,你——为——什——么——找——我——”

王俊凯想了想,说:“因为我不想一个人。”

……这算什么回答。王源在心里无聊了一下,再一想,确实刚刚整个操场就他们两个人。

现在也是。

整条公路都没有人,星星坠满无边无际的夜空,闪闪发亮。王源紧紧抱住王俊凯的腰,头靠在他的背上。是温热的。

 

最后他们在海边停下了。

王源很诧异,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跑了这么远,他记得小时候和爸妈来这里看海都要开很久的车,久到他晃着脑袋在后座打瞌睡。

 

王俊凯带他来,却没有管他,自己在沙滩边坐下了。潮水一波一波地涌上岸来,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把浪尖晒得银光闪闪,寂静又孤独。

王源四处看了看,后面好像有个小卖部。他渴得要命,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钢镚儿,要了一罐可乐,准备付钱的时候想了想,又去拿了一罐。

 

回到海边的时候,王俊凯还坐在那里,正低头看着什么。王源视力好,看清了那是条项链,吊坠是黑边银底的不规则心形,刻着花体的“K”,挺好看的。

王俊凯也没看多久,就把那条项链塞进了口袋里。王源走过去,递了一罐可乐给他。冰的,冒着凉凉的水。

王俊凯看他一眼,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是讨厌我吗?”

王源把拉环拉开,喝了一口,认真道:“我只是不认识你。”

王俊凯似乎觉得他挺有趣,盯了他好半天。王源自顾自地喝可乐,喝得感觉气都窜到了嗓子眼,王俊凯终于转头去看海了。

 

“她以前很喜欢来海边。”

听到突如其来的话,王源一怔,扭了扭脖子。王俊凯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夜空下的大海,略长的刘海在额前轻轻拂动,有一两根搭在了睫毛上。

 

“她”是谁?王源疑惑,难怪这么不正常,不会是失恋了吧,他可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安慰。

 

没等他想好说什么,王俊凯又开口了:“王文楷是不是经常跟你骂我?”

王源不置可否。

王俊凯把手撑在身后的沙子里,抬头看着满天星辰,好像在其中寻找着什么。片刻后,他说:“其实我也在想,是不是要尝试着和平相处,会比较好。”

 

王源一直记得那天晚上十七岁的王俊凯的样子,看上去很潇洒很恣意,可是周身总笼罩着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落寞。

后来过了很久王源才知道,那天是王俊凯妈妈的祭日,所谓的“她”根本与什么风花雪月毫无关系。那是一个让他们全家人都各怀心事的日子,难怪那天几个人都表现反常。

 

而王俊凯的那串项链,如今因缘巧合地到了他手中。

 

可惜,伴随着这条项链回忆起的不仅是这个青葱岁月的故事,还有王俊凯突然冷淡的眼神。想到这里,王源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眼眶酸得发疼,立马把盒子关上锁进了抽屉里。

正巧楼下阿姨喊他下去吃饭。

 

王源以为王俊凯今晚既然和于婧婧在一起,必然很晚才会回家,谁知他和王文楷两人还没下饭桌,那人就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身上还带着外头呼啸凛冽的风声。他一进门便摘了围巾,在餐桌边坐了下来。王源觉得他那条围巾有点眼熟,仔细一想,不是他送给自己的那条么。

他给王俊凯盛了碗热汤:“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吃饭?”

王俊凯抬头看了他一眼,接过汤来喝了一口,才“嗯”了一声。

“于小姐呢?”

“回家了。”王俊凯也不多说。

 

王源和王文楷先吃好了,本来两人约好去看电影的,可看一眼还在饭桌上安静吃饭的王俊凯,王源又觉得自己这个“恋人”实在有些不称职。

“不走吗?”王文楷问他。

“啊?哦……”王源愣了愣,应了他一声,又回过头,发现王俊凯也正望着自己。

“我……”

“源源,”王俊凯放下了筷子,“外面很冷,不要出去跑了。想看电影就在家看吧。”

王文楷皱起眉,上前一步,呛声道:“你想和别人出去就和别人出去,却偏偏管着王源不让他出去?这算什么道理?”

“跟你无关的道理。”

“你!”

“行了行了……”王源觉得一阵头疼,但又不愿再放王文楷的鸽子,一狠心,对王俊凯道,“我就看个电影,反正开车去,不会冷……也不会很晚回来。”

王俊凯听罢动作一顿,最终没有再反对。

 

 

晚上看完电影回家的时候,王俊凯难得没在书房,已经穿着睡衣坐在床头看书了,脸色不太好。王源和他说了声“我回来了”,便赶紧钻进浴室去洗澡。

换好干净睡衣出来,王源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王俊凯掀起眼皮看他,突然问:“你这几天洗澡,伤口碰水了吗?”

“没有,”王源回,“贴了防水贴。”

王俊凯点点头,面无表情地伸手去掀王源的衣角,把后者吓了一大跳,耳根都发烫。

王俊凯看了看他伤口上的干净纱布,发现了什么端倪:“是老何给你换的药?”老何是他私人医生。

“不是,反正已经差不多都好了,这两天就没麻烦何医生过来,”王源摇摇头,“这是昨天文楷帮忙换的,我自己换不太方便。”

 

王俊凯的脸色骤然又冷了几分,眉毛蹙在一起的表情让人心中一凛。

“为什么不找我?”

“……”王源一呆,“文楷也是我朋友,他帮帮忙也……”

“所以你就和‘朋友’两个人出去看电影,撇下你‘男朋友’?”王俊凯打断他。

王源有些无语:“我们俩又不是真的——”

“那你就想糊弄事了?因为王文楷回来了,你的‘敬业精神’都没有了?”王俊凯突然侧过身,死死握住了王源的手腕,让他整个人被笼罩在自己的影子下,“你是不是都忘了你现在是谁?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他语气低沉,强忍着怒意,四目相对两三秒,王俊凯猛然低下了头,像要亲王源。

王源呼吸一窒,心中不知是酸多一点,还是疼多一点。

可在双唇只间隔毫厘时,对方突然又踩了刹车。

禁锢在手腕的力道倏忽间撤走了,王源愣了愣,看到王俊凯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他凭什么生气?王源才觉得委屈。明明是他先和别的女人出去吃饭的啊。还说什么下次不会丢下他。放屁。

可他们本来就不是恋人关系不是吗。何必呢。

他到底应该拿出什么态度面对这场关系?付出真心害怕被毫不在意地踩碎、被当作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可好不容易为自己的心铸造一层盔甲来装作毫不在意,现在又被说什么不敬业。

王俊凯可真是他命里一道天劫。

 

两人的气憋了一晚上,第二天王俊凯醒来时王源正在镜子前面打领带。

“你去哪儿?”王俊凯皱眉。

“上班。”王源头也不回,“你不是说我不敬业吗?我早就该工作了,老板。”

我凭什么要陪你演戏呢,还不是因为喜欢你吗。我不欠你的。

 

王俊凯被他一句话堵了回去,隐隐要发怒,又发不出来,干脆沉默。

 

明明早上是从一家门出来的,王源却整整一天都没在公司见着王俊凯。第二天、第三天……到之后几天,都是如此。

快到年底了,公司上下本来就都很忙,王源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不知道这场冷战还要持续多久。

 

晚上下了班,王源正打算关电脑回家,突然破天荒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

对方像是喝了酒,说他们在聚会,有朋友要“看看”他,问他能不能过来。

王源一怔。

王俊凯指的“朋友”,应该都是S市有名的富二代们,他们有个圈子,时不时组织一起吃喝玩乐。说要“看看”他,他有什么好看的?八成是想知道高冷禁欲的王俊凯的“对象”到底是何方神圣。

 

王俊凯之前从来没有特意带他见过朋友,毕竟是演戏,当然看过的人越少越不容易穿帮,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让他过去。

 

王源有点犹豫,可他知道,双方对峙这么久,总有一人需要先低头认输的。

因为他是先交出自己心的那一方,所以他注定了是输家。

 

听到王源迟疑,王俊凯突然打破沉默,开口道:“文楷也在的,你来不来?”

“……”

说完之后,他像是后悔了,又补充道:“算了,估计你不会适应这种局。不用勉强。”

 

王源叹了口气:“你们在哪里。”

听到他的话,王俊凯讽刺地笑了一声,报了个地址,然后挂了电话。

 

 

推开包间的门,里面果然一片乌烟瘴气。桌上开了好几十瓶洋酒,站着的坐着的男男女女个个光鲜亮丽。

王源皱了皱眉。王俊凯在这群人中仍旧相当惹眼,他坐在中间,穿黑色衬衫,解了最上面两颗纽扣。应该是喝了不少酒,眼神有些飘忽。

王俊凯周围没有空位了,王源四下望了一眼,昏暗的灯光下勉强辨别出王文楷正跷着二郎腿在沙发最边上抽烟。王源还没动,王文楷就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自己那边有空位置。

 

然而还没等王源在王文楷身边坐稳,包厢里震耳欲聋的音乐戛然而止。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大伙都停下了动作,转头去看正中央的始作俑者。

 

王俊凯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他看了坐在弟弟身边的王源一眼,桃花眼眯了眯,低沉道:“源源,过来。”

王源喉结滚动两下,几秒后站起身走了过去。

他总是不愿他为难。

 

“给你们介绍一下,”王俊凯揽住王源的肩膀,抬起眼看着众人,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这是我爱人,王源。”

被众人行注目礼的感觉实在很尴尬,王源还没反应过来,身边那人突然捧住了他的后脑,倾身吻了过来。

唇舌在他口腔中肆虐翻搅,对方那总令他着迷的味道中此时却掺杂了冲天的酒气,动作更谈不上温柔,他甚至尝到了一点血腥味。

周围响起那群男男女女轻浮而刺耳的口哨声。

 

王源握紧了拳头,青筋在皮肤上道道凸起。

他第一次觉得如此愤怒,如此失望。 


TBC


严肃讲,我希望能10章内就完结,但愿不是flag……TAT


下一章

评论(340)
热度(3434)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