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不亲密爱人 05

上一章

这章开始稍微开启一下俊凯视角


05

 

在王源心里王俊凯是什么样的人呢。

撇去旁人会冠以的“高冷”“沉着冷静”“不苟言笑”这类简单粗暴的形容词,他还曾经看见过这个人不按常理出牌的温柔,难以想象的细心,偶尔控制不住的焦躁,甚至极少情况下会显露端倪的孩子气。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王源觉得,是“分寸感”。

王俊凯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说话做事都得体,让人挑不出毛病。他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好像从来不会让自己的人生出什么岔子。就比如学生时期,他可以大半夜不回家,像个叛逆少年一样骑着机车穿越城市,却一定会在家族聚会时穿着白衬衫彬彬有礼地出现,展现最完美、最讨长辈欢心的笑容。

 

可是今天的王俊凯,实在太不像他。

 

周围都是嘈杂的声响,纨绔子弟们年轻的脸庞露出戏谑的看热闹的笑容,纷纷聚焦到这里的视线从四面八方而来,刺穿了包间里乌烟瘴气的空气,直直刺向王源发麻的天灵盖。

此刻他的嘴唇贴着王俊凯的,被对方狠狠吮吸着,唇瓣被牙齿磨得发痛。

而那个人闭着眼睛不看他,手上的力道却越来越紧。他霸道地搂着王源的腰,另一只手卡住他的下巴,唇舌的进攻愈加激烈和缠绵,甚至引得“围观”人群颇为一致地发出起哄的声音。

 

这算什么,在表演吗,戏弄我来给你们这群少爷小姐们找乐子吗。王俊凯竟然也会做这样哗众取宠的事。

 

在扑满口鼻的酒气中,王源一瞬间分外清醒,也分外冷静。他睁着眼睛,冷冷看着面前假意动情的男人,心里有什么东西裂了一条细而长的缝,慢慢土崩瓦解。

握紧的拳头抵着皮质沙发,王源脊背微微颤抖,像是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压抑住血液中的愤怒。

王俊凯是他上司,他们在假扮情人,他只需要配合就好了,什么都不需要想。旁人唏嘘又怎样,伤不到他分毫。

王源逼迫自己这样想着,才堪堪忍到了这个吻的末尾。

是因为在王俊凯身边时间长了的缘故吗,他好像越来越不能保持公事公办的心态,忍耐力也越来越差了。

 

双唇分开,王俊凯睁开眼睛,眼神里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意。他伸出手来,想擦一下王源嘴上因湿吻而留下的口水,后者却突然往后一退,别开了脸。

王源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去下洗手间。”

王俊凯似乎猜到他的反应,立马接道:“我跟你一起。”

 

包厢里霎时间又热闹了。

“哈哈哈哈哈不会是吻了一下你俩就把持不住了吧……”

“凯哥你可悠着点儿啊,咱们还要跟他喝酒呢!”

“这也太干柴烈火了啧啧啧……”

“那卫生间还挺大,够用了够用了哈哈哈哈!”

 

王源对那些语气暧昧、不堪入耳的话充耳不闻,也不理会跟着他站起来的王俊凯,径直推开了包间的门。

那群人还在叫唤:“诶这里面不是有卫生间吗,你俩还去外面干嘛——”

说完又是一阵轻浮的吁声,直到王俊凯回过头冷冷看了一眼。

包间里瞬间安静了。

王俊凯审视般扫了一圈,看见他的弟弟王文楷正盯着王源离开的方向,脸上又阴沉了几分。

“闭上你们的嘴,要是脑子里对我的人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就立刻滚出去。”

“……靠……来真的啊……”

 

 

旋开卫生间的门,王源正在洗手,水流划过他修长干净的手指,哗啦哗啦的声音刺激着鼓膜。他甚至没有抬头看王俊凯一眼,睫毛垂下来,弧度漂亮的嘴唇有一些红肿,磨破了皮。

 

王俊凯走过去,伸手去捏他下巴,端详了半秒:“咬破了?”

王源这回也不躲了,任他的手指在自己唇上摩挲了两下,目光却冰冷,毫无平时乖顺的模样。

王俊凯放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怎么,生气?”

王源突然笑了下,从身侧扯了张纸把手擦干,自嘲道:“我能生什么气呢?只是要跟你说声抱歉了,我不是演员,演不了那么逼真。如果要演这种,恐怕不能让你满意。”

“那你为什么要过来?”王俊凯冷冷道,“你也稍微努力一点,装都不会装吗?以前又不是没有亲过,当初可以,现在不能了?”

“我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努力?”王源反问,“只要你不被拆穿不就行了?难道你还想在他们面前表演活春宫吗?你就不怕你假装深情的样子被人识破?”

王俊凯瞳孔猛然一缩,身体前倾一步,将王源卡死在了角落里。

“你说的对,感情怎么可能演得出来?在文楷面前演这出戏,你一直很难受是不是?”

“对,”王源狠厉地对上他的视线,“没错,我很难受,怎么了?!是,我是公司的员工,是你的下属,我该服从你。但这不意味着我没有原则,更不代表我没有尊严。况且这本来就和工作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又不是被你包养的!”

王俊凯表情阴翳,眸底一片血红。

“包养?”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知道什么叫包养?嗯?!”

王俊凯像是气极,一把握住了王源的肩膀,力道大得像要把骨头捏碎。他满身的酒气,都被瞳仁中那两簇火苗点燃了,在心上焚起燎原的熊熊大火。理智被酒精稀释,又被满头的愤怒冲散,王俊凯低头一口咬上王源修长的脖子,像凶猛野兽对待刚刚捕猎到的食物。

王源一惊,但暴怒中的王俊凯力气大得吓人,他用力推着对方的肩膀,后腰猛地撞到冰冷的大理石洗手台,痛得他倒抽一口气。

王俊凯仿佛疯了,一条腿卡进王源的膝盖之间,让他半个身子往后仰。他粗暴地扯对方身上的毛衣,手掌从下摆伸进去,冰凉的手碰触温热的皮肤,甚至还要去解他的皮带,喘息格外粗重。

王源浑身一震,心脏猛烈跳动,用尽力气一把扣住他不安分的手腕,大声道:“王俊凯,你喝醉了!你发什么疯?你他妈把我当什么了?!”

 

王俊凯的嘴唇还贴着王源不安滚动的喉结,听到对方语气中的颤抖,动作戛然而止。他怔了好几秒,突然一下子卸了力气,眼底的失望和痛楚一览无余。

沉默了很久之后,两人粗重的呼吸也渐渐平息,王俊凯的发丝扫在王源的脖子上,不像他本人的坚硬锋利,那些发丝是如此柔软。

 

“那你又把我当什么?”王俊凯突然的开口让王源一愣。

“你是我爱人,我喊你过来,结果你一声不吭就往文楷那里走,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和我在一起很丢人吗?让你很不舒服吗?”

“既然你那么不情愿,当初为什么答应我?就因为怕我?因为我是你上司?!”

王源张了张嘴,没说话。

 

“王源,”王俊凯狠狠地看着他,“我从来没有输给过王文楷。”

 

王源一颗心坠到了谷底。

原来只是大少爷的胜负心在作祟。

王俊凯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他明明早就是赢家了。

 

“你有的还不够多吗?”王源一手撑着洗手台,锐利地与他平视,“我是文楷的朋友,就连这一点你也要不满吗?文楷跟你比起来根本什么也没有,你完全用不着在意他,不是吗?”

 

 

浑浑噩噩地走出洗手间,王源只觉得左胸口又酸又疼,心脏被王俊凯的几句话揪得不成样子,只一动都能牵扯无数关乎痛觉的神经。

 

他脖子上留有两道春意无边的吻痕,本以为绝对会惹得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大肆联想揣测,谁知当王源硬着头皮再次走进包厢时,那伙人却完全没再提这个话题,对他态度也尊重客气了很多。

不过王源并不在意这种转变,反正他本来也没想和这些人相处。

 

王俊凯在他身后进来,一坐下又让人开了两瓶酒,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好像刚才那个几近失控的人不是他。

王源只看他喝,自己滴酒不沾。他来这里也是有任务的。王俊凯今天没带司机,他还要负责开车送人回家——尽管他前一分钟真的想干脆把这人丢在这里。

 

不像前半场还有所收敛,从洗手间回来的王俊凯像受了什么刺激,高纯度的洋酒一杯接着一杯不要命地往嘴里灌,直喝得胃里火烧火燎。

 

王源最后说的那番话,让他如坠冰窖。

在王源眼里,甚至在所有人眼里,他什么都不缺,他是上天的宠儿,是总被命运之神眷顾的那一个——

可事实上呢。

 

王俊凯视线一瞥,看向坐在另一侧的王文楷。那人叼着根香烟,周围烟气缭绕。

他握了握拳,指甲掐进掌心的软肉。

 

从小到大太多人跟他说,要原谅,要大度,要识大体。

可是凭什么呢,他不是神仙,怎么能做到和间接害死自己母亲的人的儿子住在同一屋檐下,还有说有笑地和平共处?

他怎么能容忍这个人在母亲住过的地方占着一席之地?

这对他来说太难了,太不公平了。

十几岁的王俊凯拼命努力,拼命证明,拼命让所有人知道,只有他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只有他才是会被认可的那一个,只要他想,就绝不会给别人留一点点位置。

而当王跃辉终于认定只有自己才是他唯一的接班人时,他又毫不犹豫、毫无留恋地拒绝。看见父亲当时震惊的脸色,他只觉得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王俊凯一直认为自己足够冷静、足够坚定,却万万没有想到,他有朝一日会栽在王源这里。

这个人甚至让他岩石般的心产生了轻微的动摇,曾经真的想尝试去原谅,去包容,去接受。

 

他永远记得那天晚上,他根本是孤独得发了疯,心血来潮带着王文楷那个形影不离的好友一起去了他母亲生前最爱的那片海。

这个王俊凯之前就注意过好多次的男孩一直没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却在他们即将返程的时候拍了拍手上沾满的沙砾,认真对他说:“王俊凯,我觉得你心里有很多事,你是不是很累?”

他说这话时,白色月光落在弯弯的眉梢,底下一双杏仁状的眼睛又黑又亮,映着大海声势浩大的滚滚浪花。

咸咸的海风从脸颊拂过,王俊凯听见自己的心跳毫无预兆地漏了一拍。

 

可是两情相悦本来就是很玄幻很小概率的事情,王源心里的人不是他,也很正常。

王源说他拥有的足够多了,可是人心就是那么不知足啊,王俊凯觉得不够。

我还没有你,怎么算拥有得多呢。

他甚至每分每秒都嫉妒着王源口中他那个“一无所有”的弟弟。

 

酒精让人精神恍惚,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反正大伙都很嗨,乱七八糟倒了一排。迷迷糊糊中听到音响里在放歌,王源坐在他身边,穿着白色毛衣,安安静静,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上的MV。

 

人类太不合衬,妄想合衬,才因此伤得更深。

僧人都不喜爱我,神你不欢喜我,迫我入了魔。

……

 

狂欢过后,终要散场。王俊凯靠在沙发上,只觉得头疼欲裂,动都不想动。

朦胧间有人用冰冷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用清亮好听的声音跟他说,别喝了,回家吧。

 

 

王俊凯真的醉得太厉害了,王源架着他的胳膊,差点走不动路,好不容易才把人弄上车。

 

冬日凌晨的地下停车场寒气逼人,冷风阵阵。王源开了车里的空调,副驾驶上那人紧皱的眉头才终于舒缓了一些。

王源倾过身子去给烂醉如泥的男人系安全带,刚扣上,他突然僵住了身体。

 

先开始触碰到的,是两人的尾指。

突然贴在一起的皮肤极速升温,心跳声震耳欲聋。

再然后,王俊凯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动了一动,再接再厉一般,又伸过来一些,搭上了他修长的无名指,中指,食指,最后,整个温暖的掌心都盖在了他的手上。王俊凯将五指张开,不可思议又温柔而缓慢地错开他原本并拢的手指,从缝隙间紧紧交缠。

十指相扣。

 

王源呆怔在原地,还傻傻保持着给王俊凯系安全带的姿势,距离非常近。对方身上有酒味,有清淡的古龙香水味,让他意识都有点模糊。相连的双手像能一路感知彼此跳动的脉搏,掌纹与掌纹细细贴近,多么柔软,多么炙热。

王源动了动喉结,一边克制着自己失控的心跳,一边抬起眼,想看看刚才醉得一动不动的人现在是什么模样,什么表情。

他怎么能做这样充满柔情的举动,他想到了谁?

而对方却忽然撑起了身子,另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腰,下巴抵在他肩膀。

“你手好冷……”王俊凯嘟嘟哝哝地说。声音低沉,明显还是喝醉后神志不清的样子。

 

很冷吗。王源有些茫然失措。

明明两个手掌间都是涔涔汗水。

 

他被对方温柔地抱在怀里,鼻子贴着黑色衬衫的衣料,是家里洗衣液的香味。

王俊凯的心脏离他很近,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么,怎么会跳动得这么剧烈,又这么有力。

 

然而,不过短短一两秒的时间,王源心中警铃大作。想起几个小时前在洗手间发生的种种,想起对方说过的字字句句,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慌忙推开软软靠着他的那人。

原本牵着的手也随之分开了,王俊凯的手指动了动,仿佛要挽留,可是没留住。

温暖稍纵即逝。

 

王源心情复杂地看着前方,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牙齿竟然有些发颤。他给自己也系好了安全带,挂好档刚要踩油门,王俊凯又醉醺醺地发问了。

“文楷呢?”

王源镇定了一下,看他好像恢复了一点理智,便清了清嗓子,回道:“他中途就有事走了,你都不知道吗?现在已经很晚了。”

王俊凯一顿,声音沙哑:“你没跟他走?”

“我为什么要跟他走?”

“那你是在等我吗?”

王源猛地抬头,对上一双醉意朦胧又深不见底的桃花眼。

 

王俊凯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人。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王源的轮廓越来越不清晰。他屏息等一个回答,胸口什么东西涨得发酸,震得厉害,让他呼吸困难。

 

王源向来很懂事,很听话,但是王俊凯知道,他还有一身锋利无比的刺。王俊凯曾经觉得他宁愿看到对方满身的刺,也不要王源在自己面前缩进坚硬的壳里假装无坚不摧。

然而今天他真正见识到了这些利刺,才知道它们扎得人有多疼,刀刀都是要害,又坚决又无情。

 

沉默了好一阵,王源才梗着脖子说:“是在等你,我送你回家。”

 

王俊凯闭了闭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

“开车吧,开得稳一点,我头晕。”

“好。”

 

他还能在王俊凯身边待下去吗。或者说,自己还想继续这样待在他身边吗。王源抿了抿唇,偏头看了一眼。

车子已经驶出了地下停车库,视野里是S市车水马龙霓虹璀璨的夜色,以及靠着车窗闭目养神的男人。不似平日里那般难以亲近,此时王俊凯额前的头发柔软地垂下来,睫毛纤长,鼻子的弧度最是好看,薄唇血色浅淡,脸颊却因酒精而泛着红。

是二十七岁的他,也是十七岁的他。

 

车内寂静得让人快要无法呼吸,王源随手打开了车载电台,里面放着今天KTV里有人唱过的歌。他听了几句,又伸手关掉了。

 

神,请你动凡心。

请你动凡心。

 

TBC


歌是古巨基的《爱神》

下一章

评论(362)
热度(291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