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不亲密爱人 06

很粗长,我发四

上一章


06

 

会有爱神帮忙凡人恋爱吗。恐怕遇上七情六欲的事,就连神仙都会自顾不暇吧。

要说爱情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要么是两心相悦皆大欢喜,要么是一厢情愿明月照沟渠,不是满分就是零分,努力和等待好似是最无用的东西。

 

两人回到家时已经不知道几点了,王俊凯在车上就昏昏欲睡,一进房间便不由分说地倒在了床上,差点把扶着他的王源绊一跤。

这人连衣服都不换,一身酒气往干净床褥上扑。王源费了好大力气才帮他把外套扒拉下来。里面的黑衬衫还散发着浓浓的酒气,王源思考了好半天,考虑到这一晚上过去衬衫肯定皱得没法看,到时候王俊凯必定要不高兴,他还是认命地弯下腰来,去解衬衫的纽扣。

 

两套洗干净的情侣睡衣整整齐齐叠在旁边,有清淡温馨的香味。这两套衣服还是王俊凯特意叫人买的,想得实在是细心又全面,如他说的那样,就算编故事也要编得天衣无缝。但王源当时还是觉得有点过于刻意,毕竟王俊凯实在不像是那种谈起恋爱来会与恋人穿情侣装的人。更何况这买睡衣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挑的款式实在太——富于童趣。

一个粉蓝底印着白白软软的小兔子,一个粉绿底缀满慵懒可爱的小猫咪。

王源还记得他们俩恩恩爱爱穿着这套睡衣在王致辉面前亮相时对方抽搐的嘴角。

 

不知道这套情侣装还能穿多久。王源神游天外地想。

 

衬衫纽扣很不听话,王源弄了半天也没给弄开,最后还是王俊凯皱着英气的眉,一脸不爽地在脖子那里扯了一把,粗暴地把衬衫解开了,露出一片胸肌来。王源愣了愣,对方像是极其不耐烦,闭着眼睛自己把衣服脱了丢在地上,就这么赤着上身躺着,肌肉线条非常漂亮。

王源喉结动了动,伸手拿过睡衣要给他套,原本醉得迷迷糊糊的男人却突然坐了起来,哑着嗓子挣扎道:“我去洗澡。”

说完抓起睡衣掉头就往浴室走。

 

洁癖这毛病还真是喝醉酒都忘不了。王源没忍住笑了笑,笑完又觉得有些怅然若失。他怔怔地看着关起来的浴室门,盘腿坐在了床上。

 

放在窗台的那束玫瑰果然已经开始枯萎了,王源却没有心情去收拾它,只能让它继续蔫头耷脑地待在那里,怅惘逝去的艳丽多姿。

今晚的种种画面在脑海中轮番播放,闹得人心神不宁。王源一个人待着,嘴唇上被咬破的伤口还酥酥麻麻地疼,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王俊凯冷酷无情的眼神。

为什么非得喜欢这个人?王源问自己,难道世上就没有其他更值得喜欢的人了吗?

 

 

和王俊凯真正熟悉起来,还要归功——或者是怪罪于中学时代某个被困于物理实验室的夜晚——虽然这番经历实际上实在是不甚愉快。

 

王源记得很清楚,那天是王文楷生日,这货不知道怎么的太兴奋,做电路实验的时候脑子一抽,在物理老师灼灼的目光下兴致盎然地把电流表和电源正负极直接接在了一起,仪器当场烧毁报废,人也被提溜到办公室训了好半天。

王源放学后去实验楼底下等他一起去生日派对,王文楷出来时脸色臭得很,王源笑:“赔钱了吧?叫你没常识。”

王文楷没好气道:“真他妈烦,遇到王俊凯了!”

王源愣了愣。

“走走走,不在这儿浪费时间,晚上还好几个节目呢,你不许先溜啊!”

王源刚想回答,头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诶王源你在这里啊。”——这就是品学兼优好学生的悲哀了——物理老师站在二楼台阶上朝他招了招手,“上来,帮我把这批仪器整理一下,送到C2去。”

王源无奈地转头看了眼好友,后者相当没义气,拍了拍他的肩:“精彩环节会等你来了再开始的!拜拜!”

王源:“……”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王文楷为什么要溜之大吉了。C2是高中部的实验室,门没关,王源拖着第一箱仪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眉头紧锁地坐在第一排做实验的王俊凯。

王源见他抬头,没由来的有些紧张。

“挺巧啊。”王俊凯稍稍舒展了神色。

“怎么,”王源道,“今天又缺人陪你吗?”

王俊凯失笑:“我看起来很孤独?”

难道不是?王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打算出去把第二箱搬进来,走到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心里明知有些唐突,却还是把想问的话问出口了:“你不回家吗?今天文楷过生日诶。”

王俊凯怔了半秒,没理他,拿了支笔在演算纸上记录实验结果。

见他不答,王源耸耸肩,走了出去。

 

等所有仪器都搬完整理好,王源已经累得大汗淋漓,动都不想动了。他瘫坐在第一排右边的座位上,歪着脑袋看看同样忙了大半天的王俊凯以及他手边的发光二极管和信号源发生器,眼睛亮了亮:“你在做什么实验?”

“……做了个选频装置,现在先看看线圈之间的互感系数和耦合系数。”

王源饶有兴趣地把凳子拉过来,凑在他身边观察了半天,突然说:“要帮忙么?”

王俊凯看他一眼:“看得懂?”

“这有什么不懂的,”王源一脸小得意,瞥了瞥演算纸上的公式,“低压交流电压施加了,现在要把这个线圈和电流表串联测电流,对吧?”

王俊凯挺诧异,毕竟王源才初中,明明刚刚接触物理。他目光中不由多了几分欣赏:“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王源。”王源低头摆弄着手上的东西。

“什么圆?”王俊凯没听清。

“王源,”神情专注的男孩抬起头来,鼻子上挂着一滴剔透的汗珠,“源远流长的‘源’。”

 

王源。王俊凯在心里念了一遍。挺好听的。

 

看着王俊凯在纸上代入公式算出系数,王源伸了伸懒腰,往窗外瞥了一眼,太阳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完全落山了,此刻银月高悬,星光漫天。他一拍脑袋跳起来:“几点了几点了!”转眼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我去怎么没电了?!”

 

王俊凯都没来得及帮他看看表,男孩儿甩了笔就往门口跑。

“喂,你慢——”

后面那个“点”字还没说完,王源果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眼看要摔倒,幸亏王俊凯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两人一起扑向旁边的实验桌,磕得王俊凯一声闷哼,王源的脑袋也直直撞上了他的肩胛骨。

“嘶——”王源撞得眼冒金星,感觉方才慌乱中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下一秒突然“砰”的一声,王源心惊肉跳地回头——原来只是有风吹过,把门给吹关上了。

他心有余悸地摸摸额头,转头却看见王俊凯微变的脸色。

“怎么了?”

王俊凯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这个实验室的门坏了还没修,它……从里面打不开。”

“……”王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那你怎么不弄个东西把门抵着?”

“原来有的啊,”王俊凯似笑非笑地指了指王源身后那个纸箱,“刚刚被你给踢偏了。”

“……”

王俊凯重新在桌前坐下来:“别这么苦大仇深,你是自作自受,我可是无辜受害者。”

“你没有钥匙?”

“当然没有。”

“实验室老师下班了吗?你说咱们喊有没有用?”

王俊凯难道露出点真诚的笑意,桃花眼弯了弯:“你说呢?”

王源被他这一笑弄得一愣,随后烦躁地拍了拍手里没电关机的手机:“太不走运了吧——等等,你的手机呢?能借我打个电话么?”

“很遗憾,”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拍到桌上,“早就没电了。”

“……”

 

21世纪,现代社会,互联网时代,两个大活人,居然就这样被束手无策地困在了物理实验室,还不能与外界交流。

这叫个什么事儿?

 

王源转头看一眼继续做实验的人,费解道:“你为什么这么淡定?”

“不然呢。”王俊凯麻利地接了个电压表,“明早就有老师来了。”

“……”

后来他就和王俊凯两个人在实验室度过了匪夷所思又极其无聊的一夜。

好在王源父母又出去考察了,家里常年没有人,不用担心他们会焦急,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王文楷了,王源想,这下没办法去给他庆祝生日了——可谁叫那小子没义气地丢下自己率先开溜了。

 

王俊凯做实验好像是在为某个物理竞赛做准备,他认真起来的样子十分吸引人,也难怪即使天天摆着那么凶的脸,这家伙还在学校人气超高了,就连初中部都有一大票他的迷妹,简直祸害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王源一开始在边上帮帮王俊凯的忙,做点简单的工作,后来累了,就乖乖趴在旁边的桌上看他。那双灵巧的手在导线与导线之间摆弄,演算纸上写满龙飞凤舞的字。对方专注时嘴唇会抿成一条线,睫毛垂着,纤长浓密得不像话。

原来王文楷的这个哥哥,长得这么好看的吗。

王源想着想着,竟然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头上还竖着一小撮不安分的呆毛。

听到平稳的呼吸声,王俊凯转过头看了一眼。

小孩儿无意识地吸了吸鼻子,王俊凯一顿,而后将自己披着的校服外套脱了,随意盖在了对方身上。

王源睡得浅,被这轻微的响动弄醒了,睁了睁迷蒙的双眼,看见王俊凯的轮廓,便含含糊糊道:“你为什么讨厌文楷啊?”

王俊凯声音冷淡:“我没有讨厌他。”

“那他过生日,你作为哥哥就在这里做实验啊。”王源仿佛还在梦里,声音越来越低,红润的嘴唇嘟着,“太没人情味了吧。”

王俊凯身体一僵,没有再回话。

 

就这么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阳光暖暖地照在眼皮上,世界交织一片懒洋洋的金色。王源揉揉眼睛,身上不知怎么披着件校服,袖子上有代表高中部的深蓝色条纹,带着清爽的洗衣粉味。他一愣,摸摸因为睡姿不当而酸痛无比的脖子,才猛然想起来……这还是在C2实验室。

再一抬头,那个和自己一起被困的学长正靠着椅子睡觉,嘴唇微张,身上就只穿着件简单的白色T恤,裹着校裤的腿随意伸着,长得让人嫉妒。

王源一坐直,王俊凯就醒了,睁眼打量他一下:“睡得怎么样?”

“……还行吧。”王源把“脖子快断了”这句话吞回去,“老师快来了吧?”

他心里没来由地有一丝紧张。多少还是有点尴尬的,要是在实验室被狼狈关了一晚的事情曝光出去,肯定要被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哥们儿笑话,搞不好还要挨物理老师批评——虽然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都是学校设施太差的锅。

“应该吧,”王俊凯看了眼表,“估计还有五分钟就有人上班了。”

“……哦。”

“你害怕?”

“我怕什么啊!我又没做错事。”

“那就是说你不想现在溜?”王俊凯突然挑了挑眉。

“溜?”王源困惑,“怎么溜?”

王俊凯指了指身后的窗户:“那边可以开。”

“……”王源没好气地看着他,“所以呢?你要跳楼?”

这可是9楼,王俊凯指的方向,他只能看见蓝天白云。

“你过来。”王俊凯人已经走到那扇窗边了。

王源虽然心中莫名,却还是乖乖走了过去,再一低头——

“阳台上堆着几个之前扔掉的柜子,踩着就能到八楼。”

“……”王源先是一愣,而后才后知后觉地怒道,“你既然知道,怎么昨晚不早说?!”

王俊凯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刚发现的。”

“……你骗谁啊!”

王源当然一个字都不信。而正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估计是实验室老师上班了,他心里一慌,王俊凯在旁边问:“你走不走?”

王源一脚踏了出去。

 

等安全踩到地面,他回头望了一眼。王俊凯刚刚从柜子上跳下来,额发被风吹得一飘,白色T恤贴在清瘦却不单薄的身躯上,阳光一滴不漏地落在他肩膀,整个人好像发着光。

清晨的实验楼空空荡荡,空气里还有点灰尘的味道。王源刚想继续质问他刚才的事,这位学长突然就自己“不打自招”了。

“为什么昨晚不说是吧?”王俊凯云淡风轻地看他一眼,半真半假道,“因为我缺人陪啊。”

王源:“……”

 

现在回想起这件往事,王源还是不知道对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当时满脑袋奔腾的草泥马如今却成了最珍贵的回忆。青春年少可真是个顶顶好的东西。

王源记得,那天后王文楷天天为这事儿跟他发火,还追问个没完,他脑海里却只有王俊凯的那句话。

“因为我缺人陪啊。”

 

其实那次还有意外收获。

 

清晨两人从阳台分道扬镳,王俊凯潇洒地拎着校服外套头也不回地走了,王源却在系鞋带时意外发现了角落一条断裂的项链。

是王俊凯在海边拿出来看过的那一条。

王源把它拾起来,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刚想叫住王俊凯,就发现对方已经转进了楼梯拐角,而此时在实验楼又不适宜大声喧哗,王源耸耸肩,就暂且把项链塞进了兜里。

后来想想,这项链都断了,可怜兮兮地躺在阳台角落,和一堆废弃的桌柜木板丢在一起,十有八九是被主人给遗弃了,估计就算还给王俊凯,对方也不会要,自己日后却当成个宝贝藏着,真是病得不轻了。

 

一晃而过好多年,现在的你还觉得孤独吗,还需要人陪吗?

 

王源默默地盯着自己那套粉绿色的睡衣好一会儿,忽然惊觉,王俊凯已经在浴室里呆了好久了还没出来。

 

他喝得那么醉,还非要自己跑去洗澡,该不会在浴室里睡着了吧?等等……喝了酒之后泡澡,好像容易脑缺氧低血糖啊?

王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立马下了床,走向浴室,敲了敲门:“王俊凯?”

里面只有哗哗的水声。

王源咬了咬牙,干脆利落地旋开了门——

 

映入眼前的画面让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王俊凯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舒舒服服躺在浴缸里泡澡,而是站着冲淋浴。王源进来时,他转头看了一眼,头发被随意抓到了后面,只有几缕掉了下来,水珠从额头滑落到优越的鼻梁,又顺着下巴淌过明显的喉结,滴在肌肉漂亮的胸膛。

而再往下……

王源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明明自己气还没消,明明还在愤怒于对方的轻佻和狂妄,可这个人就这样站在他面前,桃花眼半睁地审视般看着他,简直……性感得无可救药。

 

王源浑身的血液登时从脚底冲到天灵盖,他慌不择路,刚想夺门而逃,突然被低沉的嗓音叫住了。

“过来。”

王源脊背一僵。

王俊凯并没有责怪他突然闯入的唐突。他关了水,随意扯了条浴巾围住下身,丢给王源一条干净的毛巾:“帮我擦头发。”

“……哦。”

 

喝醉的王俊凯虽然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看着很凶,但是毫无杀伤力,王源也不想跟这样的他置气。

浴室雾气缭绕,没有任何旖旎的画面。

王俊凯的头发很柔软,王源十分认真地擦着,毛巾拂过对方的耳际。指尖划过的发丝与皮肤都是冰的,王源不禁怀疑他刚才是不是在冲冷水澡——不可能吧,这可是冬天。

帮王俊凯擦完头发又吹干,王源也困得不行了,打仗一般迅速洗澡睡觉。

半夜朦朦胧胧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双有力的手揽进了怀里,细密温存的吻小心翼翼落在发顶。

是梦吗。

 

第二天早上醒来,大约是宿醉的缘故,王俊凯头疼欲裂。他一转头,怀里的王源正好也醒了,睡眼惺忪的,好像有点不高兴,嘴巴无意识地嘟着,脖子上有两道红色的印子。

王俊凯记得,那是他昨晚在KTV洗手间里弄上去的。他皱了皱眉,想伸手去摸一下那两道宣誓他们曾有过一星半点亲密接触的暧昧吻痕,可指尖还未触碰到对方皮肤,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王源却好像突然惊醒,猛地往后一缩,整个人充满戒备。当看到自己正枕着王俊凯的胳膊,完全一副缩在他怀里的姿势,王源的表情就更复杂了。

“抱歉……”

王俊凯动作一顿,脸色也冷了下来:“你道什么歉?!”

没等王源回答,他又烦躁地顺了一把头发,冷冷道:“起床去公司,早上开会不许迟到。”

王源抿起唇,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王俊凯穿着睡衣去浴室的背影,他竟悄悄长舒一口气。

昨晚明明是自己疲于假扮,不想再演,此刻却庆幸酒醒后的王俊凯没有说什么决绝的话,一切好似照旧。

什么得不到就算了,求不来就潇潇洒洒不要了,他做不到,他偏要背着这枷锁。

 

可显然,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因为KTV的聚会而有所好转,反而变得更僵了。而和前段时间互相见不着的冷战不同,这一回,王源见王俊凯简直见得多到要吐血。

这人绝对是公报私仇,一点小事要让他进办公室汇报无数遍,一张表格的格式改了七八回,要求一变再变,对成果的吹毛求疵却一点没变,挑刺挑得分外明显,简直令人发指。

早上例会,王俊凯还特意点名把王源叫进他办公室批评,熬夜做好的计划书被狠狠丢过来,伴随一句不冷不热的嘲讽:“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佳方案?”

王源喉结动了动,面色平静地把东西拿回来,手指却渐渐捏紧,将纸张压出印来。

 

若单单只是工作也就算了,偏偏他和王俊凯住在同一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夜晚还要同床而眠。当王俊凯又一次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破事数落他时,王源终于忍无可忍,摔门而出。

纵使他有再好的脾气和耐心,也受不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指摘。

 

王俊凯看着被用力关上的门,握紧的拳头骤然放松,好半天后才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他怎么会这么幼稚,简直就像个喜欢揪心仪女生辫子来表达喜欢的小男孩。为了在僵持中多看王源几眼,为了能多同他讲几句话,居然只想得出“找他麻烦”这种无聊招数。也难怪王源会生气。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一口气喝下一杯冰水,从喉咙到胃到心,通通凉透。他像是喘不过气来,用力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也许他什么都有胆量说最优秀,唯独不适合谈感情。

从头至尾,都是他乐此不疲的独角戏。异想天开说什么要和王源扮假情侣,为他能答应这无厘头的要求而高兴得睡不着觉,还以为真有什么假戏真做,甚至连“出柜”这种事都提前做好准备——谁知王源从来都是最清醒最无情,只有他像个疯子。

为什么,因为王源心里根本早就住了人。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向前走着,紧闭的大门口却丝毫没有任何动静。

 

王俊凯渐渐有些坐不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桌上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

他烦躁地投去目光,却立刻停下了动作。

来电显示赫然是王源。

 

“你在哪儿?”王俊凯习惯开门见山地发问,电话那头的人像是呆了呆,好半天后才拖着嗓子说:“文……文楷?”

王俊凯脸一下子黑了,心口猛地一疼。

 

王源这一听就是喝了酒神志不清,原本清亮的嗓音变得糯糯的,让人几乎能想象他脸蛋红扑扑的模样。

他竟然在此刻用这样的声音叫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王俊凯咬紧牙,仿佛能听见自己骨骼咯吱作响的声音。

而下一秒,他听见对方嘴里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文楷!你必须……必须听我好好骂一骂王俊凯!!!”王源一边说话,还一边小孩儿一样打了个嗝。

 

王俊凯拿着手机,脸色相当难看,心脏宛若被什么东西狠狠掏了一遍,几乎喘不过气来。

 

事情很明显了——他的这位“爱人”,喝醉酒后正对着他的“情敌”大骂他,而荒谬的是,他竟然拨错电话,打到了自己这里!

世上还有比自己更失败的“男朋友”吗。

 

 

王源完全没发现这个可怕的错误,继续用鼻音浓重的声音控诉:“你不知道王俊凯最近有多可恶啊!”

“他绝对是故意找我茬,今天又没事找事地骂我!计划书也就算了,那张统计表内容都没问题,格式搞了八百遍!有这么玩儿的吗?!嗯?你说说啊!”

“龟毛王!处女座!黑心老板!血汗工厂!”

“仗着我让着他,就为所欲为!!!”

后面又跟了一连串的骂骂咧咧。

 

一点都不像平时冷静隐忍的王源。

 

王俊凯静静听他骂完,听到后面还有点气得想发笑。

事实上,高中毕业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王源这样的一面。就连这一次,本来也不是属于他的。

 

“文楷?文楷你在听吗?”

王俊凯被他一声声喊得心烦意乱,唇齿发抖。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待在立风呢?”他眼睛布满红血丝,深吸了一口气,才一字一句道,“凭你的背景和能力,想去哪里不能去?既然这么不顺心,为什么还要受这份委屈?你跳槽不就好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只剩下嘈杂的电流声。

王俊凯狠狠闭上了眼,仿佛预知到那个回答会叫他万箭穿心。

时间却宛若静止了。

过了很久,久到王俊凯以为不会得到回答时,对方才突然开了口。

“我不要。”王源说。

王俊凯猛然睁眼。

“我想陪着他,”那道声音依然醉醺醺的,却分外坚定,“因为……他不喜欢一个人。”


TBC


哪里都一起去 一起仰望星星


下一章

评论(551)
热度(337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