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不亲密爱人 07

应该挺甜的

上一章


07

 

听到那句话,王俊凯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在前一秒已经构想了一万种杀伤力巨大的尖锐答案,却没有想到最后迎来一阵从头安抚到脚的和煦春风,不真实得好像里面应当夹着暗器一般的言不由衷。

是还有什么含义吗,是他理解错了吗。王俊凯嗓音涩涩,不确定道:“……什么意思?”

他甚至觉得自己声音有那么一丝不冷静的颤抖。

王源当然没有回答他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电话那头吸了吸鼻子,醉得不轻。

 

于是王俊凯也不问了,紧抿着唇,脑海里一直循环播放着那几个温柔得让自己无法控制住心跳的字。

——“我想陪着他。”

他想陪着我,因为他知道我不喜欢一个人。

 

王俊凯其实已经很久没空去想什么孤独不孤独的问题了。随着长大成熟,那些少年时期也只是偶尔流露出的脆弱和孤单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总是一个人走在命运的道路上,再沉重的担子都一肩扛,母亲去世后,他甚至连家人都不再需要,更是从未想过身边会出现什么人与他共同分担。可无论是几年前还是现在,在他罕见的几次失落与颓唐时,王源都那样恰好地出现在他身边,宛如上天的示意。

 

他这样说,是同情……还是别的什么?他怎么会……怎么会想要陪伴我?

王俊凯不可控制地想,明明这个人前几天还冷冰冰地说他拥有的已经够多了。

可不知怎么,他又回忆起一件小事。那次在KTV不欢而散后,有朋友对他说,王源真的对他很好,明明看上去心情糟透了,还一直等着他,要送他回家。王俊凯当时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王源不过是在工作,现在想起来,却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儿。

 

“文楷?”叫了几声没得到回应,电话那头的王源听上去有点不耐烦,“你……嗝,你到底要不要过来陪我喝酒啊?”

王俊凯眸色一暗,对方口中那个名字在此刻却突然不再叫他如鲠在喉。因为他心里有什么更加迫切的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他沉声道:“好。”

 

王俊凯从没有体会过这样焦灼不安却又莫名轻快的心境,仿佛惴惴不安地期待着什么头号惊喜,却在潜意识里催眠自己那只是个骗局。

他开车到几条街外的酒吧只用了区区十分钟。

 

王源就坐在吧台边上,很显眼的位置,身上穿着跑出去时那件白毛衣,连个外套都没披,手上握着个手机,脑袋埋在胳膊里。

王俊凯走过去,伸手轻轻推了推他。

“唔,别烦我——”王源耍酒疯跟发起床气一样,肩膀抖了抖像是想把烦人的东西甩开,然后又不动了。

“是你让我过来的。”王俊凯觉得有点好笑,他还没见过这样耍赖皮的王源。

不得不说,王源实在是个太好的员工,在公司里什么事都完成得尽心尽力又出色卓越,级别一跳再跳,而生活里,即便只是为了帮上司的忙,他也做得不遗余力,而且,公私分明。

王源对自己的态度一直很恭敬,只有近几次真的惹到他,才看见他怒气冲冲竖起来的一身刺。

听到王俊凯的话,王源顿悟了,迷迷糊糊抬起头:“噢,文楷你来了啊——”

尾音戛然而止在看清眼前人的瞬间。

 

王源脸上红扑扑的,拼命瞪圆了眼睛,努力找回那一小片被酒精侵蚀的清明,然后条件反射般坐直了身子:“……老板。”

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一样。

王俊凯差点没笑出声来。就算是平时,王源也不怎么喊他老板,在公司有时叫王总,回家都是直呼其名。这一声“老板”,估计是懵得够呛。

刚刚不是骂得挺起劲?

 

“你在这里干什么?”王俊凯没表情时就显得很凶,“多晚了,还不回家?”

“我……”王源嘴唇动了动,思考了起来。王俊凯以为他都要这么睡着了,这家伙才终于想起他此刻在这里喝闷酒的原因。

因为王俊凯又无缘无故找他茬。

王源气还没消,不想搭理王俊凯,但又不好忤逆上司,只能压着嗓子,很委屈地说:“你喜欢的那盆君子兰真的不是我做主拿去楼下的。”

声音软软的,因为醉酒而显得格外可怜。

王俊凯没说话。

王源捏了捏拳头,抬起头,隐忍道:“我不会动你东西。下次如果有人要移动家里东西,我也会提醒。”

 

王俊凯目光一怔。

其实他根本没有因为一盆植物而怪罪他。

怎么就说不出口呢。

明明喜欢他,却还让他这么委屈。

王俊凯喉结动了动,温声道:“是我的错,不该迁怒你。”

王源睁了睁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下次不会了,不会总是朝你发火。”王俊凯垂下睫毛,似乎不太习惯应付眼下的情景,干咳一声,“好了,不闹了,跟我回家吧。”

很难让人相信的——他此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王源,他居然完全不知道了。

 

王俊凯把王源拉起来,架着脚步虚浮的人慢慢往外走。某个问题在此刻已经不可抑制地冲到了嘴边,他酝酿了两秒,刚刚启唇,王源突然拽住了他的手臂:“等等,我约了文楷……他还没来。”

王俊凯眉毛皱起来,严肃道:“你单独约他做什么?他是我弟弟,你作为我爱人,不知道要避嫌?!”

王源被他凶得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哦,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叫他别来了。”

他翻出通话记录,想直接给刚刚通话过的王文楷回拨过去,可此时最上面一行却赫然显示着“王俊凯”三个大字。他晃晃脑袋,喉咙里发出个迷惑的“咦”,然后蹙着眉想了好半天,脑子却仍旧乱哄哄的。

王俊凯迅速没收了他的手机:“回家。”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王俊凯有些烦躁,一心想要问的问题,突然就有点问不出口了。

王源很善良,他愿意陪着自己,这可能不代表什么,更不代表他更重要。

王俊凯没办法忽视这样的一种可能性。

可是管这么多做什么,至少他知道了,自己在王源心中占有一部分位置,小心翼翼守住这一部分,或许就是此时最稳妥的选择了。

 

到了车子跟前,王源的执拗脾气又上来了,仗着喝高发起了酒疯,死活不肯上车。王俊凯没辙:“那你要怎么样?”

王源扒拉着他的胳膊:“陪我喝酒。”

“不可能。”王俊凯的语气不容拒绝。

“不是说不凶我了嘛?”王源失望,说话带鼻音,听上去简直类似撒娇,“不准凶我!”

喝醉酒连年龄都倒退了十岁?

王源怎么会变这样,简直犯规。

他站着不动王俊凯都能被他打败,更何况是这样的攻击。王俊凯节节败退,无奈地揉揉太阳穴,好言相劝:“你喝很多了,明早起来会头痛,赶紧回家喝完醒酒汤,好好睡一觉,好不好?”

 

“那……”王源思考了好一阵,最后突然仰起脸,朝王俊凯伸开了胳膊。

明显一个讨要拥抱的姿势。

“那你有本事把我抱走啊。告诉你哦,我已经长在这儿啦。”他胡言乱语。

这不是倒退十岁,是倒退了二十岁。

 

王俊凯好不容易控制住的心跳又开始失控。

面前的人扬着脸,还露出一种得意洋洋的神色,眼眶和脸颊都是微红的,瞳仁又黑又亮,闪着盈盈的光,像两颗新鲜葡萄。

 

他毫不犹豫,一把将王源抱进了怀里。

王俊凯从来没有觉得心脏这样柔软过。王源的头靠在他肩膀,整个人都往他怀里缩了缩,呼吸间的酒气与街上的风交杂在一起,变成一股凛冽的令人惊心动魄的味道。

王俊凯感觉到王源抬起手,挂住了自己的脖子,整个人乖顺到不行。两人的胸膛紧紧相贴,近得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王俊凯一手搂着王源的腰,一手摸摸他的脑袋,在他耳边轻笑着开口。

“抓好,”他说,“我把你抱走了。”

 

男人声音低沉,吐息暖烘烘的,让王源的耳垂有点痒。他傻傻地呆了一会儿,烧红的脸蛋埋在王俊凯的肩头。

然后,他偷偷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谁让你不穿外套就出门?”即便这家伙偷偷摸摸,仍旧逃不过王俊凯的法眼。看着王源可怜兮兮的表情,王俊凯到底没能绷住严肃的脸色,无奈地把身上外套脱了,赶紧罩在对方身上,把他给裹了起来。

这个人喝醉酒之后怎么这么好玩?他真的有二十四岁?根本就是个小孩嘛。

但一想到原本他这副模样是该被王文楷看去的,或者,王文楷早就见过无数次这样的王源——王俊凯的心便又阴霾几分。

密密麻麻的心痛根本不见血,看上去仿佛无关痛痒,实际有多剜骨锥心,只有自己能体会。

 

“下雪了。”

耳边突然响起清亮的嗓音。王俊凯没去看天空,而是下意识望了王源一眼。他从自己怀里抬起头,半张脸掩在毛绒绒的帽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空,里面写满孩子般的欣喜。

“是啊。”王俊凯迟疑了一下,碰了碰落在王源鼻尖的那朵雪花,微笑道,“下雪了。”

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他们的头发和肩膀,又静悄悄地融化。

 

最后王俊凯还是没把王源搞定,车子就这么被遗弃在了酒吧门口。事实上王俊凯倒是愿意直接把王源抱回家,可惜后者简直说变就变,抱一会儿后又不开心了,非要自己走回去。

虽然是深夜,但这条街酒吧众多,周边也算得上车水马龙人潮汹涌。王俊凯在路人的侧目中把王源放下来,

露出无可奈何却又带着宠溺的笑容。他平时哪做过这样的事,大半夜穿着单薄衬衫在雪天里陪一个发酒疯的人一起发疯。

这太不王俊凯了。

可这样的时刻多么珍贵。

 

王源自己晃晃悠悠走了两步就要摔倒,王俊凯看得心惊肉跳,赶紧伸手扶了他一把。王源不服气,醉醺醺地用爪子去扒拉,结果最后两只手就牵到了一起。

“不许乱动了啊。”王俊凯说。

“噢。”王源点点头,额发遮住一点眉毛,被王俊凯攥在手心里的指头不安分地微微动了动,转瞬就被握得更紧。男人的手心干燥而温暖,让人很安心。王源迷迷糊糊的,好像认定这是一个美梦,便放心大胆起来,被王俊凯牵着手轻飘飘地往前走。

 

突然而至的雪给街道带来一丝久违的浪漫,路灯笼着昏黄而温柔的光。两个人牵着手像高中生一样傻兮兮地轧马路,在薄薄的雪地上踏出两行并排的脚印,彼此心中埋藏不为对方所知的秘密心事,让心跳悄无声息又惊天动地地在身体内开辟疆土,堂而皇之的心动被皎洁的月光一照,又雪花一般融化蒸发,好像怕被发现。

牵着的左手与右手交换着真实的体温,两人的背影看上去就如同一对真真正正的亲密爱侣。

好似天作之合。

 

回到家,客厅里的灯竟然开着。阿姨过来开的门,王俊凯牵着王源走进去,果不其然看见王致辉站在沙发前,像是等着要和他说什么话。

“这么晚上哪儿去了?”王致辉皱起眉,表情有些不悦,“他喝酒了?”

话音刚落,王源就仿佛证实一般,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头栽到王俊凯肩上。

“怎么喝成这样?”

王俊凯干咳一声,冷静道:“没事,新项目完成,大家庆祝了一下,高兴就多喝了一点。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带他上去洗洗睡觉了。”

“……”王致辉在这里等着,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说,可儿子这副冷淡的态度,明显表明了拒绝,这让一贯强势的他竟然也难以开口。

“等他睡了,你到我书房来,有事和你说。”

王俊凯顿了一秒,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在浴室放好了洗澡水,再出来时,王俊凯听到王源正趴在床上打电话,语气特别可爱,他心下猛地一紧。

 

“我没有喝酒啦。”

“唔……就只喝了一点点。”

“……怎么又要去山里实地考察?这次要多久?那里不是经常有泥石流还是山体滑坡什么的吗,会不会很危险?”

“……您每次都这么说,可是也得考虑岁数啊,你不想想自己,也得想想王太太,她受得了嘛!”

“你这小子,”王源爸爸在电话那头笑,“这回可是你妈妈申请要去的啊,跟我没关系。那里应该有相当多辽金时期的建筑构件,去一趟说不定会有很大的收获。”

“……”反正王源也从来没能说服过他,何况自己脑子也昏昏沉沉,只好一边抵挡睡意一边说,“知道了,那你们注意安全。”

“你早点休息,不许喝这么多酒了!”

“知道啦知道啦。”

王源一边说还一边摆手,跟小孩子一样。

 

听到这里王俊凯当然已经明白了对方是在和父亲说话。王源父母都是省历史学会的专家,常年不在家,这也直接导致王源从小性格很独立。

 

挂掉电话,王源一转头,突然看见王俊凯站在自己面前,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

“干嘛?”王俊凯绷起下巴,“你为什么老是很怕我的样子?你酒醒了?”

他很快就知道问这句话实在很没有必要了。

因为王源看了他几秒后,本来还在思考的,却又思考不动了,眼皮打架了半晌,终于安安静静进了梦乡。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睡着了。

估计是前几分钟那为接父亲电话而强行撑出来的短暂清醒把他所有残存的理智都烧光了,于是提前进入休眠状态。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身体构造啊。

 

 

王俊凯哭笑不得,看他睡得香也不忍心打扰。给王源摆好舒服的睡觉姿势,他走向浴室,望着自己亲自放好的水叹了一口气。

再出来时,王俊凯拿着条润湿的温毛巾,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给王源擦脸。

 

这个夜晚好不真实,有无数个瞬间仿佛预示着美梦成真。可又美好到他不敢在此时有任何举措,害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这个泡沫戳破。

 

给王源清洗完,王俊凯站在床边好一会儿,看着那人睡着时也像微笑一般翘起来的唇角,他没忍住,俯下身来,在上面印了一个温柔而短暂的吻。

就当是乘人之危好了。

他理了理王源额角的碎发,而后才关掉了光线昏暗的床头灯,转身下楼。

 

王致辉在书房等了王俊凯好一会儿,看到他来,便掐灭了手中的烟。

“小凯,”他犹豫了一秒,说,“我打算将你雯姨接到家里来住。”

王俊凯猛地看向王致辉。

秦雨雯,那是王文楷的生母。王俊凯知道王致辉一直安排她住在另一处别墅,与他多年来相安无事。

 

“哈。”王俊凯露出讽刺的笑意,“你所谓的‘愧疚感’,现在终于被你清除干净了?还是你终于装不下去了?”

 

王致辉沉默一阵,用沙哑的嗓音道:“你听我说,你妈妈也走了好多年了,家里……”

 

“你别提我妈,”王俊凯看他一眼,目光似刀,“你不配。”

说完他转身就走。

手碰到门把时,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平淡的语气道:“你根本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让她来好了,这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

“小凯……”

“但是,”王俊凯握紧了门把,手背上条条青筋毕露,“别让她住楼上那个房间。”

 

楼上拐角的房间,是他母亲生前与父亲一直居住的地方。母亲去世后,王致辉也搬到了另一个房间。后来那里就只留下许多不能碰也不能动的东西:一家三口的合照,母亲最喜欢的羊绒毛毯……还有母亲生前最爱的君子兰。

王俊凯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神色温柔地给他讲君子兰的花语。

“君子谦谦,温和有礼,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居于谷而不卑。”

他一直依着母亲的意思,努力长成这样的人。可是对方却再也看不见了。

 

母亲房间那盆君子兰已经养了快二十年,早到了垂暮之年,尽管王俊凯一直亲自细心栽养,也终究无法抵挡时间的侵袭。下午应当是新来的阿姨不太懂王俊凯的习惯,看这盆花快要衰败,便拿去了楼下,后来莫名其妙成为他和王源吵架的导火索。

王俊凯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其实后来,王俊凯无意中从初中女同桌那里知晓,关于君子兰还有个爱情传说。是说一位公主爱上了一位英俊的王子,对他朝思暮想,念念不忘。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王子早就心有所属,爱着一位平民姑娘。公主在爱而不得的苦海中挣扎,终于被痛苦的嫉妒蒙了心,向国王告了密。平民姑娘被处死了。王子当然没有如愿以偿地因为失去爱人就转而爱上公主,反而加倍地恨她。愚蠢而恶毒的公主只能每日望着王子冷漠绝情的背影,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中无法脱身,最后身躯化作土壤,衣裙化为枝叶,全身覆满花朵,成为一棵永远凝望爱人至死不渝的君子兰。

所以君子兰还代表专一的爱。

 

仔细想想真是讽刺极了,这一整个故事,都是公主自作多情地想要成为主角,最后恐怕也只感动了自己。

一厢情愿的爱就算再绮丽再专一,就算海枯石烂矢志不渝,也毫无意义不是吗。

 

 

第二天在王俊凯怀里醒来,王源都已经不那么惊讶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好像总要发生这样的乌龙。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仔细回想一下,脑袋就开始发痛。

王源皱了皱眉,刚从被窝里伸出手,就有人先他一步,用手指温柔体贴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他浑身一僵,听见王俊凯刚睡醒时慵懒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昨天喝太多酒了,早上让阿姨给你熬醒酒汤。”

“……”王源抿抿唇,在他怀里点点头,离得太近了,完全能感觉到对方的胸膛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有一股不知从何而生的热气爬上脸庞。

“我昨天……”他刚说了几个字,脑海中突然蹦出昨晚某些零碎的片段,脸霎时就黑了。

昨天他明明是找王文楷一起喝酒的,还对着他大骂王俊凯,可是记忆中怎么会有一段那么真实的画面,是他和王俊凯牵着手走在雪地里。

真是光想想心脏就要跳出来了。

 

“我昨天……”王源神色复杂地咬咬牙,“我昨天喝醉了,没做什么吧……”

“没有。”王俊凯很快回答,而当怀里那人刚刚舒了一小口气时,他又接道,“就是毫不留情地把我从头到脚骂了一遍而已。”

王源:“……?!”

“王源,你现在胆子不小啊?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啊。”

“……没有……”王源听着对方阴翳的语气,捂住心口缓缓抬头,却意料之外地看见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什么情况,王俊凯吃错药了?!

他没在生气吗?

王源呆呆地看着那双弯起来的桃花眼,落地窗外的阳光把王俊凯的睫毛晒成了金色,美好得像鸽子翅膀。

 

“你记得你后来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吗。”王俊凯装作不经意地问,手心却背叛云淡风轻的脸色,冒出细密的汗水来。

而王源没有回答他。

王俊凯蹙了蹙眉,手指徒劳地张了张,也不再等待答案。

他正打算兀自起床,突然听见对方开口了,却并不是回应他的提问。

“王俊凯,你长得真好看啊。”

王源鬼使神差地说。

说完他自己都愣了,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真是鬼迷心窍了。

“哦?”王俊凯惊讶地半撑着身子,睡衣领口有些大,露出一小片漂亮的胸肌和笔直的锁骨,让人有些口干舌燥,“你是昨天骂了我,现在想将功补过了?”

“……那,”他顿了一秒,居然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哪里好看?”

语气里还有点高兴的意思。

 

原来要取悦王俊凯也不难嘛,他也是个普通人,只要夸他就好了。

王源摸摸鼻子,看着对方那张人人羡慕的完美面孔,窘迫道:“眼睛,眼睛吧。”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眼睛。

 

而在王源说出答案的那一秒,他本能地感觉到对方的情绪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那人表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嗯,谢谢。起床吧,”王俊凯穿上拖鞋,站了起来,“下去吃早饭。”

“哦……好。”王源应道。

 

王俊凯大步走进了浴室,手撑在洗手池上,对着镜子里那张脸端详了半晌。

有些事明知不必去想,可还是控制不住,仿佛已经病态了一般。

他有些痛苦地闭了闭眼,一会儿后才恢复如常的神色,动作麻利地洗漱,下楼。

 

王俊凯与王文楷虽然身体里都流着王致辉的血液,可两人从外貌到性格到能力都完全没有兄弟的影子。

如果一定要说相似之处,那就是从小到大都有人称赞的——

王家这对小少爷,都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TBC

明明亲都亲过好几次了,让他俩纯情地牵手轧马路我却如此心潮澎湃,也不知道在澎湃个什么劲(。

这章写了七千字还是没写到本来计划要写到的地方……都怪我废话太多。呃那就先这样吧,不要着急哈,胜利就在前方!(?)

并不是没有进展,进展是潜移默化的

ps:完结的曙光因为源源一句无意的夸赞和雯姨的入住转瞬即灭(不),我恨


下两章

评论(352)
热度(340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