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不亲密爱人 08-09

困到昏厥……

上一章


08

 

王致辉虽然提前和王俊凯说了要接雯姨回家住的事,却完全没有同他商讨的意思,第二天晚上人就来了,完全是早早做好了准备,不过知会他一声而已。

 

晚上一进家门,王源便意识到了气氛的非比寻常,当秦雨雯穿着个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时,他更是瞪大了眼睛。她和跟在她身后的阿姨手里各端着一盘菜,正要往餐厅走,见到下班回来的两人便立刻笑意盈盈地招呼,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你们回家啦,快先洗手吃饭,今天做了好多菜。”

 

王俊凯从进门开始面色就冷若冰霜,空气中诱人的食物香气完全攻不破他无坚不摧的防线。他对雯姨的热情置若罔闻,直接面无表情地从这个算得上长辈的人身边走了过去,到了楼梯口还回头叫上愣在原地的王源。

“过来,”开了口,王俊凯像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因为情绪影响而有些生硬,又放软了语调,“那个项目书还有几个要点,跟你提一下。”

 

“好。”王源知道他本来心情就不好,今天虽然不像前一阵子那般找自己麻烦了,但他眉头就没舒展过,明显有心事——现在看来,恐怕就是因为这件事了。

 

王源应了声,略带尴尬地朝秦雨雯笑了笑,心里也直犯嘀咕。他认识秦雨雯,王文楷的母亲嘛,以前也不是没接触过。他对王家的了解虽然不是很透彻,但也一直知道这位雯姨不住大宅,王文楷从前放了学都是两头跑,不过去他母亲那边的次数更多些。王源高中时也去过几次郊区那栋别墅。

秦雨雯是王致辉的情人,跟了他二十多年,也为他生了个儿子,但这么多年却从未得到过王家的承认,一直独居在郊外。因为这事,王文楷当年忿忿不平了好多次,认为王致辉铁石心肠。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现在突然又把人接过来住?王源当然不觉得王致辉是心血来潮,总隐隐感到家里会有什么不小的变故。

况且,父母之间的小三堂而皇之登堂入室……他有些担心地看了看王俊凯的方向。

他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

 

受到王俊凯的冷落,秦雨雯的笑容僵了一瞬,但很快便恢复过来。见讨好王俊凯不成,她也不强求,索性转移目标,冲王源道:“小源,好多年不见了呀,你都长这么大啦,又更帅了。”

被长辈这么夸,王源也有点不好意思继续挪动脚步,摸了摸鼻子:“……谢谢雯姨。”

秦雨雯一手将头发别至耳后,脸上实在没有什么岁月痕迹,保养得很年轻。她笑得十分贤良淑德、通情达理:“那你们忙完工作就下来吃饭啊,阿姨还特意给你做了麻辣小龙虾,记得你以前特别爱吃呢,每次都和文楷吃个精光。”

“……好的,那我先上去了,谢谢雯姨。”

“好呀。”虽然这样说着,秦雨雯却完全没有放他走的意思,继续道,“哎呀,当时听文楷说你和俊凯在一起,我还真是吃了一惊呢。不过雯姨也不是老古板的人嘛,我就一直跟俊凯他爸爸说,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他也就是想抱孙子,才比较着急,这两天还催着文楷找女朋友呢,急什么的嘛,小源你说是不是。”

 

这一番话说得微妙,王源也不便表达态度,只欲脱身,可对方偏偏滔滔不绝:“小源,你和我们文楷那么多年好朋友了,应该最了解他吧?你跟阿姨说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呃,我……”

 

“源源,还不上楼吗?”王俊凯已经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开口,语气有些严厉。这一句倒也成了王源的救星,他抬头答应一声,立刻走上台阶。

 

“你跟秦雨雯很熟?”

冷不丁听到长辈的全名,王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高中那会儿有时候会去文楷家里玩儿,所以见过。”

王俊凯喉结动了动,翻开手中文件,眼皮都没抬一下:“现在见面,会不会觉得不自在?”

王源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

“你就和以前一样就好,”王俊凯终于将目光投向他,眼眸深邃,“不用去想其他什么。”

“好。”王源点头。

 

晚饭时王致辉特意冒雪赶回了家。一大家子人坐在餐桌边,围着玉盘珍馐,餐厅顶上照下一束暖光,饭菜香扑鼻而来,可席间气氛却完全没有该有的温馨热闹,反而暗流涌动。

 

秦雨雯扫了一眼全桌,伸筷子在中间那盘蒜蓉大虾中夹了一只,热情地送到对面的王俊凯碗里:“俊凯,来,你吃,不知雯姨烧得合不合你口味。”

王俊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面上也不显出什么,将那只看上去鲜美诱人的大虾从碗里挑了出来,淡淡道:“谢谢,不过我海鲜过敏,不吃虾。”

任谁都知道他是信口胡说。

 

秦雨雯面露尴尬,朝着王致辉摆出委屈的求助脸色,后者轻咳一声,也不问儿子什么时候突然海鲜过敏了,只是说:“小凯,你以后还有什么忌口,写下来让雯姨知道。”

“不必。”王俊凯冷冷道,“我不常回来吃,况且李阿姨原先做的菜就很合我意,大家吃得也愉快,不用换人了吧。”

一句话说得秦雨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这是拿她和家里的煮饭阿姨比,真是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她还能坐得住,王文楷却沉不住气了,当即把筷子一放,不悦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俊凯只抬眼瞟了他一下,目光冰冷却带着锐气,王文楷愤愤地咬咬牙,被母亲拉了衣角,才把后面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秦雨雯看看王致辉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又看看王俊凯淡漠的眉眼,心中暗暗想了想,转头给坐在王俊凯右手边的王源也夹了只虾,和颜悦色道:“小源,你以前就爱吃阿姨做的菜,不会吃不习惯吧?”

“……不会,”王源笑了笑,“很好吃。”

“你和文楷这么多年还是好朋友,阿姨真的很高兴。文楷中学时候就特别努力,一门心思学习,不怎么乱玩,身边也没什么朋友,我都担心他享受不了无忧无虑的青春。他第一次带你回家玩,阿姨可开心了呢,一看你就是个好孩子,讨人喜欢。”

 

秦雨雯提前从前的事,王文楷也像是被勾起了青葱回忆:“哈哈,王源装乖可是一把好手,其实他那会儿可皮了,无法无天,要不是成绩好,老师都拿他没办法。”

“喂喂,”王源弯了眼睛,“当着我面就损我了,你不厚道啊,谁没有点儿黑历史。”

 

坐在旁边的王俊凯看这三人聊得投机,面色愈发难看,周身笼罩着寒气,近他三尺就能冻得浑身打哆嗦。而王致辉倒是把这光景当作其乐融融,也不插话,在一旁安心用餐。

 

“不过——”王源话锋一转,“要说中学那会儿,最厉害的肯定还是俊凯了,每周一早上都在晨会被校长表扬,不是物理竞赛第一,就是英语辩论金奖,那时候是真正的风云人物了。”

 

王俊凯顿了一顿,意外地看了王源一眼,没想到对方也正望着他,眼神很明亮。

 

“俊凯么,自然是从小就很优秀的。”秦雨雯的笑容似乎僵硬了那么一瞬,很快又被遮掩过去,轻笑道,“小源你这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在你心里,当然谁也比不上他啦。”

“什么情人不情人的,说出来也不害臊。”王致辉听后颇有些不悦,但也不算破坏了心情,“小凯自然不用多说,一直是我的骄傲。”

虽然两个儿子名字里都带“kai”这个音,但这称呼给的是谁,夸的又是谁,在座人个个心知肚明。

 

秦雨雯不说话了,瞥了王俊凯一眼。

再怎么优秀,不还是个同性恋吗,还能给王家传宗接代么。王致辉不记得,她便偏要时时提醒。

 

王俊凯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也不屑于父亲的表扬,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菜的确不合他口味,偏咸了。

 

王文楷方才一直在餐桌前观察着王俊凯的情绪变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在他起身后便也跟着站了起来。

“爸,我去下洗手间。”

 

王俊凯刚拿过杯子,便有声音从门口传来。王文楷靠着厨房的门,意味不明地开口道:“我妈从以前开始就特别喜欢王源。”

王俊凯手上一顿,却没有理他,继续做自己的事。

 

他不听,王文楷仍然自顾自地说:“那个时候王源总是在我家打游戏——哦,我说的不是这个家。有时候时间晚了,他就直接留宿,因为他爸妈老是不在家。家里有空房,但他不喜欢一个人,所以都是我俩住一间,那时候他睡衣都留着一套在我衣橱里。”

说完,他凝神盯住王俊凯的侧影,那人照旧波澜不惊,手中茶壶水流涓涓。唯有细看,才能发现对方手背上青筋一条条凸了起来。

刚刚那番话当然是有心添油加醋,王源确实留宿过他家,但只有十分偶尔的一两次,他不过是想看看王俊凯的反应。

 

“那条项链。”王俊凯突然开口,声音十分低沉,“你送给王源了?”

“项链?”王文楷皱起眉,心里其实并不十分明白,但仿佛意识到什么,故作了然地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他得胜般勾起嘴角,“给我的,不就是我的了么?”

 

王俊凯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而当他倒完水,转过身时,面上的表情已然完全恢复。他向门口走去,经过弟弟时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应该也清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吧。”

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对王源。

王文楷深吸了一口气,拳头握得骨节咯吱作响。

 

回到饭桌,依然是之前那种微妙的气氛。

秦雨雯熬了多年,终于能住进大宅,心里像是有了底气,在餐桌上言语最多。看王致辉心情不错,她便给他盛了碗汤,斟酌着道:“文楷这研究生也快要读完了,放假在家看他老这么闲着也不是个事儿,要不,让他去公司实习实习,多学些东西。”

“嗯,”王致辉喝了口汤,沉思片刻,道,“也有道理。”他抬头扫了一圈,不疾不徐道,“那让文楷先去小凯那里实习一段时间,先磨练磨练,正好和小源又是同事,互相之间能帮衬着,有个照应。小凯啊,你那边方不方便?”

王俊凯面色冷峻,这回倒是也没拒绝:“可以,我让人事去安排。”

 

秦雨雯坐在对面,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却还得维持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老爷子的意思,摆明了不让儿子掺和半点家族产业。实在是绝情,不留余地。

 

王致辉今日似乎胃口不好,没吃多少东西便回房了,秦雨雯自然是陪着他。王俊凯吃完,慢条斯理地放下餐具,站了起来,径直走向门口。

 

饭桌上没了旁人,王文楷终于忍不下去了,他眼底蓄着一层暴怒的红,把碗盘往前一推:“王源,你也看清楚了吧,王俊凯是怎么对我妈的,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了?他凭什么让我妈难堪?老头更是过分,我妈等他这么多年,他就装聋作哑么?把我妈接进家是来受气的?我还当他良心发现!”

他说了几句,又把矛头指向那个样样压他一头的大哥:“王俊凯装得那么清高,还不是害怕家产被分走,否则他会这么恼羞成怒?!”

王源皱了皱眉,心下自然明白王俊凯对王家产业毫无半点兴趣,不然也不至于用“装同性恋”这种荒唐至极的理由来骗他爸。

“文楷,不要随便下结论,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源,你还这么帮着他?你心里明明知道他是什么人!”

“是,”王源动了动喉结,哑声道,“因为我太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爱他。我不希望有人误解他。”

王文楷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尽管这两人在一起的事实冲击已经不那么强烈了,可这还是王源第一次直接承认他爱王俊凯。

他本来一直觉得这后面绝对有什么隐情,因为这两人之间的感情看着实在怪异,尤其王俊凯今天还是那样的反应。

 

王源下了桌,披上外套,也出了门。

 

09

 

隆冬时节,S市遇上十年一遇的大雪,走在路上时,鞋子将积了雪的平整地面踩得咯吱作响。王源沿着街道走了几步,看见不远处长椅上一个人影,路灯昏黄的光将那人笼罩起来,晃着虚影。

 

王俊凯摊开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转瞬便融化了。

明知道不该去想,可他脑海中仍旧不断重复着王文楷在厨房同他说的那几句话。

其实他早就明白了,在看见王源小心翼翼打开那个他视若珍宝的小盒子的瞬间,他就知道输了。

那是王文楷的项链。

严格来说,还是他送出去的,而事情归根结底,却是因为王源。

 

在王家长大,无论是表面上的众人赞赏,还是在角落受尽冷落,都不会是什么好滋味。王俊凯对秦雨雯和父亲有恨,心里却也知道,上一辈的事情,王文楷是无辜的。他作为不被期待的存在降临到这个世界,得到的委屈永远比快乐更多。

随着年岁增长,王俊凯渐渐懂事,多少能够懂得王文楷的心情。他虽从没有想过要给第三者的儿子让出一点位置,却也曾有心要缓和兄弟二人的关系。那一年王文楷喜欢上摇滚乐,穿衣打扮都带着那一股调调。他生日将近,王俊凯有次无意间看见一款黑边银底的心形项链,看上去像是弟弟会喜欢的风格,便顺手买了下来,可却一直没有决定好该不该送出。

 

母亲祭日那天,他坐在海边想了很久,不知这个决定是否会伤了母亲的心,是否代表一种背叛。而就在这时,王源坐到了他身边,递给他一罐冰可乐,头发被海风吹乱,杏仁状的眼眸亮得惊人。

他说你看起来好像很累;他说你不用总是考虑那么多。

他说,王俊凯,你可以把你心里那么多的事,放下一点。

 

就因为那么简单而无意的几句话,王俊凯做了决定。王文楷生日那天,他正在实验室为即将到来的物理竞赛做准备,恰巧撞上弟弟为实验器材的事来找物理老师,便想,或许是个契机。

他那时将礼物给了对方,也说了声“生日快乐”,不过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什么好脸色。

王俊凯其实对此也不太在意,他只是想表达出自己的态度,至于效果究竟如何,并没有太大所谓。

更何况那天之后发生了很好的事,让他无暇分心去思考其他。

 

那一天,他和王源两个人,在物理实验室呆了一个晚上。

明明是很狼狈的经历,可十七岁的王俊凯觉得浪漫。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熟,看着月光爬上王源的发梢,又目睹清晨的霞光掠过他薄薄的眼皮。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出了什么毛病。

在王源揉着惺忪睡眼醒来时,一向冷静的他却慌忙闭上眼睛装睡,企图掩盖莫名而生的心动痕迹。

他装得一点也不真,可是王源并没有在意,因为他根本不在他的目光之中。

 

如果要说还有什么记忆深刻的地方,就是王源半梦半醒间对他说的那句:“他过生日,你作为哥哥就在这里做实验啊,太没人情味了吧。”

听闻此言,他唇边只剩苦笑,心脏猛然一缩,却笨拙得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冷漠吗,或许吧。或许他决定向王文楷示好,也不过是存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私心。

他希望王源会因此开心,他希望自己在王源心中的形象,可以好一点。

 

可是他终究是别人的知心好友。自己是外人,甚至是对立面。

 

那条项链送出后,王文楷并没有戴过,可王俊凯怎么也没有想到,再一次看到它,竟然是在王源这里。

 

想起被自己看见时王源手忙脚乱收起盒子的模样,想起他欲言又止却又分外坚定地说“那是很重要的人的东西”的语气,王俊凯的心情无法形容,重遇王源的喜悦如同一个升到顶峰后被毫不留情戳破的泡沫。

 

原来他心里早就住了人,还持续了那么多年。他要怎么赢。

那一瞬间,王俊凯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恶人,可即便做一个恶人,他也不在乎,他要假装毫不知情,他要把王源绑在身边。

总有一天,他想,总有一天,那个人转头时,也会看到他。

因为他永远也不会走远。

 

王俊凯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过这样近乎卑微的心情。

他的自尊不允许他低头认输,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众星捧月般长大,永远是高高在上的角色,即便如今,他仍然是王源的上司,甚至控制着两人的关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从小到大,王俊凯永远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因为他永远是最努力的那一个。可他那时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只要他想,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不知世上还有一种东西,根本不是天道酬勤。它没有缘由,不讲道理,输了就是输了,不给机会就是不给机会,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路也不知那扇门在何处,别人却压根无需费力,直接被主人盛情邀请着进了屋。

而你眼前看到的,永远是那块无懈可击的坚硬石头。

 

冬日的雪很美,却能穿透厚厚的衣物,钻进骨髓,冻得人浑身发抖。

 

王源站在雪里,愣愣地看了路灯下的男人一会儿,缓缓迈步走了过去。

 

王俊凯并不知道,他的包容、善良和好意在那一年被人毫不顾忌地丢弃,却被另一个人拾起,温柔而小心地保留了下来。

 

“不冷吗?怎么坐在这里。”

王源在男人身边坐下,说话间便吐出一口白气。

“你不必跟过来的。”王俊凯语气很冷淡。

 

王源叹了口气。他其实也困惑,明明早晨这个人还对自己露出难得的温柔,那么和颜悦色,可没多久就又恢复成冷冰冰的石狮子,真是说变就变——每次都适时敲醒他的痴心妄想。

 

好在王源习惯了王俊凯的喜怒无常,这么久了也知道怎么顺毛摸,继续道:“回去吧,回去洗个热水澡。你刚刚都没有怎么吃,我给你蒸红薯吧,吃完一定就会暖了。”

 

听他说完,王俊凯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像在竭力克制着什么。

王源看不懂他眼神的意思,心里却跟着一跳,好像有一根筋拼命地抽着,让他无可抑制地难过起来。

 

王俊凯并没有被红薯和热水澡打动,仍然坐在那里,薄雪落在宽阔的肩头,显得那么寂寥。

王源也不再劝,只是默默地陪着。只这么短短几分钟,他的手已经冻得通红。他搓了搓僵硬的手,放在唇边呼了口热气。

 

而就在这时,王俊凯突然站了起来,淡淡道:“走吧,明早那场会议很重要,保持好状态。”

“嗯。”王源站起来,下一秒,他冰凉的手突然被身边的人握住。他诧异地望了对方一眼,掌心传来的温度烫得惊人。

王源的心砰砰直跳。

可过了两秒,他察觉到了异常——那只手,热度实在高得有些诡异了。

 

王源停下脚步,与他牵着手的王俊凯感觉到了,便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他皱了皱眉。

王源没有说话,抿着唇,伸出手来,在王俊凯的额头上贴了一下。可是他的手太冷了,根本感觉不出什么,还把对方冰得下意识后退半步。王源思索片刻,咬了咬牙,与王俊凯相牵的手用了点力,将那人拉过来,然后,他上前一步,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了对方的额头。

 

王俊凯瞬间睁大了眼睛。

 

亲密接触的时间都不到一秒,王源蹙起清秀好看的眉,担忧道:“你发烧了。”

“没事。”王俊凯哑声回答,听上去并不意外。

 

“要不要吃点药?”回到家后,王源便开始在房间翻箱倒柜找药箱。

王俊凯眉头紧锁:“不用。”

“那我去给你煮点热粥?刚刚一定冻坏了。”

“不用。”

“或者姜汤,姜汤是不是好一点?”

“不用!我说了不用了。”王俊凯声音嘶哑,却陡然严厉起来。

 

王源手握在药箱的边沿,忙个不停的动作终于静止了下来。他低着头,额发和阴影遮住了脸上的表情。沉默半晌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吞下心头不断涌起的苦涩与酸楚,再抬起头时,脸上仍旧挂着温暖的、看不出破绽的笑意:“先吃退烧药,这次听我的。明天会议重要,不能大意。”

 

看着王源拿着一盒药出去的背影,王俊凯闭了闭眼睛。

对我这么好的时候,你心里都在想着什么呢。

 

王源的退烧药果然有效,第二天早上醒来,虽然热度没有完全退下去,但王俊凯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早上的会议开始得十分顺利。这个项目是王源第一次自己全权负责,但他完成得相当出色,当然也为此付出了许多,还曾在连夜加班后病倒,进医院开了个刀。

万幸的是,客户团队这次从香港连夜赶来,没有感到半点失望,对立风展现出来的成果非常满意。

而会议进行到后半程,王源的电话突然疯狂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而下方的地点,是西藏纳木错。

王源只看了一眼,心中便突然惶惶起来。

 

这个地方同他本来毫无交集,可前些天父母到山区考察古迹,去的就是纳木错附近一座不知名的村庄,地处深山。

他心中升腾起非常不好的预感。

 

王俊凯见王源一直不挂掉来电,有些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可当目光触及对方苍白的脸色,他迟疑了一下,转头低声道:“先出去接电话,然后赶快回来,不要浪费时间。”

 

王源接这通电话只耽搁了两三分钟,回来时已经尽力整理好表情,而在门外的那几分钟里,他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消息,心脏仿佛被什么揪住,要大口大口地呼吸才能缓解这突如其来的恐慌。

 

那边的人说,王源父母所在的历史考察队进山后突遇大雪,一次规模尚且算小的雪崩之后,厄运却并未停止,冰雪堵住山中河流,融化后雪水和河水冲下山,同时发生罕见泥石流,考察队被困,生死未卜。抢险突击队已经开始展开搜救,可现在还没有收获。

 

接下来的会议,王源都浑浑噩噩。他不喜欢被私事耽误工作的自己,可他此刻却什么也想不了了,脑子像是生锈的废铁,无法运作一分一毫。他恨不得立刻飞到西藏,哪怕知道自己根本做不了什么。他木然地坐着,直到一阵喊声叫醒了他。

“王先生!”

王源猛然一抬头,看见客户紧皱的眉毛,下意识闭了闭眼。他能够想象王俊凯此刻有多么暴怒。

他清了清嗓子,用颤抖的手翻开文件,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刚要开口,突然感觉到左手一片温热。

他愕然转了转脖子。

那个人,并没有生气。

 

王俊凯在没有人看见的桌子底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明明没用什么力道,却仿佛能传递温柔而坚定的巨大力量。

 

王源被他握着手,慌忙低下头,心中有什么东西冲破了防线。他狠狠地咬紧牙关,仍然有泪水不可抑制地从通红的眼眶中无声地淌出来,滴在桌上,洇出深色的圆圈。

他掩饰得很好,可身边的男人似乎依旧发觉了,用滚烫的手掌更紧地握住了他冰凉的手指。

 

王俊凯右手放在桌下,左手操作着幻灯片,声音仍旧沉着冷静,令人安心。

“好,”他替他开口,“我们开始下一项内容。”


TBC

评论(358)
热度(300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