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不亲密爱人 13-14

上两章


13

 

让人失去理智的不一定是酒精,或许是星月交辉下壮丽的湖光山色,或许是劫后余生后的心有余悸,或许是心头一把将燃未燃的火,或许是将计就计的假痴不癫。


【这段实在发不出来,点进链接后点proceed】

 

王源皱了皱眉,一时竟有些思维迟缓,好半天也没去接。

“等什么?接啊。”王俊凯冷冷道,浓黑的眉毛仍因痛楚而纠结着。

帐篷内的温度好像因为他一句话,瞬间就降了下去。

“……哦。”

 

王源脑中一团浆糊,机械地把电话接了起来,还做了几个深呼吸,像是要平复醉意和紊乱的气息。

是不想让电话那头的人发现什么吗?王俊凯想。

现在看上去,王源确实是有些狼狈——头发凌乱,甚至衣衫不整。王俊凯死死盯着他发红的耳垂和锁骨上一道红色的痕迹,咬紧了后槽牙。

这些都是他弄的。是他。

可即便这样想,也完全不能安抚他此刻的情绪。

虽然今晚他因为那人的种种态度而感到惊喜和心动,可就在前几分钟,他分明感觉到了王源的迷茫、慌乱和逃避。

因为对方对亲密举动的抗拒,王俊凯的伤处已然火烧火燎,这通电话更是让他酒醒不少,绷起的唇线随时酝酿着风暴。

就算没有那条意义深重的项链,王俊凯也能明白自己这个弟弟在王源心中的分量。

中学时他们俩就是形影不离的好友,都说学生时代的友谊才是真正情比金坚,这一点他就已经输了。虽说那时自己与王源也是校友,但王文楷显然不愿意好友同他这个“大哥”有过多的交流和接触。

 

王俊凯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在学校布告栏和王源偶遇,那里有个很长的长廊,挂满了垂坠的紫藤花,摇摇曳曳,如同浅紫色的瀑布。

王俊凯物理竞赛得奖的通知被挂在布告栏最显眼的位置,而他本人吃完午饭经过那面墙时却直接忽略了自己,目光落在旁边初中部的光荣榜。期中考到前五十的学生姓名在布告栏中排了两列,王源的名字和分数遥遥领先,在最顶上俯瞰众生。因为是榜首,还附了张照片,并不是什么正经证件照,上面的男孩像是在和朋友玩闹时被抓拍下来的,眼睛如弯月,大笑时露出的牙齿整齐洁白。照片下方有一行他留的座右铭。

“事不能拖,话不能多。”

 

王俊凯忍不住轻轻笑了声,小孩儿还挺有意思。

“笑什么呢。”

他一回头,看见照片上的男孩出现在了自己身边,正睁大眼睛瞅着自己物理竞赛拿奖的那块儿消息,上面还有校报记者对他的采访和描述,总之是天花乱坠一通吹。

“挺行啊。”王源转头对他挑起眉,眼睛亮亮的,像有星辰闪烁,看上去没记那回被锁在实验室的仇。

 

这本该是个挺愉快的开始,可惜事实上,两人的对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王文楷手里拿着两瓶冰可乐跟着王源走了过来。

在看到王俊凯的瞬间,他脸色立马就黑了,不由分说拽着王源往外走。王俊凯耸耸肩,听见弟弟骂骂咧咧地对王源说,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了。

 

很熟吗,王俊凯自嘲地笑了笑,他怎么不这么觉得。

王源一共才说了七个字,而他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回应。

 

那现在呢,就算全世界都以为他们是恋人,他在王源心中,又能有多少分量?要是感情也能被量化多好,他简直想从王源心里取个数,仔细看看他的地位在这几个月提高了还是降低了,环比同比涨跌多少。

 

王源就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接电话,双眸很亮,一点都不输给帐篷外的那片星空。

 

“喂,文楷?”王源清了清嗓子。

王文楷声音挺急躁:“王源儿,你这两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手机也打不通。”

王源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估计是山里信号不太好,接不到电话。

“我和俊凯在……在外面有点事。来得急,没顾上和你说一声。怎么了,有事找我吗?”

听闻此言,王文楷顿了顿,突然怪异道:“王源,你真的和我大哥在一起吗?”

这一问像是双关了,王源看了一眼身侧衣衫单薄的男人,把垫在身下的羽绒外套抽了出来:“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王文楷很快调整了语气,“对了,你们下周能回来么,爸说想一家人去郊外放松一下,你知道,我妈刚搬进来没多久,也顺便庆祝一下家人团聚。你帮忙转告给大哥吧。”

“……”王源喉结动了动,才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家人团聚——这样“感人肺腑”的家庭聚会,对王俊凯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挂掉电话,王源抖了抖手中的羽绒外套,展开,刚想往王俊凯身上披,突然发现对方脸色的异常。

 

那人低着头,黑色的发丝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嘴唇紧抿,鼻尖渗着冷汗。王源蹙起眉,张口道:“你转过去我看一下。”

王俊凯一动不动。

王源顿了一下,干脆抓住王俊凯的手,探头朝他身后看了一眼。果然,白色绷带上已经隐隐渗出了血迹。

 

“你流血了!”他立刻捏紧了王俊凯的手心,“走,我们先回医院,估计是伤口裂开了,需要重新包扎。”

“我没事。”王俊凯淡淡道,而后从边上拿了枕头,“睡觉吧,我困了。”

王源皱眉:“你这样不行,可能会感染……”

“我说了没事!”

王俊凯突然提高了音量,语气也显得相当不耐烦,仿佛在刻意压抑着什么。

“你……”

“别烦我了。”

 

王源望着那人侧躺下去的背影,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这人本来就这么喜怒无常,上一秒还温柔似海,这一刻就冷得像块冰,王源也早就习惯了,不会再徒劳地去探寻那些似有若无的温柔是真是假,出自何意。仔细想想,学生时代王俊凯就因为王文楷而没怎么给过自己好脸色,虽然之后有所缓和,但最近秦雨雯被王致辉接到家里,现在还要搞什么家庭聚会,王俊凯必然不会好受。王源本就从不会同他的怒气计较,更何况他对自己还有大恩。

实话说的话——他除了心疼,根本顾不上别的。

 

王源把枕头放在王俊凯身边,也躺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才在他身后温声说:“那不回医院,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看一下你的背好不好?”

王俊凯仍旧不吭声,呼吸十分轻缓,却不规律。王源心急如焚,要是伤口红肿流脓,再感染了,会危及生命也不一定,王俊凯这时候还发什么脾气。

他拗不过王俊凯,于是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帐篷。

 

14

 

雪越下越大了,落进脖子里刺骨的冷。

 

医生大老远地被王源请过来,王俊凯也不好再继续坚持了,只神情复杂地看了王源一眼,便乖乖趴好,让人清了创口,换了药,又重新包扎,还吞了两片阿莫西林。医生说最好能再去挂个抗生素以防万一,王俊凯点点头说知道了,王源却明白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在纳木错的这一晚格外漫长,两人久违地睡在一起,而且是在亲昵的拥抱与接吻之后,可两心之间的距离却并未缩短,甚至仿佛更远了。

王源睡得很浅,王俊凯翻个身他都能惊慌得立刻睁眼,去检查一下伤口还有没有再开裂。就这么浑浑噩噩到了清晨,王源统共也没睡几小时,却做了个梦。

 

梦里他和王俊凯从没有过这种荒唐可笑的“恋人”关系,没有意味不明的亲密,也从不是谁醉酒后的替代。他们同样是在公司重逢,王俊凯当他是直系学弟,凡事都多有照料,两人就这么保持着上下级的关系,最亲密的接触就是去办公室递文件时指尖刹那的触碰。

王源心里还是喜欢,但却清醒地知道自己不能多想,不该多想。

因为清醒,因为距离,要做到克制也就并不那么艰难。他在公司一路高升,顺风顺水,渐渐迈过人生一个个重要门槛,理所当然地谈了女朋友,买了房,开始筹划自己未来的小生活。然后在有一天早上上班时,收到了放在桌上包装精美的喜糖。

Boss结婚了,大家都在调侃,就连王源也连说了好几句恭喜。王俊凯桃花眼弯弯,笑得很幸福,还专门和王源说,你也快了吧,抓紧啊。王源笑着点点头,说借您吉言。众人散了,他便打开电脑开始新一天的工作,顺手把喜糖拆开来吃了。巧克力糖看上去挺高级,吃起来却不甜也不苦,没有什么味道——

 

王源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帐篷白色的顶,空间狭小又压抑。他摸了把脖子上的冷汗,转过头去,另一侧空空如也,好像从来没有人在那里出现过。

 

王源坐起身,用力抓了抓凌乱的头发,闻到自己衣领上还残留着啤酒味,也不知道昨晚喝了多少,外面的易拉罐清理掉没。他揉着太阳穴摸出手机,发现王俊凯的短信。

他居然已经离开西藏了。

王俊凯说香港那边有个项目要跟进,之前拖了太久,所以这回走得急,早上看王源还在睡,就没吵醒他。

 

王源知道自己睡得不深,却完全没发现王俊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想来他必定轻手轻脚,怕打扰自己睡眠。王源放下手机,冷不丁又想起方才那个真实到可怕的梦,一时竟说不出梦与现实这两种境地,哪样更好一些。

离得远了是旷日持久的钝痛,离得近了却是尝着蜜糖享受锥心的刺痛,哪一种都不让人好过。

 

 

王源仍在西藏多待了两天,直到父母二人出院。

两位老人先前已经在医院当面向王俊凯道过谢,但当时身体状况不好,王俊凯又一直让他们先回去好好休息,便没能过久逗留。之后夫妇二人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始终觉得救命之恩不能这么潦草谢过,最起码也得先请人吃顿饭再议。

王教授问王源平安夜安排一起吃顿饭行不行,虽然圣诞节是洋人节日,不放假,但好歹是过节,比较热闹,也图个喜庆。

王源苦笑,他还记得王俊凯在病床上和于婧婧约定的平安夜约会呢。他只好摇摇头,安抚父亲说王总很忙,这样的日子自然已经有约,不过自己会再重新安排时间,一定不会误了这件事。

 

王源回到S市时正好是周五,没想到王俊凯也跟他前后脚到了家。香港的事务虽然紧急,但并不复杂,王俊凯雷厉风行,处理得很迅速。

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洗个澡,他就被王源拉着去私家医院看了伤势,又更仔细地重新包扎了伤口。因为创口比较深,之后又没太注意,还一路舟车劳顿,愈合得不算很好,但好在没有发生感染。

全都处理完,王源才松了一口气,背靠在医院的长廊上。

“你的手臂和腿呢,没事了?”王俊凯拿了两盒药出来,王源顺手就接了过去,替他拎着。

“都是皮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嗯。”

 

那晚酒醒之后,两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现在彼此都是清醒状态,因旧伤悬着的心又已经放下,走在一块儿,难免生出些尴尬。

明明说好了假装恋人,怎么没外人在也能啃到一块儿去。王源知道自己是因为冲动的爱情,那对方是因为什么呢,认错了人,还是无处发泄的欲望,又或者……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

他很快把最后一个假设给划掉了,要真是喜欢,最后睡觉时怎么会是那种冷冰冰的局面。

 

两人心照不宣地不提那一晚,但要装作没发生过,显然也是一千一万个不可能。哽在心头的何止千言万语,可每一句都不知该从何说起,盘旋在脑海的问题也没有办法轻易地问出口。

 

“这件事不要在家里提起了。”王俊凯冷不丁开口。

王源知道他说的是关于受伤的事,便点了点头:“好。”

 

“……对了,”王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了王俊凯一眼,又很快移开了视线,“你爸说,周末全家一起去郊外。”

“哦,家庭聚会。”王俊凯轻蔑地提起一边嘴角,“好,我知道了。”

 

周末两天都是冬日里难得的温暖天气,阳光很灿烂,连带着花草树木都不显得萧瑟了。大家都忙,抽不出时间专程度假,王致辉在郊区有栋别墅,本来说是要野餐,想来想去还是在自家庭院里BBQ。

 

一大早秦雨雯就在厨房带着阿姨弄食材,俨然已经是女主人的模样。王文楷时不时去偷吃几片熟食,被秦雨雯笑着骂两句,便脚底抹油地捧着一堆刚刚串好的新鲜食物出来,顺便给坐在躺椅上晒太阳的王致辉带杯茶。

一家三口看上去其乐融融。

 

王俊凯也不去看那一边的情形,没泄露什么情绪,仿佛真的对此无所谓。他戴着手套,有板有眼地在烤架上烤一整块牛排,动作娴熟,火候掌握得很精准,牛肉变了色,油滋滋地冒,散发着阵阵香味,勾人馋虫。王源就在旁边帮他打下手。

 

里里外外跑了几趟,王文楷不知道从哪里顺出两支钓鱼竿,兴致勃勃地从后面拍了拍王源的肩膀,挑眉道:“王源,咱俩去钓鱼吧,以前你不是最喜欢钓鱼了?还能弄回来加餐吃烤鱼。”

 

他说的声音很大,话音一落,王俊凯手上的动作没停,余光却分了一点去给身边那人。

 

王源愣了愣,想了一会儿后笑着摆了摆手:“你先去吧,我过会儿再来。”说着他又摸摸自己平坦的肚子:“太饿了,我先在这儿吃一会儿。”

王文楷看了他和站在他身边的王俊凯一眼,才点点头:“行吧,那我等你。”

 

“文楷。”

小少爷才刚转身,突然便被冷冰冰的声音喊住了。这样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不是他大哥王俊凯的又会是谁的。

“怎么,大哥,有事?”王文楷重新转过头,勉强挂上笑脸。

“上次说过实习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王俊凯眼睛眯了眯,给手中的香菇刷了一层酱,下巴的轮廓如同刀削斧凿,“下周一早上八点过来办理入职,不要迟到。”

“……”王文楷憋了一口气,才闷头道,“知道了。”

 

等他走远,王俊凯又转向王源:“你上次说青园那个项目交接给冯豪了是不是?”

王源反应了一下,才答:“对,进行得差不多了,后面还有个会展,正好趁着圣诞节人流量大。冯部长之前负责过很多次类似活动。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这已经是王俊凯第二次询问青园的进度了,不过这个项目是公司年底的重头戏,老板多多关心也并不奇怪。

“没什么问题,”王俊凯挑了挑眉,“周一回去之后会很忙,你要有准备。”

“我明白。”王源点头。毕竟请了这么久的假,可想而知,工作一定早就堆成山了。他叹口气,而后举起孜然粉往食物上撒了撒,把几串和青椒葱段串在一起的里脊肉递到王俊凯面前,道:“这几串应该烤好了,你尝尝。”

 

王俊凯侧头看了一眼,表情挺无奈:“哪儿好了?这儿还是生的。”

“……诶?”王源瞅了下,缩回手腕,“那我再烤一下——”

“等等。”王俊凯点了点下巴,王源不明所以地将胳膊重新伸过去后,他便低下头,咬住了其中一串里脊肉。

“喂……”

“我看这一串儿好像熟了,味道还不错。”王俊凯舔了舔嘴唇,又亲昵地凑过来,干脆把那一整串都就着王源的手吃完了。估计味道确实是尚可,他桃花眼都微微弯起来,显得比平时温和很多。

 

“咳。”

两人抬头,看见王致辉正站在面前,手中捏着刚刚合上的报纸,表情稍微有点不自然:“烤得差不多了就过来一起吃吧,大家也都饿了。”

 

王源略略低头。

大概是看到王致辉走近,王俊凯才会故意同自己亲密吧。自己倒是认真,耳廓的热度到现在还没散去。

 

王俊凯和王源把烤好的东西端上桌时,秦雨雯也恰好从厨房端了几盘菜出来,还煲了一锅汤,食物霎时间摆了满桌,丰盛至极,远远超过五个人的饭量。

 

全家人这时聚在一起,反倒不像先前“分工合作”时这么温馨了,即便是在鸟语花香的环境中,晒着冬日暖阳,气氛仍旧尴尬,并不比以往在家中餐厅好多少。只有秦雨雯面色红润,气色极佳。

 

众人静默着吃到一半,王致辉擦了擦嘴,突然朝王俊凯开口道:“小凯,下周能抽出空么。”

王俊凯闻言抬头,淡淡道:“可以。”

“嗯,”王致辉点点头,“那到我公司来一趟吧,有事情和你说。最好是早上,早点过来。”

王俊凯愣了愣,才“嗯”了一声,心里大概知道父亲的意思——又要旧事重提。这回还要在公司谈,有些着急似的。

他态度一向很明确,去一趟也无妨,正好正式说清楚。

 

秦雨雯和王文楷母子二人对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吃这顿饭仿佛就是为了跟王俊凯说那句话,说完后,王致辉便站起了身。

“爸,这就吃饱了?您还没吃几口呢。”王文楷道。

王致辉摆摆手,踩着石子路往别墅门口走。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他步伐似乎越来越蹒跚,才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竟然已经有些年迈了。

父亲这几年老得这么快么?王俊凯皱起眉,一时间有些恍惚。

 

他觉得对方步伐有些虚浮不稳,而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他的错觉。刚刚走到门口,王致辉突然头晕似的扶了扶额头,而后脚下一软,用手扶住门框才勉强没有摔倒。

 

“爸!”

 

众人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一向身体硬朗的人是怎么了。王源离得最近,理所当然第一个到他身边,将王致辉扶了起来,眉宇间有些担忧。

“您还好吗?要不要请医生来看一下。”

“不用,”王致辉皱起眉,嗓音显出疲态,“没什么事。我进去歇一下就好。”说完,他把手放在王源手背上拍了拍,“王源,你扶我进去吧。”

王源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

 

“还是让老何过来一趟,”王俊凯却不问意见,掏出手机来打算拨电话,“医生看过之后,心里也能放心点。”

“不需要。”王致辉转过头,扶着他的王源便跟着也转过半个身子,老人动作缓慢地朝儿子招了招手,“小凯,你也过来。”

王俊凯迟疑了一下,才走过去。

 

“爸,你——”

王致辉看了眼一同跟上来的王文楷,缓缓道:“有你哥和王源暂时就行了,我哪儿需要那么多人搀着,又不是残废了。你们继续去吃饭,别饿肚子。”

这话听着是关心人,王文楷却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他已经算是心大了,对秦雨雯来说,这番话简直比拿刀往她母子二人身上捅还要狠心无情。

女人的眼神暗了暗,长长的睫毛遮掩了情绪。

 

 

王致辉现在不适合爬楼梯去卧房,于是直接在一楼休息室的沙发上躺下了。两个人搀扶绰绰有余,王源给他盖了条毛毯,王俊凯则吩咐阿姨去倒点热水来。

 

王致辉闭目养神几秒,嘴唇渐渐有了血色。

“那您先休息,我们——”

 

“你们俩坐会儿。”王致辉开口打断。

 

王俊凯皱了皱眉,但还是坐了下来,与王源两人肩膀靠着肩膀,看着挺亲密。王致辉眯起眼睛端详了二人一会儿,才沉沉道——

“你们俩这出戏,打算演到什么时候?”


TBC


为了能发出来折腾了好久……

大半夜脑子不清醒,有bug等我醒了再说。

很快会修成正果,别着急了,我也很急的(哭


下两章

评论(525)
热度(324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