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不亲密爱人 17-18

真的甜齁了,大兄弟们。

上两章


17

 

“我就说我哥一点也不可怕吧。”于婧婧嘴里还塞着一块鲜嫩的牛肉,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冲对面的男孩道,“你干嘛一副见家长的样子啦。我都特意选了平安夜这天,还想说会比较热闹、比较有节日氛围呢。”

 

明明就很可怕啊。

看上去斯文腼腆的男生此刻想起于婧婧他哥不怒自威的模样还有些心有余悸,平复心情般用手推了下眼镜——要不是那人有事急着先走了,他恐怕得精神紧绷一个晚上。

不过对方确实和他想象中的形象不太一样。

“你说你哥从小就很照顾你,谈恋爱还一定要过他这关,我还以为他年龄比你大很多呢。”男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没想到这么年轻。”

“那当然啦!”于婧婧嗔怪般瞪了男友一眼,“不仅年轻,还很帅!”

“是啦是啦,很帅。”男孩子温柔地笑起来,又好奇道,“但话说回来,你俩不是亲兄妹吧?他怎么对你那么上心啊?”

“这个啊……”于婧婧低头吸了吸鼻子,低声得像是喃喃自语,“……他总是很自责,觉得我父母当年出事是他们家的错——其实根本不关他的事。”

女孩子顿了顿,好像下定决心要把心里话完完整整讲给恋人听,再抬起头时,眼中有盈盈水光:“我哥真的是很讲信用的人,记得那时候年纪很小,我一夜之间成了孤儿,在医院哭得不行,还不懂事地拼命打他……”——她当时多么委屈多么不忿,却没想过当时王俊凯的母亲也在重症监护室危在旦夕,而他的父亲甚至是这起事故间接的“始作俑者”。他的痛苦绝不会比自己少。

更遗憾的是,在于婧婧父母的保护下逃过一劫的王俊凯母亲,最终也没能在ICU熬过第三个晚上。

 

“我哥他气量大,一点儿也不怪我,还一直承诺会尽全力好好照顾我到长大——现在我都好好地长这么大啦,从来没受过委屈,他算我半个家长吧……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说着说着,于婧婧的声音又小了,“只是这么多年,他一直背着这个沉重的包袱。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愿意卸下来……”

不过,现在好像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可以让王俊凯开心起来了。

自己也是很迟钝,仔细想想,她为数不多地见到王俊凯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时,都是在那个人的身边。

 

西餐厅放着悠扬的爵士乐,餐桌上有一株迷你的圣诞树,节日气氛浓厚,右侧的桌上还摆着未曾使用过的餐具。王俊凯这趟过来果然就只是为她的未来幸福把把关,别说点餐,连口水都没喝,也不知道急着要去哪里。不过,估计也是和王源有关系吧,不然他干嘛还特意“打扮”一番,一副要去约会的郑重模样。

 

“以后……”听完女友的话,男孩一下子握住了对方的手,眼瞳中闪着年轻而炽热的光芒,“婧婧,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吧。”

望着男孩紧张却真挚的脸庞,姑娘轻笑一声,俏皮地眨了眨眼:“美得你——看你表现啦!”

 

 

夜色撩人,此时此刻A市青园的场馆内更是星河万里,比夜更迷人。

王源看着面前刚刚向他发表一番惊世骇俗言论的男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那句低沉的告白就如同一颗海里爆炸的鱼雷,掀起水花万顷,击落王源拼尽全力才苦苦维持航向的战舰。

 

这怎么可能?

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微小的气流让空气中某颗尘埃动了位置,就会蝴蝶效应一般改变刚刚发生的一切。

太不真实了——王俊凯甚至为他造了一片星空,带他完成了一次时空穿越。

那双让他沉沦的桃花眼里此时正闪动着点点波光,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乌黑瞳仁写满深深的落寞失望,却还有埋在云翳之下一线光亮微弱的期待。

 

王源心脏跳得飞快,仿佛那已经不是自己身上的器官,不长在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中,与血管相连。他伸出一只手死死按住了那里,企图让它安静一些,却丝毫没有作用。

他张了张嘴,喉咙一阵干涩。

“我后悔了。”王源道。

王俊凯一怔。

“我后悔之前和你说——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意义。”青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要把这句话完整说出来对他而言似乎有些艰难,“我怎么可能……我一点都不希望,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你知道吗,中学的时候,我其实不是物理拔尖的学生,但后来误打误撞得过一次物理竞赛的省一。”王源突然没头没尾地开口。

“在那之前,我们曾在县区参加集训。那段日子不算好过,本身压力就大,基地的纪律比学校严格很多,周边更是没有什么吃喝玩乐的地方,每天从早上睁眼到晚上入睡,接触的全部都是电荷镜像,热学光学,受力分析。

“当时带我们的辅导老师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看起来对谁都很不满的样子,可是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曾经带过的、非常喜欢的学生。

“那就是你。”王源动了动喉结,露出一个笑容,“王俊凯学长。”

“老师经常在集训时说你的‘光辉事迹’来鼓舞士气——或是挫一挫我们的锐气。明明那时你早就上了大学,就连文楷都很少再提起你,可你却还是以这种方式不停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集训的最后几天,老师出了一道十分复杂的竞赛题。大家都一筹莫展,只有我觉得那道题很眼熟。我立刻就想起来,有一次在图书馆和你遇上时,你正在做一道很类似的题,看我感兴趣,就把思路给我讲了一遍。

“因为留有印象,我成为了在场唯一一个做对这道题的人。老师很欣慰,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和王俊凯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顶尖高手。’可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喊——

“‘不是的。’我知道不是那样,我那时候还没有和你并肩的资格,我还不够,为什么还不够,我不想输。

“那天之后,我开始鬼使神差地经常梦到你。我觉得这是挥之不去的梦魇,我反复梦到我们被关在实验室的那一天,你在为准备物理竞赛而做实验,我一开始兴致勃勃地看着,后来累了就自顾自地睡着。

“每天醒来之后,我都觉得好不甘心。缠绕着我的梦魇成为鞭策我努力的催化剂——而事实证明我成功了,我成为那位老师得以向下一届学生提起的得意门生,可以堂堂正正地和你的名字放在一起。”

 

“王源……”王俊凯睫毛动了一下,声音颤抖。

“我知道我说太多废话了……但是让我说完,好吗?”王源口干舌燥,用力地抓了抓扼住喉咙的领带,“我以为竞赛之后,我就不会再做这样的梦,可我发现我错了。你成为了我梦境的常客。我不再只是梦到关于物理、关于学习的情节,我梦到坐在你摩托车上一起驰骋过的无人公路,梦到夜晚的海边,梦到你罕见的笑容,梦到我们一起经历过的所有琐碎小事,甚至更多——更多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仅仅存在于我幻想中的事。”

“于是我渐渐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

“原来我喜欢你。”

“整整七年了。”

 

王俊凯呼吸急促。心跳声近在咫尺。

夜空压在头顶,不远处古老的“念青唐古拉山”默默注视着两人,纳木错湖在星光照耀下反射出粼粼波光。

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在西藏的那几天。

那时王俊凯是真的觉得自己可能疯了,否则为什么会这么愚蠢又执拗,会为了一个不可能回应他的无望的人丢下工作,千里迢迢义无反顾地奔赴远方,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只因为不想看到那个人伤心的神情,只因为想守护他独一无二的笑容。

而今天,此刻,这个人站在他的面前,用他最喜欢的清亮的嗓音掷地有声地告诉他,那不是他的愚蠢,不是他的疯狂,不是他单方面的执拗。

 

他一直在对岸看着自己。

他甚至也一直努力地想要翻山越岭,到自己这边来。

他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怎么会因为自己的敏感多疑,因为要强,因为害怕被对方发现破绽,因为害怕处于下风,就白白错失掉许多明明早就可以在一起度过的时光。

明明都是好不容易,明明都是这么多年……

如果可以早一点说出自己的心意——

 

 

王俊凯上前一步,用力将王源抱在了怀里,肩膀微微颤抖。

“你没有骗我,对吗?”他一只手扶着王源的后脑,声音低沉,温热潮湿的气息喷洒在对方的耳际,“你不能对我开这种玩笑的,你明白吗,王源。”

 

王源沉默着摇了摇头,半晌后才张口,嗓音嘶哑,却带着一点少见的软糯的抱怨:“是你不要骗我才对。”

“……”

“你今天不是和于婧婧约会吗?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又突然说你喜欢我?”王源皱眉,咬了咬嘴唇。王俊凯刚才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动,他一时脑热,便把心里话都说了,现在清醒过来,回想一下只觉得实在是有些丢脸。

 

“约会?”王俊凯愣了愣,随即很快明白过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你说过吧,我一直拿她当亲妹妹啊。”一向沉着冷静、高高在上的男人在喜欢的人的误会前竟然也显出了慌乱,“你不要乱想,只是婧婧说她交往了新男友,并且是以结婚为目的,我才想着要帮她把把关,她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你要相信我啊。”

 

帮忙……把关新男友吗。

王源一怔。这确实很像王俊凯会做的事。难道这段时间,自己都完全是在庸人自扰吗?

“那你那样,怎么让人不误会啊……”王源登时有些尴尬,“那你和于小姐……”

“我和她的事情,说起来也都是很久远很复杂的事了。”王俊凯叹了口气,王源细心,看到他眼底因回忆往事而闪过的一丝痛楚,“大概十五年前……”

“那就以后再说吧。”王源明明好奇得要死,却仍然打断了他,眼神明亮,“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讲,不是吗。”

王俊凯一顿,旋即温柔在眼底一圈一圈漾开,吞没了往事酿就的苦楚:“嗯。”

幸好现在还不算晚,幸好,我们还有足够长的未来。

 

 

刚刚互通心意,当然还有更多藏在心底多年的话语要说,还有更多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人和冯部长交代了几句便往会场的出口走,王俊凯在前面一点,带着王源破开前方拥挤的人山人海,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两人因为怕走散而牵住了手,穿梭于人来人往中,王源从没想过手心会这么烫,好像融化了彼此的心脏,温暖和不真实的幸福感在血液中奔流。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了眼前这个人。

 

回程时是王俊凯开车,或许是一天内受到的冲击太大,王源显得十分疲惫,坐在副驾驶昏昏欲睡。

车载电台上又放了那首《爱神》。忧伤深情的男声唱着,神,请你动凡心。

于是心愿成真。

 

高速公路上,王源在极不安稳的睡眠中,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到他们的少年时代,梦到空无一人的公路,梦到寂静的实验楼,梦到长长的坠满紫藤花的长廊……然后又梦到分别,梦到自己独自在异国求学,梦到回来后加入王俊凯的公司,梦到荒唐的约定,梦到他们在私密的办公室“练习”接吻,梦到充满消毒水味的病房,梦到喧嚣嘈杂的KTV包间,梦到火车里狭小的床,梦到高原上披着星光的藏羚羊,梦到凶险的雪山和生命的微光,梦到人头攒动的会场中那句冲动又突兀的“我爱你”……

如果这全部都是真的——

他们怎么走了这么多的弯路。

 

18

 

下了高速,王俊凯习惯性地将车开到王家大宅,踩下刹车时,王源也恰好睁开惺忪的睡眼。

王致辉这几天出差,但此刻家中仍旧亮着灯,应该是秦雨雯和王文楷在。王源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果然蹙着眉盯着车窗外一言不发,没有要下车的意思,眼神充满犹豫。

 

“……去我那里吧。”王源轻轻道。

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点我(不是车)

 

王源一惊,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他一把抓住王俊凯的手腕,那人的脑袋还埋在他肩窝,他全身都被这个人的味道包围了,几乎不能动弹。

 

然后,在光线明亮的安静客厅中,两人同时听到一阵怪异的声响。

声源是……王源的肚子。

 

“……”王源满脸尴尬,“呃,不好意思,晚上没吃饭……有点饿。”

“没吃饭?”王俊凯立刻冷下脸来,好像还是那个不怒自威的上司,“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

 

王源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能看见王俊凯这样的一面。

厨房里传来咕咚咕咚的烧水声,王俊凯脱了外套,只穿一件白衬衫,袖口翻折到手肘处,精致的腕表被拿下来放在了一边。他将刚刚从便利店买回来的拉面下在开了的沸水中,盖上锅盖,半晌后又娴熟地磕了个鸡蛋进去。

只几分钟时间,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便摆上了桌。

 

“明天要去趟超市,你有好多东西需要买。”

“嗯嗯,”王源饿坏了,嘴里包着一筷子滚烫的面,含含糊糊应道,“我明天下了班就去。”

“我陪你一起去。”

“……”王源愣了愣,才点头,“行。”

他还没太习惯和王俊凯成为……成为这样两情相悦的关系。

“还有,你少加点班,慢慢来又没事,别老把自己逼得这么紧。”王俊凯又道。

王源吞下一口面,继续乖乖点头。

“你……”王俊凯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很轻声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我想对你好一点。”

王源抬眼望他,四目相对时,满世界都是恋人的温柔表情。

 

吃完饭两人才有空开始将王源下午潦草整理的行李好好归置。纵使成为恋人关系,王俊凯也说想对他好,王源一时间却仍然转变不过来,不好意思使唤对方做事,于是自己忙里忙外,就只让王俊凯帮忙将他一个小箱子里的东西塞到抽屉中。

 

王源把一个空了的纸箱推到屋外,关上门,踩着拖鞋往房间走时,看见王俊凯正坐在木地板上,望着小箱子出神,表情有些僵硬。旁边的抽屉开着,里面的物品已经收拾了一大半。

“怎么了?”他好奇地走过去,在王俊凯身边蹲下来,没想到还没稳住身形,便被对方一把抱紧。

“发生什么了?”王源吓了一跳,温和地开口问。

王俊凯把头埋在他肩膀,突然闷闷地咬牙问:“为什么。”

“嗯?”

“为什么又突然喜欢上我了。”

王源一顿:“一直……我一直都喜欢你啊。”

听闻此言,王俊凯抬起头来,将箱子里一个小小的盒子拿了出来,苦笑道:“是吗。”

王源瞳仁微微一动。

这条项链……

王俊凯当时就是看到了这条项链,才开始刻意同他保持距离,才让自己差点就要说出口的话成为埋藏心底的秘密,才让自己彻彻底底打了退堂鼓。

他当时一直那样笃定,认为王俊凯会因为他的喜欢而产生困扰。

 

“是。”王源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如果不是喜欢,怎么会留到现在呢。”

这些年,好像越活越回去了,很怕会成为你的烦恼,又多了许多没道理的自尊,不愿意一个人沉沦,所以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

 

“……”王俊凯表情复杂,“他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对吗?”

“对。”

“那……”王俊凯皱了皱眉,“和我比呢?”

“啊?”王源露出疑惑的表情,“你和一条项链比什么?这条项链也是因为你,所以才重要啊。”

这下王俊凯反而更不解了:“这不是文楷送你的吗?”

“……你在说什么??”

 

两人都完全没想到,这条项链居然藏了个这么大的误会,让他们变得患得患失,傻子一样将自己困在原地。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当年王源在海边看见王俊凯拿出那条项链,项坠上又刻着“K”,便理所当然认为那是王俊凯的东西,完全没想过这会是对方给弟弟准备的生日礼物,更没想过是因为自己他才解开了心结,准备将礼物送出去。

也难怪,当时的他觉得王俊凯冷漠无情,怎么可能给他“看不起”的弟弟送礼物。但现在想来,王文楷的名字里确实也有个“K”。

 

这一切便说得通了。

王文楷生日那天,王源陪他一起去实验楼赔仪器费,王文楷说在楼里遇见他大哥,出来时表情一脸不爽,因为他在那时被送了生日礼物,心里并没有感激,只觉得王俊凯“惺惺作态”。而王源当时并没有看到那条项链的影子,是因为王文楷下了楼便随手将这条项链扯断扔在了阳台,让它和实验室废弃的柜子躺在了一起。

后来王源被物理老师抓去做苦力,机缘巧合下和王俊凯一起被关了一夜,早晨溜出去时经过了楼下那个阳台,就这样兜兜转转地捡回了这条项链,还一直误以为这是王俊凯遗落的东西。

 

你的好,你的善良,别人不在乎,但我都看到了,我都留了下来。

这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吧。

 

王俊凯背后的伤口太深,还没有完全康复,王源怕他劳累,让他洗了澡先去沙发上歇着,自己又勤劳地把地拖了一遍,才歇息下来,坐到王俊凯身边给他换药。

 

家居服被掀起,露出的背脊肌肉紧实,纱布一圈圈拆下来,伤疤横亘,鲜红刺目。

王源用力抿了抿嘴唇。

王俊凯仿佛意识到他情绪的变化,立刻转移了话题:“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呃,”王源想了想,“我还没决定好。”

“嗯,不急。”王俊凯轻笑了一声,“正好可以二人世界,方便。”

“……”原来他还打着这种算盘,怪不得帮忙搬家时那么不遗余力。

 

“对了,”王源缠好新的纱布,问道,“之前你爸不是说让你去他公司一趟么?后来进医院,大家都手忙脚乱,我也没来得及问你,是公司有什么事吗?当时我听他的语气,好像不止让你接手公司那么简单。”

“……嗯。”提到这件事,王俊凯脸色沉了沉,也不介意把所有事情都和王源说,“最近公司账目一直有问题,老爷子正暗中让小组调查一位高层,那个人在他身边干了很久,我叫他何叔,他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他估计没想到老爷子会怀疑他,没有过多设防,现在已经查出不少蛛丝马迹。”

王源很快想起什么,皱起眉毛:“你还记得那天在花园秦雨雯打的那通电话么。”

“嗯。”王俊凯眼神一暗,“你和我怀疑的是同样的事。”他抿抿唇,“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在去西藏那天,你回家取过一次行李,我当时问你家里有没有人。”

“……”王源回忆了一番,着实有些想不起来了。

“那天我在公司附近的餐馆远远看见了秦雨雯和何叔。我当时完全想不到他们两个怎么会认识,更何况秦雨雯平日一直都在家中,很少出来走动,我就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直到你说她那天确实并不在家。”

王源睁大了眼:“那……”

王俊凯握紧他的手,手背上暴露条条青筋,片刻后才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这件事本来就不能轻举妄动,所以我们今天不提这个,好吗。”

王源看着他倦怠的眼睛,犹豫地点了点头。

“好了,很晚了,睡吧。”

 

 

两人维持“爱人”关系已有一段日子,同床共枕更是不在话下,而头一次,连心的距离也这么近。

房间里关了灯,月光和霓虹洒进窗台,映出微光。

王俊凯强势地伸出手来搂着王源的肩膀,听见他并不沉稳的呼吸声。

“怎么,睡不着啊?”

“……”王源不太愿意承认,王俊凯离他太近了,他把掌心盖在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上,嘴硬道,“你不叫我我已经睡着了。”

 

“既然你现在没睡着,那我有话想说——”王俊凯也不拆穿他,只微微侧过头,道,“王源,你以后能不能少跟王文楷说话。”

“……”

“我现在应该有资格提这个要求了吧。”王俊凯理直气壮,“我忍很久了。”

“……哦。”王源应了一声,心中哭笑不得。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了想,又转过身来,面对着王俊凯,眼睛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

“我只喜欢你。”王源认真道,“七年都只喜欢你。”

“嗯。”

少顷,王俊凯也转过来,与他脸对着脸,睫毛轻轻颤动。他凑近一些,在对方额上印下一吻,眼尾带着星光,用低沉的气音轻笑。

“承蒙错爱。”

 

以前是我迟钝多疑,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TBC


下两章

评论(474)
热度(373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