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不亲密爱人 19-20

大概是倒数第二更啦 ^_^

上两章


19

 

窗帘没拉好,留了一条缝,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在桌面和地板画了条亮线,曲曲折折映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

王源眼睫毛颤了颤,毛茸茸的光晒得脸庞暖暖的,又痒痒的。他睡得迷迷糊糊,从被子里伸出手想抓一抓,结果没到目的地就被另一只手半路拦截了,下一秒脸颊也被人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触感柔软。

 

王源鼻腔里哼哼一声,懒洋洋地睁开眼,在看到映入眼帘的画面时又情不自禁地使劲眨了眨。

等等,面前那张英俊帅气的脸……是王俊凯。

 

他思维混乱了一瞬,刚想揉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的手也被对方拉着,十指相扣。

这一刻,彻底清醒的王源终于后知后觉地回想过来——昨天,王俊凯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这是现实,不是做梦。

 

“醒了?”王俊凯的声音也带着点没睡醒的沙哑,却饱含笑意。他把企图转过身去的青年翻过来,重新面对着自己,然后揉了揉他后脑勺柔软的头发:“你去哪儿?”

 

王源脸有些发烫,用手臂从床上撑起身子,看了眼漏出一线阳光的窗户:“……起床了,要上班。”

王俊凯当然不会让他如愿,直接拦腰将人抱了回来:“早上别去了。”

“……赚钱呢。”

“给你放带薪假。”王俊凯一把将人捞进怀里,“你睡太少了,再睡会儿。”

“可是……”

“乖。”

“……”

 

好任性啊。

王源躺在床上,听着王俊凯近在咫尺的呼吸,却是怎么也睡不了回笼觉了。昨天晚上发生太多事,两人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凌晨,就算再紧张激动、心跳不已,最终也抵不过瞌睡虫的侵袭。

可现在不一样——这可是,生机勃勃的早晨。

 

喜欢了好几年的人就躺在枕边,他对自己的告白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新鲜欲滴,如同一颗童话里的红苹果,鲜艳得让人甚至不敢相信它无毒无害,甜蜜可口。

 

然而,夙愿一夕之间突然达成,就算心理还没转过这个弯,身体倒是毫不含糊地给出了诚实的反应。

 

王源枕着王俊凯的胳膊,半个人贴着他温暖的胸膛,耳垂也被对方的鼻息攻略,心尖的防守早就丢盔弃甲,节节败退。

王俊凯的睡衣在睡梦中被挤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片紧实的肌肉,王源尴尬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挪,让两人穿着睡裤的下半身隔出一段距离。

王俊凯闭着眼皱了皱眉,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搭在对方腰上的右手用力一扣,直接把那段好不容易空出的距离缩减成了零。

王源:“……”

 

现在是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显然和他有着一样的反应。

 

王源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然而思维只混沌了片刻,他便清醒过来,狠心咬了咬牙,告诉自己别冲动,今天很忙,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不是老板,就算有带薪假也不能放下手头的事不处理……

以及——

王俊凯背后的伤还没好,不能“剧烈运动”。

 

他也真是理智得够可以的。

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画面清除干净,王源深吸一口气,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赤着的脚踩上木质地板,有一点凉。

他这一下太突然,王俊凯没能拦住,就这么看着青年顶着一头睡得翘起来的乱发,动作利索地脱掉睡裤,把搁在床头的裤子往长腿上套。王俊凯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坐起身来,伸长手臂拉开了床边的窗帘。

 

冬日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卧室,将王源柔软乌黑的发丝晒成温柔的金棕,他刚脱掉上衣,微微弯腰找衬衫时蝴蝶骨漂亮得显眼,裤子似乎还没扣好,有些松垮,肌肉紧实的腰线若隐若现,性感得无可救药。

 

王源刚准备穿上衬衫,背后突然一片温热。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直接将他从后抱住。发丝蹭在皮肤上让人发痒,王俊凯还低头在他脖子上亲了亲,又在他裸露的肩背上印了几个吻。

刚才的感觉本来就没下去,这下更窘了。王源耳根红透,连头都不敢回,紧紧攥着手里的衬衫。

“你怎么了……”

王俊凯轻轻笑了声,低沉的声线让人浑身酥麻:“没什么,你以后会习惯的。”

回想过往种种,有无数个他们曾经错失彼此的瞬间,有无谓的纠结和怯懦,误会和错怪,甚至还有言不由衷、自损八百的伤害。但是,以前错过了没关系,以后还有很长的未来。

 

“我……我先去洗脸刷牙。”王源推了身后的男人一把。这回后者也没再有什么动作,顺着他的意放开了手,然后看着自己的恋人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将衬衫往身上披,脖子到手腕全都透着一点似有若无的桃粉色,那背影,竟然有几分因为害羞而落荒而逃的意味。

 

明明两人已经“热恋”了这么久,这会儿却又像乘着时光机飞到初恋的悸动时去了。

王俊凯想,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王源为自己露出这样可爱又纯情的一面,实在太幸运了。

有生之年能和这个人两心相悦,也实在太幸福了。

 

他没发现,此时此刻,不止王源,就连他自己也乘着那趟时光机回到了十年前闪闪发光的夏天。他如同一个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男孩,站在洒满阳光的卧室里,为自己的心跳烦恼又无奈,唇角却都是喜悦。

不过也没什么不对吧。年少时的心动,和现在的满心欢喜——

都是为了这一个人。

那时候懵懵懂懂在泥土里埋下的种子,终于在这个并不萧条的冬日枝繁叶茂,开出了满树的花。

 

早上耽误了点时间,两人到公司时果然迟到了。王源刚到工位坐下,旁边的姑娘便拉着转椅八卦地凑了过来:“你跟老板和好啦?”

王源嘴角一抽:“……说什么呢。”

“前两天还跟分手了似的——我就知道你俩分不了!还是那句话,老板不会移情别恋的!”

王源:“……”

 

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女同事信誓旦旦的言论,八卦中心的另一位主角便打来了内线电话,让他去办公室一趟。

 

十分钟前还和自己黏黏糊糊的新晋男友此刻又成了不怒自威的顶头上司,王源挺不适应这种新鲜感,却又有些乐在其中。

“王源。”王俊凯轻咳一声,“等下把你东西收拾收拾。”

“……什么意思?”王源警觉地皱了皱眉。难不成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老板不能炒,所以要叫他卷铺盖走人?

“你在乱想什么,”王俊凯挑了挑眉,“调个位置,你以后坐到这边来。”

顺着王俊凯抬下巴的方向看过去,王源这回彻底明白了,对方是要让自己彻彻底底在他眼皮子底下工作——

那可是离总裁办公室最近的工位了。

 

尽管很清楚对方打的什么算盘,王源依旧明知故问道:“为什么?坐这儿来不方便和我们组同事交流工作啊。”

“不止你,你整个team都调过来。我要重点提拔你。怎么了,不愿意?年终不想往上升了?”

王源:“……”

你是霸道总裁你说了算呗。

 

 

中午王俊凯照惯例去医院看父亲,王源没什么事,就和他一道去了。

王源明显可以感觉到王致辉对自己态度的转变,如果说“发现他不是儿子的男友”这件事让对方对自己消除了敌意的话,那他那天在楼梯上的奋力相护算是让王致辉对他有了彻彻底底的好感和谢意。

王源原先并不十分看重这份好感,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但此时也觉得挺高兴,毕竟对方是王俊凯的父亲,他现在和王俊凯在一起了,自然也渴望能得到对方家庭的认同——尽管王俊凯的家庭状况有些特殊。

 

王致辉这天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人也瘦了,才一日不见,就明显多了几分老态。

中午他喝了两口粥就说吃不下了,要睡觉。可睡了没十分钟又难受地从病床上坐起来,然后脸色苍白地将中午吃的那两口粥全吐了,整个人晕晕沉沉。

 

王俊凯纵使全程始终冰着一张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却几乎没有离开过病房半步,一直靠着窗边,居高临下地俯视外面生机盎然的小花园。王源知道他心里有担忧,当然,就从他找医生问了好多次情况的架势也能看得出一二。

 

下午上班时间到了两人也都没走,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两点多的时候,王致辉睡着睡着突然就陷入了昏迷,额上脸侧都是密密的细汗,浸湿了泛白的鬓角。王俊凯率先发现不对劲,眉头紧锁地凑到病床边唤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他立刻按响了床头的铃。王源也跟着紧张万分,见王俊凯得守着病人,便赶紧火急火燎地直接出门去喊医生。

 

急急忙忙把人推进急救室后,王源看了眼大门上方“手术中”的亮灯,惴惴不安地回过头看了一眼。

王俊凯坐在手术室前的椅子上,浑身像脱了力,脸深深埋在手掌里,额前的头发都乱了,被涔涔冷汗湿透。

 

王源慢慢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了下来,轻轻用手指碰了碰他冰凉的手,然后缓慢地握住了。

没了掌心的遮掩,王俊凯的脸庞暴露了在空气中,王源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以为他流泪了,然而事实上并没有,那张脸只是显出些许疲惫,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

“会没事的,你别担心。”王源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背,试图传递一些安慰。

 

“为什么……”王俊凯突然低沉道。

王源一愣。

 

“为什么他刚才昏迷时一直喊我妈的名字。”王俊凯一顿,随即粗暴地用手抹了一把脸,却抹不去深深的疲倦和烦躁,他像只易怒的困兽,反复重复道,“他凭什么……他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

王源心尖像被什么扎了一下,避无可避地疼了起来,几乎让他倒抽一口气。

他很少看见王俊凯无助的、控制不住情绪的模样,对王俊凯母亲的事知道得也少之又少,但多少也明白那些事在他心上的重量。

那是他十年前的不快乐,也是他现在深藏的痛苦。

 

王俊凯的左手还在自己手中,王源手指动了动,与对方的交错开来,又亲密缠绕。他几次仿佛要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看着王俊凯,眼中水光浮动,沉淀着化不开的浓浓担忧。

 

20

 

走廊里的空气仿佛凝固,而这令人呼吸困难的凝固,又被一阵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搅乱。

王文楷停下来时还在不停地喘着气,脸上的担忧一览无余。他一手撑住墙边的椅背,冲两人皱眉道:“怎么回事?爸怎么好好的又进急救室了?”

虽然这么问,但他其实也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所谓“好好的”,本来就是绝症,专程请来的国外专家都只能摇头,家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此时发生什么都算不上是意外。

 

“中午时人的状态就不是很好,刚才……”王源刚开始解释,又被手机震动声打断了。王文楷不耐烦地从裤袋中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母亲时又敛了神色,乖乖接通了。

通话内容无非就是问问父亲的情况,王文楷安抚了对方几句便匆匆挂了。

秦雨雯一句“再见”刚刚落下最后一个音,王俊凯冷笑一声,眉梢满是嘲讽与不屑:“她自己不过来吗。”

王文楷握了握拳,额角青筋暴起,却难得没有冲动出声。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纳闷。

秦雨雯最近总有些不对劲,尤其是王致辉住院后,她好像对什么事愈发急切,脾气也大不如前,还常常关着房门与什么人密谈,好几次被他偷偷撞破。

王文楷虽然一直在象牙塔中读书,但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自然知道家中一定发生了大事,可他偏偏不敢问。

他不像王俊凯,自小就是天之骄子,最好的东西都理所应当是他的,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仿佛他永远是正确的。

可是自己呢,家明明该是避风的港湾,可从小到大,他在这里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说什么问什么都该小心翼翼,要在脑海中先过一百遍。这全部的全部,使他的性格变得愈发偏执,却怯懦。

 

王俊凯并没有那么多多余的同情心,他目光锐利,睫毛冷冷往下扫时透着一股寒意。

“当然了,她怎么会来,她很高兴才是。”

他话一出口,不止王文楷瞬间变了脸色,连王源都怔住了。

王俊凯一向成熟稳重,就算对秦雨雯和王文楷的存在有再多不满,他也很少真正有攻击性地展现出来。而此刻,不知是不是受到冲击的情绪还没缓过来,尽管在王文楷面前完全掩盖了先前的脆弱和痛苦,王俊凯说话却句句带刺,尖锐无比,透着冰冷的恨意。

 

“你说什么?你他妈说什么呢?!”王文楷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一下子火冒三丈,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喊你一声大哥,就真的怕你?”

王俊凯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凉凉道:“怎么,不相信?你可以回去问问她,她自己……”

王文楷手指颤了颤,掌心沾满滑腻的汗。

“俊凯!”王源目光一闪,预料到对方在冲动之下将要说出什么,立刻劝道,“冷静点!”

 

就在前几秒,他敏锐地察觉到了王文楷的反常。他知道,自己这个朋友正在掩盖着什么,而他想要藏住的这个秘密,正令他万分痛苦。而且,如果他没记错,对方实习也好多天没有去了。

王源皱了皱眉:“文楷,你……”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怕他不敢听是不是?”王俊凯转头对向王源,眼中满是痛楚,声音也变得沙哑。

“你还是站在他那一边的。”他说。

 

王源被他一句话钉在原地,喉咙发酸发烫。

这种因为极度的不安全感而产生的失望与怀疑,他如此熟悉。

 

幸好王文楷似乎一点也不想知道被王源打断的那些内容,甚至为王俊凯没说完的话松了很大一口气,沉默地靠在了墙边,愣愣地发着呆。

 

王源咬紧牙关,闭了闭眼,好半天后才对王俊凯缓缓开口:“我不想看见你这么难过。”

“……”

过了很久,王俊凯才无力地低下头,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仿佛在后悔自己的冲动。

可王源知道,这是他不想与自己吵架而做出的退让,但并不代表他相信自己的话,也并不代表他不再为此生气。

王源喉结动了动,心中满是酸楚。这段日子以来,他已经尝过无数遍这种酸楚,好像已经快要习惯了。

 

他当然是站在王俊凯这边的,无论是情感上还是理智上。

尽管他和王文楷是朋友,也会为好友的遭遇和委屈而抱不平,可是,关于多年前的那段父母恩怨——哪怕他不喜欢王俊凯,也不是王文楷的朋友,跳出这个圈子来看,道理也很明显。第三者的孩子最初确实是无辜的,他没有选择权,可当他降生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伤害。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把利剑,伤害着原配的孩子和家庭。

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要说无辜,原配的孩子才最无辜,可他受的伤害却最深最多。

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更何况王俊凯家里的情况远比他知道的要复杂得多。

然而现在实在不是一个好时机去向毫不知情的王文楷说出对秦雨雯尚未证据确凿的猜测。这是王俊凯的一时冲动,王源确定无疑。

 

王文楷显然也没有再继续“据理力争”的意愿,三人同处一个空间,气氛说不出的尴尬,一分一秒都难熬。

 

漫长的等待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向医生确认王致辉暂时没有大碍后,几人崩了几个小时的神经这才齐齐松开,可现实到底没那么轻松,这事才刚下眉头,心中又被另一片愈发巨大的阴霾填满。

 

夜晚,城市被五光十色的霓虹唤醒,车子穿行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王源往右瞥了一眼,剑眉星目的男人沉默地坐在副驾驶,仿若在思考着什么。

方才手术结束后,王文楷立刻心急如焚地跟着回病房了,而王俊凯却在确认王致辉没有生命危险后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他心中有万千思绪,对父亲的感情一时间也变得复杂起来。

他没有想到王致辉是真的还记得他的母亲,更不敢相信他听到了对方在神志不清时喃喃的那几个字。

“对不起。”

那种语气,好像真的浸满了浓浓的、血色的悔意。

 

“到了。”

车子停下,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俊凯一怔,郁郁寡欢地看了眼车窗外,却突然愣了一下。不是记忆中那扇黑色冰冷的铁质大门,而是一栋早上才见过的公寓楼——王源租的那一栋。

 

他转过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

“怎么了?”王源轻轻问。

见对方不出声,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回家了。”

“我们的家。”

 

“……”

 

王俊凯呼吸一窒,心尖猛然涌出一阵热流,灼人的温度顺着血管蔓延向四肢百骸。

他从几岁开始就忘了,“家”应该是温暖的,应该是能治愈创伤而不是带来伤害的地方。

他从来没有过那样的家。

可是现在,他喜欢的人对他说,回家了。

明明是那么简单那么平常的一句话,他不是没有听过,可为什么——

 

他记得这栋公寓里暖黄色的灯光,记得自己在厨房柜子里放好了昨晚买多的拉面,记得衣橱里有按自己习惯为王源整理好的西装和衬衣,记得卫生间的洗手台上摆放着临时在便利店买来的两支牙刷,甚至还记得餐桌上有一束逼真得难辨真假的兰花。

还有,沙发的颜色他也记得,他的爱人在那里为他换过药;床上的味道他更记得,早上他就抱着王源在那里苏醒,一低头就看见对方粉红的耳垂和柔软的发顶。

 

处处都是他们两个人的痕迹。

明明才住了一天,这……这也算是——“家”吗?

王俊凯眨了眨眼,而对这个名词的陌生与惶恐,在撞进王源眼眸的那一瞬间就统统没入海底,化成温柔至极的圈圈涟漪。

为什么不算。

他的爱人就在这里,还需要什么别的证明?

明明决定过不再有任何怀疑,他还有什么好不安,还有什么不敢去相信。

他说这是他们的家啊。

 

“发什么呆,走啦。”

王源解开安全带,刚准备去开车门,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臂。他困惑地回头,一个吻准确无误地落了下来。

 

他被王俊凯铺天盖地的好闻气息包围。

 

四片唇瓣缓慢厮磨。王源轻轻抬着下巴,一边温柔地回吻,一边伸手,安抚般摸了摸王俊凯后脑的黑发,像安慰他的爱人,又像安慰一个差点走失的小孩。

只有他知道,这个锋芒毕露的人,这个从小就不需要别人为他担心的人,这个在全世界眼中都成熟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也会有……需要港湾的时候。

 

唇齿分开,王俊凯又轻轻在王源额上印了一吻,黑暗中也能感受到后者脸颊正烧的发烫。他低低笑了一声,牵起王源的手,紧紧攥在手心,两个简单的字在舌尖滚了又滚才敢吐露,好像怕惊扰了什么。

那一瞬间就如同有两只起舞的萤火虫,照亮了面前的路。

“回家。”

他小心翼翼又温情脉脉地说。


TBC


写太慢了,终于看到了完结的曙光,泪流TUT


下三章(完结章)

评论(253)
热度(325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