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十)

上一章


(十)

    

饶是王俊凯再迟钝,也发觉了王源在有意无意地躲避他。

以往自己发过去的短信或私信总是很快就能收到对方的回复,可现在要等上好久不说,得到的回应往往也只有寥寥几字,若是“在不”、“忙吗”之类并无实际意义的询问,就压根得不到任何回答了。也有过两三次在宿舍楼道或是食堂碰面,王源要么是假装没看见他飞快溜走,要么是仿佛有急事般匆匆打一个短促的招呼。王俊凯猜想他大约还是在为那天酒醉后的事心怀芥蒂,因此他更想有机会能跟对方说开,表明自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人,也是真心很想与他做朋友。

 

王源拜那天夜晚吹凉风所赐,隔天就患了重感冒。或许因为进入深秋天气渐冷后他穿衣仍旧不太注意保暖,好多天了也没能好,甚至有加重的趋势,鼻子彻底塞住了,只能依靠嘴来呼吸。

他一大早被程妍的来电闹醒,对方让他赶紧起床去体育馆拍临时改了时间的计算机院与传媒院的女排比赛和男子乒乓球比赛。新闻部那么多人,就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个大一软件工程专业的早上没课,而这另一位是个本地的女生,现在正在距学校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家里。王源本来就病得挺厉害,加上前一晚给对门宿舍的同学过生日出去通宵了,此时才刚睡下两小时,身体实在是不舒服。他对着手机犹豫了两秒,还是觉得说出来未免有些矫情,于是把请假两个字吞了回去,认命地爬下了床。

 

体育馆尽管是室内,却有种莫名的阴冷,王源被冻得直起鸡皮疙瘩。从宿舍走到距离不算近的比赛场地就已经令他感到略有些体力不支,于是他没委屈自己站着看比赛,一个人坐在了看台的第一排。因为不是周末,又是早上,比赛没什么观众,更没有拉拉队,显得略有些寒酸。双方选手都是业余的,打起来也没什么激情。周围倒是还有些别的院的其他比赛,馆里人还不少,显得不算太冷清。王源懒懒地拍了几张,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运转得迟缓了起来,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天气实在太冷了,他每根手指都仿佛被冰冻起来,动起来都觉得有些僵硬无力。

 

女排比赛没持续太久,计算机院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了。传媒院的队员散得挺快,计算机院那队里有学生会体育部的部长,比赛结束后她朝王源点了点头说了声辛苦也带队离开。王源巴望着人群离去的背影,委实很想现在就收工回去补觉,可是还有一个小时到男子乒乓球的比赛,这意味着他必须再在这个寒冷的地方呆上至少六十分钟。

 

王源一个人枯坐了半个小时,感觉头越发沉重,呼气吸气时都能听到从自己胸腔至喉咙发出的沉重噪音,揉了几次眼睛都感觉视野不甚清明。他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支撑不住,终于不再坚持,妥协般掏出手机,打算找人来替一下自己。他艰难地用嘴巴呼吸,按着手机给方辰鑫拨号。可这家伙昨晚也是一起通宵的,此刻正当好梦,接电话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王源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讲话,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对方也只睡了几个小时,让他来替自己着实不太人道。

 

王源挂了电话后又翻翻通讯录,手指点到王俊凯名字的时候顿了一顿,还是果断地翻了过去。片刻后他收起了手机,觉得自己寻找救援的行为颇有些幼稚,站起身顶着沉沉的脑袋走向二楼的乒乓球室。

 

比赛似乎是遇到点状况,有些延迟了。王源百无聊赖地靠着墙角坐下,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微博,忽然眼前就出现了一双白色高帮鞋和两条笔直的长腿。

 

“原来你在这儿啊,我找你半天。”王俊凯笑着在王源旁边靠着墙坐了下来,把自己头上的棒球帽拿下来扣在了他头上,手顺势扫过了他的左耳,“这么冰啊,冻坏了吧。”

王源颤了一下,也无暇顾及对方怎么会突然出现又为什么要找自己,貌似平静地把帽子摘下来塞回王俊凯手里:“你戴吧,这帽子又不保暖。”

“怎么不保暖?总归有点用的。”王俊凯不由分说地给他戴回去,“你声音都完全不对了啊,鼻音好重,感冒得挺严重的吧,快回去。”

“回去什么呀,还要拍乒乓比赛。”

“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嘛的?”王俊凯理所当然地从他手里拿过相机,“今天早上我上楼去你们宿舍给你送书——记得不,就是你之前问我借的那本Java的参考书,之前不是一直忘了吗。结果你一大早就不在,你们宿舍的方辰鑫过来开的门,见到我像见到救星一样叫我去救你,我这不就赶来了吗。”

王俊凯前一天夜里冥思苦想了半天如何自然地和王源见面,终于想到之前排练合唱时对方曾提过想买一本老师推荐的参考书,而自己恰好有,就说好要借他的。这天一大早他刚睡醒就兴冲冲地拿着书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了楼,还敲错了一次门才找到王源的宿舍,谁知他竟然不在。

 

王源也是对方辰鑫服气,他手指握了握拳又松开,扭过身试图去拿王俊凯手里的相机,表示自己没事儿反正很快就能拍完了。

王俊凯却死死抓着相机:“这可不一定,什么时候比赛开始还不知道呢。”

两人坐得很近,肩膀和肩膀都紧紧靠在一起传递着灼热。王俊凯捣鼓相机的动作还令他的胳膊肘时不时触碰到王源的手臂。王源略显不自在地往一侧挪了挪,就感到有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源源你最近为什么躲我?”

“啊……没有啊。”王源目光有些闪躲。

“你是不是对那天的事情有点在意啊?”王俊凯有点不好意思般摸摸鼻子,“你也别想太多啦,我真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发誓!你可别因为这个事儿嫌弃我,我可是把你当兄弟才闹着玩儿的啊。”他还特别认真地举手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嗯……怎么可能啊哈哈,我知道的啦。”王源笑着应付过去,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如此矫情地对这种小事太过上心。虽然是已经知道的事实,但听了他这番话也不免感觉自己进一步死了心,对现状又难过又满意。

“嗯。”王俊凯满意地笑了笑,又上手揉了揉王源软软的头发,“所以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你自己听听你声音都成什么样了,你难受不?发烧吗?”

“那……那就交给你了。”王源在王俊凯温热干燥的手掌准备贴上自己额头前站起来,感觉自己简直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别拍糊了,到时候部长要说我不走心。”

“知道知道,拜托你仔细看一下,是学生会主席在替你打工OK?我拍的照你还要看你部长的脸色?”

王源想了一想,觉得这事儿也着实有点好笑。他摆了摆手同王俊凯告别,便赶紧回宿舍补觉了。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728)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