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二十七)

上一章


(二十七)

 

王俊凯在大四开学初被确定了保研,尽管是意料之中的事,王源还是很开心地说要给他庆祝,结果时间就定在了九月二十一日——连带王俊凯生日一起过了。

 

随着王俊凯退掉了学生会主席的职务,王源也跟着在升入大二前退了学生会,打算把大部分时间贡献给专业课本以及班长的工作,但和部里的伙伴们还维持着挺好的关系,有时会给院刊写写稿子顺便赚些稿费。温凡在大三结束的那个暑假报了个学校的考研班,天天勤勉复习,大四一开学就泡在考研教室,跟参加高考前一个阵仗,因为王俊凯生日才好不容易抽出空来赏脸出席。

 

“温总,最近日理万机啊?”王源看着好久不见却一脸苦大仇深的温凡,忍不住调侃。

“靠,快别提了,哥六级都考了三次还没过,这考研英语可咋办啊。”他愁眉苦脸地望向王俊凯,“兄弟,还是你幸福,保了研这一年都高枕无忧了。”

“别羡慕人家,好好努力吧你!”程妍笑着推了下男友的肩。

“好好好,那以后我在教室复习你可别怪我没陪你……”

“不行。”

“……”

 

王俊凯和王源看着小俩口抬杠被逗乐了,趁他俩拌嘴,互相对视一眼,赶紧从锅里夹了好几片肥牛进碗。当天晚上王俊凯照例跟着王源进了507,宿舍这天恰好没人,估计结伴去网吧包夜了。

王源开了灯进屋,走到自己床边,弯腰在床底下摸索一阵,掏出个不小的袋子递给王俊凯,笑道:“生日快乐。”

王俊凯挑眉接过,从袋子里掏出一个鞋盒。他看着盒子上的品牌LOGO,有点惊讶。这牌子的运动鞋他非常喜欢,只是并不便宜,比一般的运动品牌贵上许多。他知道王源家境还是不错,但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而且生活费一个月也就只有固定的那么多,要买这双鞋还是挺奢侈的。

他小心翼翼地开了盒盖,鞋子的款式正正好好符合他的心意。

“怎么送这么贵的礼物?”王俊凯轻轻把鞋盒盖上。

“看到觉得适合你,就给你买了。”王源回答得云淡风轻。事实上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苦恼要送什么礼物,这毕竟是他俩在一起后,他陪伴王俊凯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总想送些特别的东西以作纪念。为此他还特意上百度搜索过,可是出来的结果大多是做一个手工相册之类,他觉得这种事自己一个大男生做起来委实太矫情,于是抖着鸡皮疙瘩关掉了网页,将这份苦恼一直搁置了。后来某天去商场买衣服,眼睛瞥到一家专柜,瞬间就忆起这是王俊凯曾在微博说过喜欢的牌子。

 

王源之前苦苦暗恋的那段时间,每天都会翻王俊凯的微博,看了一遍又一遍,尤其是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原创微博,几乎都会一字不差地背诵。

王源当下就果断决定了要送双鞋给他。这牌子不便宜他是知道的,买礼物更不可能还要向家里要钱,但想到王俊凯一定会喜欢,他就不想放弃这个念头。于是他每天从生活费里省吃俭用,还搜肠刮肚用尽灵感给院刊校报写了不少的稿子赚取稿费。不过因为从好几个月前就开始攒钱,所以他其实也没有感觉多辛苦,况且王源本身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物质追求的人,也很理智,从不会为了一件超出自己消费水平很多的东西委屈了平时的正常生活,这双鞋子的价钱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但王俊凯看他一脸平淡的表情,更觉得感动。他之前完全没发现王源在暗暗地存钱,因为两人在一起时向来不太算计是谁付钱,王源也通常挺大方,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在攒钱而委屈了和王俊凯一起的娱乐活动。

王俊凯明白王源的心意,没有推拒地收了礼物,心里暗暗决定要多带王源吃几次好的,把他这段时间的省吃俭用都给补回来,他伸过手臂用力把王源按在了怀里:“谢谢你,源源。”

“你喜欢就好。”王源之前把王俊凯对着鞋子露出的喜欢的表情都收在了眼里,心里自然是又满足又开心。

 

晚上两人仍旧挤在一张小床上睡觉,王俊凯掰着手指感叹:“咱俩都认识一年了啊。”

王源枕着他的手臂,也很感慨,感觉这一年过得简直如流水般飞快,又好像还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甚至自己还顺利脱团了,想想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自己,这该是概率多么小的一件事啊。更何况,他喜欢上的这个人,优秀得站在山尖上被所有人仰望,竟然也能在山下的芸芸众生中独独发现自己的存在,这简直能赶上奇迹了。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的小脑瓜已经想了这么多,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的脸,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向他靠近的本能。王源是无法拒绝王俊凯的亲近的,两双唇很快开始温柔地纠缠,宿舍里没有其他人,但隔音不太好,能清晰地听见隔壁房打牌交谈的声音和对门鬼哭狼嚎般的唱歌声,但两人都对此置若罔闻。

 

王俊凯习惯性地去摸王源的背,右手卡着他的下巴轻轻摩挲,可左手摸着摸着,忽然停了下来,手指老在王源背上颈下的一小块地方来来回回,唇上亲吻的动作也跟着暂停了。

“怎么了?”王源感觉出不对劲,脑袋后退一点,抬起眼看他,嘴唇上还泛着水色。

 

“源源,我按你这里会疼吗?”王俊凯神色严肃。

“嗯?”王源感受了一下,“不疼啊。”

 

王俊凯稍微放了点心,但表情还是不太好,手指停留在那块皮肤上一来一回,说:“你这里是不是长了个什么东西?”

“什么?”王源看他脸色,心里也开始有点发怵,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背,果然摸到了一个类似肿瘤的东西,个头还不小。他以前洗澡的时候竟然一直没注意过。

“这啥啊,一个瘤子吗?”他问。

“好像是,我也不清楚。”

“应该……没事吧……”王源又摸了摸,完全不痛不痒,而且好像对日常生活也没什么影响。

“明天去医院看看。”

“不用吧,又不疼。”王源苦着张小脸,他从小就讨厌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一向是能不去就不去。

“听话。早点看比较好,万一会是什么严重的……”王俊凯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不愿意去设想这种恐怖的可能性,于是换了个说法,“乖,肯定是没事的,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王俊凯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自己吓自己,但如果真是肿瘤,总还是有点可怕的,况且不论它是良性还是恶性,还是要去医院看看,弄掉最好,否则万一哪天受什么刺激,良性的也给恶化了,真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他心里七上八下,脑海中一瞬间如同恐怖电影般闪现出了无数种令人不安的可能性,令他冒了一身冷汗,但还是温柔地拥着王源安抚他早些睡觉。

王源倒是心很大,完全不担心这事儿,王俊凯比他自己更上心,一整夜都没睡好,一直巴望着天快点亮,赶紧带他去医院看一看。要不是不想打扰王源睡觉,宿舍大门也没开,他恨不得现在就拉着王源去医院看急诊,以免一直提心吊胆的。


下一章

评论(22)
热度(585)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