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二十九)

上一章

(二十九)

 

 

 

王源的手术安排在下午,但从前一天晚上十点开始就不能喝水进食了。王俊凯中午就自己嚼了片干面包就着杯白开水,也没吃什么饭菜,一直守在病床边。

 

 

 

“等手术完了我要吃炸鸡。”王源很是不满地嘟起了嘴。

 

王俊凯握着他的手,拍了拍他光滑细嫩的手背:“不行,不能吃那么油腻,我刚看见楼下有个粥店,你想喝什么粥?”

 

“我什么粥也不想喝。”

 

“……乖,忍着点。刚才医生还说做完手术六小时内都不能动,也不能吃东西。”

 

“什么?!”王源眼睛瞪得滚圆,“这么久不能进食,我会不会饿死?”

 

“你瞎说什么呢!不会!”王俊凯用极轻的力道敲他脑袋。

 

 

 

离进手术室的时间越近,王俊凯就越紧张,握着王源手的力道也越来越重。王源感觉到了,就也用力地回握过去,小拇指轻轻动了几下,算作安抚。

 

 

 

王俊凯生平头一次坐在手术室外等待,心情复杂得难以言表。手术不难,所用的时间其实也不算长,他却觉得每分每秒都分外难熬。手术前主刀大夫说过,如果病理切片检查肿瘤是良性的话,手术完很快就能出来了,但如果是恶性肿瘤,问题就会严重了,不过这个可能性非常小,良性的几率能占到百分之九十。王俊凯还记得自己当时惊愕地重复了句:“只有百分之九十?!”在他心里,百分之百才能消除顾虑。医生看他紧张万分的神色,没忍住笑意,安慰说百分之九十就是属于基本没问题,已经是很高了,还一直说他俩兄弟关系好,不过后来聊的内容王俊凯也就听了个大概,心脏砰砰直跳,一直到王源进了手术室仍然惴惴不安,就生怕霉运要降临。

 

 

 

医院里白茫茫到灼眼的墙壁和刺鼻的消毒水味令王俊凯心神不宁,有许多病人和家属来来往往地穿梭,带着一张张或悲伤、或肃穆、或平淡的表情,仿佛世间生死就这样会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王俊凯一刻也坐不下来,只能在手术室前的走廊不停地踱步徘徊。

 

 

 

王源虽然一直神色如常,不过被推进手术室后还是紧张了起来,仪器上显示的心跳频率也加快了。手术是全麻,很快他就失去知觉了。

 

 

 

手术非常顺利,王源再次醒来时还是被护士姐姐轻声细语地叫醒的,手上输着液,背上的刀口刺刺麻麻的疼。病理结果是良性,王源被推出来时,王俊凯立马就迎了过去,看见他脸色苍白,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几乎褪去了全部的血色,鼻子里还插着管子,看上去是那么脆弱。他心里不免一阵揪心,然而在看到他的同时又觉得如释重负。

 

王源醒来后一直睁着眼睛,表情淡定自若,但在看到王俊凯的脸出现在视野上方时瞬间崩盘,露出一个委屈又可怜兮兮的表情,长长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他缓缓地做着口型发出微弱的声音:“我有点疼。”

 

王俊凯看着格外心疼,动作轻柔地揉他额前的头发安慰,和护士一起推他到病房。明明只有一天没吃饭,王俊凯却觉得眼前的王源简直又瘦了一圈,只剩下骨头了,抱起他放在病床上的时候觉得轻到不可思议,像是在抱棉花,脆弱得仿佛一碰就碎。

 

王源手术后不能动也不能吃东西,整个人都快给憋坏了,麻药撤掉的时候伤口更加火辣辣的痛,疼得他一直抿着嘴咬牙坚持。王俊凯知道他比一般人怕疼,看着他眉头紧蹙的表情,却什么也不能为他做,就只好一直握着他骨节分明的手,分开他细长得仿佛天生就该弹钢琴的五指,缓缓扣住,用拇指摩挲他的掌心,试图缓解他的疼痛。

 

 

 

“源源,乖,很快就不疼了。”

 

“嗯。”

 

王源就只喊了一句疼,之后也一直忍着没吭声。光喊那一声,他都觉得自己太矫情。手术完他还很虚弱,说话也极轻,但王俊凯总能听得一清二楚。

 

六个小时过去后,王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王俊凯中途下楼买了热腾腾的粥,打开时香味四溢。王源好像完全忘了自己先前说不想吃粥,闻到味道后口水都快滴下来。王俊凯拿着个小勺,一勺一勺像对待小孩般耐心地喂他,用纸巾替他擦嘴角,还时不时用手指摸摸他脸上光滑的肌肤。

 

 

 

又喂了一勺,王俊凯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的脸怎么跟毒品似的。”

 

“啥?”王源含着温热的粥,囫囵不清地发问。

 

王俊凯笑得脸上猫纹明显,桃花眼弯成好看的弧度:“让人摸了还想摸。”

 

王源又好气又好笑,指挥他赶紧喂完剩下的粥。

 

 

 

夜里王源想上厕所,但还没法起床走动,只能让人帮忙,王俊凯显然义不容辞。整个过程王源都涨红了一张小脸,三令五申让端着盆的王俊凯扭过头去,自己艰难万分地脱裤子,侧过身解决,听着声音都觉得羞耻无比,王俊凯却非常淡定,说话尾音还带着笑意:“为啥不能给我看啊?我又不是没碰过,反正你都是我的人。”

 

两人常常睡一床,难免火花四溅,更何况他们是两个正年轻的健康男性,那火花简直是呈燎原之势。但因为各种顾虑他们一直还没进行最后一步——虽然他俩曾经趁宿舍没人的时候尝试过,不过因为经验不足,又没有任何准备,王源喊疼喊了半天,王俊凯实在不忍心再继续,尽管王源后来忍着痛坚持说可以试试,但王俊凯怕他会受伤,硬是吞下了欲火,两人最后就跑去厕所互相用手解决。不过王俊凯跟王源睡一晚,基本也能在被子底下把他全身都摸个遍,将沉沉喘息都埋在对方颈间,因此两人对彼此的身体也算相当熟悉了。

 

 

 

王源仍旧脸颊通红:“拜托,你愿意让人看你尿尿啊?”

 

“可以啊,你想看就可以。”王俊凯说起来完全不害臊。

 

“卧槽,王俊凯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呢?……别!等等,不许转过来!”

 

 

 

“你不是好了么……”王俊凯根据声音做出了判断,但怕王源害羞,还是过了几秒才转头,看见那人正在以每秒往上零点五厘米的速度艰苦卓绝地穿病号服的裤子。王俊凯不禁失笑,把盆先放到一边,腾出手来帮忙。

 

“……谢谢。”王源憋了半天,蹦出来两个字。

 

 

 

“谢什么谢,傻子。”王俊凯笑了,很自然地拿起一边的盆替他去卫生间冲洗,仿佛完全不觉得有什么脏,没有露出丝毫嫌弃的神情。

 

王俊凯在自己住院期间的跑上跑下、悉心照料,王源都看在眼里,心里的感动满到快溢出来。

 

 

 

临时搭的小床显然很难容纳王俊凯的身材,他睡不好,夜里又一直听见王源因为疼而无意识地发出的哼哼声,于是他整夜都不敢阖眼,时不时替王源揉揉手,又浸湿毛巾给他擦汗,帮他盖好被子,一直到天亮才手撑着脑袋坐在床边小憩了一会儿。王源一睁眼就看见王俊凯趴着睡在自己手边,他稍稍一动,对方就被惊醒了。王俊凯竖起脑袋,睡眼惺忪地问王源:“还疼吗?”

 

王源轻轻地摇了摇头,看见他下巴上长出来还没刮的青色胡茬和两个黑眼圈,面容比病人还憔悴,就知道他也很累了。不过王俊凯倒觉得,自己身体上的劳累可远比不上之前几天精神上的担惊受怕。

 

 

 

早上主刀医生来查房,检查了一下王源的刀口,说他刀口长得很好,又说手术非常成功,王俊凯这才彻底放了心。后来护士来给王源换药,他就一直在边上看,刀口在白皙光滑的脊背上显得挺狰狞,王源的痛他仿佛也能感同身受。纱布贴着的上方一点的地方有一颗黑痣,就在王源颈后,而自己脖子后面与他差不多对称的地方也长有一颗痣,两人如此相似,就仿佛命运一般。王俊凯睡觉的时候常常要摸着王源的这颗痣才能入眠,不过今后摸的时候,或许就还会摸到这个刀口了。

 

 

 

伤疤开始愈合,有点发痒,王源总忍不住想去抓一抓,不过每次都被王俊凯及时发现,然后无情地阻止。

 

王俊凯特意上百度搜了搜“手术后吃什么伤口愈合快”、“手术后吃什么补元气”,一心盼望着快点把小家伙养好,他病弱的样子实在太令人心疼。

 

 

 

王源做完了手术确定没什么事后才跟家里说了一声,他母亲还是挺着急,问了许多问题,还一直问需不需要来N市照顾他,王源觉得不用麻烦,应该很快就能出院,就说不用了,还告诉了父母王俊凯学长照顾了他许多。王源爸妈对王俊凯久闻大名,这次更是很感谢他,在电话里对着他说了许多感谢和夸奖的话,弄得王俊凯都有些诚惶诚恐了。

 

 

 

岳婉灵和方辰鑫还有王源的另几个舍友都分别来探病过几次,带来了许多鲜花和水果。王俊凯在这几天里削苹果的技术简直突飞猛进,一个苹果可以一直削着不断皮,并且果皮只有薄薄一片。

 

王源在医院没呆很久就出院回校了,但生活起居还是有些不方便,王俊凯又帮他向辅导员多请了一段时间的假。

 

 

 

王俊凯宿舍里另三个人都出去实习了,他就暂时把王源接到自己宿舍住,也好方便照料。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606)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