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年少情歌(三十一)

上一章

(三十一)

 

第二日是周末,外面下起了大暴雨,大颗的雨水打在落地窗玻璃上发出沉重的闷响,王源被身下的疼痛闹醒,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王俊凯已经不在枕边,但床单上却还如实保留着他睡过的印子。王源清了清嗓子,发现喉咙也干涩刺痛,想起昨天夜里的事,脸就不由地有点红。厨房里有炒菜的声音,香味能一直飘到卧室里。

但王源仍旧完全不想爬起来,就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捞过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发现时间已经是中午的十一点四十。划开解锁键,屏幕还停留在昨晚王俊凯听的陈百强的《亲爱的你》的画面。王源就直接点了开始键,把耳机塞进耳朵,一边听着,一边继续阖眼休息。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就看见王俊凯穿着个围裙,面含笑意地趴在床边盯着自己,仿佛一直在等待自己醒来。

 

“源源,睡得好吗?”

“还……还行吧。”王源看着那双桃花眼,想起这对墨黑的瞳仁在昨晚被情欲染红后的冲动、失控和藏在深处的温柔与多情,耳机里一直传来昨晚事后迷迷糊糊听的音乐,记忆全都被详尽地勾起,他的脸一下红到耳后根。

“快起来吃饭吧,菜刚出锅。”王俊凯摸了把他的脸蛋,又凑过去吻了他的唇。

王俊凯自己早上挺早就醒了,看见身边的王源睡得又乖又安静,忍不住把人捞过来亲了又亲。他其实一直想等王源睁开眼时在枕边给他一个甜蜜的早安吻,可是左等右等,快到中午了对方也没醒来,一直闭着眼睛沉沉熟睡,想必昨晚一定很累。王俊凯不忍心打断他香甜的睡眠,就自己先起床做饭,几乎把冰箱里所有食材都拿了出来,又上网查了食谱,想尽量做得丰盛,好好喂饱辛苦了的宝宝。

 

“好的。”王源应着,可刚坐起身来,就猛得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了?”王俊凯一惊,手扶住他的肩膀。

王源脸烧起来:“……我屁股疼。”

 

王俊凯忍不住笑了一下,却又着实心疼:“对不起,我应该再温柔一点的。”

“够了……不要再说了……”王源一头黑线,脸红得不行,“扶我去吃饭。”

 

“好嘞。”王俊凯一口答应,掀开被子,一手环住王源的腰,另一只手却直接从他膝盖下面伸过去,勾住了他的腿弯,没给他尝试将脚放下床的机会,直接把人整个打横抱了起来:“宝宝和我去吃饭喽!”

王源:“……”

 

 

 

十一月八日——王源生日那天,是个忙碌的周一。王俊凯下午被老板叫去办公室,说晚上要带着他一起去应酬。他虽然还是个实习生,但因为能力不错,挺受领导重视。这天晚上的应酬对公司来说很重要,老板带他去显然是因为想提携他,对于这样的器重,他不能提出拒绝。

 

王俊凯犹豫纠结了半天,只能考虑稍微推迟和王源庆祝生日的时间。他打算拨个电话给对方说明情况,可刚摸出手机,就被通知要临时开会,于是只好匆匆忙忙编辑了条短信告诉王源自己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家。开完会后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除了王源很理解地回说“知道了”的短信,还有一条林莹的。

 

林莹从春节那句“新年快乐”之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王俊凯发条短信,但一般只说正事儿,大多是问王俊凯一些关于学术方面的问题。她在北方一所重点美术院校念工业设计专业,虽说她与岳婉灵是高中开始的闺蜜,但她们并不在一个班,林莹其实是比岳婉灵和王源大一届的,今年已经读大三了。王俊凯刚知道的时候还惊讶了一番,可能因为她性格比较文静腼腆,不像岳婉灵外向,王俊凯还以为林莹年龄更小一点。由于对电子产品的界面设计非常感兴趣,林莹今后想往UI设计方向发展,因此要对软件工程有一定了解,有时就会找王俊凯请教一些问题。

 

王俊凯一直是个挺热心的人,别人诚心提问,他不可能置之不理,于是一般都会回复,但碍于知道女生对自己的若有似无的心意——虽然也并不确定,但为了避免尴尬,他还是一直与对方刻意保持疏离,总是尽量让对话结束在两三句之内。

 

近来林莹一直找他探讨一个课题,难得这个课题他自己也挺感兴趣,林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学术素养很高,看问题的观点也犀利,两个人这两天就着这个课题讨论得很愉快,王俊凯就心情大好地与对方多聊了几句。林莹刚刚发来的这条也是关于这个课题的,王俊凯思考了片刻,就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敲字向对方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板看似是酒量不好,喝了几杯就开始推下属去到处敬酒。王俊凯这个实习生就理所应当地担下重任,被推出去扮演这个挡酒的角色。他其实对社交算擅长,三言两语就能将客户哄得眉开眼笑,然而酒量只是一般,他不想在今天喝醉,但对方一再让他喝,他也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咽下。一桌子的佳肴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一肚子。应酬时可不比在学校和兄弟们胡闹喝点啤的,倒的全是白酒,王俊凯整个人都喝得晕了,感觉天旋地转的。想想自己在学校向来威风八面、风光无限,对着几根烤串几瓶啤酒就能指点江山,院书记看见自己都爱主动过来聊两句近况,如今却要在这装修得富丽堂皇的饭店包间,卑躬屈膝般讨好别人,王俊凯多少有点自嘲地笑了笑。他倒不是觉得自己太屈才或是被大材小用,只是感慨不管你之前在学校多牛逼,出了社会后都要面对形形色色与先前遇到过的都不同的人和事,都要从底层开始努力,慢慢向上攀爬。但王俊凯从不会因此小看或委屈自己,他一直自信骄傲,从来未曾怀疑过自己必将发光的梦想和未来。

 

 

好在,陪酒陪笑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老板给他介绍了一个重要客户,甚至还在客户面前夸奖了他。后来王俊凯与这个客户聊了几句,他睿智风趣的语言和清晰缜密的逻辑毫不意外地获得了对方欣赏赞许的眼神。

尽管席间王俊凯一直想着要回家帮王源过生日,焦急地盼望这该死的饭局能快一点结束,但显然这不是他能控制的。老板一直情绪很高,没有一点要散的意思。当王俊凯抬起表发现已经快要十一点时,他简直吓了一跳,终于坐不住了,硬着头皮请了假先行离开,也顾不上顶头上司略有些不满的神情。

他从饭店门口出来后迎着凉风独自打车回家,一路上一直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脑子晕晕沉沉,手机也低电量自动关机了,简直祸不单行。

 

到了家所在的小区,他下意识地先抬头看,属于他的那一扇窗户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亮着暖黄的灯,迎接他回家。他叹了口气,内心的愧疚也如潮水般涌了上来——终归还是太晚了些。很不凑巧的是,王源在周二早上有门很重要的专业课,讲师是他们院里有名的挂科狂魔,并且每节课都要点名,不到就直接扣分,因此王源每个星期一晚上都是一定会赶最后一班车回校的。

 

王俊凯意识都有点不清醒了,但还没醉到离谱,并不会耍酒疯。他恍惚间想起自己刚认识王源的时候,整个学生会的成员一起聚在学校边上的小烧烤店吃串喝酒,自己喝高了,被他扶着回寝室,还很丢脸地吐了一地。那时王源就毫不嫌弃也毫无怨怼地替自己收拾了呕吐物,还给自己烧了壶滚烫的热水,那沸腾的温度一直在他心里暖到了今天。

 

王俊凯租的房子内部装修很不错,只是这幢楼有点老旧了,电梯显然是没有的,楼道里的感应灯也有几盏有点坏了,发出呲啦呲啦的声响,有的干脆无论用多大劲剁脚都死活不亮。王俊凯凭着意志力摇摇晃晃地辨认方向,费了好一番力气才艰难地独自爬上楼。

 

屋子里黑漆漆的,他摸索着开了灯,捂着肚子逃一般先奔到卫生间对着马桶吐了一阵,吐完后才感觉胃里好过了一些。他揉着困顿的眼睛出来,这才发现餐桌上竟有一桌的菜,而且几乎都没有被动过。桌子中央有碗醒酒汤,菜也大多是好消化的食物。他走进厨房,掀开电饭煲的盖子,里面果然还有一锅仍旧温热的白粥。这些一看就是王源动了番心思专门为他准备的,而完全不是生日餐该有的风格。

王俊凯太了解王源了,他永远那样不温不火,对人的好也是同样不动声色,但他能心思缜密地顾全到所有细节,将在乎的人照顾到无微不至。他知道王俊凯应酬会喝酒,下午买菜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做什么菜。在他心里,让醉酒后胃里不舒服的王俊凯缓解难受是比庆祝生日重要许多的事情,于是他就完全地将自己的生日抛在了一边。

 

王俊凯看了眼表,已经十一点五十了。在王源生日即将过去的当口,他猛然惊觉,除了刚过零点时给身在学校的王源发过一句生日快乐以及下午告诉他自己有应酬以外,今天这整整一天二十四小时,他竟然都没有再和王源有过什么交流和联系。王源白天有课,自己也要上班,原本是准备晚上一起庆祝的,蛋糕都已经买好了放在冰箱,可是因为各种变故,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王俊凯好了一会儿的胃又开始难受起来,他捂着肚子拿出手机回房间充电,开机,打电话给王源。

“喂?”王源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点担忧,王俊凯从手机这边都仿佛能看见对方蹙眉的表情,“你喝酒了吧?醒酒汤和粥我都给你煮好了,走的时候又热了一遍,还没过很久应该不会很凉,如果凉的话你就再热一遍再喝。肚子不舒服不想吃菜也不要勉强。”

王俊凯一听王源走了还没多久,知道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等了自己那么多个小时,简直又心疼又后悔,而对方却对此完全绝口不提。

“源源,对不起……”

“嗯?”

“我应该早点回来的,可是……算了,我不想找借口,对不起宝宝,明天我帮你补过生日吧。宝宝,生日快乐。”

“没事儿。”王源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开朗又温柔,“我可没那么矫情,打了一晚上手机游戏来着。你不在我也给自己过完生日啦,你买的蛋糕我吃了一块,真挺不错的,很好吃。你也尝尝呀。”

王源永远都这样,温柔、体贴,不让别人担心自己。王俊凯脑海里浮现出他自己给自己过生日、独自吃蛋糕的情景,觉得他又可爱又令人心酸。两人聊了很长时间,王源从声音上听出王俊凯很不舒服,于是催促着让他赶紧挂了电话去休息。王俊凯虽然确实又累又困又难受,但没有直接去睡觉,而是先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蛋糕。果然,已经被切走了一小块。尽管已经过了零点,他胃里还很不好过,但王俊凯仍旧切了一块蛋糕放在盘子里,拿附送的小叉子一口一口慢慢地吃起来。王源说得没错,这家的蛋糕果然很好吃。

吃着蛋糕,他想起什么般停下了,从上班穿的西装内侧口袋里掏出个小盒子。这是他准备送给王源的礼物,从一大早开始就一直揣在怀里,紧贴着心脏,拿出来时还带着暖暖的温度。

 

里面是两枚熠熠生辉、镶着碎钻的对戒。


下一章

评论(48)
热度(655)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