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年少情歌(三十五)

上一章

(三十五)

 

学校的毕业晚会,作为应届毕业生的王俊凯大神理所应当地被邀请参与表演,他的节目被排在最后一个,出场时欢呼声几乎掀翻了学校礼堂的屋顶,那阵仗如有明星光临一般。他在全校的受欢迎程度似乎丝毫不亚于在院内。

王俊凯穿着件很简单的白色T恤,头发和眼睛都是墨黑的,有一部分被灯光映照成幽幽的深蓝,恍若置身夜幕下的深海。他唱歌的时候样子很安静,眼睛微阖时长长睫毛投下小片阴影,王源视力很好,看得很清楚,每一帧画面都不舍得错过。

 

“谁说青春不能错情愿热泪不低头

  珍惜曾经有过曾经牵过手

  珍惜青春梦一场

  珍惜相聚的时光

  谁能年少不痴狂独自闯荡

  就算月有阴和缺就算人有悲和欢

  谁能够不扬梦想这张帆

  ……”

 

王源知道身边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将热切的目光投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那人的身上。

 

他不由想起第一次见面,那个高高的男生长腿两步就跨上了台,在全院师生面前用他低沉悦耳的嗓音发表讲话。那时他就已经站在高处了,他自信、骄傲,意气风发,他是令人敬仰的师兄,是让人想追随的目标,而当时的自己竟连将镜头对准他这种小事都紧张到手抖。转眼快两年过去,这个人与自己有了更加亲密的联系。他不再仅仅是所有老师、同学口中描述的那个优秀却虚无的形象而已,他是生动的,甚至是不那么完美的。然而自己竟也能庆幸曾有幸见过他发怒的那一面、偶尔小心眼的那一面以至懒散的那一面。但这并不妨碍他一直是王源追逐着想与之比肩的那颗耀眼的太阳,即使他一直就陪伴在身边。

我是因为你,才想变得更好。

 

舞台两侧的“微博墙”一直滚动直播着大家在微博上实时发出的话。

 

“祝大家毕业快乐!今后都能发展得越来越好!”

“我是来给王俊凯告白的!”

“我大计院被叫了四年的大妓院,妹子却只有那么少,天天对着群糙老爷们儿,就这么毕业了,我不甘啊!”

“呜呜呜呜毕业了就听不到凯爷唱歌了,心碎!”

“王俊凯师兄,祝你毕业后会越来越好!!!好舍不得啊……”

“祝经管院的学长学姐们毕业快乐!”

甚至还有计算机院的毕业生别出心裁地发了段当初最开始接触Java时必学的那段最简单的代码给王俊凯大神花式表白:

“public class WJK{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System.out.println(“王俊凯我爱你!即使你有对象我也爱你!”);

   }

} ”

 

不过王源倒是无暇分心去看那些“情敌”发出的各类告白,更没空去发,双眼就一直追随着王俊凯不曾离开半秒。

 

“王源,快,给咱主席献个花儿。”程妍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他身边,手里还捧着一大束包装精美的花,王源也叫不出那花的名字。

“啊?”他有点愣了。

“喏,给。”程妍不由分说地把花塞进他怀里,“主席平时和你关系最好,该你去送。”尽管计算机院学生会主席已经换届了,但程妍大三就退了学生会,还是一直习惯把王俊凯当主席。

“哦……哦。”王源摸了摸后脑勺。其实之前就有过几个女生给王俊凯送过花了,后来因为实在拿不下,都被暂时搁在了舞台的地板上。

给王俊凯献花这种事,不知怎么他还生出点不好意思来。他抱着花穿过狭窄的过道,慢慢走到舞台前,越靠近台上那个人,灯光就越是耀眼。他等王俊凯唱完最后一句,一脚跨上了不算矮的舞台。

尽管因为灯光原因,台上看台下只是茫茫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王俊凯还是在王源走过来时如心有灵犀般一眼发现了,于是一直笃定地盯着他站的方向唱歌。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双目满含温柔地望着那人捧着花缓缓走来,咧嘴露出了虎牙。

“毕业快乐。”王源笑着把花递过去。

王俊凯接过时手指有意无意地碰触王源微微汗湿的手背:“谢谢。”

 

“合唱一首呀!!!”一曲毕的掌声雷动后,不知是谁忽然喊了那么一声,转眼间全场几乎都一起喊了起来。

王源虽然在整个学校不如王俊凯名气大,但在计算机院里还算是非常有知名度。他虽不像王俊凯那样兼任各种职务混得风生水起,但在学习上一直勤勉又有灵气,被教授们交口称赞。而且他毕竟是班长,组织策划的活动有不少,大二后各类实践比赛也有参加,斩获过大大小小一叠奖项。更何况,他长相也很出众,却不似王俊凯那般不熟悉的人远远一望会觉得高冷、有疏离感,任何人靠近王源都能立马感受到他的阳光和温暖,而他本人也确实温柔善良,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也相当好。院里的论坛上甚至有好一阵一直在讨论王俊凯和王源到底谁才是当之无愧的计算机院院草,两人类型不同,支持率竟然不分上下。尽管并没有讨论出结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王俊凯毕业后,是绝对没有人能和王源抗衡争这院草的宝座了。

 

再者,计算机院只要看过两年前那场迎新晚会的人,都记得当时王俊凯和王源的那首合唱。他们的声音如此契合,配合如此完美,以至直到现在为止,依然有很多人因为当时的传闻以为他俩是亲兄弟。

所有计院的学子们都迫不及待想要再次听到两人的合作,其他院的学生们虽有些不明所以,但也被带动了跟着呐喊起来,转瞬间“合唱”两字就盈满了整个礼堂。

 

原本毕业晚会应该在王俊凯唱完就结束了,但学生们都很热情,场面丝毫没有冷却。王源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看到大家期待的目光,就有点害羞地小声对王俊凯说:“那,就唱一首吧。”

 

王俊凯笑得很开心,转身弯腰让台下的人递上来一把吉他,和王源说:“咱们唱《亲爱的你》吧。”

王源脸一下热了。这首歌对他俩来说有点特别的意义,想起来还让人有些羞赧。王俊凯最初开始听这首歌还是在王源的手机里——在他俩的“第一次”之后。从那以后,他就跟着了魔似的,每次办事儿的时候非要在边上放这首歌当做背景音乐,美名其曰“有感觉”。王源对此很无语,但又懒得管他,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对这首歌有了点莫名的感情。

 

王俊凯指尖的旋律刚一流出,王源就不自觉地红了整张脸,脑海里总要乱想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却又觉得胸腔间的爱意更加难以自持,发出的声音也不禁饱含深情。

 

这是首粤语歌,事实上他们俩都不会说粤语,只是歌听多了后学着唱,倒也发音标准。

 

王俊凯的声音较为低沉,唱起情歌来有种娓娓道来的动人,似是深夜海浪悄悄地温柔拍过尖锐的磐石;而王源嗓音清澈温柔,仿若带着薄荷的香气,如同清晨第一滴从叶片滚落的露水。两人歌声一如既往地相合,就像两块本来就该拼在一块儿的拼图终于密密相嵌,完整了一片美丽无比的版图——那里有星辰,也有阳光;有浩瀚无垠、波澜壮阔的海洋,也有露珠滑落进村庄芬芳的土壤。

 

“绝对没说谎

  对着你偏偏脸烫

  跟你相对时 如不知不觉

  人似摇荡

  在这夜方醒觉

  你是我一生所托

  真正的爱情难收而易放

  太突然太是难忘

  ……”

 

两个大男孩穿着最普通的T恤站在舞台上,他们时常相视而笑,像是互通着只有对方能懂的语言,双眼都盛满了浓到化不开的爱意,将周围的空气也染得香甜。

 

明明是两个年轻的男生,可看向彼此的眼神,却仿佛曾并肩一同跨越过沧海桑田。台下的观众都不由为此情此景屏住了呼吸。

 

 

一首歌唱完,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都已经下了舞台,他们在黑暗中拉着对方的手穿过后台,听到了外面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

 

王俊凯一路牵着王源穿越校园,路上行人寥寥,路灯洒着温柔的光。他们默契地停在了校园最西边,荷花池附近那块被杂草隐匿的小石阶——他们初吻发生的地方。

 

这个小石阶有好一段时间曾是两人秘密的乐园。交往最初,他们找不到事情做的时候就会散散步逛校园,接着就很自然地逛到这里,然后在这方隐蔽的小天地偷偷交换甜蜜,分享心事。后来在一起时间久了不需要再刻意找些事情来做,两人来这儿的次数就少了许多。

 

“源源,我毕业了。研究生要换校区,或许咱俩就没什么机会再在这儿约会了。”王俊凯有点不舍地用手指摸了摸石阶凹凸不平的表面。有点洁癖的他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嫌弃这里有泥土的脏乱,甚至可以不用再垫纸就直接坐下。他见过这块石头被雨淋湿后的样子,也触摸过它经过阳光曝晒后的滚烫,还曾为它抚去初冬第一层薄薄的雪花。

 

“但我俩还是在一起呀。”王源笑起来特别甜,圆圆的眼珠子俏皮地转动,瞳仁映着六月晴朗夜空璀璨的星辰。

王俊凯看着他只觉得满心欢喜,忘了那点儿关于毕业的忧郁和伤感,控制不住自己地快速凑过去啄吻对方红通通的耳垂,在他耳边轻轻道:“宝宝,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我知道,”王源难得没嫌他肉麻,耳朵因为他的靠近和吐气有片刻酥麻,“因为我也那样的喜欢你啊。”

 



我真的好想好想听他们两个合唱啊想听得快哭了……QAQ两人合唱的声音太美好了,真的都不知道该怎样形容。

“亲爱的,亲爱的,你好吗

   是否还能把我想起啊

   飘落在你脸颊的那片雪花

   是我对你说的新年快乐啊”


下一章

评论(43)
热度(614)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