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三十九)

上一章

(三十九)

 

王俊凯在王源的建议下向林莹问了是否愿意协助他们的原画设计,毫不意外地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不过林莹说可能交稿时间不会那么快,但会尽力,因为自己正在准备考研。王俊凯这边表示了十足的理解,他还顺带问了句准备考哪个学校,没想到对方竟然回答了王俊凯和王源所在的这所大学的名字。

王俊凯是有点错愕的,虽然他们学校是全国重点,但是林莹学的是工业设计,这个专业在他们学校虽不算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好,一般人看来,她本科念的那所美术院校对她来说才应该是最好的选择。王俊凯不会自作多情到觉得对方完全是为了他而来,但仍然担心这种可能性会害对方做出不利于自己未来的选择,因此还是坦白地问了她为什么不考自己本科的学校。而对方只是淡淡回答:“我只是比较喜欢N市这个城市,日后想留下来发展。”就没再做过多解释。这是她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旁人没有理由干涉和劝说,于是王俊凯就没再多问。况且,林莹考过来读研,对他们工作室而言也是好事一桩,因为她已经表示愿意加入团队,这样至少几人的工作地点可以统一。

 

王源听说消息的时候,为王俊凯和整个团队感到高兴,却也无法忽视自己内心的那点小纠结。是他让王俊凯去找林莹的,他对这个决定也从不后悔,林莹会加入工作室并留在N市工作更是他理想的情况,然而即便如此,他也实在没办法毫无芥蒂地开心。他相信王俊凯,也相信他们俩之间这两年来积淀的感情,可林莹喜欢王俊凯不假,她也着实足够优秀。其实这些他都不怕,但对方有一个优点,对他而言却是致命的。

 

林莹是个女孩子。

 

谁在年轻的时候没有过意气用事,谁又能保证成熟之后不会是另一副光景呢?王俊凯不是天生的同性恋,只不过是恰恰好好遇见了他。热恋的时候谁都不会想那么多,只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两个人都只简简单单捧着一颗真心就能互相分享甜蜜,但这也不过是恋爱罢了。共同的未来涉及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那些沉重的话题王源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几乎从来不敢去仔细想。他和王俊凯在一起这两年,或许是双方都若有似无地刻意回避,两人甚至都没有一起认认真真地好好探讨过这些问题,更没有计划如何向父母坦白,如何顺理成章踏踏实实地相伴走未来的岁月。

 

而这一切都已经不再像刚恋爱那会儿看起来那么遥远了。后年王源也要大学毕业了,或许再过几年,等他们工作都稳定了,父母自然而然就会开始关心结婚大事。现在每逢节假日放假回家,父母就已经开始问他关于女朋友的事了。他每每看着父母鬓角多出来的那几根白发和眼尾深刻三分的皱纹,心下就更觉愧疚难当——即使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就算如此,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也知道自己会坚持扛到底,只是他却完全不知道该要怎么扛过去,那痛彻心扉的过程他根本不敢假设,又怎么敢对对方注入太多期许。他心里是相信王俊凯的,可他也不忍心难为他。毕竟天平的那一头,是含辛茹苦养育他二十多年的父母,而和自己在一起,收获的除了爱以外就只有世俗的压力和旁人的不理解。其实他真的很没有信心。

 

他最近甚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还会想,要是王俊凯哪天真的和别的女人结婚,自己会不会去参加婚礼。他觉得他是会的,因为他实在想看看,那么幸运能和王俊凯在一起走到白头的那个人长什么样,会不会对他更好,会不会让他的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他的选择会不会是正确的。想着想着却愈加觉得恐慌,害怕这一天会真的到来,竟然变得没有安全感起来。

 

王俊凯虽不能洞悉他的内心,但对他心中担忧也略知一二。圣诞节那天是周末,本该是工作室抓紧完成进度的绝佳时间,工作狂王俊凯却破天荒给全团队的人放了足足两天的假过节,获得一众不可思议的眼神和狂喜的欢呼。

 

圣诞节是他俩的恋爱纪念日,平安夜则是王源告白的日子。

 

 

二十四号那天早上,王源难得在宿舍睡到日上三竿,被电话吵醒还继续流连在美梦中,对着话筒连打了三个大哈欠。

王俊凯听着对方没睡醒迷迷糊糊的声音忍俊不禁:“宝宝,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困呐?”

“怎么不困,看你平时压榨得我多惨,觉都没得睡。”

“哦?”王俊凯话语间带着几分暧昧调戏道,“那你具体说说,我都是怎样‘压榨’你的啊?在哪儿‘压榨’你让你睡不了觉啊?”

“……跟你没得聊。”

“诶诶诶,别啊。”王俊凯听王源疲乏的声音,其实也是心疼的,“乖,快起床跟我约会。”

王源很无语:“约什么会,还不如让我去工作室。等下我真要去一趟,昨天太晚了,其实还有几个bug没改完,我心里好不舒服,让我先去改了它。”

 

“……刚才是谁说我压榨你来着?”王俊凯无奈,“今天是好日子,不许工作,你得陪我约会。”

“好日子?”王源揉揉眼睛,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两周年?不是明天么。”

 

王俊凯笑眯眯的,王源在电话这头仿佛都能看见他露出来的小虎牙:“是呀,但今天是你迷恋我已久,终于正式告白的日子。”

“哦,也是你听完告白后逃跑的两周年纪念日。”王源很淡定。

“……”

“怎么?”

“没事。”王俊凯认输,“你快洗漱好了下楼。”

 

 

王俊凯就站在他们宿舍楼下那棵叶子快掉光的法国梧桐下,似是等了很久,脚上蹬着双马丁靴,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碾着地上干枯的树叶,落叶已经枯到酥脆,一碾就碎。这样无聊的小游戏他竟也能一个人像小孩一样玩得不亦乐乎,还间或对路过认出他来、叫他“学长”的学弟学妹们点头示意。

 

王源小跑着过去,王俊凯抬头看见了他,也没顾上这里人来人往学生众多,就习惯性张开了手臂等着他扑进怀里,可惜对方很不给面子的无视了他。王俊凯刚想揉一把他软乎乎的头发作为惩罚,脖子就被什么东西给套住了。

“源源,你关心我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暴力。”王俊凯摸着脖子间围好的白色围巾,和他乳白色的大衣还挺搭。围巾很暖和,还带着王源特有的味道,像薄荷般清新,甚至让他忍不住痴汉般深吸一口气。

“你傻啊,耳朵冻这么红,怎么不知道进去等啊。”王源帮他把围巾理理好,竖得高高的,遮住一双通红的耳朵。

“……”王俊凯大神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以为我已经不是这里的学生就不能进去了,你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来,我还是有饭卡可以刷的……”

“……完蛋了,大神傻了,没救了没救了。”王源念念叨叨。

“你说啥?”王俊凯一下扣住对方纤瘦的肩膀,开始挠他胳肢窝。即便王源穿了厚厚的大衣,仍然对此没辙,连忙笑着讨饶。

 

两人和去年纪念日一样,去了最初那家电影院看了场电影,王源买饮料和爆米花的时候还在嘟哝:“今天把电影看了,明天纪念日的时候还有啥好干的哦?”

王俊凯斜他一眼:“明天继续看电影。”

“看那么多电影浪费钱,我还不如在宿舍看,还能躺床上。”

“那你明天到我那儿看,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王俊凯一双桃花眼望过来,王源整张脸都红了。

“你滚。”

 

晚上王源说要回去北门撸串,却被王俊凯神神秘秘地阻止了,说自己已经在西餐厅订了位置。

“搞这么隆重?求婚啊?哦不,你好像已经求过了。”王源举起手,那枚戒指闪亮亮的。

王俊凯无话可说:“要真是求婚,你这么一说可也一点儿惊喜都没了。”

“哈哈,但是求婚完了咱俩也没地儿结啊?跑外国吗?”王源哈哈一笑,随即两人都发现这个话题其实并不好笑,还有些几分沉重,一时间竟都沉默了几秒。

 

“咳,先跟我走吧,餐厅离这里不远。”王俊凯率先迈开了步子。

“哦、哦好的。”王源有些许慌张,就跟着他的脚步走,脑子里还在想心事。忽然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他就一头撞了上去,脑门生疼。

他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看着那人转过身,将唇凑到他的耳边:“那就去外国,也不是不可以。”

那低沉的声音还带着温柔的笑意,让他的心跳都瞬间急促起来:“就算没有那一纸婚书,我们也能一直在一起。看看你的戒指,那时候你不怕,现在也不要有什么怀疑,好吗?”

这句话是和心跳声一起送到耳边的。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56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