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四十二)

上一章


(四十二)

 

 

 

二月中旬,学校已经开学。周末本是睡懒觉的绝佳时机,王源却起了个大早,把手机关了机,蹑手蹑脚地裹好围巾出了门。

 

寒冷冬日的早晨,气温极低,北风呼啸,他坐在晃晃悠悠的公交车上抱着书包想心事。

 

 

 

其实他早该告诉王俊凯母亲让他出国读研的事,可不知怎么就是一拖再拖,于是愈发说不出口了。母亲三催四促也没见他有动静,于是自作主张地帮他先报考了雅思,王源听说后难得和父母大声了一次,挂了电话后发呆很久。他知道是自己逃避问题的做法出了错,却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尊重他想法的父母会如此急切做出这个突然的决定,甚至从最开始看似宽容的“提议”变作不由分说的“命令”般语句,父亲也开始拿威严压他,向来懂事孝顺的他明明还一头雾水却已经被逼在逼仄角落喘不过气来。

 

毕竟雅思考试报名花了一千七百块的白花花的人民币,王源再怎么想回避也不好直接弃考,况且母亲在电话里耳提面命叫他好好考,闹得很少忤逆父母的他脑袋都大了。

 

 

 

N市的雅思考点在离他们学校一小时车程的C大,他一个人坐车去考试,眉头不曾舒展一秒。直到听力耳机里传来的第一个单词落在耳朵里,他还藏着满腹的心事无法安下心来。

 

 

 

下午考完了口语后,王源整个人都还是懵懵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考得怎样。他觉得这段时间的自己就像是个一直在被别人用手推着走、用线拉着动的木偶,没有主见,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也没有任何干劲,简直窝囊透顶。

 

他要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他自己都快不知道了。他很害怕,当他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能改变父母的想法时,这种害怕就达到了顶峰。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尝试了反抗,甚至头一次与父母爆发了强烈的争吵,可对方态度空前强硬,他又无法提出一个有力的理由。他想不管不顾地留下来,想告诉他们自己在这里有牵挂的人,可是他又不能说。他的恋情本来就是他心中对父母最大的愧疚。他也知道父母是为自己好。他喜欢现在的专业,想成为优秀的软件工程师,而事实上尽管他再不承认,国外确实有更好的学习机会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

 

 

 

他也在没办法时想过妥协,想过和王俊凯商量,因为异地恋不等同于分手,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他有信心坚持下去,可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太自私,于是就自我拉扯着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恶。他像被夹在了夹缝中,懦弱无比,畏畏缩缩,害怕看到父母满怀希冀的表情,也害怕看到王俊凯清澈深情的眼睛。

 

 

 

他仍然害怕要和王俊凯相隔几千公里的距离,害怕不能和王俊凯共享同样的白天黑夜,更怕王俊凯会不理解他,要跟他分开。他也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去要求对方的理解——他不想委屈对方去迁就自己。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怕这么多东西。他本来最初的想法只是想自己默默解决这些事情,不要让王俊凯也一起烦心,结果事情一步一步拖下来,所有的反抗都是无效,到头来什么也没能改变,他只是变得更加对自己生气而已。

 

 

 

王源考完试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去了工作室。他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去见王俊凯。当公交车终于到站时,他却忽然觉得脚有千斤重,不知怎么就迈不出步子了。他一个人孤零零坐在站台等车的位子上看着车来车往,手里紧紧攥着屏幕漆黑的手机。考试要求关机,而他在之后竟也一直没有打开,或许只是潜意识里想再自私地多给自己一些时间,不被任何事情打扰——尽管他明明知道这是幼稚可笑的。手表上的指针转过了八点,街上霓虹闪烁,行人穿梭,路灯也点上了微弱昏黄的光。

 

 

 

王源犹豫良久,终于把手指放在手机的开机键上,用力按了下去。手机还停留在开机界面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一小片阴影压了过来。

 

 

 

王俊凯站在离他不足半米的地方,穿着单薄的V领黑色针织衫,连个外套都没有披,风就呼呼地打在他锋利的锁骨上。他神色憔悴,眼睛通红。

 

王源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抽搐了一下。

 

 

 

“王源。”王俊凯的嗓子也是沙哑的,“你今天去哪儿了?”

 

“我……”王源的脑袋忽然卡了壳,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去拉对方的手,“为什么这么冰,你怎么不多穿点?”

 

“王源!”王俊凯用力缩回了手,语气忽然加重,几乎把王源惊得站不稳,小小后退一步。

 

“你告诉我,你今天去哪儿了?平时周末你不是都会来工作室的吗?为什么手机也不开机?你觉得让我担心很好玩么?”

 

“不是,我……”

 

“还是说,你早就在筹划离开我了呢,王源?”王俊凯的眼神闪过一丝痛苦,他的额发被风吹乱了,露出的形状好看的眉毛,此刻却紧蹙着。

 

 

 

王源实打实地往后踉跄了一下,看着王俊凯那双好看的眼睛,只能急促地解释:“不是的!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那你为什么连出国这种大事,都不愿意告诉我?”王俊凯步步逼问。

 

王源一下子睁大了他那双漂亮的杏仁眼。

 

王俊凯扯着自己的嘴角苦笑一下,不想被对方看出他内心的酸涩和一点儿都不符合他的恐慌。

 

 

 

他真的非常恐慌,也非常不愿意相信。和他那么好的王源,在他喝醉酒时为他熬醒酒汤的王源,愿意替他收拾呕吐物的王源,天冷时给他围围巾的王源,无条件相信他跟随他的王源,对他说“我喜欢的人是你”的王源,他的王源,怎么可能会想要偷偷地离开他呢?

 

 

 

今天他一整天都没联系到自己的恋人,于是打电话给方辰鑫,对方却告诉他自己从醒来就没见过王源了,说他似乎一大早就出门了。方辰鑫还以为王源一定是去工作室了,接到王俊凯电话的时候还非常惊讶。王俊凯提心吊胆一整天,坐在工作室里一个字母都敲不下去,连最简单的算法都写不出来。他压着心头的一团乱麻,跑出来在学校和工作室周围找了很久,甚至还跑到他实习时租的房子那片去问了一圈,仍旧一无所获,差点要报警或是贴广告写寻人启事了。温凡和金奇再怎么安慰他说王源是个成年人,肯定不会出什么事,他也还是像得了被害妄想症一样不能冷静下来,做各种奇怪的假设,生怕王源会出什么事。

 

直到晚饭前,程妍过来找温凡一起吃饭,他才终于得到了一点关于王源的消息。

 

 

 

程妍刚一进门就径直朝着王俊凯走过来,好奇地问他源源是要去哪个国家留学。

 

王俊凯感觉自己好像是处在另一个世界,对这个时空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留学?什么留学?王源不是说要考本校的研究生吗?他什么时候要出国留学?

 

 

 

王俊凯一脸惊愕,程妍也有点搞不懂了,她疑惑地问:“那他今天怎么在C大考雅思?不是为了出国留学吗?”

 

“他在C大考雅思?”王俊凯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冰冷的。他一下子卸除掉了持续一整天的惶恐和担心,脱力到几乎站不住,却在与此同时坠入一个更深更冷的冰窖。

 

“你不知道?你俩不是好得和亲兄弟一样吗?”程妍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我今天去C大找同学玩,C大好像是雅思考点吧,我正巧看到源源往雅思考试的那幢楼去了,我还叫了他一声不过他没听见。我对着那个背影反复确认了好几次,难道我还是看错了?”

 

“哎呀你肯定看错了,怎么可能是王源儿嘛。”温凡心下知道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他看了看王俊凯的脸色,急忙向女友眨眨眼,抓紧补救。

 

“啊……对,那可能是我看错啦,你也知道我明明近视眼还老是不戴眼镜,看错也是很正常的嘛。”程妍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附和了男友的话。

 

 

 

王俊凯一动不动。

 

金奇只当是王俊凯对弟弟没有告诉自己出国的决定而感到愤怒,没有多想,他扶了下眼镜,安慰道:“王源如果真的要出国深造其实也算是好事嘛,他没有告诉你可能是有自己的打算吧……”结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温凡的一个瞪眼给终止了。

 

温凡急中生智地接道:“就算是去考雅思,也不一定要出国念书啊,说不定源儿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我也很想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打算?”王俊凯抬起头,一双眼赤红,“雅思也是有有效期的,两年,对吧?他要走,也就这两年,不是出国去读研,是做什么?难道是去考一下证明一下自己的英语实力,还是方便找工作?”

 

“是呀,也不是没有可能……”温凡说着自己都心虚。

 

 

 

王俊凯从来不怕异地恋甚至异国恋,也不会阻挠恋人任何关于未来的选择。他不是一定要把王源禁锢在自己身边,他也很愿意送他去更大更远的天空飞。可他至少要知情。他怕的是王源竟然一直将他蒙在鼓里,并且默默筹划着不动声色地离开他,他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察觉。他只是想出国深造,还是想彻底和自己分开?

 

王俊凯都有点搞不明白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告诉他一声?哪怕只是发条简短的短信,也好过从别人那里听说这件这么大的事。王源是刻意隐瞒的。之前他和父母打的那些神神秘秘的电话,也在这一刻瞬间有了合理的解释。王俊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说服自己是程妍近视度数太高看错了人。

 

 

 

他想出来静一静,连外套都没穿上就把自己扔到了大街上的冷风里。寒冷使他清醒。他希望自己走到公交站台就能看见回来了的王源。他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王源只不过是今天被导员叫到办公室帮忙处理了一大堆事务忙得没空联系他,手机又没电自动关机了。而在忙完后,他的宝宝就第一时间坐车回到了工作室,并且还是和从前一样,看到他就笑容甜甜地扑到他怀里,任凭自己揉乱他头顶柔软的头发。

 

 

 

而王俊凯的种种设想只有第一步成立了。他远远就看见王源坐在公交站台等车的位子上。王俊凯盯着看了很久,也没见对方站起身来往工作室的方向挪动半步。他慢慢走近了些,看见王源似乎正在想心事,他低着头戴着帽子,帽檐低低地压着,只露出个精巧雪白的下巴。他的手机也不是因为低电量自动关机——在他缓慢地按下开机键后手机正常启动了。而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时候,那双明亮动人的眼睛里竟然没有欣喜,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紧张和忐忑。

 

 

 

王俊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质问的话说出口的。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他一整天的所有担忧,都在证明他自己是个多么可怜的傻子。

 

 

 

 

 

呼啸的风吹进了王源的眼睛里,他倔强地一直睁着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对方,直到眼睛酸涩到含着泪。

 

“王俊凯,我发誓,我绝对、绝对没有想要离开你,一秒都没有想过。”

 

他盯着王俊凯的脸,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一件很大的事。王俊凯的眼睛映着霓虹灯光,闪闪烁烁。此刻王源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为了这个人留下来。他要留在他身边。

 


 


 

====================================

 

这章真的是改了又改,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写人物复杂又矛盾的心理变化,心好累TAT 然后给哥哥写的生日贺文其实是前几天发的那篇《他们》,然而当时写完了就直接提前发了,但那个仍旧是生日贺文!【把我自己拖出去

 


 

祝小凯生日快乐!希望十六岁和往后每一年的王俊凯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529)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