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四十五)

上一章


(四十五)

 

房间里一片寂静,漂浮的灰尘在灿烂温暖的阳光下清晰可见。

王俊凯站了起来,椅子腿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他硬是挤出了个笑容,看起来格外牵强:“一直没来得及问你,比赛怎么样?”

“我们队拿了金奖。”王源朝他走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可以,恭喜……”

“你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王源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在故作轻松,于是直截了当地问了。对方没有即刻作答,他扭过头,看向另一边的温凡和金奇:“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咱们的游戏出问题了?”

 

金奇看了王俊凯一眼,疲惫地摘掉了眼镜:“越腾抄了我们的创意。出了几乎和‘音乐战争’一样的游戏,取的名字叫‘黄金战神’。”

王源睁大了眼。越腾是很有名的公司,出的手游基本一直占据着游戏排行榜前几名,拥有着众多固定玩家的追捧。他们竟然要来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工作室的游戏?

 

“抄得非常明显。”金奇继续说,“不止是操作方面,就连人设和故事背景、情节设计都几乎一模一样。现在微博上甚至有好多说我们是抄袭的。游戏的下载量直线下降,才一天就基本无人问津了,我们小工作室,本身光是放广告推广就已经资金运转很吃力了,继续这样下去,别说赚不到第一桶金,恐怕赔得底裤都不剩。”

 

“这怎么可能?!我们应该去维权啊!对方这么明显的不正当竞争,更何况我们游戏上线的时间明明在他们之前啊,说我们抄袭的那些人,难道他们都瞎了?””王源急道。

 

“维权?”一直没说话的温凡忽然抬了头,“太天真了吧,我们拿什么去向越腾维权?打个官司能把我们几个全都搞到倾家荡产!他们一个指头就轻轻松松将我们捏死了。用户不信任他们,凭什么信任我们这种小破工作室?就算我们先上线的,别人也能找到各种理由,还有人说我们是从什么肮脏的特殊渠道抄的!上哪儿说理去?!况且越腾那边显然会刻意打压我们,直到把我们压垮为止!”温凡情绪忽然异常激动,他站起来,目光锐利地指向对面一言不发的王俊凯,“现在投资方都表示要撤资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干脆我们前期就不该投那么多的钱!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精力,统统都是一场空!你一改再改,要最好,要完美,然后呢?我们的目的本来就该是努力保住工作室,让它至少能运转下去,而不是你的伟大理想和情怀!”

 

“温凡你干什么呢,你冲小凯发什么火?这事儿有他什么错?他才是心里最不好受的人,你心里有气,我们大家就没有吗?你有气也不能到处撒啊!平心而论,我们之前所拥有的成就,不是也多亏了有小凯和源源他俩的坚持吗?”金奇皱起了眉,按着温凡的肩膀让他坐了下去。

 

王源担忧地看了看王俊凯。这个工作室,这个项目,王俊凯付出的比谁都多。“音乐战争”本来就是他的创意、他的灵感、他在脑海规划了很久才着手制作,辛辛苦苦才孕育出来的最宝贵的结晶。工作室前期的筹备资金虽然也有大家的东拼西凑,但最大一部分也还是来自作为他们领导的王俊凯。这是他付出全部心血的理想。

 

“多么伟大啊,我们是为了梦想才聚在一起,我们没日没夜敲代码,调试,运行,改bug,一分钱都没得赚给你卖力!”温凡坐下来了,依然没有熄灭心底的不满和怒火。

 

“我们不是本来就说好的吗,开始的时候可能没有工资,你当时不是也同意了吗?这不是我们共同的理想吗?你怎么了忽然这样?”王源看不下去,站在了王俊凯的面前。

 

“是我考虑不周。”王俊凯闷闷地说。

 

听到他的回答,温凡一下子卸了力般向椅子后背靠去,微微扬起了头:“你们知道么,程妍昨天跟我分手了。”

大家都是一愣。

温凡闭上眼睛,有一行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去,埋进了黑色的鬓角,“她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告诉我她爸妈一直催她回去,给她安排安逸的工作,她已经跟家里磨了太久,而我一直都不知道。”

“你们也知道,我们两个的家相距有多远,她们家和N市相距又有多远。我多想和她说,留下来,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可我自己在这个城市都没法立足!我拿什么来养她,我连挽留她的资格都没有!我能说什么?我看着她在我面前哭,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真他妈也好想哭啊!我真是窝囊,无能透顶!”

“程妍说,她已经看不到我们两个的未来了。而我有多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现在就有多痛苦!我是不该把气撒给任何人,只能怪我自己,可我觉得我真的要把自己逼疯了!”

 

温凡的声音夹杂着压抑的哭腔。过了一会儿,他狠狠抹了把脸,背上包走了,门重重地砸上。

 

“下午老板找我做苦力,我也得走了。”金奇也站起来,还是不无担忧地朝着王俊凯望了一眼。他知道,王俊凯心里是最难受的,也知道这个项目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每个人都很努力,但或许他们多少还带着一点点玩一玩、锻炼下自己实践能力的性质,王俊凯却一直比谁都认真。自从他们知道被抄袭的消息后,王俊凯就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会儿被温凡说了那几句,心情肯定只会更差,或许还会夹杂着许多内疚和自我厌恶。金奇的脑子转了又转,一张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嘴此刻却吐不出半句合适的安慰。他自己心里又特别难受,于是只干巴巴憋出几句没有营养的话:“小凯,你别太难过,没事儿,没事儿。”

 

人都走了,王源也知道了发生的事,王俊凯没有再强颜欢笑的必要。他把头垂得低低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王源在他身边坐下,把手放在他露出的后颈,温暖的手指轻轻摩挲那处冰凉的皮肤:“小凯,不就是一次挫折吗,没关系,我们再努力就是了。”

“小凯?”

“王俊凯,你说句话吧。”

 

王源看着王俊凯低垂着的微微颤抖的睫毛和紧紧抿成一条线的双唇,心里堵得慌。

 

“陪我喝酒吧。”过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才开口。

王源陪他下了楼,看着他在楼下的小店买了一大袋罐装啤酒。王源去拿他手里拎的袋子,却被对方拂开了手臂。

“王俊凯,你别这样。”王源蹙紧了好看的眉头,“你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啊!”

“让我冷静一下吧。”王俊凯沉沉地说。王源看着他,不再试图说什么,眸子里是浓到化不开的担忧。

 

王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王俊凯。

他靠着墙,双目放空,机械般拿起啤酒,暴力地拉开拉环又迅猛地将酒灌进嘴里,过长的刘海搭在额头,快要和长长的睫毛缠绕到一起。

在王源的印象里,王俊凯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他什么事都做得很好,好像从小到大都没尝过失败的滋味,他自信且拥有实力,人生履历不说有多辉煌,但一直都一帆风顺,仿佛永远是命运的宠儿。

失败对他来说,格外不好受吧。他好像不再是那个成熟的学长、风光的大神,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哀哀的舔舐自己的爪子,却本能般用高傲的自尊心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拒绝一切的同情和怜悯。

 

锋利的拉环割坏了王俊凯的手指,细长的伤口渗出了鲜红的血液。王源看着都心疼,翻箱倒柜找出包创口贴,一言不发地给他贴上。王俊凯还很不老实,不肯乖乖把手给他,还在持续着喝酒的动作。

 

“咳——”大约是喝得太急,王俊凯被呛了一下,开始迅猛地咳嗽。一双通红的桃花眼渗出了泪。王源轻轻抚着他的背,他瘦了许多,背上的骨头有些硌手。

王源知道自己劝他没用,就放任他消沉一回,自己坐到了电脑前开始工作。不管伙伴是如何考虑,反正他是不想放弃,也不会放弃。他上了微博,查了网页,对发生的事情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当然也看见了许多不堪入目的言论。

 

游戏里的代码是他没日没夜辛苦敲打的,情节设置更是他和王俊凯彻夜讨论,再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每一个字他都有细细斟酌,吃饭时、睡觉前都还想着故事情节。他从小语文好,写文章也获过不少奖,但到底不是专业的,总怕自己故事写得不够精彩,不够契合游戏场景,会给大家辛苦做好的游戏拖了后腿——毕竟文案的好坏、剧情走向是否引人入胜都是很直观的。每一个句子,每一处人物的心理变化,王源都有仔细揣摩过。而别人抄袭的时候,甚至只需要动动手指,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他在这里投入了太多的心血,怎么能容忍别人轻而易举地窃取成果,还反过来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说他幼稚也好,年轻也好,不自量力也好,他就是不会这么轻易妥协。

 

抄袭、山寨,这都是业内常见的事情,可对一个初步创立的小工作室而言,却是致命的打击。然而,大公司虽然有品牌和资源优势,可是决策和执行要通过层层部署,速度肯定比不上小的创业工作室,只要保证自己游戏的新意和变化,对方总会来不及抄,或许也会根本不屑于紧跟步伐——毕竟人家公司有那么多待开发的项目,这种小工作室捧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盈利渠道。而这就是他们应该抓住的机会。他们要走在最前面。

 

王源对“音乐战争”完全有信心,因为别人再抄也抄不走他们付诸在游戏里的信念和心血。

 

王俊凯稍一抬眼,看见王源笔直地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敲打,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般认真工作着,全身都充满着干劲和活力。他微微地愣了愣神。

 

“源源。”王俊凯沙哑着嗓子唤了一声。

“嗯?”王源听到他叫自己,迅速地转过了头,弯了弯眼睛,漆黑的瞳仁里注满了璀璨的星星。他总是这样活泼开朗,积极向上,像个暖洋洋的小太阳,照亮身边所有人。

 

王俊凯喊他一声之后,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他知道王源心里也难受,也有很多苦楚无处倾倒。王源一直很努力,为了这个项目连最喜欢的零食都常常腾不出一点空闲来吃,喜欢玩的游戏也统统放下了,过年没有好好陪家人,熬夜更是家常便饭。偶尔靠着椅子小憩一会儿,王俊凯看着他安静的睡脸都不忍心吵醒他,破坏他甜甜的美梦——他怎么舍得他小天使一样的宝宝天天连觉都睡不饱啊。

 

“你怎么了?”王源看他傻乎乎地不说话,就凑过来蹲到他跟前,“你不要放弃,我也不会放弃,好吗?”他捉住了王俊凯的双手,被创口贴包裹的手指触感粗糙,王源轻轻摩挲两下。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就越该有信心啊。连越腾都要抄我们,不是证明我们真的特别棒吗?王俊凯,你在我心里,是永远的大神啊。”

 

王俊凯认真看向他,那双杏仁眼里有肉眼可见的失落,却仍旧盖不住底下满满的信心和希望。

王源一脚踢开堆在王俊凯脚边的歪歪扭扭的空啤酒罐,有点促狭地笑了,鼻子轻轻一皱,“王俊凯,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啊?”

他看王俊凯一脸迷茫,于是提醒道:“你昨天说,如果我得了金奖,你就奖励我……”

话还没说完,他动个不停的嘴就被对方的一片柔软堵住了。

王俊凯和他深深地接吻,舌头扫过他雪白整齐的牙齿,又与他的舌辗转纠缠,霎时间他的嘴里就满满都是啤酒辛辣的味道。吻着吻着,王源感觉有苦涩的液体滑到两人的唇齿之间,他想退开一点看看对方的脸,却被紧紧按住了后脑,箍住他腰的手臂也倏地加大了力道。王源愣了一下,轻轻弯了弯唇角,闭起眼睛专心致志接受对方的亲吻,主动热切地回应。

 

我知道,你不会流泪的。这是一场恶战,但你不会被打败。你永远是大神,是英雄。

 

 

下一章 


评论(32)
热度(538)
  1. 柒兮♡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你是更英雄OK??
  2.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