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四十六)

上一章


(四十六)

 

象牙塔外的世界比想象中还要复杂许多,看似清澈见底的水里也藏着透明的玻璃碎渣,一不小心能扎得人鲜血淋漓。王俊凯头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心里愤恨难平到恨不能丢个原子弹把越腾整个总公司外加大大小小分公司统统夷为平地。但他知道自己有多渺小,这种认知就让他更加痛苦。

 

所以他才讶异,讶异比他还低两届的王源竟然在事情发生的时候表现得如此淡定从容,并且对追寻目标锲而不舍。王源一向很温柔,脸上常常挂着浅浅的笑,心地善良,甚至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任何委托或是请求——即便有时他心底其实并不想接受。就是这样一个温温和和的人,却有着那样一颗坚强的内心,骨子里比谁都要强。

 

他后来好多次想,如果那个时候没有王源,他可能就真的要放弃工作室,甚至放弃自己搞创业的想法了。

 

 

王俊凯对温凡分手的事还心怀愧疚。工作室一直太过忙碌,温凡和程妍见面的机会被压缩好几倍,吵架次数也越来越多,有好多次甚至被王俊凯听到,但询问时温凡都说没事不用他担心。但问题还是在一点一点地显现——没有时间供两个人解开滚雪球般越来越大的矛盾,也没有时间让温凡去了解程妍的内心、了解她的处境、她的委屈和难处,加上现实洪流的冲击,这段大学四年轰轰烈烈的感情就在毕业的分手大潮中被毫不留情地拍在了沙滩上,画上一个仓促的句点。

 

王俊凯在工作的时候接到了温凡电话,叫他去老校区。

温凡一个人穿着条大裤衩,踩着双人字拖,蹲坐在老校区废弃的游泳池边上,脚边堆着一箱啤酒。夏风阵阵,蝉鸣聒噪,太适合借酒消愁。

王俊凯有两天没见着温凡,感觉他一下子憔悴很多。温凡看到他来,就朝着他招了招手,勉勉强强拉扯出一个像哭一样的丑兮兮的笑容。

温凡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那天在工作室实在被怒火冲昏了头,莫名其妙对王俊凯说了些伤人的话,于是存着心思要道歉和好,而王俊凯心底对温凡也怀着点内疚之情。

温凡给王俊凯递了瓶酒,替他开了瓶盖儿,王俊凯接了过去,直接一口气灌了下去,喝完了猛咳嗽。

 

“你失恋还是我失恋啊?”温凡看着他豪气干云的样子,笑了出来。

王俊凯一抹嘴,酒都漏到了T恤领口里,被风一吹嗖嗖的凉,他也就跟着笑了。温凡随之毫不示弱地也干了一瓶,两个人之前的嫌隙就在这一来一往中不声不响地彻底烟消云散,谁都没再提起那场不算吵架的吵架。

 

王俊凯怕温凡伤心,本来不打算问他关于程妍的事儿,不过温凡就是专程找人来倾诉的,自己就说了起来。

 

程妍上午回老家,温凡想去送,但又觉得自己没理由也没立场,硬生生把自己锁在了宿舍里蒙头大睡。后来下午才听程妍的舍友说,她早上在车站等了很久很久也不肯走,虽然她什么都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承认,但看样子就是执意要等温凡来,甚至差点没赶上回去的那班车。温凡还能说什么呢,他也只能干巴巴地苦笑两声,连哭都哭不出来。

 

“向前看吧。”王俊凯沉默了许久,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句。

“那你呢?”温凡偏了偏头看他。

“我?我什么?”王俊凯一头雾水。

“你和王源。”

 

王俊凯听到他的话猛地转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溢的惊讶无处安放。

“果然是这样啊。”温凡看到他的表情笑了一下,“凯神,你果然是不走寻常路啊。”

“哪有什么不寻常。”王俊凯闷头喝了一口酒,“感情还不是都一样。”

“嗯。”温凡应了声。最初他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每每看到那两个人在一起都会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尴尬,但是时间久了,他发现也就那么回事。温凡看不见王俊凯和王源独处的样子,他俩更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恋人的亲密,但就平时来看,这两个人就像普通好兄弟一样相处,一起熬夜工作,一起挥汗如雨地打篮球,一起被一部恐怖电影吓得哇哇乱叫。然而当温凡开始注意两人的关系时,他渐渐发现,他们两个人的眼神总是悄无声息地传递着爱侣间才互知的讯息,王俊凯每天不厌其烦地督促王源好好吃饭,王源也总是在王俊凯疲累的时候恰到好处地送上一杯温热的水,他们互相包容,互相扶持,为彼此撑开一把遮雨的伞。温凡刚开始看也会觉得奇怪,但久而久之却潜移默化般觉得他俩就该是这样,尽管是男生和男生,但与一般的情侣好像也并无分别。

 

“王源儿毕业要出国,你舍得?”温凡问。

“不舍得。”王俊凯接道,“但也不害怕,异地恋算什么。况且他本来就该有很好的前程,我很高兴。”

温凡长叹一口气:“你也真是看得开……但你说,要是王源和程妍一样,留在别的地方扎根——当然程妍只是回老家,你家那位要留多半是在异国他乡,那你怎么办?追过去一起,还是选择分开——难不成谈一辈子距离遥远的异国恋?”

“不会,他说会回国的……”

“那万一有更好的机会呢,你不以他的前程为重了吗?”温凡步步紧逼。

“……”王俊凯忽然没话说了。

“兄弟,不是我故意要呛你、跟你唱反调,但你自己得先有个心理准备,未来太遥远了,到底会怎样,不走到那一步谁会知道呢。”温凡最后一句的语调像是在自嘲,月光下的身影落寞地蒙上一层灰。

 

 

王俊凯放下酒瓶稍稍抬头,夜空中只有寥寥几颗星,显得分外孤独。废弃的游泳池里头堆着一堆不知做什么用的、已经生锈的铁料;池底好久没人清洗,落下了许多深深浅浅的黑色污迹,像是发了霉;瓷砖的缝隙透出老旧的黄,完全令人难以想象几年前那些包括他在内的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是怎样在里面嬉戏、比赛和上课的。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不经意地过去了。学校改变了体育的选修课程,游泳池废弃了;图书馆修建了新的,比原来那个气派多了;宿舍楼也小小翻修了一下,斑驳的墙壁重新刷了油漆;来来往往的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却还带着同样青春洋溢的年轻笑脸。曾经牵手在路灯下走过的小情侣现在可能挽着手走在了买完菜回家的途中,也可能早就在茫茫人海中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或是干脆就天各一方、再不相见了。

 

未来太遥远了。

 

 

 

 

王源毕业那天,王俊凯给他拍了照。天气热得要命,王源穿着黄色领子的黑色学士服,戴着学士帽,流苏垂在脸边。王俊凯看着他,那一刻真真正正觉得,王源也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王俊凯被王源拖去帮忙整理宿舍,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前几天王源已经和全班吃过了散伙饭,一群人喝到醉醺醺,互相抬着回到宿舍,窝在床上倒头就睡,而这会儿,那几张温馨的小床都已经成了几块光秃秃的木板。王源看着空空荡荡的宿舍时才扎扎实实体会到,他四年的大学生活,真的结束了。

 

行李都打包好,两个人挥着汗水挤进了宿舍狭小的洗澡间,为晚上工作室举行的聚餐洗掉一身臭汗,打理打理自己。这聚餐说是为了庆祝他们中最小的王源毕业,但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这主要还是为了给王源践行,王源申请的学校的offer早就已经寄来,他还顺利拿到了全额的奖学金——他很快就要出国了。

 

晚上大伙都到齐了,林莹也在列。她很顺利地考上了研究生,也就顺理成章地真正加入了工作室。工作室的工作已经渐渐走上了正轨,当初闹到几乎大家都要放弃的抄袭事件,此刻想来也不过尔尔。王源当时不服输的劲头不仅感动了王俊凯,还激励了金奇和温凡,甚至还带动了那时远在另一座城市的林莹。几个人争分夺秒地对游戏进行了更新和加工,林莹又抓紧做了个特别感人催泪的视频,配以王源写的真诚恳切的文案,瞬间俘获了很多网友的心,舆论的偏向扭转了回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们这个小小的创业工作室。

 

 

饭虽然只草草吃了一顿,但很快大伙就转战到了隔壁的KTV。温凡和金奇两个人霸占着麦克风鬼哭狼嚎;王源忙着吃桌上香喷喷的爆米花,时不时喝两口啤酒解渴;王俊凯一会儿看看身边的小吃货,一会儿看看前面那两个发着疯的人,笑得两颗闪亮的虎牙一直收不回去;林莹在一边安安静静坐着,目光却停留在王俊凯的脸上。

 

他虽然笑着,但看起来,还是有一丝掩盖不住的落寞。

 

“来来来,你俩唱首歌。”温凡嚎完最后一个高音,抢过了金奇手里的话筒,分别塞进了王俊凯和王源的手里。他明白,这两个人心里肯定都不痛快——马上要面临分别了。别说王俊凯会不舍,其实工作室的大家都很不舍得。然而这个话题好像有点沉重,谁都没有力气把它提起来,温凡也知道王俊凯和王源本人心里肯定最不好受,于是变着花儿地活跃气氛。

 

“绝对没说谎

  对着你偏偏脸烫

  跟你相对时如不知不觉

  人似摇荡

  在这夜方醒觉

  你是我一生所托

  真正的爱情难收而易放

  太突然太是难忘

  ……”

 

这首歌还是他俩在王俊凯毕业那会的晚会上唱的。一年一年过的,总是不知不觉。

 

林莹看着王俊凯和王源唱歌时对视的表情和眼神的交换,不知怎么竟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她一直心思细腻,总感觉那两人之间,有种说不出的感情在涌动。她轻微地皱了皱眉,想把这种荒唐的想法赶走,却更加心乱如麻了。

 

聚会到最后,就只剩音乐在自顾自地放着,原唱在音响里唱着缱绻的情歌,几个人窝成一堆打牌玩游戏。包间里的冷气打得太足,没一会儿竟然让人觉得冷,他们就问店员要了几个花花绿绿的毛毯裹在身上,可供的毛毯就三个,林莹是女生自然一个人用一个,另外两个就理所当然的是温凡和金奇共用,王俊凯和王源分享。几个人哆哆嗦嗦披着大毯子,玩得倒是挺嗨,输了的要罚酒,王俊凯这天好像运气不佳,一连喝了好几杯。

 

 

王俊凯喝得脸有点红了,王源见识过他好多次喝醉后难受的样子,于是主动替他挡酒,王俊凯还死倔着不同意,两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在毯子底下打打闹闹。

 

“要不别打牌了吧。”一直挺安静的林莹忽然发话了,“我们玩游戏吧,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


下一章

评论(16)
热度(51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