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四十七)

上一章戳我


(四十七)

 

一个空酒瓶被摆在了桌子正中间,温凡把手按在上面,提醒道:“既然要玩就必须放开了玩啊,不许扭扭捏捏推脱,说真心话的时候也不许撒谎啊!”

“行行行,快开始!”众人忙催促。

“好好好……卧槽,刚才谁打我屁股?!”温凡一脸良家妇女被调戏的表情,“靠,没人承认我就当是我儿子干的了啊。”

“哟,我啥时候多了个孙子?”王俊凯探过头来。

“……”温凡愣了半秒,“你大爷!”

吵吵嚷嚷间,游戏开始了,酒瓶转了好几圈,稳稳当当地对准了温凡本人。

 

“哈哈哈哈,你可要放开了玩啊,温总!”王源幸灾乐祸道,“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温凡踌躇两秒,额角挂了滴冷汗:“呃,大冒险吧。”

金奇立马提议:“把源源公主抱起来做十个深蹲!”

 

这……温凡下意识看向了王俊凯,果然毫不意外地收获到对方桃花眼抛出的一个警告的眼神。

“王源太瘦太轻了,没什么挑战难度,”王俊凯大手一挥,“你就抱金公子吧。”

结果俩人一脸苦大仇深地完成了这个动作,期间金奇屁股着地四次,温凡的老腰差点儿给折了,结束后直冲着王俊凯龇牙咧嘴。

然后第二轮酒瓶子转到的就是王俊凯。

“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啊!”金奇和温凡一同仰天大笑。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王俊凯淡定地说。

“那……”一直没有说话的林莹这是忽然开口了,声音清亮,还带着点紧张的颤抖,“你有对象么?”

“嗷!不算不算,我要换一个问题——”温凡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的一句“有啊”的回答给截断了。

“哎呀!白浪费这么好一个拷问机会!”温凡和金奇两个人佯装抱头痛哭,“新老校区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凯神有对象啊!他还在毕业那时候对着全校朝对象告白呢,多浪漫!”

 

“是……是吗。”林莹有些尴尬的牵着嘴角笑了一笑,整个身子朝着沙发靠背陷了进去。

 

玩了好几轮也没什么特别大的爆点,最后酒瓶子朝向王源的时候,金奇转着脑瓜子终于想出个馊主意,一个人阴恻恻笑了半天,才慢慢悠悠说道:“王源儿,给你ex打电话并且大声说‘我还爱你’!”

“太毒了太毒了……”温凡啧啧称叹,还偷偷去瞄王俊凯的表情。

王源倒是很淡定,脸上挂着个弧度完美的微笑:“我没有ex,不好意思。”

“我去,不可能吧,你特么居然没谈过恋爱?!”金奇吓得眼镜都要掉下来了,“白长这么张脸了啊!弟啊,你是不是要求太高?”

林莹也有些惊讶,毕竟王源也一看就是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为人又很温柔和善好相处,这样的条件到大四还没恋爱过,也是让人出乎意料。

“谁说我没谈过恋爱啊,我只是没有前任,我这是现在进行时好不!”王源哭笑不得。

“啥?!我咋不知道!你竟然背叛了组织!”金奇这回眼珠子也要掉下来了,而林莹也在这时候回忆起一件往事。大二时她跟着高中闺蜜岳婉灵去A市旅游时,王源有和王俊凯一起请她们吃饭——那也是她开始喜欢王俊凯的日子。当时王源就和岳婉灵说了他有对象,看来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好像也有好几个年头了。

 

只有温凡全程把目光放在王俊凯身上——这家伙表情就跟吃了蜜一样甜。

真是虐死单身狗,温凡腹诽。自从跟程妍分手,他都空窗一年了。

 

“那就给现任打电话告白给她个惊喜吧,多浪漫啊。”林莹勉强把自己从听到王俊凯有对象的消沉情绪里拔出来,难得流露出点小女生般的憧憬。金奇也不嫌事多地在一旁鼓手叫好:“对对对,我还没见过弟妹呢,听听声音也好啊!”

 

剩下的三人就同时僵住了表情。

王源沉默了几秒,下定决心般拿起手边的酒瓶猛灌了一大口,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墨色的眸子闪着亮晶晶的光:“行。”

还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他的手机就兀自唱起了欢快的歌,金奇适时地暂停了正在放的音乐,包间里一下子安静到不同寻常,王俊凯有点呆滞地按下了接听键:“喂?”

 

下一秒他好听的低沉嗓音就从开着免提的王源手机里传了出来。

 

“……”别说金奇和林莹保持着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就连一直知情的温凡都神色复杂。

 

“我爱你。”王源自顾自地说道,每一个音都掷地有声,缓慢温柔。

 

王俊凯从听到王源的声音那刻起,就瞬间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甚至不自觉露出了两颗虎牙,眼里的深情和温柔如海水般满溢。

听筒和身侧一起传来了那把薄荷般的音色,听起来有种别样的感觉:“我爱你,虽然我们马上要分开一段时间,但是我爱你;虽然这条路注定会走得很艰辛,但是我爱你;虽然我们可能很难得到最好的祝福,但是我爱你。”

王源的声音哽咽了,轻轻颤抖着,还带上了小小的鼻音:“我不想偷偷摸摸的,不想每回都在别人面前遮遮掩掩。在座的大伙都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我曾经也担忧过许多,顾虑过许多,生怕朋友的疏远和不理解。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忽然不害怕这个秘密被知道了,也不觉得羞耻,我不后悔。我想光明正大地说,我爱你。”

王俊凯笑了,眼睛里有星光浮浮沉沉,似是有热泪盈眶:“我也爱你,源源。”他都不知道,他的王源竟然会这么勇敢。他以前也有好几次问过王源要不要找机会和朋友们出个柜,这样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可以坦荡一些,可王源都因为各种各样的顾虑最终犹豫着拒绝了。他知道他害怕异样的眼光,因此也一直很理解。而王源这回在走之前一反常态、不计后果地公开告白,显然是想给他底气和安抚。

他是真心爱他,距离杀不死真爱。

 

包间一片寂静,似乎每个人都在此刻屏住了呼吸,七彩的灯光晃得人睁不开眼。

 

“虐狗啦,虐狗啦。没人性呐!”还是温凡率先打破了挂断电话后令人尴尬的僵持和沉默,试图活跃一下气氛。金奇惊得下巴都没合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逼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毕竟他实在不知道俩男的到底是有什么地方会互相吸引。但他还是当这两个人是好兄弟,于是眼珠子滴溜溜地从王俊凯转到王源,又从王源转到王俊凯,最后隔了好半天才磕磕巴巴地接话:“呃……祝,祝福你们哈。”

 

只有林莹没有吭声,她死死地抓紧了身上的毛毯,把自己裹得更加紧实了些。她感觉有盆冰凉的水猛地浇在了她头上,灌进了五脏六腑里。她暗恋了王俊凯快四年,这么漫长的光阴里,她一个人在小路上踽踽独行。收到一条回复能高兴半天,得到一句感谢能一夜都睡不着觉,对方多看自己一眼都能心动到无法呼吸。她小心翼翼,生怕多走一步会惹人烦,少走一步会被遗忘,她努力充实着自己,希望能匹配上心里最完美的那个人,希望至少能跟上他的步伐,至少能替他分担一点忧愁。

她想把整颗少女的心都捧到王俊凯面前等待他检阅,可又矛盾地害怕他发现。她却没想到,兜兜转转间,她的爱恋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而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输给了一个男生——尽管其实处处有蛛丝马迹可寻,她也隐隐约约有所感应,但当事实真正摆在眼前时,她还是觉得这一切简直荒谬至极。

在加入工作室这一年来,她和大家都相处得很友好,这其中自然是包括王源的。王源是个很细心的男孩子,也很有耐心,善于听取意见又很有自己的主张,才华横溢,是绝佳的工作伙伴。抛开工作来看,他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成绩优秀,性格温柔,脸上总是挂着笑,好像从来没什么事会让他生气,比起自己的心情来更顾全大家的情绪,遇到再难的处境也都迎难而上,用积极乐观感染着身边的人。可是,就算、就算他再好,再完美,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生啊。

林莹在知道王俊凯有对象的那一刻都不如此时受到的震动大。她实在太不甘心,她想到自己还曾经庆幸过王俊凯身边有王源这样一个好兄弟陪着,就更加觉得讽刺。

 

 

大家差不多都累了,气氛也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王源坐在一边想心事,不自觉地喝了不少酒。过了一会大伙儿就散了。KTV离老校区有点远,林莹、金奇和温凡回学校宿舍,王俊凯就带着王源就近去了工作室。

 

两人一进门,王俊凯就翻身把王源按在了门板上,急切地低头寻找他的唇。他在听到王源在众人面前告白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想抱住他亲吻的冲动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的恋情,但他还是不能在旁人面前太放肆。然而此刻,他终于不需要再压抑。王源喝了挺多酒,有些醉了,全身雪白的皮肤都泛着淡淡的粉红,嘴唇也红艳艳的,被他压着发出两句“嘤嘤”的哼哼声。

王俊凯抱着他,准确地吻了下去,醉了的王源很乖很顺从,两条手臂软软地搭到他的脖子上,半张着唇任他侵略。王俊凯揉着王源的背,将他紧紧搂着,缓缓把头埋在了对方的脖子里,像要用力记住他身上味道一般使劲儿地嗅了两下,又啃啃他的锁骨,含糊道:“源源,你还会回来的,对吗?”

 

“嗯……?”王源眨了眨眼睛,伸手安抚地摸摸王俊凯毛茸茸的后脑勺,“当然啦,我当然还会回来的,你想什么呢。”

王俊凯没说话,手不安分地从白色T恤的下摆伸了进去,摸到一片光滑滚烫的肌肤。

 

夜里关了灯,王源像只小动物一样乖乖窝在王俊凯的臂弯里,月光下的睡脸安静无暇。王俊凯摸一摸他的脸颊,又对着那张极度勾人的索吻唇亲了又亲。或许是因为很快要分别,又或许是因为喝了酒,这一晚的王源特别主动,却还不自觉地懵懵地显露一点醉态,看起来可爱到爆炸。

他真的太舍不得,舍不得放他走,舍不得他离开自己半步。

“我爱你,源源。”他在王源耳边低声说道,没成想那人竟颤动两下睫毛,又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与他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三秒,然后露出个天真无比、毫不设防的笑容。

王俊凯满腔的爱意无处安放,他邪气地勾了勾唇角,直接翻身压上去,握住了王源精瘦的腰。

“我靠你还没要够……”

“永远都不够啊。”王俊凯把唇贴到他耳朵边,声音性感无比。王源登时通红了一张脸。

 

 

王源走的那天王俊凯去机场送了,也理所应当地碰上了王源的父母,他如往常一般很有礼貌地跟两个长辈打了招呼,可对方却显得有些过分冷漠,甚至似乎是在尽力当他不存在。他每次想跟王源多说几句嘱咐,都被王源妈妈不动声色地打断了。

王俊凯眸色暗淡了一些,皱紧了眉头。王源的父母是认识他的,甚至还一直对他颇有好感,以往每次见面都非常热情,还让自己儿子多向他学习。王俊凯的头脑不愿意去思考和猜测这种态度变化的具体原因,但指尖却不自觉地一片冰凉。他有一种太不好的预感。

 

王源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件事,王俊凯也不想让他跟着瞎操心,免得他要想东想西,于是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一直保持着面色不变,一路陪着他换登机牌、托运行李。

飞机要飞十个小时,等他到了目的地,踏上的就将是距离他几千公里外的土地,是黑夜和白天的颠倒。想到这里,王俊凯的目光就一刻都离不开王源的脸。然而终于还是要分开,父母在身边,他们俩不能说什么话,也不能做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于是只是互相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草草地如好兄弟般拥抱了一下,匆匆感受了对方胸膛一秒钟滚烫炙热的温度。

 

 

下一章戳我⁄(⁄ ⁄•⁄ω⁄•⁄ ⁄)⁄

评论(38)
热度(604)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