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四十八)

上一章这里⁄(⁄ ⁄•⁄ω⁄•⁄ ⁄)⁄


(四十八)

 

 

 

留学生活比想象中更加枯燥,每天都是学校和家的两点一线。王源和一个同校同专业的中国学生合租,舍友名字叫陈益凯,英文名Kyle。王源第一次听到这个个子高高、有着一头深棕色卷毛的男生笑着介绍自己的时候,还有一瞬间晃神——他好像和叫“凯”的很有缘啊。王源记得自己当时没忍住笑了一声,对方就把一颗阳光灿烂的脑袋凑过来一直不停地问他怎么了怎么了。

 

陈益凯这人特别自来熟,和谁都能打成一片。他从初中开始就在这个国家念书了,因此对这里的生活环境熟悉得不得了,在开学之初帮了王源不少的忙。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让王源管他叫小凯就行,王源应了声,不过之后每次喊他仍旧要么是“益凯”要么是英文名“Kyle”。

 

 

 

王源本身不能算个依赖性很强的人,但或许是因为本科四年里不管在学校还是寒暑假放假回家,他的身边都一直有王俊凯的陪伴,此时孑然一人漂泊在外还是会有些不习惯。不过好在国外的大学生活不像国内那般轻松,他也没空去惆怅些儿女情长。

 

 

 

他和王俊凯打电话的次数不多,但每天都会保证一次视频聊天。他俩不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抱怨异地的不便,常常就是瞎胡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两个人好像一直有说不完的话题,从天文地理聊到家长里短、生活琐事。感谢网络的发达,相隔几千公里的王俊凯仍然知道王源上学走的路线有多么九曲十八弯,知道他们的房子有一天夜里忽然漏水了,知道他的导师是个看上去很有艺术气息的老奶奶,甚至知道王源家对面超市的土豆星期几打折。王源也能单单从视频聊天里看见王俊凯的每一点变化,即使身在异国,他依然清晰掌握工作室的现状和每一点进步,甚至知道王俊凯什么时候理了发,换了个什么型号的新键盘。他们好像还和从前一样亲密无间。

 

 

 

然而,终归还是有什么悄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通常每次两人碰上什么新鲜事心血来潮想即刻与对方分享的时候,都得先算一算时差,有时候对方早就入睡,那些有趣的新鲜事存放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都变得干巴巴,一头的热情也都去了一半了。

 

距离到底还是真实存在的,就算看起来靠得再近,就算荒唐地把脸和冰凉的手机屏幕贴到没有空隙,在偶尔某些孤单无助、遭遇挫折的晚上,于他俩而言,都不再有那样一双活生生的有温度的手给自己力量了。

 

 

 

十月底学校有个Reading week,实际就是放假,一直绷着一根弦、卯足了劲学习的王源终于肯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他几乎在床上躺尸一个星期,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放假最后一晚,陈益凯看不下去了,跑到他房间喊他一起去酒吧玩儿。那时的王源正以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死死抱着被子不肯撒手。

 

“你天天呆家里别闷出病来!”陈益凯特别能说会道,又极度有耐心,巴巴地坐在他床边苦口婆心劝了他半小时,叫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一下国外的“人文环境”,最后王源被他烦得受不了,才懒洋洋坐起来换衣服。

 

 

 

王源没怎么去过酒吧,也不怎么喜欢那儿的氛围,就想一个人坐在边上喝点鸡尾酒,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可惜陈益凯没遂了他的愿,硬拉着他让他进舞池。王源本身是不太受人怂恿的,但考虑到方才坐着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少搭讪和骚扰——而且竟然男女都有,他正巧有点不耐烦,干脆就随陈益凯去了。酒吧里人特别多,音乐声大到震耳欲聋,光线又很昏暗,常常有人推推搡搡挤来挤去。

 

王源来之前就老有点不祥的预感,谁知还真发生了件倒霉事。陈益凯在乌泱泱的人群中跳起舞来依旧沉醉无比,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王源好不容易找到个人少点的地方站定喘口气,习惯性地一摸口袋,心里就咯噔一下——手机没了。

 

 

 

他有点慌,忙低着头在地上一寸寸寻找,可惜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双双黑色皮鞋和闪亮亮的高跟鞋来来去去。灯光五光十色旋转变化,却几乎没有照明的作用。

 

“怎么了?”陈益凯看到他反常的举动,挪动过来捉住他胳膊,凑到耳边问。

 

“手机丢了。”

 

“什么?”音乐声太大,他没听见。

 

“我说我手机丢啦!”王源对着他大喊一声,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是他的手机!可能是被谁踩了一脚,屏幕亮起来了。他当然是认识自己手机屏幕的,那还是王俊凯给他画的一幅画像——当然了,是抽象派的。他收到时就乐不可支地嘲笑了对方好半天,但还是美滋滋地设成了桌面,最后被画像作者笑骂“口是心非”。

 

 

 

王源急着要从人群中挤过去,没想到下一秒就有个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哥们把手机捡了起来并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无其事地塞进了左边裤兜里。

 

“Hey!”王源急了,大喊一声,好不容易才挤到那人面前,“Excuse me, It's my phone!”

 

那个人似乎没听到他说的话,只是抬头瞟了一眼这个忽然挤到跟前、长相漂亮的亚洲男孩。他眼睛亮了一下,竟然开始问王源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王源为这没头没脑的一问愣了半秒,但还是没忘正事儿,礼貌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希望对方能把手机还给自己。没想到那哥们儿在听到他的话的那一瞬间跟唱戏似的忽然就变了脸,一脸不耐烦地把手伸进了右侧裤兜,掏出个别的牌子的手机:“It’s mine.”

 

王源震惊了,他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不要脸,如此猖狂地要故意拿走他手机。他一下子有点蒙,刚想说我手机是在你另一侧兜里,对方就趁他一个闪神的功夫灵活地溜了。反应过来的王源只堪堪抓到了一点点衣角,很快就被挣脱了。酒吧里太昏暗,人又多,更何况在王源眼里外国人们大多都长成一个样,他没追几步就失去了目标,要再在这茫茫人海找到那个在黑暗中根本没看清长相的人实在是无异于大海捞针。

 

 

 

果然,王源寻寻觅觅了好半天仍旧未果。他还是头一次在异国他乡遭遇这种荒唐事,自然心情郁闷,草草地跟陈益凯打了声招呼就打算回家了。没想到陈益凯也没顾着继续玩,很讲义气地跟着他出来,还不停跟他赔罪,说要不是他也不会有这档子事,竟然还说要给他买手机。

 

王源知道这没他什么事儿,自然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背这个锅,连连摆手。他也只好自认倒霉了。晚上太晚没法去买新手机,第二天一大早又要上课,王源就打算明天中午再说,反正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急事,他和王俊凯一贯的聊天时间也都在下午,不会受什么影响。回到家他把疲惫的自己扔到床上,竟意外地获得了良好的睡眠质量,一觉睡到大天亮。

 

 

 

 

 

欧洲的太阳慢悠悠地升起,中国的夜幕却悄悄降临。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刚囫囵塞完一盘金奇做的夹生蛋炒饭的王俊凯像往常一样靠着工作室的椅子懒洋洋地刷微博,手指上上下下翻飞。程妍最近好像是交了新男友,毫无顾忌地在微博上秀起了恩爱,导致温凡一连几天都跟吃了火药似的,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其余没什么新鲜事,他兴趣缺缺地扫了眼热门榜,这一扫,却让他的心整个提到了嗓子眼。

 

有条最新新闻是关于欧洲一所高校的教学楼发生了火灾,似乎还造成了人员伤亡,形势可以说颇为严峻。可归根结底,似乎也只是场普通的火灾,不过因为学校享誉全球的知名度,这条新闻的讨论热度正在持续攀升。由于事发地点在国外,又是刚刚才发生的事,王俊凯之前在自己首页还没看到有人发。

 

 

 

照片上只能看见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光冲破了云层,把晴朗的蓝天染成了一片血色。而下面的描述中有发生火灾的教学楼的照片,王俊凯一看就僵住了,甚至感觉自己浑身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

 

 

 

“小凯,怎么了?”本来正放松地打着游戏解压的金奇和温凡在看到他的反常后都皱着眉头走过来,两人看了眼他的手机,面色也顿时不约而同地凝重了起来。这是一场远在千里之外的意外灾难,本来好像离他们的生活十万八千里,而此时此刻却没人能不把它放在心上。

 

那是王源所在的学校。

 

“你……你先别想那么多,王源福大命大肯定没事儿,再说他们学校那么大呢,他也不一定在那儿,你别想太多了哈。”温凡看了看他发白的脸色,轻声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而王俊凯却无法感到一丝一毫的宽慰,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王源今天就有课在新闻中着火的教学楼里上。因为那栋楼建得非常有艺术感,王源第一天入校的时候就很兴奋地拍过照片传给他看。

 

“要不你快给他打个电话吧!兴许根本没事儿呢!”金奇见他愣在那儿半天也没个反应,焦急地提醒。

 

王俊凯此时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被温凡拍了下肩膀才哆哆嗦嗦从去拨王源的号码,还按错了好几次键。明明拼命安慰自己一定是想太多了,他还是放心不下。

 

 

 

对方关机了。

 

王俊凯忽然感觉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王源的手机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哪怕是上课也只是关静音而已。

 

“怎么了?”林莹刚巧进门,看见几个大男人如出一辙的凝重表情,不禁一怔。她清楚地看见王俊凯的额角都冒出了冷汗,于是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凑过来,在听金奇说了情况后也皱紧了眉头。她确确实实对王俊凯和王源的事仍旧不太能接受,也放不下对王俊凯的感情,但在心里还是实实在在把王源当朋友的,此刻心中最多的当然还是担忧,她也知道王俊凯现在心里有多着急。

 

“你先别急……”林莹出声安慰,王俊凯却一下子站了起来,把猝不及防的她撞得往后一个踉跄。王俊凯完全没意识到,像什么都没听见般急切地拿着手机一遍遍徒劳地拨号,也一遍遍地听到冰冷的提示音。

 

“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不定他手机在慌乱中摔坏了呢!”金奇抢过他的手机,“你就先冷静一点,等王源联系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毕竟还是安全的几率更大啊,你别老往坏处想,成天自己吓自己,一点儿也不成熟。”

 

“那我现在就什么事都不做吗?!”王俊凯赤红着双目,大力地把手机夺回。他第一次这样憎恨他和王源之间这段遥远的距离,他没法时时看着他,保护他,甚至都不能第一时间获得关于他生死的信息。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令他几乎抓狂。

 

林莹站在一边看着他失去镇定的面容,咬着下唇攥紧了手心,指甲都深深掐进了肉里。

 

 

 

王源觉得这段时间可能是碰上水逆了,倒霉事儿竟然一件接着一件。且不说今天早上去学校的路上有一只黑色大乌鸦贴着他耳朵飞过,就在安安稳稳的上课途中竟然还响起了火警警报,尖锐的声音刺得他耳朵生疼。大部分学生一开始都还以为是如往常一般的火警演习,有些不以为然,可刚一出教室门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所有人的脚步霎时间都慌乱起来,本来和王源走在一起的陈益凯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人群冲散了,很快整个楼里就乌烟瘴气,浓烟滚滚,呛得人无法呼吸也睁不开眼。

 

王源反应算快的,很早就逃出来了,在楼外找了半天才和同样毫发无损的陈益凯会和,两个人都有点劫后余生的心情。

 

 

 

“我去,这什么情况,实验室爆炸了吗?!”陈益凯捂着心脏看着不远处蔓延着火光的大楼,心有余悸道。

 

王源紧皱着眉头,祈祷不会有人在这场灾难中出事才好。

 

 

 

一直到了中午,场面才真正平息下来,学校下午理所应当地放了假。事出原因还没有完全查明,然而王源也并不很好奇。他还没来得及去买新手机,可不知怎么的,刚刚经历完一场惊心动魄的他特别想听到王俊凯的声音,于是就找陈益凯借了电话。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国外号码,王俊凯简直激动得要跳起来,可又害怕对方会给出什么不好的消息——毕竟这是一个陌生电话。但不管怎么样,似乎还是有点盼头了,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好。

 

他接通了电话,张了张嘴却没发能出声音,嘴唇都还是颤抖的。

 

“……小凯?”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呼吸声后,王源的清澈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了过来,霎时间安抚了他的五脏六腑,全身的细胞终于在此时重获呼吸的功能。


下一章

评论(37)
热度(56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