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四十九)

上一章点这里


(四十九)

 

“你……你没事吧?”王俊凯克制自己的声音,使它听起来尽量平静,不要有那么明显的颤抖。

“诶?”王源愣了一下,有点不可思议,“难道你知道我们这儿发生火灾了?”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接话,对方就在电话里继续叽叽呱呱说开了:“你不知道,刚才太可怕了,我们都还以为是火警演习咧,结果一出去简直吓晕了,全是火和烟,大家都特别慌,下楼的时候有个超大块头的老外差点把我给挤扁了,幸亏我溜得快,不然说不定给烧成炭了……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王俊凯听着王源充满元气的絮絮叨叨,决定还是不要把自己方才的担惊受怕告诉他了。他眼睛不自觉地弯了起来,语气间流露着多到无法遮藏的温柔:“你厉害你厉害。” 

“我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平静了一会儿,王源看着远处蓝到透明的天空上漂浮的几朵棉花糖般蓬松的白云,呼吸着新鲜着空气,听着电话对面最熟悉的人的嗓音,忽然感觉无比庆幸。

“傻子。”王俊凯好像忘了自己先前的着急和心慌,语带笑意,只有额角的细密汗珠还留存着刚刚提心吊胆的证据。他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循环播放:他没事,真是太好了。

 

那次意外事故之后,王俊凯就有点魔怔,觉得自己如果不能时时监测到王源的动向就紧张到夜不能寐。让王源在手机上装定位器什么的目的性太明显,他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个主意,自以为非常掩人耳目地非要让王源开始用某个社交软件上的运动功能,就是那种会记录每天走了多少步的,美名其曰要监督他好好运动。王俊凯只要看见王源每天都正常走路,就能从中获得一点莫名的安全感。王源实际上对他的真实目的了如指掌,因此非常无语,而且也根本搞不懂这为什么能给王俊凯传递“王源现在是安全的”的信息,不过还是表示了十分的理解。后来有个周末,王源因为前一天晚上熬了夜所以放任自己睡到了大中午,结果他刚迷迷糊糊爬起来,就看见手机上满屏都是来自王俊凯的问候。

“运动列表里怎么看不见你了?”

“你关掉了?”

“你今天没走路?”

“你在哪儿?”

……

最后一条是:“报个平安,宝。”

 

王源哭笑不得——为什么大神最近看起来这么傻?他一字一句回道:“因为我刚起床,还没走路……”

王俊凯那边大概是一直抱着手机等,当即就回过来一串无语凝噎的省略号。过了一会儿,王俊凯老妈子般唠叨的声音也通过语音传了过来:“你那儿都大中午啦,你昨晚是不是又熬夜?要早睡早起!”

虽然对方看不见,王源还是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但转念又一想,王俊凯这家伙明明自己也经常熬夜啊!更何况平时赶项目的时候,熬夜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王源觉得王俊凯估计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杞人忧天,故意拿这句来搪塞一下顺便教育他,于是在心底暗暗发笑。

没过多久,王俊凯的语音又来了:“哦,我现在在列表里看到你了,你今天走了6步。”

王源:“……”

 

 

十一月气温骤降,王源的生日也如期而至。王俊凯说最近不忙,要飞过来帮他庆生,王源却觉得这实在有点太奢侈。王俊凯说不忙,但肯定也不会有多闲,为了生日这一天,光是在飞机上来回就要折腾二十几个小时,更别说机票钱也不算便宜,这实在太不值当。王源与他争了半天,还是拗不过。不过虽然他嘴上数落王俊凯铺张浪费,心下还是不免有些隐隐期待的。

可惜大概是老天想帮王俊凯省钱省力,临行前他临时被导师扣下来做事,所有的计划宣告破产。

王俊凯有点懊恼,光是怎么跟王源开口就斟酌了半天,不过王源知道后也只是和往常一样笑得甜甜的,说看来你导师也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在国外生活多年的陈益凯张罗着要帮王源办个生日派对,不过王源本人还是坚持别搞得这么大张旗鼓、兴师动众的了,他觉得在家里像往常一样随便吃顿饭平平淡淡地过了就得了,不是大生日没必要弄什么特别的。

 

生日的时候王俊凯没能在身边,说实话王源心里还是有点小失落的,更何况之前还有过点希望,多少有些落差。不过王俊凯数着时间在零点的时候发过来了一个自己写的小程序作为礼物。王源觉得挺好奇的,打开后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笑得嘴角咧到耳后根。

 

王俊凯大概是动用了一个理工男所有的浪漫细胞。

王源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由数千只五颜六色的花朵堆砌起来的形状饱满的爱心,中间还弹出来个对话框,问他:“你最爱的人是谁?”

王源“噗嗤”一声笑了,坏心眼地在下面输入他近来女神的名字:朴信惠。

如他所料,系统提示错误:“你不觉得你应该再仔细思考一下吗?”后面还配了张王俊凯不太熟练的卖萌自拍图,王源估计他拍的时候也是挺羞耻的。照片里王俊凯正嘟着嘴,腮帮子饱满地鼓起来,看起来像个新鲜出炉的热乎乎香喷喷的小笼包,完全不符他大神的光辉形象但是可爱至极。他一定是猜到自己会故意调皮捣蛋输错玩,才这么有心地放张照片在这里,看样子是要及其所能,用卖萌必杀技夺回他的心。

 

王源这回乖乖输入了王俊凯,结果跳出来一个更加浮夸的东西——他的屏幕开始下起了玫瑰花瓣雨,还冒着粉红色的泡泡。当然了,原来那个爱心也还坚挺地存在着。

王源:“……”

 

爱心正中央缓缓浮现出了几行大字:

 

祝王源小朋友生日快乐!恭喜你已经和王俊凯先生在一起1413天17小时4分45秒。

 

后面的秒数还在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增加着。

 

王源把脸埋在抱枕里憋笑,感觉自己都快面部扭曲了——那个17小时就算了,还能大概推断,后面的分钟和秒数根本就是王俊凯写恋爱启始时间的时候瞎编的吧!谁记得住啊!

 

大概是因为这个简单的小程序是出自毫无艺术细胞的王俊凯一人之手,没有人帮忙设计,整个界面完全没有任何美感,配色基本就是设计师看了想自杀的那种中老年风格。事实上王俊凯以往独自做的东西也都是更注重实用性,画面都是越简单越好,其实简约也挺美的。不过这回王俊凯想搞得浪漫一点,不想延续以往那种冰冰冷冷的设计风格,又不希望有别人参与,只好自己绞尽脑汁设计。

 

同样身为理工男不过艺术细胞比他多那么一丢丢的王源对着屏幕笑到肚子疼,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对着这个丑丑的界面看了整整一个小时,而且嘴角还止不住地上翘,压都压不下来,感觉像刚喝了杯热乎乎的奶茶,全身都暖暖的。

 

陈益凯虽然不喊着要给王源办party了,但还是去超市买了许多食材要给王源隆重庆生,还拎回一个大蛋糕和一瓶红酒。王源看他扛着大包小包回来,好笑地发问:“您是要在我生日这天累死我?”

王源在王俊凯实习的那段时间锻炼出一手好厨艺,因此在这里都是他掌勺的。尽管陈益凯独自在外国生活多年,但仍旧基本属于一靠近油锅厨房就要炸了的类型,顶多能给王源洗菜、切菜,打打下手。因为要靠着王源吃饭,所以他很自觉地主动承担了洗碗的重任。两人一向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王源费了好一番功夫,在厨房里捣鼓大半天,做出了一桌好菜,也才把陈益凯扛回来的食材用掉一半。完成时,时间也挺晚的了。陈益凯说坐在院子里吃饭比较有意境有情调,于是就把餐桌给搬了出去,王源觉得也挺好,这边的夜空很美,星星都特别明亮。

 

王源饿得不行,狼吞虎咽地吃自己的奋斗成果,特别不知情趣地就着红酒当饮料,最后饱得要命,连看上去就让人垂涎欲滴的蛋糕都只吃得下一小块。不过令他没料到的是,这瓶红酒的后劲儿还挺大,他刚吃饱就开始想睡觉了,于是就晕晕乎乎地趴在了桌上。

陈益凯坐在对面,本来想劝他少喝点,后来看他毫不顾忌就以为他酒量超群,于是目睹了他双颊从白皙变成绯红的全过程,到后来看到他连脖子到锁骨那片都被蔓延的红色给侵占了。陈益凯也喝了酒,不过显然酒量更胜一筹。他看着王源歪在桌子上的睡脸,抿了抿下唇。

 

其实他喜欢王源。也说不上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就是喜欢。他本来就是个Gay,可他不确定王源是不是。都说同类有发现彼此的直觉,不过陈益凯此时还真的不能妄下定论,更不敢轻举妄动,怕搞不好会尴尬得连室友都做不成。

 

他叹了口气,想扶王源回房间休息,谁知刚碰到温热的手臂,对方就小小嘟了下嘴,那双嘴唇红艳艳的,透着润泽的水光,轻轻巧巧吐出两个字:“小凯……”

太刺激了,陈益凯感觉自己心脏都要爆炸了。他一直跟王源说可以叫他小凯,私心是觉得这样感觉亲密一点,况且他很多朋友也都这样叫。可是王源好像一直有自己的某种坚持,但叫法也并不疏离,还是叫他名字的后两个字,显得也蛮熟稔的,他就没再纠结。

如今“小凯”这两个字在王源无意识的情况下从嘴里蹦出,陈益凯简直不能控制自己多想一点什么。

难道,难道他也喜欢我?他……梦到我?

月光皎洁,星辰灿烂,王源的脸红扑扑的,像新鲜的水蜜桃。陈益凯想着想着,越发地心猿意马,不知怎么的就鬼使神差地俯下了身。然而还没等他靠近那双水润的唇,王源就动了一下,头往另一侧偏了过去,陈益凯恍然惊醒——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他不想趁人之危,也并不确定王源的想法,于是长叹一口气,强压着砰砰直跳的心脏把王源给扶回了房间。

 

王源睡得香甜,梦见他和王俊凯坐在一起分食一个精致的巧克力蛋糕。他觉得很好吃,可王俊凯才吃两口就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说太腻了。王源睨他一眼,说你不吃那我全吃光了,说完就往自己嘴里送了好大一口奶油。王俊凯笑着凑过来捏捏他的脸,说:“我要吃这里的。”然后就一下含住了他的下唇,伸着舌头舔走他还没来得及吞咽的奶油,甜甜的味道在唇齿间交换,还伴随着王俊凯身上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好不容易一吻完毕,王源红着一张脸,义愤填膺地控诉:“小凯!你不是说太腻了不想吃嘛?干嘛抢我奶油?”

王俊凯的桃花眼里都堆满了笑意。

“但是你不腻啊。”他说完还补充,“虽然很甜很甜,但是一点儿都不腻。”

王源被王俊凯肉麻到了,结果醒来发现还是自己做的梦,脸不由自主地就泛起了红。 

 

 

王俊凯刚闲了几天,很快又忙碌了起来,每天跟车轱辘般连轴转。LionSong工作室现在越来越像模像样了,前阵子甚至有大公司想把他们工作室给收购,不过被王俊凯好言拒绝了。但各路来挖人的公司依旧层出不穷,提出的报酬还非常丰厚。他自己自然是不会妥协,不过他没理由绑着别人,因此也有点担心同伴会走——他们工作室正是发展的关键期,现在王源由于远在异国的原因能参与工作的部分变少了,所以这会儿少了一个人都不行。好在大家目前都很团结,经过越腾公司那件事大伙都对所谓的大公司有些嗤之以鼻,只想发奋专注于自己的小梦想。而且工作室现在绝不是以前那样让大伙全凭一头热情工作了,王俊凯老板发起工资来虽然没那些大公司阔绰,但还是尽自己所能发得相当大方的。

总之看起来没人被动摇,这也算让王俊凯欣慰不少。

 

 

下一章^_^

评论(30)
热度(524)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