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五十)

上一章⁄(⁄ ⁄•⁄ω⁄•⁄ ⁄)⁄

(五十)

 

这两天王俊凯一直被一件事弄得有点心烦。每当他想要静下心来做点事的时候,脑海里总会盘旋着前几天金奇跑过来和他说的话。

 

“我说,你可得小心点啊。”金奇当时一脸语重心长,很正经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王俊凯说:“我小心什么啊?”

“你知道吗,”金奇凑到他耳边,“我有个堂妹,特烦,话特别多,而且还是那个啥,腐女——腐女你知道不?呃,你应该知道吧。然后她腐就算了是吧,个人爱好而已,但她老是来给我卖安利,只要看到我就要跟我聊这个cp那个cp的,要不就是拉郎配,最近非要把我和我堂弟配一对,而且还说我是受!真是心塞,烦得要死,老子明明喜欢软妹子为啥要喜欢我堂弟那个一米九的体育生啊?!真是想起来都是泪。”

“所以呢?”王俊凯还是不能理解,“好吧我很同情你,但这关我什么事?”

“我还没说到呢,别打断我。”金奇喝了口水,继续道,“然后她今年刚大学毕业,被我大伯送出国去读研了——但还是天天用微信轰炸我!最近她告诉我,她发现她们院里有两个中国男生颜值都特高,而且据她观察是住在一起,每天都走一块儿,攻对受特别温柔——当然了攻受那都是她自己瞎YY的。她天天特激动地告诉我她有多萌这俩人,这俩人有多么美好,多么相配,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她尤其喜欢和我说她眼里那个受,那简直是完美。她后来就开始很详细地跟我描述那个受的各方面,外貌、身材、习惯动作、说话语气……我越听越耳熟,后来就没忍住存着好奇问了下名字,说真的,我听到回答的时候饭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你猜猜,是谁?”

王俊凯心里小小地咯噔一下,但面上没表现出来。虽然已经猜到金奇要说什么,但他还是问了句:“谁?”

“Roy!王源!”金奇碰了下他的胳膊,对着他一脸嫌弃的“你傻啊”的表情,“不然我和你说干嘛!!这世界也真他妈小啊!这么巧的事都能碰上!我后来仔细回想了下,发现我那堂妹和源儿还真是一个学校的!”

“哦……”

“哦什么哦,”金奇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王源身边出现了个那个什么‘温柔攻’,还很‘相配’!你都没点表示?话说那是谁啊?你知道不?”

 

“诶,看起来你对我和王源在一起这事儿接受得挺快的呗?”王俊凯看样子并没往心里去,完全不理会他地岔开话题,还略带调侃地挑了下眉,伸出食指对着他晃一晃。

“我……”金奇觉得自己简直不能跟王俊凯沟通。他拍开王俊凯的手,正色道:“我可是真心把你当哥们儿才提醒你的啊!

“我懂。”王俊凯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淡淡笑了笑,“他舍友是吧?我知道那人,王源跟我提过的,说他人不错。没事儿,我很相信王源。”

“嗯,说实话其实我也觉得源儿不是那种人,都是我堂妹天天给我洗脑,弄得我都不正常了,反正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金奇挠挠头。

“行,谢啦。”王俊凯说。

 

虽然嘴上表现得云淡风轻,但王俊凯心底还是多少有点介意的。尽管理智上告诉自己没必要想太多,可毕竟两个人的距离太过遥远,很多原来鲜活存在的东西都变得有些虚无缥缈起来。最近,大概是双方的安全感都在不知不觉中不可避免地被日益消磨了,有时甚至要像自己最无法理解的偶像剧那样,每天幼稚肉麻地在视频通话中反复向对方确认心意。

所以和金奇的这番对话实际上还是在他心里搅起了点涟漪。

 

不过他很快就没工夫管这件事儿了。温凡有几天一直没来工作室,王俊凯本来也没当回事,只当是他又被那个虐起人来不眨眼的女魔头导师抓去做苦力了——反正这也早已见怪不怪了。可是后来他在学校里碰见过温凡两次,一次在食堂,一次在教学楼,对方却都好像不太想看见他似的,眼神躲躲闪闪,匆匆说两句话就跑。王俊凯满头疑问,发微信问他是不是遇上啥事儿了,温凡也没回。

现下,他总算是终于知道原因了。

 

王俊凯死死盯着电脑屏幕上温凡发来的那封邮件,半天都一动不动。邮件里每一个字都滚烫灼热,翻滚沸腾,灼烧着他的眼睛。

邮件写得很长,费了很多心思,但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温凡想离开了。

王俊凯也想到过,他们工作室的这个初始创业团队可能不可避免地会进行一些聚散分离或者说是进行换血。但他绝对从来没想过,第一个要走的,竟然是温凡这个和他大学四年同窗,研究生三年依旧同窗的好兄弟。王俊凯当即整个大脑都一片空白。

 

温凡在邮件里很诚恳地把理由给阐明了,说他很想坚持,为工作室出力,也很喜欢现在的创业团队,但现在有非常成功的大公司向他抛来橄榄枝,并且承诺了丰厚的薪水。他原本也只是有一些动摇,但最近程妍一直在微博上和她那位富二代男友高调秀恩爱,生活过得蜜里调油。他看着照片里那张明媚的笑脸,他曾经最爱的姑娘不再像从前那样大部分时间都素面朝天,背着网购来的没牌子的单肩包,穿着街边小店淘来的便宜却还是很好看的小裙子。程妍现在每天打扮得精致得体,前段时间还出国旅游了一次,她男朋友好像还是个摄影爱好者,在旅途中给她拍了不少浪漫又有情调的好照片,程妍本来就长得挺好看,在照片里与美丽的风光和古老的建筑站在一处,显得越发的美,她的笑容里沉淀着真实的幸福。尽管不想承认,但现实残酷地摆在眼前——离开自己,程妍确实过得更好了。而温凡以为这么久过去自己早就释怀了,可每次提及还是觉得放不下——就像他明明已经和程妍互相取消关注,还是忍不住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搜一下她的微博来翻看一次。他也搞不清自己的忧愁郁闷是不是因为还喜欢,但他能确定,自己有许多许多的不甘心。他需要更好的机会,需要不断向上攀爬,需要快速变成更厉害的、至少能超越程妍现任的人,尽管这种想法很幼稚无聊。

 

其实王俊凯可以理解,更何况这都是个人选择,他不想干涉和阻拦,要怨也只能怨自己不够有能力吧。他想给温凡送一句祝福,不过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仍旧很不是滋味,有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哽在胸口,让他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整个工作室也一片死寂,金奇、林莹和另一个最近刚加入工作室的、负责前端开发的研一学弟面面相觑,不发一语。

王俊凯镇定一下之后,像没事人一样开始继续工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脑子里实际一片混乱。他压力巨大,有很多东西想发泄出来,又不知道该发泄到哪里去。他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穿上外衣出了门。

王俊凯怀里揣着手机,想和王源打电话,却又不想再与他分享这种负面的情绪,更何况他知道王源如果听说了一定会很难过,也会很不解。虽然这种事,想瞒也瞒不住,但王俊凯还是不想现在就让他知道。他们本来就在两片土地遥遥相望,仅靠通话维持彼此的关系,他希望自己与王源交流的东西都是让他开心,也让自己开心的。

 

人与人的相处、交流和感情实在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所有事情也不可能完全按你想象的那样发展,甚至还偏偏要跟你开玩笑,走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尽管你在这个岔路的时候可能根本完全没想象到那里会还有条被树丛遮盖的道路。王俊凯想起温凡曾经在老校区的游泳池那边跟他说过的话:“未来太遥远了,到底会怎样,不走到那一步谁会知道呢。”

 

这个没料想过的未来就给了他和整个工作室重重一击。

 

王俊凯一个人走在江边,迎面吹着寒冷的风,走着走着,忽然回过头,无奈地笑着朝身后的人发问:“你还要在我后面跟多久啊?”

 

“呃……”冷不丁被提问到的林莹有点尴尬。她知道王俊凯心情不好,看他一个人出来就有点放心不下,坐立不安几分钟后也跟着出来了。她关门前还看见了金奇盯着她若有所思的表情,不过她此时也顾不上自己那点少女心被人发现了。

“呃,我看你心情不好,所以想陪陪你……”她小声嗫嚅,像个纯情的高中小女生一样,脸倏地红了。

“我真没事儿,就出来散散步,外头也挺冷的,你赶紧回去吧。”王俊凯说。

“我不觉得冷……”林莹有点慌了,忙摆摆手。

王俊凯无奈了,他在女生面前站定,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林莹,你知道的,我喜欢的人是王源。”

林莹一怔,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她努力地抿了下嘴唇,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泪争先恐后地往外冒。她哽咽着说:“……嗯,我知道。”

王俊凯看着面前哭泣的女孩叹了口气,狠狠心说道:“我是说……你别对我抱有期待了。”

 

一听到这句话,林莹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她带着哭腔问:“可是为什么啊,你们又不能组建家庭!”

王俊凯听罢反问:“为什么不能?”

林莹哭得说话都断断续续:“可是,可是,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啊!这……这明明就很不正常!”

王俊凯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和她说了,要转变一个人的思维本来就是很难的事,他觉得解释再多,林莹也不会理解。于是很绝情地说:“我要去别的地方,你回去吧。”

 

刚要转身,他看见对方因为急匆匆跟着他赶出来,连外衣都没有来得及穿而被冻到瑟缩的肩膀,还是软了下心。他确定自己已经拒绝得很清楚了,也不怕对方会再有什么误会和幻想,所以还是很绅士地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让给已经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孩。

 

 

王俊凯其实也没地方好去,辗转找了家没有繁杂音乐的那种挺安静的小酒吧。他不喜欢喝酒,但至少酒也能消消愁。才坐下没多久,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王俊凯这才想起,原来已经到了平时和王源视频聊天的时间。摸出手机按下接通,在看见王源灿烂美好的笑脸时,他才觉得自己压抑的心情变好一些。

“小凯,我现在在马场呢,等下去骑马,感觉好酷!”

王俊凯笑了:“是吗,和谁一起的?”

“陈益凯啊。”

 

陈益凯陈益凯,每天问和谁在一起,他几乎都能得到这个回答。其实本来也不是太在意的,可他今天本来心情就很差,此刻又想起了金奇说的那番话。都有旁观者觉得他们俩相配了!况且后来他还听金奇复述过他堂妹的话,据金奇堂妹的观测,那个陈益凯确实对王源种种呵护,关爱有加,王俊凯有直觉,说不定那人真的对王源抱有想法。

 

“小凯,怎么了?”王源见他半天没反应,于是唤了一声。

王俊凯回过神来,犹豫片刻后直截了当说道:“你以后跟那个陈益凯,稍微保持点距离吧。”

“啊,为什么?”王源有点疑惑,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过了半晌又笑起来,“哈哈,王俊凯,你该不会是吃醋吧?”

王俊凯没接话。

王源对着屏幕等了又等也没盼到回答,于是哭笑不得道:“你真的吃醋啊?!拜托,他是个男的诶!”哪儿能处处都是基佬啊。

王俊凯听到这话却老大不高兴,开口语气就有点冲:“那我也是男的啊!”

“这能一样吗?”王源皱皱眉,“难道我看到个男的就要扑上去吗?!你这么不相信我?那我是不是既不能和女生做朋友,也不能和男生做朋友了啊?”

 

王俊凯觉得王源这逻辑有点诡异,他的意思分明是陈益凯可能喜欢王源。不过他也懒得再去理清了,本来就一团糟的脑子此刻愈发沉甸甸了。他手指不小心按到了屏幕上的某个按钮,结果通话就终止了。他看着屏幕叹了口气,也不想再拨回去了。还是等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吧,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再和王源吵架了。

 

王源那边更是一头雾水,以为王俊凯是故意挂断他通话,完全想不通对方到底忽然是在吃哪门子醋,生哪门子气。他知道的王俊凯平时根本就不该是这样不通情达理的。于是两个人第一次在视频聊天里不欢而散。


下一章

评论(27)
热度(564)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