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五十一)

上一章⁄(⁄ ⁄•⁄ω⁄•⁄ ⁄)⁄


(五十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迟来的水土不服,王源的小腿上这几天忽然过敏般冒出一大片红色的小疹子,看上去怪吓人的,而且还伴随着火辣辣的疼。

他觉得这只不过是点小毛小病,因此也没想着去医院,就忍下了。因为天气冷了一直穿长裤,所以也没人发现。

尽管前一天王俊凯挂断了和他的通话,与他有了一次不算吵架的“吵架”,但第二天的视频聊天还是如约而来。本来距离就够远了,他们谁都不想把双方联系的那条线再拉扯到更细。只是视频中的王俊凯看起来还是有点不高兴,说话的字里行间仿佛也完全提不起兴致,整个人闷闷不乐的,对他的问话显得有点爱答不理,好像一直在想别的事情。

 

王源觉得王俊凯可能还有点在生气,虽然根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但无论怎样,王源自己却怎么也不想再和他维持这种有点尴尬的状态,于是小脑瓜一动,决定先示个弱。他嘟起了嘴,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说:“小凯,我腿上好像过敏了,特别疼。”

“怎么回事?!快让我看看!”王俊凯一下子就回过神来,神情紧张万分。

王源把摄像头转了一下,对着自己红成一片有点惨不忍睹的小腿:“喏。”

 

“怎么会这样的?”王俊凯看着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上多了许多吓人的红点点,心疼得直皱眉,“是不是因为气候原因?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有没有每天好好吃饭?很疼吗?”

这和吃饭也有关系吗……王源卡壳两秒。不过战况良好,看来王俊凯仍旧是对自己很上心的。王源摸摸鼻子,继续扮可怜:“好疼的,疼得晚上睡不着觉。”其实他虽然有点添油加醋博“同情”的成分在,但也不能算说谎,毕竟有时候确实也会疼到他冒冷汗,只是没睡不着这么夸张罢了。

 

王俊凯这下更加心疼了。他知道王源一直是很怕疼的体质,稍微一点疼痛他就会受不了。此时他又不在王源身边,没法照顾他。王源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周围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着不那么熟悉的语言,本就让人没有归属感,他在病痛时肯定更觉得孤独,他怎么能照顾得好自己呢?

王俊凯眼睛里都浮起一层雾蒙蒙的担忧。

看到他焦急的表情,王源这回反倒有点后悔把这事儿告诉他了。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过敏。”王俊凯说。

 

王源不太喜欢医院的环境和味道,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看病的,这点王俊凯也是深知的。果然,王源皱了皱鼻子说道:“不用了吧,应该就是过敏,没事没事,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王俊凯叹口气:“在那边我看不到你,你对自己的身体也上点儿心啊。乖,听话,去看看。”

“真没事儿。”王源笑嘻嘻的,“你再像上次那个照片里一样卖个萌,我就好了。”

“你是不是傻呀!”王俊凯怒极反笑。

这下王源才安了心——王俊凯总算笑了。他吐了吐舌头:“你才傻!”

王俊凯回应了他一个鼓嘴的卖萌表情,把王源逗得捧腹笑了半天。

 

半夜的时候王源才彻底意识到自己白天的作死行为——他好像自己把自己给诅咒了。这会儿小腿的疼痛忽然加剧,他真的疼到夜里睡不着觉,也算是对王俊凯百分百的真诚了。王源死死咬着牙,盯着天花板,巴巴地盼望时间快点过去,天快点亮。

夜里万籁俱寂,窗外只有柔和的月色微光。在这夜深人静并被疼痛折磨的当口,王源忽然第一次在异国真正感觉到了孤独的滋味。不过他也就自我同情了几分钟,马上又开始自嘲自己的矫情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王源深思熟虑外加收到王俊凯的数条微信“警告”后,还是决定去看看医生。出门的时候陈益凯问他去干嘛,王源觉得也没什么好骗他的,就说是去医院。结果陈益凯一脸紧张地奔过来说要陪他去。王源觉得这样麻烦别人不太好,而且自己都二十几岁的人了,没必要去个医院还非得人陪。

况且,虽然不知道理由是什么,王源还是把王俊凯让他和陈益凯保持距离的话听进去了。既然王俊凯会因此不高兴,他自然是把他的心情放在第一位的。当然,这也不代表王源就要不把陈益凯当朋友——毕竟他觉得人家也没做错什么,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疏远人,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多了几分注意。

 

这边的医院也是相当不靠谱,让他等了很久不说,医生看了一眼他的小腿竟然一句话没说,和他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王源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怕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结果那穿着白大褂的老太太竟然转身在电脑上用谷歌搜索了起来,边搜索还边把照片和他的症状比对……真是想起来就让人想扶额。后来医生和他说了一堆,不过夹杂了许多医学专业术语,他没怎么能听懂,大意就是叫他注意休息,然后给他开了一堆药回去吃。

王源觉得实在有点太不靠谱,那堆药愣是没敢吃,只自己注意着多喝水,早睡觉,不熬夜,平时还是照常很苦逼地呲牙咧嘴忍着疼。

 

幸好,在圣诞节来临之前,那些烦人的小疹子自行慢慢消了下去,王源也从忙碌中脱离出来,迎来了一个算是挺长的假期。

平安夜当天,陈益凯兴冲冲地买回来一棵圣诞树,还劳心劳力地亲自动手挂上了五颜六色的小彩灯。晚饭前两个人去超市买菜,打算吃一顿好的来庆祝节日。这边的天也是特别奇怪,夏天的时候白昼特别长,恨不得要持续到晚上十点。而到了冬天呢,才四点刚到,天就已经黑了。街上张灯结彩,节日气氛非常浓郁,路中央还有表演的交响乐队,奏着欢快的歌迎接圣诞老人乘着驯鹿雪橇到来。

 

对王源来说,平安夜和圣诞节自然更是意味非凡了。他想起四年前那个傻兮兮的、愣头青一般的自己忐忑地朝王俊凯告白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笑,更感叹光阴真真如白驹过隙。转眼他都和王俊凯在一起四年了。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他当然格外想念王俊凯。然而国内的圣诞节不像这里一样放假,王源前一天和王俊凯通话的时候甚至听说了他今天会很忙碌。王俊凯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说可能这天会没时间和他视频。王源很理解他,但内心还是有很大的失落和遗憾。本来就已经无法获得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了,结果现在,连那张好看的脸他都没法在这天透过屏幕看见了。

 

陈益凯一整天都很兴奋,更衬托了王源的闷闷不乐。

“你怎么了?不开心吗?不喜欢吃火鸡?”陈益凯凑到他面前,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没啊,挺喜欢的。”王源一愣,忙摆摆手。

 

两个人刚走到路口,就看见有个人影在他们家门牌前徘徊。

 

王源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那修长的身材、墨色的头发,看起来……为什么那么像王俊凯?!

他觉得自己心跳都静止了,眼睛盯着前方一眨不眨,一步步走得异常缓慢,生怕看清了发现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陈益凯看了看他的表情,又看了看家门口,满头疑问:“谁啊?你认识?”

王源没有答话,屏着呼吸走到那人面前。眼前这个几个月不见变得成熟不少的青年对着他露出了两颗孩子气的虎牙,笑得一双桃花眼弯弯。

王源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这天地间的所有美景——温柔的苍穹,连绵的绿树,五彩的挂灯……一切的一切,他仿佛都看不见了,眼前就只剩下王俊凯这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长大衣,围着白色的围巾,脸上有掩藏不住的疲惫,眼睛里却含着满满的温柔和爱意。

 

“小凯!”王源惊呼一声,笔直地扑上去抱住了他,“你来怎么没告诉我啊!”

王俊凯就带着满脸宠溺的笑意,接了个满怀。他难得有点傻呵呵地摸了摸鼻子,说:“我想给你个惊喜啊。感觉这样可能浪漫一点。”

 

陈益凯站在一边,要不是手里拿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真的尴尬得手都没地方放。

——原来,眼前的这位长相俊美的男人,才是王源在睡梦中都心心念念记挂着的那个“小凯”啊。自己还为此自作多情了那么久,还好在那之后他也没有轻举妄动,不然说不定真的会尴尬到连朋友都做不成。

 

王俊凯和陈益凯两人对彼此都抱有一点点本能的敌意,不过都早已不是十五六岁的莽撞少年,两个人打起招呼来还是很礼貌。王俊凯表达了关于不速之客冒昧打扰的歉意,陈益凯则笑着说既然都是朋友,一起过节反而更加热闹些。

陈益凯本来就不会做饭,于是放下东西后就自己回房间了,也没开口问他俩的关系。王俊凯则到厨房去帮着王源打下手。

“你有舍友,我来会不会太打扰了?”王俊凯给王源围上围裙,在背后打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不会呀,他刚才不是说人多热闹吗。”王源到现在脸还是热的,心跳也没慢下来。王俊凯的手指在给他穿围裙时划过他的肩膀,这种久违的触感几乎能令他浑身战栗。

 

王俊凯脑子里却一直浮现着刚才在门口看见的画面。工作室最近忙得鸡飞狗跳,他带着一颗真心,顶着所有压力风尘仆仆赶来,在飞机上颠簸了十几个小时,落地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王源曾经写给过他的地址。对着门敲了好久却都无人应答,他也无处可去,就傻愣愣地一个人抵着冷风站在那儿等,过了好久才隐隐约约看见两个人影挨在一起,向自己的方向移动。他看见王源和陈益凯两个人各自拎着几大袋的菜,并着肩回家,像在一起过着平凡却温和的小日子。想到他们一直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个情景可能已经重复了上百遍,他就觉得那一幕分外刺眼。他心里有芥蒂,有气,可又不能发,因为说出来就显得太不成熟,太过无理取闹。

 

王俊凯叹了口气,开始老老实实地掰起西兰花来。王源在翻炒的间隙看到他认真的侧脸,忍不住从背后伸过头来亲了他一下。

“你可别撩我啊,”王俊凯翘起一边嘴角,“今晚可有你好受的。”

“你来呀。”王源挑了下眉,眼里的星光一闪一闪。

 

烤火鸡、啤酒烩牛肉、奶香地瓜派、番茄炖牛尾、奶油蘑菇汤……Charity Shop淘来的二手小餐桌一下子被摆得满满当当。三个人晚上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明明是坐在同一张餐桌上看似热闹地谈笑风生,三人却都各怀心事。

 

酒足饭饱,王俊凯跟着王源进了他房间,两人都毫不掩饰脸上的迫不及待。门一关上,王源就抬起下巴重重地吻上了王俊凯的唇。两张冰冷的唇密密相碰,方知思念有多浓烈。

 

王俊凯的到来给王源带来了太大的惊喜,他之前真的完全没猜到过。他太想念这双迷人的桃花眼,太想念与他皮肤接触的感觉,太想念他炽热的胸膛。许久未见,这份想念已经要膨胀到极限,一瞬间“哗”地爆炸,满世界飘落浪漫的玫瑰花瓣雨——王俊凯做的小程序里的那种。

 

王俊凯很喜欢王源的主动,他与那双唇细细厮磨,舔过每一颗洁白的牙齿,右手托住他的小脑袋。吻着吻着,两个人就双双倒在床上。王源睡的是单人床,他们就拥挤地缠在一处。灯关上了,黑暗的房间里,耳边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交错缠绵。王俊凯一句话也没有说,王源却总觉得他的情绪有一点微妙的不对劲。

 

“小凯,你是不是有心事?”他在月光下睁着湿漉漉的眼睛问。

王俊凯没说话,一口轻轻咬上他的耳垂,手指准确地找到他颈后的痣细细抚摸,又轻柔擦过他几年前手术留下的那道粉色伤疤。王源敏感地全身一颤,就不再多问。

 

他觉得王俊凯可能憋了很久,他自己当然也一样,两个人一晚上几乎什么话也没说,就翻来覆去地做,翻来覆去地索求和占有,像要竭尽全力感受对方的体温,恨不能将对方揉进骨肉血液里,来确认彼此依旧沸腾的爱意。到后来王源捂着嘴巴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声音,这里的房子隔音效果特别差,他简直怀疑隔壁的陈益凯能听得一清二楚,脸红到要滴血。王俊凯鼻尖淌着汗,气喘吁吁地凑过来吻他,强势地把那些诱人的呻吟都吞吃入腹。

 

好久没见到眼前这个人,王俊凯抱着王源,把他的眉眼都用自己的唇细细描摹。他最近真的太累了,明明有各种要事缠身,可他仍旧义无返顾地、任性地过来了,就当再送给自己一个最美的梦和安慰,之后他才能有勇气披上一身戎装去面对战场上的残酷厮杀。

 

两个人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像听见全世界最美丽的音乐。王俊凯无比希望,最好时间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他可以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顾虑,就这样紧紧怀抱所爱的人,像拥有了全世界。

 



==============================================

这两天的凯源好喧嚣,我吃糖吃得都不好意思在文里写虐了23333

最近来看文的人变多了,真的超级感谢大家,鞠躬~谢谢你们,同时我也有点诚惶诚恐,希望自己不会让你们失望吧,我会努力的。^_^这个故事我写得很开心,然后这两天都是很勤快的日更,但是事实上我不能保证之后都日更的orz因为确实挺忙的,但我都会尽力多更点哒。最近包括以后每一更都会保证字数在四千字以上的~

祝大家看文愉快^_^


下一章^_^

评论(42)
热度(72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