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五十二)

上一章⁄(⁄ ⁄•⁄ω⁄•⁄ ⁄)⁄


(五十二)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两个人还腻腻歪歪地躺在床上。王源枕着王俊凯的胳膊,两颗脑袋凑在一起看最近微博上的搞笑视频,笑声总是在同一个结点不约而同地爆发,他俩会在之后情不自禁地对视两秒,再然后就嘻嘻哈哈滚成一团。直到听见王源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时,两人才优哉游哉爬起来洗漱。王源给了王俊凯一支新牙刷,两人共用一个漱口杯,并排对着镜子刷牙,笑着看对方的满口泡沫。

 

陈益凯已经出门了,家里除了他俩就没别人。王源去做饭,王俊凯照常打下手,然后没事做了就倚着冰箱看他。窗外有叫不出名字但颜色漂亮的鸟扑棱着翅膀飞过矮矮的屋檐,闯进房子的后院,停留在了长长的晾衣绳上。王源笑着扭过头示意王俊凯看,对上了一双深情专注的桃花眼。

 

下午的时候王源带着王俊凯匆匆游玩了一下,还拍了不少传统的“游客纪念照”。可惜欢乐时光太过短暂,虽然谁都没有提起,但双方心里都知道,王俊凯是这天就要回国的。

 

可能是曾经拥有过,失去的时候才会分外难过。王源刚出国的时候也没觉得时间有多难熬,可王俊凯这一趟来了又走,竟然硬生生让他的思念又增加几分。现在租的这个小房子里也每处都有王俊凯的痕迹了,王源有时候做饭都仿佛能看见那人正闲散慵懒地靠在冰箱边上对着他笑。

 

真是疯魔了。

 

自从王俊凯那次飞过来给了王源一个惊喜和出国以来最快乐的一天一夜之后,他就变得异常忙碌,分身乏术。本来一天一次雷打不动的视频通话也开始慢慢减少,到后来两人可能一周都只有一两次的联系,视频画面中王俊凯眼睛下面的黑眼圈也越来越严重。王源不是那种粘人的类型,也完全可以理解王俊凯。但每次当他问及王俊凯的近况时,对方却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说了,总是避重就轻,报喜不报忧,这让王源心里总是感觉很不安,像有块大石头压着,推也推不走。

这种情况慢慢地越来越严重,到了春天的时候,王源甚至开始常常联系不到人了。尽管心里是百般信任的,但他还是开始不可避免地焦躁起来,怕两人之间会渐渐有了隔阂,于是就想趁着复活节的假期回一趟国。他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有信心的,于是每当焦躁的时候就自己安慰自己,熬过了这几天就能见面了,只要见到面,就一定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回国的机票刚好有打折,王源觉得简直是上天冥冥中注定要让他做此决定。他憋不住兴奋,也没心思想什么惊喜不惊喜,就兴冲冲地去和王俊凯说了。对方自然也难掩期待,布满红血丝的疲惫双眼十分难得地亮了一下。

 

两个人本来商量得好好的,连回国要吃母校门口的哪家大餐都规划好了,只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王源妈妈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泼了他俩一头冷水。

 

王源的父母说要趁着他有假期,来欧洲玩一圈,让他顺便当地陪。他爸妈工作都很忙,难得有休假,还正巧赶上他的节假日。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想要出国来旅一次游——而且这还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出国,当儿子的肯定说什么也不好拒绝。王源咬着唇犹豫半天,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王俊凯。眼睁睁看着那双桃花眼里的光芒瞬间熄灭的样子,王源简直懊恼万分。王俊凯当然一句责怪也没有,还笑着让他好好陪叔叔阿姨,好好玩。但他的反应仍旧非常奇怪,那份笑容看起来竟藏着许许多多的不安和恐惧,一双桃花眼还一直躲躲闪闪。

 

王源认识的王俊凯,就算在再失意的时候,眼神里也总是带着骄傲的。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令人恐惧的事,却像无头苍蝇那样毫无头绪、毫无主意一般。

王源心下觉得不对劲,追着问了半天,王俊凯就是固执地闭口不提,只说没事。王源知道他有时候认死理,完全拿他没办法,心里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两个人的心好像确实在距离中变得更遥远了那么一些,不免万分焦急惆怅。

 

父母来旅游的时候,王源陪着他们却完全静不下心,一直在想王俊凯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吗?还是学校的事?难道说因为马上要毕业,为出路发愁?可是不应该啊,他的出路明明很明确,他是把工作室当正式的事业来做的啊……

 

王源越想越迷茫,完全没听到母亲叫他的声音。

 

“源源!源源!”

“啊……啊?”王源回过头,看到母亲很明显地皱了下眉。

“你这孩子,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王源有点心虚,摸了摸鼻子:“没什么……怎么了?”

“哦,你爸想买那个卷饼,但是语言不通,你去帮他说一下吧。”

“啊,好的。”王源这才看见站在边上像小孩子般一脸无措的老爸,暗骂自己一句,赶紧走了过去。

 

父亲的肩膀好像没有小时候看起来那样宽阔了,本来在他那个年龄还算中上的身高,扔在普遍比较高大的欧洲人堆里竟显得有些矮小。父亲的背好像也不如以前那般挺得笔直了,像一天天被生活压垮一般,额头眼角也有了明显的沟沟壑壑。王源从小就是个很乖的小孩,不管走到哪里,都紧紧跟在爸爸妈妈屁股后面,享受着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庇护。在他的童年时代里,父亲常常很严肃,却一直是他的崇拜对象,他觉得爸爸就像个超人一般无所不能。他会修灯泡,会通下水道,会解他数学试卷最后所有的思考题,可以把他高高举起来放到肩膀上眺望未知而美丽的世界。

 

而此时的父亲正微微佝偻着脊背,有点局促地看着他,依赖他,仿佛是在等待他的救援。王源不知怎么的,感觉鼻子有点酸。他生生压下了莫名酸涩起来的情绪,像小时候一样笑得眉眼弯弯——“爸,您想吃哪种口味的?”

 

 

王源其实很想找机会一点一点把自己和王俊凯的事情循序渐进地透露给父母,可是自大学之后回家的时间一直太少,加之缺乏勇气,导致他的计划几乎完全没有实施。

而他很快就为此后悔了。

 

 

中午的时候一家人正好去了海边玩,于是就近找了个饭店吃新鲜的海鲜。座位是在室外,风特别大,咸咸涩涩的。明明是春天乍暖还寒的气候,已经有许多金发美女穿着养眼的比基尼走来走去了,小孩子也就穿着小泳衣快活地东奔西跑。在隔壁小店租滑板去冲浪的人络绎不绝,其中还包括了许多年纪看起来有七十岁的老年人。王源享受着安逸恬淡的午间时光,正在专心致志和一只不听话的龙虾作斗争,冷不丁听到他妈妈的声音响起,语调冷冷清清。

 

“你和那个王俊凯,打算什么时候断?”

 

王源听到这一句,心猛得往下一坠,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睁圆了眼睛,抬头看见母亲的脸色十分阴沉,父亲的表情也同样非常不好看。他的手颤了一下,握着的刀叉掉了,碰到盘子一阵乒呤乓啷响的脆响,而他竟被这明明普通的声音吓了一跳,慌乱地重新去拿叉子,结果不知怎么的就不小心抽到底下的桌布,盘子开始做自由落体,应声而碎,一只大虾掉在他浅色的牛仔裤上,留下一大块褐黄色的污渍——他看上去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妈……我、我……”王源张着嘴,哑着嗓子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有无边的恐惧和不安从脚底慢慢爬上来,把他裹在原地,让他喘不过气。

 

“你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王源妈妈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眉头一秒都未曾舒展,“别把你爸妈当傻子。你还记不记得大三那个寒假,有一天你和你同学出去玩,把手机落在家里。那天我去你房间打扫卫生的时候刚好听见你手机响,就看了一眼。你说那个男的是怎么叫你的?他跟你说话用的是什么语气?你们是什么关系,他找不到你要那么着急?”

 

王源全身冰凉。他想起那是大三寒假,过年后的没几天,他们工作室还在赶音乐战争那个项目,每天忙到昏天黑地。王俊凯跟他约定一起回N市,所以一直联系他,可他那天出门恰好忘了带手机,回来就看到对方好多条短信和未接来电。他已经记不清当时王俊凯发了些什么了,毕竟他俩平时的对话一般也不会有多肉麻。但照母亲的反应来看,当时王俊凯很有可能是喊了他“宝宝”。

母亲的声音还在耳边环绕,王源仿若身处漫天风暴的孤岛,孤立无援。

“我和你爸觉得可能咱们工作太忙,给你关爱太少,我们也在反思,也后悔以前有时候忙起来过年都没陪你,让你……让你呆在那个王俊凯家里!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去爱男人啊!你这是……这是心理变态啊儿子!我看到短信的时候手都在抖,和你爸商量了好久,我们不敢相信,都不敢跟你提起,不敢跟你确认,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只好自己想办法。后来我们以为只要你出了国,跟那个人就会慢慢断掉联系,那可能不知不觉中你就自然而然好起来了,也不用引起什么纷争,就这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这样平平淡淡把这事儿揭过去了……可是……可是你怎么能直到冬天还在发和他的合照!他什么时候来找你的?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啊!你刚才是不是也一直在想他的事,才那么魂不守舍的?!”

 

王源双目空洞,恍若未闻般无动于衷。他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只能隐隐约约回想起来,确实就是在手机没带的那一天晚上,母亲忽然欲言又止地问他有没有出国读研的打算。并且从那之后,他们让他出国的心就异常强烈,并且不容辩驳,任他如何反抗都没用。当时自己只觉得反常,却完全没有细究其中缘由。

现在想来,才发现一切都是对得上的。

 

沉默了看似有半个世纪那么久,王源深吸一口气,忽然想通什么般挺直了腰板。他根本没有错啊。

是的,他不觉得他真的做错了什么。他是对父母有愧,他也许此生都无法延续后代,无法让父母享受子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可是,他也只是想拥有自己的感情,过自己的人生而已。或许幼稚,或许自私,可他从不认为这是错的,是变态的。

这是他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光明正大的爱情,是曾给予他人生无限温暖和动力的爱情。

它或许是异类,但同样是世间最美好的、一尘不染的爱情。

 

王源倔强地抿着唇,一字一句道:“不会断的。”我和他不会断的。

 

“你说什么?!”王源的父亲此时也终于开口了,他眉头紧锁,声音洪亮而愤怒,惹得周围人都好奇地探头张望。

 

“呵,你一个人坚持有什么用?你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傻的?”母亲眼角向下,几欲垂泪,“就算你不断,王俊凯那边也迟早要跟你断。我们已经和他的父母联系过了,那边看起来非常愤怒,也是完全不同意的态度。你自己好好想想,他是会站在父母那一边,还是会站在你这一边?”

 

王源一怔,想起特意为他在年夜饭上学着菜谱多做了几道菜的王俊凯妈妈,和一直对他很亲切,开车送他回家的王俊凯爸爸,心里一阵刺痛。他又想到会夹在其间为难的王俊凯——他心里一定也有同自己如出一辙的惊慌和痛苦。他忽然理解了王俊凯最近的那些不安和反常,理解了他那双因疲惫而失去光彩的双眼。他痛得心脏一抽一抽,抬起头,不知不觉间泪眼朦胧,眼前都已经模糊一片了。

王源的语气却仍然很坚定:“我相信他,就算这样,他也总有办法的。他不会放弃的,我也不会。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很清楚自己的选择。”

“你清楚什么清楚?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就长大了,我们管不到你了是吗?”王源妈妈气到语无伦次,胸膛上下起伏,“我们难道是要害你吗?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你怎么能这么没有良心,你这是逼我们啊……”

王源默不作声,听着父母一句一句的数落。

他对父母有愧疚,他愿意接受任何责骂,他心疼父母的难受,也理解父母为他好的心情。

但他就是不愿意放弃。




==========================

啊,要开始虐了,不要打我……【逃


下一章^_^

评论(98)
热度(60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