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年少情歌(五十六)

上一章


(五十六)

 

王源和陈益凯喝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回家,路上忽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雨。这里的天气一向就是这样说变就变,王源也早就习惯了,他没打伞——准确说打伞也没用,因为风太大根本撑不住,他就只是微微收拢了一下领子,把手插进了口袋里。巧的是,刚一摸口袋,手机就震动了。

王源拿出来一看,是他妈妈。

这些年他没回家,父亲也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但他母亲心软,隔段时间就会打一次电话过来——尽管次数并不算多。她在电话里也不再提起让他去相亲的事情,只不咸不淡问几句现状,一般没说几句也就挂了。王源心里知道母亲既关心他又气他的矛盾心理,也时常觉得心有愧疚。他不想让她再更加担心,所以通话中总是报喜不报忧的,也常叮嘱他们多注意身体。

 

接通电话,母亲照常问了他几句,还责怪他这么晚还不睡觉,王源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他要是睡了,还怎么接电话啊?

母亲在电话那头反复叮嘱他最近要降温,不要忘记多穿点,冻病了不好受。通话最后,她仿佛踌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道:“源源,你知道吗,你那边要降温了,是你爸告诉我的。”

王源怔了一下。

 

“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弄的,在手机上搞了一个那个看天气的软件,每天都查你们那儿的温度,还要拿个本子记下来。”

“他昨天晚上还跟我说,你们那儿今年气温降得比前几年都早,还比前几年都低,这可能是你去了之后即将度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了,他还念念叨叨说也不知道你平时工作忙起来记不记得要添衣服,会不会感冒,感冒了有谁照顾你。”

王源的眼圈一下子红了,电话另一端母亲的声音也含着哽咽:“源源,其实你爸他就是嘴硬,心里是很关心你的,只是死不承认,还不让我说。他那天说让你不要再踏进家门都是气话,我们怎么可能真的不让你回来呢?这是你的家啊,爸爸妈妈永远在等你的……”

 

王源一个人蹲在了路灯下,细雨绵绵落在他的头顶,整个世界雾蒙蒙的。他心头涌上了无数的愧疚,他很后悔,自己总是任性自私,给父母增添烦恼,却很少站在他们的角度,替他们着想。

 

“我们不会再逼你了,你爸昨天也松口了,”母亲的声音听起来竟还夹着一丝小心翼翼,“源源,今年过年,你能回家吗?”

 

王源一下子憋不住眼泪了,他吸了吸鼻子,对着电话拼命点头:“能,能,妈——我下个月就会回国了……”

 

 

回国后王源先回了趟家,母亲看到他的时候就红了眼圈,父亲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依然板着张脸,但吃饭时破天荒地给他夹了一块鲜美的里脊肉。

 

 

后来去N市正式开始工作,王源内心不免诸多感慨。这个城市实在变了太多,即使原来记得的东西也都在岁月里模糊了形状,再次看到也觉得无比新鲜。王源回国前就已经租好了房子,环境条件都还好,就是离上班地点稍有些远,他查了手机地图才确认了自己去公司的路线。

 

刚回国王源还没有车,每天清晨就在人潮汹涌中挤着地铁再转公交。其实他还挺喜欢这样的,不用自己开车,他就能在这段时间里完全放空,偶尔运气好还能拣到个座位补补觉。

这天他就运气很好,虽然早上被挤了个够呛,但下午下班得很早,回去时公交车上人不算多,他安安静静坐在了后排,插着耳机听着音乐闭目养神。车子还没行进多久,就有一个小颠簸将他晃醒,他皱了皱眉,有点茫然得睁开了眼,忽然间死死盯着窗外写字楼上一个显眼的英文标志。

 

王源使劲揉了下眼睛,确定他没看错。

那是LionSong。

这还是当初他帮王俊凯想的名字。这会儿的LOGO好像变了,看起来也比几年前高端洋气了许多。王源对工作室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满溢着泡面味儿的狭小房间,但如今看到LionSong的LOGO挂在这样繁华地段的高层写字楼上,他好像也不觉得有多惊讶——他本来就一直相信王俊凯会成功,会走得比谁都远,比谁都好。

 

 

王源鬼使神差地在这一站就提前下了车。尽管不是第一回经过这条路,但他之前从来没有发现,也不曾想到过,王俊凯的工作室离他现在的公司竟只相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他们每天很可能就踩过同一条马路,买过同一家咖啡店的咖啡,还呼吸着同一块区域的空气。阳光有点晃眼,他用手挡了一下,等自己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站在那栋写字楼的门口了。

 

以王源目前的勇气,他还是万万不敢见王俊凯的——他还没梳理好思绪,也没做好准备。但是见见温凡和金奇来叙叙旧,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他后来有时候也有点后悔自己当年的决绝,导致许多好友都失去了联系,现在想来,那个行为也是颇为幼稚的。

写字楼里很敞亮,当王源看到Lion Song工作室豪迈地包下了20楼一整层的时候,还是有点咂舌。他们那个小小的工作室,竟然也已经茁壮成长成这般光景了啊。而他曾经说要陪着王俊凯打江山的承诺,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王源先小心翼翼地问了下公司前台,听说王俊凯现在不在才稍微放宽了心,随后说他要找温凡。没想到,对方竟然一脸茫然地回问他:“温凡是谁?”

王源简直开始怀疑他是认错了公司——但是不会啊,刚才他问王俊凯的时候,前台的回答明明表示着是有这个人的。但她怎么会不认识温凡呢?

 

“你是不是刚来的?怎么可能没有温凡呢?”王源着急地又向她确认一遍。

“我真的不认识……”前台的姑娘看着面前这位风度翩翩的帅哥,自然也很想帮忙,可她在脑海里搜寻半天,也没搜索到温凡的名字。

 

“怎么了?”耳后传来一个女声,还有高跟鞋站定的声响。王源僵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方总,”前台像是找到了救星,“这位先生找一位叫‘温凡’的人,可是……我们公司没有这个人吧?”

 

“温凡?”方舆愣了一下,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事实上她也不认识温凡,只是她记得自己最初加入工作室的时候就是接的温凡的班。虽然不认识,但那个人确确实实害得他们一度陷入绝境,所以她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太大的好感,“他很多年前就不在这儿了。”

 

“什么?”王源有点懵了,“那……”王源刚想问金奇在不在,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走过来。那人穿着白衬衫和黑裙子,踩着双很高的高跟鞋,头发留得很长了,已经快要及腰——尽管变了很多,但王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林莹。

 

他忽然有点不敢继续站在这里了,脑海中不停浮现几年前他在王俊凯家楼下看见的、曾反复出现在他噩梦中的画面。

她该不会……跟王俊凯结婚了吧?王源根本连想都不敢想,他脑海忽然一片空白,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急匆匆地转了身,几乎是落荒而逃。

 

 

一直到出了写字楼的大门,王源都还在嘲笑自己的狼狈——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怎么还是这么不成熟。

 

正想着,他忽然被耳边的汽车鸣笛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望了过去,这一望,就彻底定住了。

 

那辆黑色车里的人,是王俊凯。

他头发好像剪短了,身上穿着合身的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衫领子干净整齐,看起来很精神。他的眉目还是那样好看的,只是成熟了不少,那双桃花眼里盛着一汪春水,里面浮沉着和他如出一辙的不可置信。

 

王俊凯摇下了车窗,愣了好半天才冒出一句:“回来了?”

王源牵着嘴角微微笑了一下,点头道:“嗯,回来了。”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但两人倒是都默契地定在原地没有移动。王源恍恍惚惚地想,事到如今,他们俩之间竟然也开始会有这种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了。

 

过了好半晌,王俊凯摸了摸鼻子,道:“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不用了,”王源有点慌张地摆摆手,“我坐公交车就好了。”

“啊,”王俊凯看起来有点了然地自嘲般笑了笑,“是有人陪的吗?”

 

“嗯?不是的不是的,我自己一个人。”王源像是怕他误会,赶忙尴尬地解释。他想了下,自己自觉地开了车门,“那个,要不你送我吧。”

跟王俊凯有共处的时光,怎么想都该是好事——是他这几年做梦才会实现的好事。

王源报了地址,两人一路上又有点相对无言。过了好几个红绿灯,王源才想起来刚才那件一直盘绕在他心头的事:“那个……凡哥不在工作室了?”

 

王俊凯闻言怔了一秒,随即回道:“嗯,之前有更好的机会,他就走了。”

王源“哦”了声,就没再问。

 

即使路上很尴尬,他们两个人还是很享受这种尴尬。车里放着轻缓的英文歌,天色渐暗,路灯一盏一盏点亮了,照亮前方的路。身边人的样子,好像变了,又好像还是一如当年。

 

可惜,尽管距离不近,但这条路还是不可能一直走下去。

 

王源开车门下车时,被王俊凯叫住了。

 

“这个戒指,你一直戴着吗?”

 

王源一愣,有点慌张地低下头,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无名指,略显局促地胡乱回道:“啊……那个,因为这个挺好看的,而且那么贵,所以就一直戴着了,哈哈。”

天啊,他到底都在说些什么?王源简直被自己尴尬哭了。可他实在不敢向他承认自己的心事,害怕再次输得一败涂地,再次回到刚分手时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他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的。

 

对方迟疑了一下,还是没再问,好像是接受了这个答案。

王源上楼前眼尖地瞟了一眼。王俊凯的手指上光秃秃的,没戴任何东西。他有三分失落,却还有七分欢喜——太好了,他还没有结婚。

高兴了没几秒,王源又忍不住开始泼自己冷水——这说到底,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他又有什么好高兴的。王俊凯心里应该早就没自己了,不然怎么会那样绝情地和自己说分手,甚至还开开心心和别人约会?

他也想恨,也有怨怼,可是每次想起那张脸,那双桃花眼,那对笑起来会露出来的小虎牙,他就怨恨不起来。毕竟王俊凯曾经给过他那么多的温暖和快乐,在他的人生里留下了那样浓重的笔墨。

毕竟那是他年少时最爱的人,也是他现在最爱的人。

 

晚上王俊凯直到回到家,都还没平复好自己的心情。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王俊凯脱了外套,一头倒在床上,脑海里的思绪纷纷杂杂绕成一团。天花板上的吊灯亮到刺眼,他撑起身子打开床头柜的桌子,拿出一个小盒子。

里面的戒指还是如多年前一样,熠熠生辉。

最初他也一直戴着这枚戒指。王源离开他后,他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让自己每分每秒都有事做,不再去想其他。可每当不可避免地看到这枚戒指时,他还是会想起那些往事,一遍一遍亲手揭开自己的伤疤。他有时甚至想不顾一切地去把王源找回来,牢牢锁在身边,可他又知道,他不能。他明明已经决定尊重王源的选择,又怎么能再去打扰他的生活?更何况,对方做得如此绝情,就算找到他,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这一来一去的自我拉扯,几乎让他疯癫。

金奇后来看不下去,强行要把他的戒指没收,叫他不要再想这些事,让时间治愈一切。王俊凯当时答应得好好的,可才收了没两天,就开始反悔了,非要让金奇把戒指还给他。

毕竟是王俊凯自己的东西,金奇也没办法阻挠,只能让他承诺不再戴了,好好下定决心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才不情不愿地还给他。

 

但忘掉哪有说起来那么容易,王俊凯就算再强迫自己不想、不看,也舍不得把手机里王源的照片删掉,以至于后来他每次打开相册都得鼓起好大的勇气,更何况这枚见证着他俩一生一世承诺的戒指。

他每晚睡觉前都会拿出来,愣愣地端详它好久。

 

王俊凯站起身来,掏出了手机。他非常庆幸刚才在王源上楼前叫住了他,问了他现在的电话号码。对方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号码给他了。

王俊凯虽然不想与他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不想重逢后却只如多年未见的普通老友,但是人总有贪欲,见过了一面,就还想见第二面,王俊凯甚至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想吻他的唇了。

 

尽管那人当年对他这样绝情,他还是很想、很想把人追回来。他现在比那时候成熟了许多,自己的事业也蒸蒸日上,成了气候,不再是当年那个只空有一个遥远的梦想,举步维艰地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小工作室的穷学生了。更何况,父母在他这些年的坚持下,也在渐渐理解,慢慢松了口。

他现在终于有底气,能给他幸福了。但是他还是不敢有贸然的举动,他也不确定,他在王源的心里,到底还剩下多少的位置?他也想知道,为什么王源那个时候,要如此绝情?

 

王俊凯打算编一条短信,短短一句话却改了又改。

最后,他还是决定彻底舍弃那些寒暄,直白地问:“明晚有空吗?聚一聚吧。”

顿了两秒,他又飞速地动着手指,追加了一条:“还有金奇一起,大家都好久没见了。”他还是害怕对方会尴尬,不答应和他的单独约会,才搬出好兄弟当救兵。

 

王俊凯倒在床上,像个初恋的高中生一样抱着手机满怀期待,过了几分钟,对方的信息回过来了。他看着屏幕上那短短几个字,心一如初见王源时那般悸动。

 

“好啊,明天见。”

 

下一章点我

评论(93)
热度(671)
  1. 守护期盼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