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年少情歌(五十七)

 上一章点我


(五十七)

 

王俊凯坐在约定好的母校旁边的火锅店包间里,有点局促地把玩着手指。旁边的金奇看他两眼,忍不住呛到:“至于吗你……你有什么好紧张的,要把人再追回来就追!磨磨蹭蹭不男人。”

王俊凯白他一眼:“你说得容易!我连他现在单不单身都不知道……还有当年是他拉黑了我,拒绝和我见面,我现在隔了这么多年追他,你觉得会比那时候有胜算?”

金奇摸了下鼻子:“那要不,我去帮你问问他现在有没有对象?”

“您可别!”王俊凯立马制止,“我心里有数。”

他虽然迫切想知道答案,但又害怕知道,况且他还担心金奇会乱说些有的没的,把王源给吓跑,于是严肃警告道:“你今天就别说我和王源之间的事,聊别的。”

“行行行,我还懒得管你们了,”金奇鼻子哼哼,“真的好久没见到源儿了,不知道他现在长啥样。”

 

“我长这样啊。”

好听的熟悉声音从门口传来,桌子边的两个人同时抬了头。面前的人高高瘦瘦,眉眼弯弯,笑容里还保留着十九岁时的干净纯粹。

“我靠王源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金奇动作比王俊凯还快,一下就跳起来和王源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王俊凯:“……”

 

王源被他撞得往后踉跄两步。明明是多年未见,他们互相却好像也没有感觉到多生疏,王源觉得,和金奇的见面比和王俊凯重逢时心里更轻松。大概是因为他能平静面对金奇,却无法平静面对王俊凯吧——甚至直至此刻,他都还有点不敢去把目光降落到王俊凯身上。

王源用力在金奇背上捶两下,哈哈一笑调侃道:“金公子,你好像胖了啊。”

“给他老婆养的,现在肚子上的肉都能折叠三层了。”王俊凯在一旁冷冷吐槽。

“王俊凯你就诋毁我吧,老子的腹肌还依稀存在好么!”金奇对他怒目而视。

 

王源迅速地抓住了重点,他有点不可思议道:“奇哥,你……你都结婚了?”

 

“是啊,我也三十岁的人了好嘛,结婚可不稀奇。”金奇说到这里又皱着眉埋怨王源,“你说你,当年就那么消失了,怎么也不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我结婚请帖写了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往哪儿寄,你连我的世纪婚礼都错过了,看你这兄弟当的,赶紧自罚三杯。”

“得了吧,就你那还世纪婚礼呢,自己都睡过头差点迟到。”王俊凯继续吐槽。

其实他是怕王源尴尬和愧疚,才故意营造点开心的氛围。

 

他猜得没错,王源是有点尴尬,并且心里满满当当都是内疚,他看着金奇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当年是我太幼稚,任性妄为,这三杯酒算是我对你迟来的新婚祝福,祝你和嫂子天长地久,幸福快乐。”说完他就在桌上捞过杯子,自己满上一杯,豪迈地一饮而尽。继续倒第二杯的时候,他的手腕被王俊凯松松地握住了,久违的触碰令他浑身一颤,瓶口抖了一下,漏了几滴在桌布上,晕出圆圆的污渍。

“意思下就行了,赶紧先吃吧。”王俊凯轻声说。

“没事儿。”王源眼角眉梢含着笑,“这是应该的。”

 

特别实诚地结结实实喝了三杯后王源才落了座。坐在王俊凯手边,王源又开始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其实他有点弄不懂王俊凯的意思。

按理说,他们早就断了,未免尴尬,双方都应该尽量避免过多交集才对。昨天送他回家,他也能理解为那是王俊凯的客套——毕竟也算是路上遇老熟人,看对方要去挤公交不方便,捎一程也在情理之中。

今天这顿饭,意义也很明显,就是个多年未见的好友聚会。但王源搞不懂的是,王俊凯为什么偏偏要选这家店。以王俊凯现在的生活水准,应该是不会来这种装修简陋的小饭店吃饭的,更何况大学边上的饭店里全是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他们几个社会人实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好在还有包间,这点格格不入也算可以忽略。

不知怎么,他觉得王俊凯选这家饭店不仅仅是为了缅怀他们几个的大学时光——因为这家店具有特殊意义,而这也是王源此刻纠结所在。

这是他俩真正初吻发生的地方。

 

那时王源刚刚大一,在迎新晚会上与王俊凯合唱了一首歌,结束后学生会的全体成员到这家火锅店开庆功宴。他俩为了躲避前来敬酒的人窝到了一个小角落。王俊凯送了他一个小兔子钥匙扣作生日礼物,附带一个令他心中翻起滔天巨浪的短暂亲吻。

 

为什么非得在这儿叙旧呢。难道你心里,其实还留存着一点给我的位置吗,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或者,大概是只有他一个人自作多情地想这么多吧,对方就是随便挑了个地点。

 

“怎么了,源儿,吃菜啊,你不是可喜欢吃火锅。肉都熟啦。”金奇提醒道,王源这才回过神来。他还没来得及动筷子,就有人帮他把肥牛卷夹到了盛着调料的小碗里,蘸上酱汁的肉看起来美味无比。

王源头都没敢回,只转着眼珠子悄悄往旁边瞟一眼——王俊凯动作温柔,神色如常,好像这就是很普通的、很自然而然的一件事。王源却觉得局促,耳垂开始微微泛红。他清了下嗓子,为了不被看出尴尬开始没话找话说:“那个,下次聚会的时候叫上凡哥一起吧,都好久没见了。”

 

“温凡?呵。”金奇冷笑一声。

王源有点不明就里,他似乎从金奇短促的那一哼中听出了些不是开玩笑的、实实在在的敌意。

“怎么了?”他茫然地追问道。

 

“你可别提他了,我饭都快吃不下了。”金奇愁眉苦脸。

王源皱了皱眉,冒出一连串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温凡他做什么了?他现在在哪儿?他是什么时候离开工作室的啊?”

“还不就是那个时候……”金奇正要开始讲,就被王俊凯沉声打断了。

“行了,那么久的事提了干嘛,你还吃不吃了,不吃还狂点那么多菜。”

 

“我怎么就不能说说了嘿!”金奇眉毛一竖,“也就小凯你能原谅他,反正在我这里,两个字,没门!你还记不记得他害我们多惨?”

王俊凯垂下眼睛。其实后来温凡有来找过他,他当时恨得实在想打他两拳,可对方一句话没说,就双目通红地朝着他跪下了,双膝碰着水泥地,结结实实一声闷响。

昔日好兄弟做到这般地步,王俊凯深觉自己人生的失败。

温凡说,他刚进新公司,需要出成绩,需要一鸣惊人。他知道自己没有王俊凯那么有才华、有创意,交出的东西一次一次被上级否决,他心灰意冷,最后才昧着良心用了原先工作室的企划和代码,只想着暂时先站稳脚跟。他当时想,王俊凯才华横溢又有天赋,就算没了这个项目也一定很快就能做出更好的,而他却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

王俊凯觉得非常可笑,可这一回都懒得反驳他。没有谁的成功会轻而易举,而他从来也没觉得温凡有多愚笨。如果对方真的烂到一无是处,只能靠抄袭过活,他也根本不会拉他进自己的工作室。

 

那天最后,王俊凯还是选择了原谅他。都是成年人了,也曾是患难与共过的兄弟,退一步海阔天空。但要再继续做朋友,确实再不可能了。在那之后,他和温凡就渐行渐远了,即便两人仍旧在同一座城市,也都默契地谁也没再联系过谁。

 

金奇的唠唠叨叨还在继续:“你也不想一想,当初‘刺刀’被抄袭的时候,我们大家是怎么过的,你自己是怎么过的,嗯?是谁天天忙到没时间吃饭,没时间睡觉,最后因为低血糖而晕倒?是谁在大半夜里忽然胃出血被送往急诊?”

 

听着金奇的一字一句,王源只觉得心惊胆战。他还来不及消化前面那些关于温凡背叛的内容,就听到了让他心痛无比的字眼。

你竟然过得这么不好。你这么不好的时候,我也没能陪着你扛过去。

不过,或许你也不需要我吧,那个时候,应该有林莹在照顾着你。

那现在呢,有人照顾你吗?

 

王俊凯看见王源怔怔的表情,轻轻踢了金奇一脚,让他打住。他不想让王源知道太多这些令人心烦的事,也不想他因为温凡而难过,于是赶紧岔开了话题。

 

一顿晚饭吃到了十点,三人中只有王俊凯没喝酒,理所应当地送另外两个回家。

金奇喝得醉醺醺的,趴到王俊凯车子的后座倒头就睡。王源也喝了不少酒,但还很清醒,后座已经被金奇整个人横躺着给霸占了,他就只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少了金奇,他俩的气氛又开始尴尬了起来。刚才席间明明还能看似和谐地攀谈两句的,现在忽然又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沉默间,王俊凯打开了车里的音乐。前奏一响,王源陡然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意思?王俊凯到底是有心的,还是无意?

 

“绝对没说谎

  对着你偏偏脸烫

  跟你相对时如不知不觉

  人似摇荡

  在这夜方醒觉

  你是我一生所托

  真正的爱情难收而易放

  太突然太是难忘

  ……”

 

是《亲爱的你》。

王俊凯忽然放这首歌,什么意思?王源猜不透。他坐在副驾驶座,抿着唇,安静地听着歌,记忆就在夜色里悠悠飘到了被葱郁树木和灿烂阳光填满的大学岁月。

那时候的日子都是带着青草香的,再悲伤的事在舌尖上一滚,都能轻轻巧巧咽下,残留的苦味也会迅速在澄澈的空气中蒸发。他们看起来也会烦恼多多,时常抱怨连连,而实际上都不曾真正体味过生活的苦难。

那是段多好的岁月啊。好到一生中有过一次,也觉得很知足了。

 

王俊凯先把金奇送回了家,他妻子还到楼下来扶他上去,王源看了两眼,觉得有些面熟。

对方倒是一秒就认出了他:“啊……你是那个上次来公司问起温凡的……”

“啊,是的,你好。”王源这才想起来,这是当时他在LionSong前台遇到的那个女子。金奇也挺行啊,竟然还是办公室恋情。

“方舆,金奇让我跟你打声招呼,他是因为和老友叙旧开心才喝多的,别罚他跪键盘啊。”王俊凯道。

方舆笑了声:“行行行知道了……我去这家伙怎么这么重!”

 

送走了金奇,王俊凯忽然侧过头问王源:“你那天,去过我们公司了?”

王源喝了酒,吹着车里空调的暖气有点犯困,被他提问才一下醒过来:“嗯,是啊。”

 

王俊凯心中一动。他还以为那是场偶遇,没想到,是王源自己找去的。不过想来也是,否则那天王源怎么会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为什么温凡不在工作室了。

 

“那个,你们工作室离我公司挺近的,下班时路过看到的,就想叙叙旧……”王源解释道。

“哦。”王俊凯垂了眼睛,轻轻一点头。过了几分钟,他又小心翼翼开口道:“你也在那一片工作?那你住这么远,每天上班多不方便?”

“还好吧……”王源绞着自己的手指,“坐地铁也挺方便的,那个房子价位好,周边环境也不错,租的时候我也没考虑太多。”

 

送完王源,王俊凯目送着他进了公寓楼,才卸了力气般趴在方向盘上。

还是毫无进展啊。他明明不是这样胆小的人,为什么会如此患得患失,什么都不敢做呢。他甩了甩脑袋,打算发动车子,车窗却忽然被人叩响了。

王俊凯抬起头,看到了王源的脸,耳边同时传来了天籁般的声音:“那个……要不要上去坐坐?看你也挺累的,开车不太安全……”

 

好好好当然好啊!王俊凯就差没蹦起来了。但他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微微颔首道:“那也行吧。”

 

王源住的房子,一丝人味儿都没有。

屋子里的陈设少得可怜,也不曾经过精心装修,甚至行李箱还随意地摆在墙边,就好像他只是随意找个地方暂时落脚,很快又要走了似的。这么一想,王俊凯心抖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这次回来,呆多久?”

王源正端着两杯咖啡过来,闻言一愣:“我也不确定,应该至少会呆个三五年吧。”

三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王俊凯还是稍稍放下了心。

“也有可能就一直留下来的。”王源补充道。

“是吗。”王俊凯笑了,是发自内心的。他脸上的猫纹都很明显,一如从前。

之后两个人就并排着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一句话也不说。王源却觉得,心里很宁静。他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初中时候同桌女生很喜欢的、还抄在课本第一页的,张爱玲写胡兰成的一句话——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房里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外面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王源此时此刻就觉得,王俊凯现下能坐在他旁边,陪他喝着一杯略苦的咖啡,这人世间仿佛就唯剩一个他了,满满当当地占据了他全部的世界。所有人间疾苦世间沧桑都在此刻消失,所有良辰美景花红柳绿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刚才在楼下分别时,王源突然开始恐慌起来,恐慌这就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恐慌之后再没了联系的理由。他明明应该是害怕见到他的,可现在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于是他贸贸然地跑回去,忐忑地敲了窗,连理由都没来得及想好,就立时胡邹了一个。

幸亏王俊凯还算给他面子。

王源想,气氛尴尬又怎么样呢,他们之间话少得可怜又怎样呢,甚至就算王俊凯心里早就没有他,只要能与他呆在一起,能不时偷偷瞄他两眼,他也是甘之如饴的。

 

王源喝了口咖啡,脑袋被一个迫切想问的问题给填满了。

王俊凯,他现在是单身么?

 


=================================

最近几乎天天日更四五千字,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哈哈哈哈。到现在一共写了快十八万字了,前面四十章一共十万字左右,后面这才十几章竟然有八万字,足见我章节字数有多不平均了哈哈。现在每章的字数几乎都是以往的两倍了~希望大家能看得愉快哦。^_^

两个人和好倒计时啦~不会纠结很久的^_^


下一章

评论(76)
热度(73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