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霸道总裁爱上我

@常年潜水人 的命题作文……这个题目有毒,我真的尽力惹qaq好难写,希望它能抚慰到你摔痛的pp,揉捏【划掉


然后正好有几个妹砸也点了总裁文哈哈哈~就这样写了,感觉就是个片段吧不算是一篇文orz【顶锅盖  希望你们喜欢。


对了,怕开头会有误解,所以还是特别说一下。这篇不是源凯,是凯源哈。

------------------------------------------------


“给我倒杯咖啡来。”

王俊凯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收到王源发来的邮件了。他扯扯领带,认命地站起身来去茶水间泡咖啡,一边泡还一边忿忿,为什么这种事不能找他自己的助理和秘书来做?

腹诽归腹诽,王俊凯还是老老实实端着杯滚烫的咖啡,推门进了王源的工作室。

“王总,您的咖啡。”

“行,先放这儿吧。”王源抬头看他一眼,一双杏眼敛着波光。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王俊凯毕恭毕敬地放下咖啡,转过了身。

“有事,”王源的声音在身后倏地响起,虽是正经甚至严厉的语气,却又仿佛带着一丝玩味,“之前让你做的那份文件赶紧交过来,我没时间等你很久。”

 

你等不及?!那你为什么一个上午都使唤我做这做那,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根本没空做文件好吗?

王俊凯内心狂吼,他今天一整个早上几乎都在走向王源办公室的路上,自己的那把椅子到现在还没能坐热。只可惜,他敢怒不敢言,有苦也只能往肚里吞。

 

 

又一次推开玻璃门,王俊凯把码得整整齐齐的文件放到王源办公桌上。他眼尖地捕捉到王源轻启的嘴唇,于是毫不犹豫地直接抢白道:“王总,还有什么吩咐,您一次全说了吧。”

“哦?”王源挑挑眉,“那你过来一点。”

 

“什么事?”王俊凯挪着步子走到他跟前,却不想竟被对方轻轻扯住了领带。王源弯着双眼睛,一把将他整个人往下拉低了一些,然后忽地将头凑了上来。

王俊凯一惊,他弓着背,耳朵边紧贴着一双形状美好的嘴唇,有热气轻柔喷吐到他的耳垂上,烧得心都痒痒的。

王源刻意压低了声线,泉水般的嗓音变得低沉,汩汩地在王俊凯心脏上流过:“我要你一直在我这儿呆着,这样我有事可以方便叫你。”

“……”

王俊凯扭过脸,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王源近在咫尺的侧脸浮着一层浅浅的金光,皮肤白皙细腻,眼睛清澈灵动,睫毛根根分明。

 

 

墙上的钟一分一秒缓慢地走着,王俊凯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目光飘落在办公桌旁的那盆花叶万年青上,继而转向落地窗外的城市风景,最后又兜兜转转回到王源身上。

大部分时候王源都在锁着眉翻阅手里的文件,表情认真又严肃。他脊背挺得很直,坐姿非常好看,侧面的剪影既清冽又温柔。尽管看上去无比专注,但王源还是会在这期间时不时地抬起头,使唤他做这做那,比如现在——

“王俊凯,我累了,你过来帮我按摩一下。

 

Excuse me???

王俊凯卡壳了一秒,还是秉持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精神,挽起了袖子,朝着那人走去。

办公室里挺热的,王源就单穿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王俊凯把手放到他肩膀上的时候几乎能透过那层布料清楚摸到他紧实的肌肉纹理。

王俊凯手法还不错,王源很满意地眯了眯眼睛,伸手去拿桌边刚让王俊凯倒的咖啡。当他嘴唇刚碰到杯沿时,王俊凯不经意加大了一点力道,王源猝不及防,杯子一抖,漏出几滴咖啡在他雪白的衬衫上,霎时间烫得他整个人颤了一下。

王俊凯吓了一跳:“没……没事吧?!”

“没事。”王源皱了皱眉。他盯着污渍看了两秒,示意王俊凯去他衣柜里拿件放在办公室备用的干净衬衫,然后就开始大喇喇地解自己的扣子。解到最后几颗时,他却又忽然停了动作,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王源笑意盈盈地朝着手里抱着衬衫的王俊凯道:“你过来,帮我解剩下的几颗。”

 

王俊凯盯着他看了两秒。那件衬衫已经敞开了不少,露出了对方笔直锋利的锁骨,和一小片若隐若现的肌肤。王俊凯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手指伸了过去。他捻住那一颗颗精致的珍珠母贝纽扣,将它们从扣眼中解放出来。解开最后一粒扣子,衣服终于完完全全敞开,王源的胸膛就这样肆无忌惮、毫无保留地闯进了王俊凯的眼睛。王源皮肤虽偏白皙,但却不是非常瘦弱的那种,甚至还有着分明的腹肌。王俊凯眼神变得深邃了一些,但他很快就眼尖地发现对方胸前有一小块皮肤明显地红了起来——那是方才被滚烫咖啡烫到的地方。

王俊凯皱着眉毛,不由自主地把手上移,试图去触摸那块红色。

 

“你干嘛?”王源挑着眉,捉住了他的手腕,截断他的企图,“王俊凯,请注意你的举止。”

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王俊凯却不管不顾地挣脱他力道不算大的钳制,偏偏要凑过去仔细看那块烫红的地方。

“王俊凯……”

“王源儿,你需要擦点药。”

“你叫我什么?” 王源依旧语气严肃。

 

王俊凯叹口气:“好了源源,别玩儿了,你看你这儿红这么大一块。乖,擦药。”

王源盯着他看了有半分钟,眼里的情绪千变万化,最后才终于软下来,任由对方拉着在椅子上坐好。

 

冰凉的药膏涂在发红的地方,灼人的痛感霎时间舒缓了不少。王源闭了闭眼睛,嘴上却有点不满意地哼哼道:“你昨天明明答应好了,今天上班的时候都任我差遣命令,还要对我恭恭敬敬的,你这不是说话不算话?”

 

“是是是,”王俊凯有点好笑地抬手刮下他的鼻子,“但你受伤了难道我能坐视不管?况且害你被烫到也有我的责任。你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我能放心?还有,你说你刚才那样,是不是故意在撩我?撩完还不让我碰,几个意思啊源哥?”

王源勾起了唇角:“你猜。”

 

“我不猜,行动就行了。”王俊凯沾着药膏的手指轻轻柔柔在对方的胸口上转了两圈,又不安分地辗转下移到了他精瘦的腰,找准位置不轻不重地捏了两把,随后满意地感觉到王源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

 

“我靠,王俊凯,你活腻了吧,药擦完了,我们的约定还得继续,你给我老老实实到沙发那边坐着。”

 

“哦?”王俊凯把这一个字念的夸张无比,他手指着墙上的钟,笑得露出两颗虎牙,仿佛人畜无害:“不好意思,已经到正常下班时间了,约定结束。”

“你……你……你赖皮。”王源睁着眼睛愣了半天,才涨红了脸回了一句毫无反击之力的话。

 

王俊凯笑了,他看着对方小兔子一样的小表情和那光裸着展现在眼前的美好肌肤,眸色不由自主暗了三分。他不再忍耐,凑过去惩罚性地轻轻啃他的脖颈:“乖,听话。谁让你先挑逗我的?”

“听话你个头……唔。”

他剩下的反驳全被王俊凯不容置疑地一口堵住,吞咽进肚了。王俊凯倾身上前,桑蚕丝质地的领带划过白皙的肚皮。王源仿佛毫无招架之力,却又好像是肆意纵容般向后仰了仰,一双明亮的杏仁眼慵懒地弯了起来。

 

 

“卧槽?!今天总裁和副总这俩工作狂竟然没一起加班到深夜?”一名女员工看见那两个高瘦挺拔的人影从副总办公室走出来,惊得捂了捂胸口。

“你傻了吧。”旁边一个大她几岁的姑娘把脑袋靠过来一点儿,“你忘了?今天是副总生日,我早上就听见王总在定高级酒店的晚餐和套房了,他俩自然要早点下班去享受。”

“啧啧啧,还是王总有情趣,真是虐狗虐狗啊。”

 

上了车,王俊凯俯过身子,将王源的安全带系好,对方却还摆出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去哪儿啊,我还要加班。”

王俊凯按着他的肩,勾起一边嘴角:“我不同意,今天你剩下的时间都是我的了。”

说罢,他又想起什么般笑道:“你说你,给你一整天工作时间随意差遣我作为生日礼物,你竟然就只叫我干端茶送水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最后以为你终于有了点觉悟,竟然还不准我碰……” 

“那不然还能叫你干什么?随意使唤你打杂也很爽啊。”王源斜睨他一眼。

 

王俊凯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

“好吧好吧,”王源看着他噗嗤一笑,“那我现在命令你,快来吻我。”

王俊凯桃花眼一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END

评论(78)
热度(163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