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是你(四)

网配。


(四)

 

王源屏了屏息,开始对着剧本念台词,声音还是带着点微微的颤抖。

“谁、谁让你吃了?我可没答应过输了要请客啊。”

 

“难道你就忍心让晚饭只吃了个咸菜馒头的我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狼吞虎咽?”隔了一秒,王俊凯的声音才响起。他低沉稳重的嗓音配起高中生来却是少年气息满满,对语气和情绪的把握一流,字里行间都是遮不住的青春活力。王源模模糊糊间好似真的回到多年前那个翘掉晚自习的夏末夜晚,或者说,回到他们曾一起度过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王源感觉自己重新穿回了当年那件蓝白相间、宽宽大大的的校服外套,而面前就站着那个虎牙尖尖的阳光少年。对话突然间就变得容易了起来。

“那就赏你一个吧,慢点儿吃,不用谢。”

“谢主隆恩。”王俊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却又含着满满的宠溺,王源差点都被他这满腔毫不掩饰的感情骗了,好似自己就真是对方手心里捧着的那个人——可他们现在不是王俊凯和王源,只是故事中的魏嵩和莫水渊而已。


对戏进行得非常流畅,因为这本身就是他们曾经习以为常的日常点滴。尽管戏外的他们有着尴尬的陌生和多年分离导致的无法逾越的鸿沟,可当扮演魏嵩和莫水渊时,他们好像还可以和以往一样亲密无间,他们可以不管不顾地抛下所有的不愉快,只专心让自己成为故事里的那个人,于是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习惯性尾音上扬的弧度,改不了的口头禅,熟悉的腔调和相处模式,通通穿过层层时空的峡谷,绕了一个圈儿在多年后被他们重新牢牢握在了掌心。

 

到了末尾,王源还忽地生出些不舍来——虽然知道不过是配戏,王俊凯语气中的情感也只因沉浸在剧中才存在,可那些话语也毕竟都确确实实是对他讲的,一字一句全扎扎实实敲在他心上了,一砸一个响。

 

“我就不该跟你打什么赌,让你由着性子来。你说你傻不傻。”

 

王俊凯念完最后一个字,王源已经没有了台词,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听完对方最后一句台词后,还下意识地配合语境做了个瘪嘴的表情,就好像对方真是在寻常生活中与他对话似的。

 

公屏上沉默了几秒,忽然就开始了疯狂的刷屏,明明整个频道里除了CV也就剧组里前来围观的寥寥几人,可屏幕上刷新的速度却看得王源目不暇接。

 

策划-mint:卧槽!我给跪了!你俩也太特么配了吧!!!!!!感谢上苍【喜极而泣

编剧-twinklewang:这真的完全就是我想象中的魏嵩和水渊吧

后期-Roy_merci:我们抱头哭吧!!凯神源神你俩真的刚刚才认识么??!!为啥不早点合作啊啊啊啊!!

美工-西瓜终结者----阿v:我天,我听的时候一直在屏息,气都没敢喘!情感拿捏太棒了吧!我瞬间灵感爆棚好么!脑海里出现了一千个画面!

宣传-饺子:我爆哭吧!

cv-夏末半:配得好自然啊啊啊QQQQQAQQQQQQ

cv-顾声冉:我只能说,我光听你俩的声线都莫名听出了一股子相配感

导演-金娇骄KYO:我!!我没有什么要指导的……给两位大神比heart【捂心口

 

王源对着电脑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发烫的耳朵,这会儿面红耳赤的感觉才姗姗来迟。明明都当了CV好多年,配过的剧也数不胜数,可刚才与王俊凯的那一段不算特别的对话却委实让他心如擂鼓。

一阵沸沸扬扬的喧闹过去,之后的PIA戏进行得相当顺利,王源心里的那种紧张感自然而然地随着时间流逝减轻了一些,恢复了以往的水准。他想,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不淡定,他好像完全可以平静面对王俊凯,只不过心中有些酸涩——大概是当明知不可能时,距离越近反而越叫人伤感吧。

其实他们俩也并非是假装不熟,毕竟高中的后半段时光,他们的的确确形同陌路,后来又渐行渐远地走了分岔路,那些疏离的尴尬感不是一天两天才形成,自然也不会因为现在在一个剧组就能轻易抹去,何况有些事他们都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十点钟,PIA戏完全结束,王源正松下一口气,哼着小曲准备下线找点儿夜宵来吃时,QQ的提示音却让他冷不防打了个激灵,而点开后的内容更是将他整个人冻成根冰棍儿,直挺挺地戳在原地。

 

凯风请求加为好友。

验证信息那栏填的是——

“好久不见”。

 

王源握紧了鼠标,大脑都没来得及运转一下就急忙颤颤巍巍地去点同意,生怕动作慢了下一秒这条请求就会消失,身体中每一处血液间都流窜着无言的惶恐与爆炸般的惊喜。

 

王俊凯加他好友!是王俊凯加他好友啊!王!俊!凯!

这是隔了多少年啊!


王源大气也不敢出。他这下连夜宵都没心思吃了,就捂着饿瘪的肚子一直盯着屏幕上那人近在咫尺的头像,却好半晌也不敢戳了去讲句寒暄。王俊凯用的头像还是他高中看的某部热血动漫的主角,王源心里暗暗想,他也是个念旧的人吧。


那部动画已经完结多年了,甚至至今都鲜少有人提起,可在当年确实是狠狠风靡了一阵,少年的伟大梦想被全世界歌颂。那会儿本来不热衷于动画漫画的他天天被王俊凯拉着接受安利,陆陆续续竟也慢慢将不短的全集都完整看齐了,时至今日还能摇头晃脑哼哼起里头燃得不行的主题曲。

 

王源手托着腮滚动鼠标刷着微博,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脑子里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一个问题,后面打着个大大的加粗问号——


王俊凯怎么还没来找他讲话?刚加了好友怎么也不来打个招呼?


他纠结了好半天,转眼分针都在表盘上转了一整圈,对方也依旧毫无动静的样子。王源扁了扁嘴,打算还是自己主动。他犹豫地点开了对话框,然后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输入了一句轻轻快快的“Hello~”,正准备按回车,他又忽地刹住了——这样好像太过没心没肺,完全不称他们沉甸甸的这几年,而且仿佛是在刻意装熟一般。

他自个儿摇摇头迅速删掉,咬着嘴唇斟酌着改为——“好久不见,不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等等,这好像又有点太矫情了吧!弄得像什么小说主人公似的,明明在对方心上,他估计根本只踏过一串儿浅浅的、很快被覆盖踪迹的脚印吧,哪配得上这种久别重逢的煽情问候。这还不如刚才的故作轻松,王源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将输入的内容改为了“你好”。

可……可搞这么正式是要闹哪样啊!

 

 

王源烦躁地将自己刚洗好的清爽头发揉成一团鸟窝,气鼓鼓地沉默几秒后,他选择迅速地关掉了对话框,退出了QQ,然后甩了键盘直接关机了。

 

 

王俊凯是踟蹰了好久才去加的王源的QQ,获得对方的同意虽在他意料之中,却仍令他内心狂喜,好像他们之间断掉的那些联系就这样简单地重新接上了轨,中间那尴尬的几年也有了修复的机会。

王源一直都是那样温柔而宽容的人吧,王俊凯去加他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多半是不会拒绝的,更何况他有最恰当的动机——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啊。

可他在与对方对过戏后难以抑制澎湃的情绪一时冲动地跑去加了好友,却还没有考虑好一句恰当的措辞。他不知道用什么语句开口才不会成为对方的困扰,毕竟他们离开彼此的人生已经太久了。

 

今天的对戏让王俊凯宛若真的回到高中那段洒着阳光的金色日子,直至此刻他也无法平复好自己的呼吸,他也是紧张的,他双手打颤,喉咙发干,可是他势在必得——

这一回,他决定要直面自己的内心,好弥补少年时期那个不成熟的、不完整的自己,也弥补那个时候眼中闪着令人无法忽略的泪光的王源。

 

只是这个决定说来容易做来难,他的势在必得也必然得全都建立在对方的心情之上,他还很踌躇不安,因此才辗转徘徊——如果自己的出现于对方尘埃落定的平静生活而言只是困扰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收回迈出的那一只脚。

他很珍视王源,但他无法说服自己放弃尝试一下的机会,毕竟他们这会儿竟然都在一个剧组了,简直如梦似幻——而且,他俩配的还是《往日》中的两个主角。更重要的是,王源漂泊在远方那么多年,如今居然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

这大概是老天注定的吧,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王俊凯想。他不该在顾这顾那,犹疑不定了,他至少得给自己一次放手一搏的机会。

 

 

王源等不来王俊凯QQ上的一声问候,却在吸溜着泡面刷微博时,刷到了对方一条新的更新。

 

凯风:很开心。

 

凯风自创建微博账号以来,一直处于半弃用状态,关注的人倒挺多,但除了偶尔回应朋友的微博,自己主页上的总微博数少得可怜,此刻评论自然一片喜气洋洋。


老阿姨面条君:首!!!!!!!!

水墨:哟,有啥好事儿还不快分享?

凯墨一生推:卧槽水墨大大秒回啊!我不管我要把这个看作是教材了!好好好发得好!

叮铃凯皇:虽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感谢这件事让凯神发了微博!!

充满希望地作死:感恩!!【双手合十

清妍莞薇myself:晚上好凯哥,希望你能天天都这样开心~

小干脆面的碳烤生蚝:凯爷!!!!早点睡觉,也做个甜甜的好梦吧!!

柚子酱:感激让凯神开心的人和事!!男神希望你继续发微博不要停QAQ

沈一穹落:卧槽我看错了嘛凯爷你是终于想起你的微博密码了嘛23333333

凯风 回复 水墨:你猜

一杯泉 回复凯风:凯爷你咋这么傲娇hhhhhhhh

墨滴: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出去跑圈!我大凯墨!只有墨墨能让我凯这样吧QAQ

 

王俊凯到底在开心什么事?王源毫无头绪,他当然是没法知道的,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毕竟连水墨都不知道。心思细腻的他眼尖地发现了夹在微博评论间凯风与水墨的互动。对于这两人和谐的相处模式,他心中酸得冒泡泡——凯风大大一向挺高冷,平时是不太与人这样开玩笑的,只和熟人在一起才放得开。其实他这种性格在高中时期就有显现,那个时候王源是他眼里最特殊和最亲近的那个人,他所有孩子气甚至撒娇耍赖的样子王源都有见过。

 

微博下面粉丝的评论不出意外地炸开了花,尤其是那些CP粉们,一个个都仿佛打了鸡血,侦探一样从短短几句对话里逐字逐句捕捉“甜蜜”的讯息,估计今晚论坛的凯墨CP楼又要加盖好几层。

可王源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变差,毕竟他在今天和王俊凯说了不少的话,甚至还收到了对方的加好友请求。况且,就光是王俊凯开心这件小事,都足够令他觉得高兴了。他不需要知道原因,他只希望对方天天都开开心心的,没有烦心事儿,这就行了。

 

这条微博是朋友转发到自己首页的,王源本来没有关注王俊凯。他手指点进那人简洁的微博主页,在“关注”两字上方悬了许久,终于轻轻巧巧地落下。

而在点完后变作“互相关注”的字样和鲜明的双箭头令他张大了嘴。

原来……对方早就关注自己了啊。早知道就别这么矫情,想东想西,把事情搞得复杂。不过王源还有点小小的感伤——王俊凯多半是能将过去完完全全地放下,轻松与他做真正的“朋友”了吧。可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可惜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好因为这种小事沾沾自喜或是伤春悲秋——人家凯风大大明明那么高冷,微博却关注了几百个人,大抵是建微博号时什么也没想地就把整个网配圈有那么点认识的人全关注了一遍,粉丝们都完全不以这个来猜测他的交际圈。

 

第二天是星期六,王源一觉睡到大中午才慢悠悠地起床,而后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懒洋洋地下楼去倒垃圾。他就穿着件单薄的长袖T恤,在秋天的凉风里被冻得一哆嗦。

将扎好的垃圾袋抛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再看着它不偏不倚地落进公共垃圾桶,王源满意地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上楼,却在偏过头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穿着修身白衬衫,黑西裤包裹着修长笔直的双腿,他正背对着自己,像是在从车子的后备箱中拿东西。

明明多年未见,只凭一个比印象中更加宽阔挺拔的背影,王源却好像张口就能念出他的名字。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王……王俊凯?”

 

对方在听到声音后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转过了身。

王源终于在多年之后,又一次见到深深印在记忆中的那双狭长桃花眼。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空气中流窜着,令他瞬间有些无所适从,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当然也无法向王俊凯简单地打一个短促而自然的招呼。

 

双方的对视仿佛持续了有一个世纪。

王源都尴尬得想要逃离了,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方才莽撞地叫住他。王俊凯却忽然咧着嘴角笑了,还开始快步向自己走来,手里拎着两盒刚刚从后备箱里拿出的东西。

他们都成熟了吧,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眼神一撞就狼狈不堪地躲闪开,侧着身子假装与身边同学谈笑风生,刻意疏远对方。

他们是懂礼貌的成年人了,见到多年未见的熟人,于情于理都要问候一声。只是他们也都不知,那死死打了多年的心结,在对方心中,是否早已随着时光渐逝悄然解开,不留痕迹了呢?

 

“好巧啊,我们得有多少年没见了。”王俊凯语气还挺自然,嘴上说着惊奇,眼里却一片沉静,仿佛早有预料。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子:“你怎么来A市了?来多久了?就住这小区吗?恰巧我也有朋友住在这儿。”

 

王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说的朋友是与自己住同小区的水墨,甚至连这种重逢场景,他都在脑子里排演过无数遍了。王源望了眼对方手上的礼品盒,忽略了他的问题,甚至省去了本来该有的重逢之后的寒暄,攥着手心里的汗答非所问道:“来给你那个朋友送月饼?”

“嗯,”王俊凯很自然地答道,“过节的时候公司发了很多,我也不太爱吃,所以就只好送送人了。”


TBC

评论(205)
热度(2415)
  1. 留不住的时光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