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是你(五)

网配。(虽然这章并没有什么网配情节)


(五)

 

王源的脚尖在水泥地上磨了磨,手指不安分地扒着裤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扯出个勉勉强强的笑容:“那,那你快去送吧。”

“哦……哦好的。”王俊凯愣了一下才答应。他深深看了王源一眼,见对方真的没有挽留他多说两句的意思,才提着月饼礼盒缓步进了面前的大楼。

 

而王源在他身后不由张大了嘴。

原来水墨不仅和他住一个小区,还住一幢楼啊?!

 

他跟在王俊凯后面,踏着他踩过的大厅瓷砖地,竟然紧张到走路都快变成同手同脚。王俊凯个子明显变高了,肩膀也宽了,能把简单的白衬衫撑得很好看。王源有一秒暗自希望,就一直在对方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好了,就这样在背后默默地注视他,观察他,可以小心翼翼却近乎贪婪地把他现在的背影刻下来收藏在记忆仓库而不被发现。不用面对尴尬的眼神和勉强的笑容,也不用控制好自己面部的肌肉摆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给对方看,更不需要去揣测对方是否已经拥有一份美好的恋情。

 

然而从步入大楼到行至电梯跟前统共不过就几步路,王俊凯停下了脚步,王源自然也只能随之停下,却还站在靠后一点的位置,与他始终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但即使是这样一段距离,也不可能保持多久。很快电梯门就开了,王俊凯先一步跨了进去,而后转过身来正面对着王源,微微挑了挑下巴,用眼神询问他是否上来。

王源拽了拽自己褶皱的衣角,还是往前踏了一步,尽量将表情摆得很自然。他现在身上就穿着件前些年的旧T恤,头发乱得像稻草,对比身边人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衣纽扣,他简直掩饰不了内心的尴尬。

 

“什么时候来的A市?”电梯门关上,王俊凯轻咳一声,再次抛出了先前的问句。狭小的封闭空间内只有区区两人,他鼻尖已经嗅到对方身上独特而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类似薄荷的清新香气,闻到的瞬间仿佛就能触到一整个少年时代郁郁葱葱的夏天。

“上个月刚来。”王源答,他紧绷着身子,似乎一刻也不能放松下来。

 

 

不知怎么,王源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王俊凯的那个日子。

 

那是王俊凯离校的前一天。高考之前学校给考生提前放三天假,彼时王源已经住到了自己年级的宿舍,在原先那间的下面一楼。那天他嫌宿舍闷热,出来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吹吹风,耳畔全是楼上高三学长的喧嚣笑闹和沉重的行李箱在地上摩擦滚动的声音。那是一个周五,广播站早已换了新的站长,整个校园里反复循环交替播放着《朋友》和《真心英雄》。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王源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唱到这一句时,王俊凯的身影出现在了宿舍楼狭窄逼仄的昏暗楼梯口,毫无防备地闯进了自己的视线。

 

王俊凯搬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背着大书包,头上扣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白色夏季校服袖口下的肌肉因拎着重物而紧绷着,手背上显现出清晰的青筋,年轻的血液仿佛埋在里头突突跳动。

 

在两人关系变得尴尬后,王源第一次没有刻意在碰面时躲闪避开,他抬了抬下巴,直直地向对方的眼睛看过去。

 

王俊凯下了两步台阶后才发现他。他一瞬间停下了步子,就那样站在楼梯上整了整低低的帽檐,终于露出细碎额发下一双明亮的桃花眼,被濡湿的鬓角贴在脸侧,汗珠闪闪发光。他抿了抿唇,最后两边唇角扬起,展了一个微笑。

王俊凯说:“再见,王源。”

 

夏天的风燥热无比,轰轰烈烈却又漫不经心地卷走了他们轻狂而灿烂的少年时代。

那一天,王源忍着鼻腔疯狂涌上来的酸涩,盯着对方的眼睛哑着嗓子回答:“再见。”

自此,他的高中生涯,真正再无王俊凯这个人的陪伴。

 

 

电梯很快到了目的楼层,王源抬头瞟一眼橘红色的数字,心下松了一口气——是他家到了。

门缓缓朝两边打开,王源礼貌性地向身边人微一颔首,而后迈开了步子。可就在他出电梯门的那一刻,王俊凯低沉的嗓音在身后冷不防地响起:“你住二十一层么?”

 

“嗯?”

王源转过身,这种显而易见的白痴问题本并没有回答的必要,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低垂眼眉耐心回了,甚至还着了魔似的附加了一点自己的个人信息:“嗯对,我住2103。”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谁要知道你具体住哪一间啊!傻!

 

王源有点慌乱地想抬头去捕捉对方的表情,可惜电梯门却很不是时候地关上了,不过他还是在那个狭小的缝隙间,模模糊糊看到了王俊凯露出来的一边虎牙。

 

 

齐墨来给王俊凯开门的时候还懒懒散散地穿着家居服,脸上写满诧异:“咦?凯少今天挺闲啊?来我这儿干嘛?”

王俊凯清了清嗓子,晃晃手中的礼盒一本正经道:“公司中秋的时候发了月饼,我吃不完给你送点儿。”

“哟呵?”齐墨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对着他那张俊脸左瞧右看,“稀奇啊王俊凯,怎么没见你往年给我送过月饼?”

王俊凯倒是一脸从容,淡定回应:“今年发得特别多。”

 

齐墨听闻也没反驳,他耸耸肩从对方手里接过礼盒,趿着拖鞋走到了客厅,然后自顾自继续窝回沙发上看综艺节目,顺便研究研究礼盒中月饼的口味。

 

王俊凯换好鞋走过去瞟他一眼,在齐墨正准备拆一盒包装时皱了下眉,低沉道:“你拆另外一盒。”

“啊?”齐墨仰起头,一脸困惑不解。

 

王俊凯干脆就直接走过去将他手里的盒子拿了过来,又朝被冷落在沙发一角的另一个月饼礼盒努了努嘴:“那盒才是给你的。”

 

“我操,你就给我一盒干嘛还拎着两盒来?你要挨家挨户送礼啊?”齐墨一脸忿忿地盯着王俊凯手中包装精美的冰淇淋月饼,兴趣缺缺地伸手去够角落那个印着“花好月圆”四个金色大字的礼盒。

 

“我靠!五仁的!王俊凯你有没有人性啊?”

 

王俊凯对着面前一脸哀怨的人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齐墨撇撇嘴:“我要冰淇淋的那个,跟你换,我不吃五仁的。”

 

“不行。”王俊凯拒绝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齐墨哑口无言,半晌后他忽然好像意识到什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看着老友揶揄道:“我说,你那盒冰淇淋的,该不会是打算送给源嘟嘟吧?”

“嗯,是啊。”

“……”

“怎么,你有意见?”王俊凯稍稍歪了歪头。

“没!没意见!”齐墨忙摆两下手,又凑过头去研究对方手中那盒冰淇淋月饼的包装,“话说,这怎么看都不是你们公司发的吧……难不成是你特意去买的?!”

“对啊,刚买的,里面的冰袋估计还没融化呢。”

齐墨:“……”

两次问句都迅速得到回答的他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啧啧感叹两声:“没发现啊王俊凯,你还会做这种事。和源嘟嘟傻妈住一个小区,我算是跟着沾光咯。”

 

王俊凯笑得一双桃花眼眯了起来。

 

 

 

王源进了家门心还扑通扑通乱跳,总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非常不真实。在电梯里他用余光偷偷瞥见了王俊凯侧面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线条流畅的下巴,还有轻微滚动的喉结,每一帧画面都让他恍若回到中学时代,按捺不住情窦初开般的怦然心动。

 

他不知道方才自己脸上向对方显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不知道自己是否完美掩饰了心头的澎湃和慌张,可他总觉得王俊凯看上去似乎比他要游刃有余得多。

 

王源只要一想到王俊凯过来这一趟是去找水墨,是去给他送东西,心头就像有一千个柠檬同时被挤开,酸涩无比。他忽然很害怕,王俊凯是不是真的弯了呢?他是真的和水墨在一起了吗?王源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谁给揪住了,还被狠狠地揉捏挤压,从里面升腾出了一万个不甘心——如果王俊凯也真的弯了,他看清了内心,终于能摆脱当年的惶恐不安,甚至接受了自己的性向,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却偏偏是那个错过的人呢?他无法控制自己地想,如果命运重来一次,如果他能晚一点认识王俊凯,能在对的时间与他碰上,那是不是自己就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了呢?毕竟当年,他们分明是互相都对对方有感情的吧,否则也不会闹到那么僵。

 

然而现实也不会有如果了。他和王俊凯相遇得太早,那时候的他们都太懵懂,太不成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看不透自己的心,也更不知道如何去珍惜、如何去维系彼此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情。“同性恋”这个词对当时的他们来说就如同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将他们自以为坚强无比的内心击退到溃不成军。所以最后,幼稚的他们甚至也只会选择狠狠将对方推开,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来逃避现实俗世中所有不堪承受、不想面对的东西,固执地把自己层层包裹,层层伪装,甚至试图欺骗自己。

 

王源拖着自己的身体慢慢悠悠地回房间,习惯性地开了电脑。他扫了眼各个闹腾的群,粗粗浏览一遍又一一关掉。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好做,他打算干脆勤劳地打起精神来录音还债,可尝试几遍却怎么都找不到角色的感觉,脑海中竟然满满当当都是王俊凯的脸。

他少年时的样子,还有他现在的样子。

 

就在他抓狂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咚咚咚”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响。

 

家里现在没别人,袁航似乎出去办事了。王源有点疑惑——他刚来A市没多久,还没结交到什么朋友,和公司的新同事们大多都是点头之交,其中知道他住址的就更是寥寥无几了。谁会来他家?难道是袁航的朋友来访,还是那小子又网购了什么东西,有快递送上门?

 

为了保持形象,王源还是整了整自己睡醒后就没打理的鸟窝状头发,然后顶着满头问号走到门边。他先趴在猫眼上看了一眼,结果下一秒他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管理自己的表情了。

 

王俊凯就站在面前,雪白的衬衫一尘不染,明亮的桃花眼正望向自己,唇角勾着一抹明显的笑。他瞧着开了门后就一直僵直呆立的王源,食指朝上,指了指大门上方的门牌号:“那个,你刚才是告诉我,你住2103吧?”

 

王源:“……”

 

王俊凯提了提手上的月饼礼盒,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我那朋友不喜欢吃甜的,这还有个冰淇淋月饼,你要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呃……”王源嗫嚅着,却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接,大脑彻底停止运作。

 

王俊凯望着那人红通通到透明的耳尖,直接将礼盒塞进了对方怀里,心下软成一片:“收下吧,你知道我不爱吃甜食,没人吃可就浪费了。”他了解的,王源一直很喜欢吃冰淇淋和小蛋糕这类零嘴。

 

“那……好、好吧。”反正无论如何王源也是拒绝不了王俊凯的。尽管这是水墨挑剩下的、不要的东西,但他还是觉得挺开心——毕竟也是王俊凯送的啊……毕竟王俊凯还能想到他。

“那个,”王源的手指紧紧绞着礼盒的拎带,犹豫再三才开口道,“也别呆站在门口了,要不……进来坐会儿吧。”

 

王俊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王源从冰箱里拿了两听冰可乐,瓶罐上凝聚起来的水滴贴在掌心,传递着丝丝的凉意。

 

王俊凯环顾了一下简洁明亮却也不失温馨的室内环境,一眼就瞥见了许多貌似“成双成对”的痕迹——例如门口摆放的那双和王源脚上同款不同色的拖鞋,以及餐桌上两个图案相仿的马克杯。他顿了顿,才欲言又止地问道:“你……你不是一个人住吗?”

 

“嗯?”王源走到沙发边坐下,离对方还隔了一点距离,“我和朋友合租的,你也认识,就袁航啊。”

“袁航?”王俊凯貌似挺惊讶,眼睛都瞪圆了,“你高中时候那个同桌?”

王源点点头。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俩关系还这么好啊……”王俊凯说着说着就沉默下来,气氛忽然间好似又变得尴尬了起来。大概是,现下并不适合提起有关过去的事情。他开了手边的可乐猛灌一口,冰凉的液体流过喉咙,涌上来的气泡辣得他鼻头发酸。过了半晌,王俊凯才破开这恼人的沉默,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还是一个人?”

 

“啊,是的。”王源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自嘲般笑了笑,“还是单身呢,哈哈。”

王俊凯的桃花眼却一瞬间亮了一下,他迅速接了话,甚至还放大了音量,唯恐对方将他忽略。他说:“我也一样。”

 

王源去拿茶几上可乐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好像每个关节都不听使唤似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把可乐递到自己唇边,心中百感交集——但最多的,大概还是庆幸吧。他吞咽一口汽水,努力强装着表面的镇定。

王俊凯一眼就捕捉到他红到烧起来的左耳。他不能完全猜透对方的心思,也不想操之过急,于是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尝尝看这月饼好不好吃。”

 

王源正巧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于是什么都没想就慌里慌张地去拆放在腿边的月饼盒。盒子非常精致,上面印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玉兔,软得像个糯米团子。礼盒的封口也很讲究,设计得非常精巧,可王源却反而因为手忙脚乱而拆不开。他抿着嘴唇,在王俊凯目光的注视下没来由地觉得紧张,最后甚至还被锋利坚硬的纸盒边缘划了一下掌心,没有破皮,却留下一道细细长长的白印,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王俊凯听见声响一下子就凑了过来,一脸紧张地捉住了那人细白的手腕,掌心滚烫又灼热,烧得王源整个人浑身战栗。

 

王源缩了缩身子,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控制中抽出来,有点尴尬地开口:“没……没事。”

 

手中握住的温暖迅速溜走,只留下浅浅余温。王俊凯怔了一怔,苦笑了一下开始任劳任怨地从那人手里接过礼盒帮着拆:“还是我来吧,你还和以前一样老是毛手毛脚的。”

 

“我哪有,”王源下意识地反驳,“你才总那样吧!”

“好好好,是我是我。”看着对方孩子气的表情和终于放松下来的语气,王俊凯忍俊不禁。他动作麻利,三两下就开了封口。

“喏,吃吃看这个草莓味的吧。”

 

王源似乎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失言,神情略微有点不自然。他伸手接过月饼,拆了独立包装袋,小小咬了一口。冰凉的甜意在舌尖悄悄地融化,整个口腔里都溢满了草莓的香甜。他垂了眼睫,用余光瞥到王俊凯一脸期待的表情,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吞下嘴里那口月饼,诚挚评价道:“真的很好吃的,你也吃点吧。”

 

王俊凯盯着他那双和从前一样灵动而明亮的杏眼看了半晌,沉声应答:“好。”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就有一个影子朝他压了过来,熟悉的气息顷刻间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从皮肤上每一个毛孔窜进他的身体里。他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好像被这久违的味道和气息唤醒,瞬间就做出了应答和迎合,心脏跳动得无比剧烈。


太近了。


王俊凯就这样把嘴凑到了他跟前,就着他手里刚刚被吃了一半的月饼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动作小心而迟缓。

 

王源呆呆地僵着身子,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整个动作却不知作何反应。手中的月饼上多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再抬头,他看见王俊凯嘴里正包着一大口凉丝丝的冰淇淋,已经缩回身子在原来的位置端坐好。他嘴里含着冰凉无比的东西,有些受不了地哈着气,两颗虎牙调皮地露在外面,咬字都含糊不清的。

他说:“嗯,没错,确实很好吃。”

虽然太甜了,但是真的很好吃。


TBC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本来有挺多话想说的,但是组织不好语言,千言万语汇作一句谢谢。

谢谢你们。希望大家每天都能遇到好事。^_^

评论(244)
热度(257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