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是你(六)

网配。


(六)

 

正午大好的阳光从落地窗里打进来,照得王俊凯头发上一圈金灿灿的。王源就这样傻乎乎地望着他,手里举着月饼,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他搞不懂,对方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难道说,王俊凯的心中就真的毫无芥蒂,可以把往事都当作过眼云烟吗?但他非常了解,王俊凯有一点洁癖,通常连喝别人喝过的水都要想半天,只有同最亲密的人才可能这样毫无嫌隙地同吃一块月饼——曾经的王源就一直在这“最亲密的人”的归类里,然而现今的他,明明早就已经被排除在那个名单之外了。既然如此,对方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到底是想说明什么意思?

 

王俊凯将他眼中千变万化的情绪尽收眼底,他叹口气,为了缓解刚才自己“情不自禁”或是说“刻意为之”的出格举动所造成的尴尬气氛,还是选择很识趣地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好让王源不再纠结。

 

他不想逼太紧,也不想看王源为难。

 

“机会难得,咱们要不要对对戏,找点感觉?”想来想去,王俊凯觉得他也只有网配的事情能与对方不那么生硬地自然攀谈,于是脑海中冒出个主意。

 

“啊?”王源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感到有点惊讶,“对戏?《往日》?”

 

他还没和谁面对面地对过戏,但这听起来似乎又确实是个好主意,至少是个能将王俊凯多留下片刻的好借口。况且面对面对戏的话可以直接看见对方的表情,确实更有助于感情的投入和流露,也能更好地揣摩自己和对方的角色。

 

“那……那行吧。”王源磕磕巴巴地应了。他从茶几上顺手拿过了平板,然后故作轻松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手指翻飞两下打开了之前下过的剧本。王俊凯就很自然地从沙发那头挪过来一些,大着胆子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

突然的靠近让王源心如擂鼓。他隐约感觉自己的耳朵与对方的头发就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稍稍偏头就能彼此擦到。

王源努力将心中的纷杂情绪按压下去,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剧本上,想表现得稍微专业一些,至少不要再像方才那样被说“毛手毛脚”,或是如第一次PIA戏时那样不淡定到丢脸。

他至少要在多年未见的心上人面前,表现自己好的那一面。

 

事实上王俊凯也没能多放松,他在凑近王源一大截后忽然也不敢继续往前了,哪怕是偷偷地、假装自然地靠近。

总还是有各种担心、顾虑,以及害怕。

王俊凯就只静静听着身边人缓慢的呼吸声,安分地跟着他手指的滑动小心翼翼地浏览剧本。

 

两人目前看的这段儿是讲魏嵩在宿舍里发生的一件糗事,这一段王源以前看原文时就看一次笑一次,此刻自然不能例外。他才刚看了两行,就没绷住,不自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用含着笑意的杏眼望向王俊凯,如期见到对方眼中浮现出来隐隐的尴尬,就知道他一定和自己回忆起了同一件叫人哭笑不得的往事。

 

王源记得很清楚,那是某个星期一,早上他叫王俊凯起床的时候被迷迷糊糊正做着美梦的对方随手甩了个枕头,而且不偏不倚正巧砸中脑门。怒火攻心的他登时就光脚踩着冰冷的梯子爬到上铺,恶狠狠地隔着棉被骑在对方腰上,与之搏斗了三百回合,直闹得并不结实的狭窄木板床吱呀吱呀响。

 

宿舍的其他几人早就见怪不怪,视若无睹,直到早读快迟到才赶紧提醒他俩一声。两个人这才如梦方醒,争分夺秒地跳起来去洗漱。

 

当然还是晚了些,王俊凯他们班迟到是要罚做值日的,而且周一早上管早读的恰巧是最严的物理老师,于是他胡乱抹了把脸,披了校服扯着书包带子就风一样地溜在了前面,王源尽职尽责锁好宿舍门跟在他后头发牢骚,抱怨要不是对方赖床,两人也不至于早饭都来不及吃,肚子空空荡荡书都没法好好读。

 

王俊凯楼梯下得又快又急,“噔噔噔”的脚步声像要把台阶踏碎,王源几乎只能看到他飞起来的外套下摆,那个影子像道光一样倏地就朝宿舍大门口冲了出去,王源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扯着嗓子刚想喊,可惜来不及了,他喉咙里的音节还没蹦出来,就听到拖长的“砰——”的一声,吓得他闭了闭眼睛,耳边紧接着传来玻璃哗啦啦碎一地的惊天动地声响。

 

过了好一会儿王源才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眼前确实如他想象中般一片狼藉,仿佛还弥漫着硝烟,锋利的玻璃碎渣于宿舍楼门口胡乱摊了一地,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光。而肇事者王俊凯站在案发中心,竟然奇迹般地毫发无损。

 

王源先是惊魂未定地盯着他看了几秒,上上下下完完整整扫了一圈确认他安然无恙,之后他的眼角眉梢就不自觉地泄露了一点笑意,再然后便如同完全忍不住般,毫不掩饰地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我靠哈哈哈哈哈哈,老王你牛逼啊!!你是不是练过铁头功哈哈哈哈哈哈!这玻璃门擦得是有多干净啊你以为它不存在吗!!你太不可思议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一脸尴尬,迟钝地摸了摸有点发痛的脑门:“操……这门上不是原来贴着字的吗!怎么没了!”

 

“你怎么跑这么快哈哈哈哈飞毛腿啊你!我喊你都来不及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王源毫不留情地嘲笑他,简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玻璃大门上本来是贴着“男生宿舍”四个红色大字的,不过这四个字经过岁月的风吹雨打早已缺胳膊少腿,最后只剩一两个笔画半粘不粘地贴在上面摇摇欲坠。大概是昨晚宿管阿姨看不下去直接给全撕了,导致王俊凯今天一时间着急到有点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大门敞开着,想也没想就直接对着出口冲过去了。

他没想到自己冲击力竟然能这么大,也没想到宿舍的玻璃门竟然如此脆弱不经撞。

 

 

那天中午午休前是王源他们班先下的课,王俊凯一出门就看到对方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对自己挤眉弄眼:“咋样,今晚要罚做值日不?”

“不用。”王俊凯没好气地伸手朝那幸灾乐祸的小家伙软软的头发上揉一圈儿,又用两根手指扯扯他的脸颊,“不许笑了!咱去吃点儿好的,庆祝一下你哥今早的逢凶化吉,死里逃生。”

这件事倒是真的峰回路转般帮王俊凯解决了原先担心的迟到罚值日问题——平时总是一脸严肃的物理老师听闻事情始末都没能憋得住笑,不仅没惩罚,还十分体贴地对他表示了慰问。

然而损失却是更加巨大的,王俊凯不仅要赔玻璃大门的钱,还被目睹全过程的王源足足嘲笑了一个月。

 

王源如今想起这事儿,仍然开心得乐不可支。

“你刚才还好意思说我毛手毛脚!你那时候才是真的特别毛手毛脚吧哈哈哈……”

长大后的王俊凯不再像从前那样立时反驳或是出声阻止,反而就任由着他大笑,一双桃花眼死死盯住那片从王源眼角边自然流泻出来的灿烂星光。

——在时过境迁之后,这片星光于他而言,何其珍贵。

 

那一年两个人心中所谓的“去吃点儿好的”,也不过就是中午不老老实实去食堂,而是偷偷溜出校门买对街的麻辣烫。

 

王俊凯吹着口哨往小篮子里挑喜欢吃的蔬菜和肉类,王源紧贴着站在他身边,一下就被他拿着一串儿藕片的手夺去了视线。

“原来你有伤到啊?”

光滑的手背上有一道突兀的血痕,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到的。

 

王俊凯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把自己的手背翻过来,笑道:“哈哈这也等同于没事儿,我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是是是,您多厉害呀。”王源嘴上附和着,手上却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创可贴,动作麻利地给他的伤口“啪”一下贴好,然后对着他扯了个鬼脸,“全宇宙最厉害的撞门大傻子!哈哈哈哈哈。”

 

“你说啥!你给我回来!”王俊凯气势汹汹地放下了装得满满的菜篮子,长臂一伸,一把就搂过了准备开溜的王源,手在他腰间挠痒痒,非要让对方受不住求饶。

 

 

 

可此刻他们已经过了那般嬉笑的年纪,王源在多笑了几声后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合适,收敛笑意后还清了清嗓子来掩饰尴尬。

 

面对面的对戏进行地倒还是一如既往地顺利,他们也都很欣赏作为CV的对方——声音条件好,角色把握精准,对情感的控制也都非常到位。王俊凯能恰到好处地演绎出王源眼里的魏嵩,王源也能惟妙惟肖地呈现出王俊凯眼中的莫水渊。

 

台词读到一半,王源甚至不由动了情,他看着王俊凯投入的神态,那英气浓密的眉毛,形状勾人的桃花眼,愉悦时慵懒上翘的嘴角,打趣他时若隐若现的小虎牙,还有假装生气时微微皱起的眉头,全部都是那样生动鲜活,一如从前。

 

从前的他们,是可以将亲密无间四个字织进每一天日复一日枯燥又斑斓的高中生活中的。

 

 

对戏对得太过顺利,以至于最后送王俊凯出门的时候,王源还在懊恼刚才发挥得那么好为什么没有干脆直接录下来,那样的话最近一直卡着找不准感觉的干音就有着落了。

 

 

“那我走了。”王俊凯站在玄关处理了理衬衣领子,微微笑了一下。

“啊……好的。回去注意安全。”王源摸摸脖子,“那个,谢谢你的冰淇淋月饼。”

“不客气,下次见。”

“嗯。”

王源低声应了,只是他不知道,下一次究竟会是什么时候了。

 

 

关上大门,王源靠着墙做了个深呼吸,半晌才缓过来。不过他还是相当敬业的,为了保存现在脑海中满满的灵感,他赶紧奔回房间开了AA,录《往日》剩下的一部分干音。

 

大约是因为今天经历了太多事和太多心情的波折,一直到夜色降临,华灯初上,王源才迟钝地发现自己一天都没吃饭,当脑子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后,肚子才接受讯号般迟钝地唱起了空城计。袁航一直没回来,他只好自己溜达到冰箱那边觅食。

可惜食材也严重不足。最后王源就打了仅剩的两个孤零零的鸡蛋,切了点葱花,惨兮兮地炖了碗鸡蛋羹,又拆了包方便面。

 

而那《往日》的剧组群,却正在毫无人性地刷着美食图,看得王源捏筷子的手都紧了一紧,舌下很没骨气地分泌起口水来。

 

编剧-twinklewang:这家菜太好吃了吧!这个水煮牛柳好吃到我飙泪[图片][图片]

监制-慢七拍:哈哈哈还不快感谢我!是我发现这家店的!

美工-西瓜终结者----阿v:卧槽你俩在一起吗??照顾一下加班到现在还没吃饭的苦命人的心情欧凯?TUT

策划-mint:其实还有我哈哈哈哈,这个剁椒鱼头也超好味的![图片]

秦风-cv-顾声冉:卧槽老子要拉黑你们

编剧-twinklewang:哈哈哈哈哈好的好的你要拉黑的话记得也要一起把凯风拉黑了噢

秦风-cv-顾声冉:我去!凯风也和你们一起啊?

监制-慢七拍:4444444444

裴月-cv-夏末半:同在A市也太棒了吧QQQQQAQQQQQ,时差党哭着看你们

策划-mint:咱们群里A市的好像挺多的吧?要不要找时间一起面基一下什么的!虽然说A市的那几个我貌似都见过面了hhhhhhhh

后期-Roy_merci:好好好举手!一起聚一聚!

监制-慢七拍:赞成

秦风-cv-顾声冉:在别的城市没人权咯[再见]

裴月-cv-夏末半:在别的国家没人权咯[再见]

编剧-twinklewang:赞成

魏嵩-cv-凯风:源嘟嘟,也一起出来聚聚吧?

 

王俊凯此话一出,全场寂静,鸦雀无声。隔了一会儿,才有人冒出句“卧槽?”,紧接着QQ群就陷入了一轮疯狂刷屏,问号和感叹号挤满了整个屏幕。

 

此时此刻与凯风同坐一桌的几个女生干脆直接毫不犹豫地抛下了手机,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当场询问起来。

 

王晓寒,也就是mint,作为王俊凯的堂妹兼今天拉他出来吃饭的人,自然第一个迫不及待地开了口:“源嘟嘟傻妈不是A市的吧?我怎么记得他是C市的???”

 

王俊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嗯,原来是C市的,最近刚来A市。”

 

“卧槽!!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啊凯风傻妈?”

“你和源源认识吗?”

“卧槽可是那些传你俩有仇的料是怎么回事儿?”

“源嘟嘟不是不怎么会参与面基的嘛。”

“我还没见过源源!”

“我也没见过,凯风你是不是见过??!长啥样???”

 

 

王俊凯对之后七嘴八舌涌上来的询问一概不予回答,换上了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眼睛却死死盯着手机屏幕,里面还浮动着一点若隐若现的不安和忐忑,直到看见他想看到的回复。

 

莫水渊-cv-源嘟嘟:嗯,好的。

 

此刻在座的几人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

 

我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TBC


接下来我不得不抓紧滚去忙我的final project了【手动再见

所以下一章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慢一些了,给大家鞠个躬。

评论(217)
热度(2558)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