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是你(七)

网配。


(七)

 

刚刚烤熟的肉片在黑色的铁板上冒着油光,滋滋作响。齐墨甩甩生菜叶片上的水珠,往上面搁一块蘸了酱汁的五花肉,再包好塞进嘴里。他全程盯着对面那个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的青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王俊凯,你请客吃饭可不可以稍微诚恳一点?”

 

“等等,王源跟我说话呢。”王俊凯头也没抬,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左手飞快敲着字,右手象征性地去夹食物,筷子却一直在木质桌面上点来点去,完全没碰到肉的边缘。

“……”齐墨抽抽嘴角,吐槽道,“那你下回可别再叫我做打听住址这类的事了,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呢!”

 

 

“好好好,这不是请你吃饭了么,辛苦你辛苦你。”王俊凯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抬了下眼,“想加菜自己叫服务员。”

 

达到目的的齐墨瞬间心情变好,毫不客气地又多点了两份雪花肥牛,而后碎碎念道:“不过我也是没有想到,源嘟嘟他竟然就跟我住一幢楼……也太巧了吧,给你行了个大方便呐……”

 

可惜对面的人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手机世界里,丝毫不理会他的絮絮叨叨。齐墨只好长叹一声老老实实开始烤肉片,尽量不再去瞟对面,免得被王俊凯那一脸甜蜜的表情闪瞎眼。

 

自从那天送了月饼过后,王俊凯就开始敢大着胆子去私戳王源QQ并且自自然然地与对方聊上几句了。其实氛围还是有点微妙的尴尬,但他能感觉到王源似乎也并不排斥与他聊天,有时你来我往地能就着一个普普通通的话题聊上一个下午。只是他们还互相规避着谈论从前的事情,或许是害怕捅破某张薄薄的纸后会重回到几年前那样难以回首的尴尬关系,于是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现在这样微妙的平衡——虽然不算太靠近,但至少也不算太疏离。

 

连王源都对这样的转变感到有些惊讶,明明高中后半期他们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刚在网上重逢时也仍旧互相假装不认识,即使后来在同个剧组了,两人打个招呼也要纠结上好半天,可他们又从什么时候起,忽然就莫名其妙开始可以自如地同对方聊天了。

 

虽然觉得有点迷惑,但现在的王源,很珍惜这样的关系。

 

这就好像回到他高中伊始那会儿,他懵懵懂懂地提着大箱子搬进高二学长的宿舍,第一个和他打招呼的就是王俊凯。那天的王俊凯穿着件纯白的T恤,蓝色的校服裤子虽然是松松垮垮的,但裹在他身上却仍旧可以勾勒出两条笔直的长腿。阳光从生锈的老旧窗户外暖暖地照进来,柔和了少年英俊的眉眼。而王源几乎在听到他开口的瞬间就认出了这把低沉悦耳的嗓音来自校广播台那个自己很喜欢的播音。

随后他俩就攀谈起来,发现越聊越投机——他们有太多相似的爱好和兴趣,简直相见恨晚。那时候刚刚开始熟络起来的他们就和现在的状态一样,虽然算不上有多么亲密,但至少是聊得来的朋友。

 

这看起来仿佛能称作一段美好缘分的开端,然而几年前青涩的他们跌跌撞撞走完的那个结局却并不尽如人意。王源不知道这一回会不会有改变,却也不敢轻易去莽撞地往前踏出一步了。

其实这样就挺好的,他默默告诉自己——至少比在楼梯或是走廊上狭路相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避开对方视线、费尽心思将双方肩与肩的距离严格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外的那段日子,要好太多了。

 

 

剧组群面基的地点定在了A市的一家火锅店。王源很喜欢吃火锅,因此还挺兴奋的。

他入圈几年来几乎都没有过什么面基的经历,偶尔有也只是和朋友单独碰碰面,这样集体的聚会真的是一次也没有参加过。听起来好像是挺不正常的,而他确确实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纯粹是懒得动而已。可这一回不一样,是凯风主动叫他一起的。

 

就那样一行短短的询问,也能让他心跳停了一秒。

他怎么可能拒绝呢?他非但没去拒绝,甚至还像个准备和初恋对象约会的少年郎一般站在衣柜面前皱着眉毛,忐忑又认真地选起了服装。

 

 

王俊凯刚走进火锅店包间的时候就立时四周环顾了一下——王源还没有来。他眼底闪过一点小小的失落,而内心却还翻滚着期待见面的雀跃,以至于坐立难安,不停地喝面前杯子里的白开水试图缓解这种莫名的紧张。

 

 

这次面基的朋友大多都是互相很熟悉的人,大家都已经在现实中见过面了,因此聊得还算很欢脱,也没什么生疏的冷场。有几个妹子来找王俊凯八卦,可惜他的心思完全系在另一个地方,耳边的喧嚣热闹仿佛统统成了背景音,手心里沁出了滑腻腻的汗,他拿着碟子边的湿毛巾反复擦了好几次。

 

好在那人也没让他等待太久。

 

没过多长时间,包间的门就“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条裹着浅色牛仔裤的长腿率先迈了进来,而后映入大伙眼中的是一件雪白的圆领毛衣,和一张精致的小脸。

 

王源一双大大的杏仁眼温柔地弯起来,双眼皮是恰恰好好最好看的弧度,头发服服帖帖地覆在浓黑的眉毛上方,脸颊两侧有因为急促快步而产生的红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动人,而那双形状饱满的嘴唇正翘起一个柔软的弧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堵车了,抱歉抱歉。我是源嘟嘟。”

他看似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挠了挠乌黑清爽的头发,微微笑着却很诚恳地向众人道歉,清亮而熟悉的薄荷音悦耳动听。他念自己的圈名时嘴唇还不可避免地微微嘟起,看起来可爱无比。


 

一阵沉默后,王俊凯听到了身边那位姑娘筷子掉到盘子上又滚落到桌边砸出的一系列声音,清脆又响亮。

 

大伙像是都惊呆了,冰成一座座雕塑,竟然不约而同地沉默不语,只有一双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面前的那个人。王源似乎是被盯得不好意思,有些局促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嗫嚅道:“呃……”

 

“源嘟嘟,过来坐吧。”王俊凯适时地第一个开了口替他解围,还朝他的方向点了点头。语气虽然平平淡淡,可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却盛着满满当当的温柔笑意。

 

不知是拥有什么神奇的魔法,王俊凯觉得每一次见到王源,对方都会比之前更好看了一些,眼睛那么亮,鼻子那么挺,嘴唇的弧度也那么温柔。

所以他丝毫不意外在座其他人的震惊。王源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帅哥,倒追的女生无数,桌洞里时常被塞着粉红色的情书。

 

王俊凯很有先见之明地给王源预留了自己身边的座位,以便时时关照。其实倒也不算是故意为之,剧组的姑娘们都非常有眼色地不去坐那个空出的位置,像是不谋而合地觉得他俩就该顺理成章地坐在一块儿。

 

王源拉开椅子在王俊凯身边坐下,mint姑娘才率先从惊艳中醒来,抖着声音道:“源源源嘟嘟傻妈……欢迎欢迎。”

王源很礼貌地对着女孩笑了笑。王晓寒留着一头俏皮的短发,眉眼还和他堂哥王俊凯有几分相似。

 

这会儿桌边的其他人才纷纷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姑娘们很快就一脸八卦地凑成一团嘀嘀咕咕起来。

“卧槽卧槽,我直觉源嘟嘟傻妈应该会长得挺清秀,可我没想到……他这么帅啊啊啊呜呜呜。”

“我要去清醒清醒。”

“天哪我本来以为水墨是圈内最好看的,直到我看见了凯哥,后来我以为凯哥这种可以直接去当明星的帅哥在圈内应该无人能及了吧,结果我又发现了小源!两人真是并驾齐驱的帅啊!配一脸!”

“我天今天真的有眼福了有眼福了。”

“可惜傻妈们不让说!以前每次看到大家说水墨是第一美人的时候我都好想提名凯风啊啊啊,急得我抓心挠肝的,从今天起我又得有个抓心挠肝的对象了!”

“我觉得凯风好像不怎么惊讶,难道他们真的一早就认识?”

“不能吧……不是都说他俩有私仇。”

“难道他们是早就认识的冤家?”

“也不像啊,凯风看起来还挺热情友善啊……”

 

 

于是几个女孩子顶着一脸懵逼的表情,开始仔仔细细地观察那两个坐到一起的英俊男生。他们看起来关系并非十分亲密,言语举动间都有着无法忽视的疏离,可两人又不像是初次见面,甚至还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比如,源嘟嘟一抬手,凯风就仿佛一瞬间读懂心思般给他递了张餐巾纸擦汗;而凯风刚往右边挪一点,源嘟嘟就心领神会地帮他提来桌角放着的水壶。

 

天哪,为什么感觉这么配???

几个女生心中都掀起惊涛骇浪,波澜壮阔澎湃无比,她们里头还有一两个原先是默默萌着凯墨CP的,可这一刻都十分没有原则和节操地选择迅速背叛组织,重站了CP。

 

 

鲜辣的锅底很快就端了上来,红色的汤汁上漂浮着尖尖的辣椒,咕嘟咕嘟冒着泡泡,令人食指大动。王俊凯下意识地就偏过头去看身边人的表情。

 

面基的地点是他定的。他记得王源一直特别喜欢吃火锅,高中的时候两个人时常在周末一同跑去学校附近的火锅店,点最辣的锅底,吃到满头大汗,辣到眼泪鼻涕糊一起也毫不在意。那家店装修得挺简陋,但是汤底口味却是一等一的好,食物也非常实惠。去的次数多了,连老板娘都认识他们,只要看到他俩背着书包推开玻璃门就心领神会地直接先去给他俩准备一准会点的全麻辣锅底,连询问都能直接省去。一直到去年王俊凯回老家时经过这家生意越来越兴隆的火锅店,老板娘还笑意盈盈地问他总和他在一起的那个瘦瘦白白、笑起来特别开心的男孩去哪儿了,怎么没一起——足见他俩给对方留下的印象有多么深刻。可惜,王俊凯当时也没有办法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只好扯着嘴角囫囵搪塞过去。

 

果不其然,王源的眼睛在看到锅底的瞬间就放了光,一双圆圆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王俊凯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嘴角扬起的一点温柔笑意。他伸着筷子往锅里下了几样王源从前最常点的肉类,又如往年一般塞进去一些营养价值高的蔬菜。

 

王源看着对方在自己耳侧伸长的胳膊和娴熟的动作,也是微微一怔。

——王俊凯往锅底里放食材的顺序,都和从前一模一样。光阴好似从未溜走。

 

 

一顿饭吃得非常愉快,几个人摸着吃到圆滚滚的肚皮都不想就这样简单地散了,于是达成共识一起去了家KTV唱歌。源嘟嘟和凯风都属于圈中唱歌很好的CV,也经常给自己配的广播剧唱ED,因此自然被大伙儿起哄着先去唱一首。

 

王源性格很开朗,很快就和这几个姑娘混熟了,因此这会儿也没推拒,大大方方去点了歌唱起来。

王俊凯就坐在他的身边,实在没法控制自己朝他的方向扭过去的脖子。王源微微颤动的睫毛纤长无比,粉色的嘴唇描绘着缱绻的歌词,握着话筒的手指白皙细长,那把薄荷般清爽的嗓音唱起情歌来格外动情。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温暖太阳,令自己忍不住想要靠近。

 

于是王俊凯就真的遵从内心,鬼使神差地贴了过去。肩膀抵着肩膀,他的小拇指也轻轻触碰到了对方随意垂在沙发上的右手。皮肤和皮肤一接触,温暖的触感就从血管里开枝散叶般蔓延到全身,而王源却冷不丁像被烫到般颤了一下,连从话筒中传出的歌声都忽然变了调,一个略显奇怪的转音让原本完美的演唱出现了一处小小的瑕疵。

 

王俊凯眸色一点点变暗。因为他看见对方有点尴尬地抿了抿唇,而后不动声色地将身子缓缓靠向沙发后背,朝远离他的方向挪了一点,似乎并不想与他有过多接触和交集。

 

 

头顶上的灯闪着彩色绚目、一明一暗的光,王源此刻心乱如麻。

他在心中暗骂自己好多句没出息——他老是不由自主地为了王俊凯一点点无意识或是不小心的靠近就心神不宁,方寸大乱。他捏着话筒的手心沁着汗,而后剩余的副歌他就只能随意哼哼几句,敷衍地唱过。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几乎每次写聚餐都是吃火锅或是烤肉,没错就是因为我喜欢吃,非常非常喜欢吃,哈哈哈哈哈。

其实还没有完全忙完,但是我还是来更新叻=3=


PS:我要爱凯源一辈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他们怎么这么好QAQ

评论(187)
热度(247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