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是你(八)

网配。


(八)

 

从KTV出来天色已经有点晚了。道旁的路灯一盏接一盏地点亮,晕着边上行道树的叶片也浮着层柔柔的光。

同行的姑娘们都是活泼爱闹的性格,因为很快要分别,因此更是依依不舍,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互相说个不停,王源很自然地同她们聊着天,眼睛却一直瞟向王俊凯的方向。

从自己下意识躲开对方小拇指若有似无的触碰时开始,他们两个人就一直保持着一点心照不宣的距离——比如坐下来的时候要隔着两个手掌,走路的时候要隔着半道人影。

夜风微凉,把王俊凯额前的头发轻轻地吹起了一些,露出了英气的眉毛,显得那双桃花眼越发多情,王源只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了,有点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走到路口即将分别的时候,几个人都嗅觉灵敏地闻到了一股暖烘烘香喷喷的味道,瞬间让人的心肝脾肺肾都在寒夜中温暖了几分,只是馋虫也顺理成章地被勾起。几人循味望去,发现这份温暖香味来自不远处一位老大爷卖的烤红薯。

大伙几乎是一瞬间就不约而同地凑了上去,一人买了一个热乎乎的红薯。王俊凯是等女生们都拿完后才伸手去拿自己那份的,而王源似乎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一直微微笑着等在旁边,两边唇角勾起,形成一个既可爱又乖巧的弧度,看得人心里痒痒的。王俊凯心猿意马地接过老大爷递过来的塑料袋,而后仿佛是习惯性地用眼神精确捕捉身边一只刚刚伸过来的手,同样习惯性的提醒因为横跨的岁月长河而搁浅了半秒,却仍旧脱口而出:“小心烫!”

 

下一秒他就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那人果不其然急吼吼地用一只手掌捧住了烤红薯圆圆的底部。薄薄的塑料袋阻隔不了传递到细嫩掌心的滚烫,王源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烫到,慌慌张张地把红薯往上抛了一下又堪堪接住,再摊开手一看,果然已经红了一圈儿。

 

“你看你,多少年了你怎么还老是这样改不了!刚出炉还烫着呢别急着吃啊!”王俊凯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朝他小声唠叨一句,王源有点尴尬地抿了抿唇,手指勾着塑料袋,自己用大拇指的指腹揉了揉方才被烫到的掌心。

 

以前学生时代的冬天,他俩觉得最大的幸福就是周末回家前去学校南门外边儿买烤红薯吃。剥开冒着热气的皮,软软黄黄、甜甜糯糯的红薯肉像是能治愈一切与寒冷有关的问题。王源平时做事算是比较有条有理,可每次遇到好吃的东西时却总是咋咋呼呼的,比如他在接过老板递来的红薯之后总是要迫不及待地捧住,好像不马上吃掉,这份温暖就会被寒冷的北风刮走似的,因此不小心被烫到的次数自然也不在少数。有过几次之后,王俊凯终于被他的“屡教不改”彻底打败了,于是每回都在他伸手去接之前提前警告“小心烫”,然后看那人撅着嘴不服气地分辩:“我这次没有要用手抓!”

通常这个时候王俊凯就会故意表露出一脸“我才不相信”的表情,高昂着头转身,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冒出来的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狭长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线,然后意料之中地被摇摇晃晃扶着自行车把手冲上来的王源气急败坏地勾住脖子。黄昏的天空美得像一卷没有边界的油画,蔷薇色的晚霞和王源大笑起来的样子定格成了王俊凯整个少年记忆中最好看的镜头。

 

王源听到对方近在咫尺的一句熟悉又陌生的唠叨,一下晃了神。而尽管王俊凯压低了音量,可那焦急的神色还是没能逃过几个姑娘的法眼,离他最近的那位还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他的几句只言片语,一下子惊呼了出来:“凯风你和源嘟嘟傻妈……认识很多年了嘛??!!”

 

王源闻言,两颊瞬间红上几分,而王俊凯愣了一秒,下意识扭头望了望呆滞尴尬的王源,随后又把目光放回到问话的女生身上,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表情看上去倒是有点高深莫测。

 

但这也不妨碍几个女孩一下子炸开锅。

 

“凯风!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吵嚷过后,一个姑娘往前站了一步,一脸严肃。这是《往日》的监制慢七拍,和凯风也认识挺长时间了。她顿了顿,仿佛踌躇了一下才继续问道:“你之前说你见过圈里最好看的人,是说的源嘟嘟吗?”

 

“噗嗤。”王俊凯一下子笑了,唇边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

 

王源站在他身侧不足半米的地方,忽然紧张局促起来,不自觉地攥了攥自己微微汗湿的掌心。而后,他听到那串爽朗笑声后跟了一句坦坦荡荡、吐字清晰的“是啊。”

 

简简单单两个字像一阵响雷,炸进了平静无波的湖面。

 

 

王源一直到回到家,耳朵都还发着烫。

自己在王俊凯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好像并不是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不是一个早被遗忘的往日旧识,不是要努力被抹去的偏离轨道的不堪过往,不是要避之不及的错误决定,现在他又发现自己甚至还能在对方心里以某个方面被冠上“最”的前缀。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以为保持现在这样会在网上聊天的不咸不淡朋友关系已经是最好的局面,可此时却不可避免地想要拥有更多。然而王源还是不愿意轻易去抱有期待——因为几年前那个一生中最美好、又最灰暗的下午。

 

那是放暑假的前一天,学校终于协调好了宿舍分配问题,可以让王源和同班的同学一起住,这样也更为方便。搬宿舍时王俊凯一直沉默不语地帮着王源收拾床铺,打包行李。王俊凯是处女座,做起事情来一丝不苟,井井有条。他把王源随意堆在床头皱皱巴巴的衣裤都一点一点抚平叠好,甚至连内裤都没放过,非要折成一个个一模一样大小的小方块儿,王源红着脸想把自己的内裤抓回来,结果就被那人一个翻身压在床上,王源笑着抬起弯弯的眼睛,却看见对方脸上并不是往常打闹时惯有的表情,甚至还有些阴沉,于是他也把翘起的嘴角收了回来。

 

天气热得要命,王俊凯脸颊边上淌下了一滴透明的汗,晃晃悠悠地滴到了王源宽大的T恤领口,烫得他浑身一颤。他觉得气氛有一丝无法言说的诡异,隐隐约约好似还看见对方近在咫尺的嘴唇有微微的颤抖。王源整个人都被对方松松圈住了,铺天盖地全是熟悉的味道。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王俊凯才撑起身子,随后有点不自然地挠了挠后颈说了整个下午第一句话:“走吧。”

 

他帮王源把行李箱关好,又不由分说地替他拎下了楼,王源就只好乖乖跟在他身后。把东西搁置到新宿舍,王源也没急着收拾,说要请王俊凯吃食堂一楼卖的凉皮。两人走出宿舍楼再拐个弯,进了一条小路,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遮去了一大半毒辣的阳光。走到小路的四分之三,王源终于无法忍受这样莫名其妙的隔阂和沉默,于是停下了脚步。王俊凯往前走了几步,见人没跟上来,又迅速折了回去,憋了好久才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其实王源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赌气般的心思,而即将换宿舍,需要面临新环境、新舍友的不安,还有与现在舍友——尤其是与朝夕相处的王俊凯的分别更叫他心中不是滋味。他努力想营造一点如往常一样开心的氛围,而向来与他默契十足的那个人却似乎非常不给面子。

 

王俊凯见他没反应,于是犹豫着伸了手,用小指勾了下他的小指:“怎么了?不是想去吃凉皮吗?”

 

王源闻言抬眼,觉得有些话堵在了嗓子眼,却无法宣之于口。他刚刚才吃了一袋薯片,并不饿,也并没有非常想吃凉皮。

他只是想请王俊凯吃一顿饭罢了,最好让食堂阿姨在拌凉皮时放上很多很多的辣椒,然后他们肩并着肩一起吃到鼻涕眼泪都自然而然冒出来也丝毫不顾忌。

 

 

王源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觉得是自己矫情又多事。

他为什么会想这么多?只不过是搬到了另一个宿舍,相距也并不是很远,为什么要这样磨磨唧唧,依依不舍,矫情至极,甚至还想得到对方更积极的回应?

他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摇头道:“没事,走吧,再不走又要排好长的队了,我都饿了。”

 

王源像要逃避什么般想快步越过王俊凯,没想到却因为急促反而被对方的右脚绊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向前栽倒,幸亏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捞住了他的腰。两人一下胸膛相贴,年轻有力的心跳互相碰撞。

 

王俊凯的手臂横在王源腰上,灼热起来的温度让他背上瞬间起了一排鸡皮疙瘩。

怎么回事,今天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他小心翼翼地抬了抬下巴,正对上了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那双眼睛里揉进了太多的情绪,深不见底,仿佛怎么也看不清,他努力想参透,于是又往前缩短了几厘米的距离。然后他猝不及防地看见了那双眼睛里的小小的自己。似乎是靠得太近了,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鼻息也都能感知得真真切切。王俊凯的呼吸也是热的,天地间仿佛都是翻滚的热浪,太阳炙烤着万物,就连树木的阴影都再也无法阻挡这股暑气。

 

他在看到王俊凯额边那滴汗顺着眼角像颗眼泪般滚落下来的瞬间,感觉嘴唇与一个柔软的东西相贴了。

至今王源都还无法搞清楚,那时到底是自己凑了上去,还是对方贴了过来,当时他们心中都酝酿着太多汹涌的、横冲直撞的复杂情绪,需要一个倾泻的出口。好像一切明明都是水到渠成,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又是那样猝不及防和不可思议。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个世纪,但事实上那也不过是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

 

唇瓣分离的时候,两个人的眼中都升起了同样的惶惑不安和无端恐惧。王俊凯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树影的外边,刺眼的阳光让他的表情变得模模糊糊的。

 

王源脑海中一片空白,嘴唇上还残留着对方清爽的味道和滚烫的温度,心脏剧烈地跳动。可他们……明明是好兄弟啊。好兄弟可以一起吃饭,共同打扫卫生,凑在一块儿看一部电影,分享一对耳机,一同打球,互相叫起床,甚至似乎也可以用力拥抱,在床上打闹,把对方压倒在身下玩摔跤……可他清楚明确地知道,列出来的所有条条目目中,绝对没有可以接吻这一项。

 

 

王源有点懵了。虽然也曾发觉过自己和王俊凯的关系有些过于亲密,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份亲密会碰撞到友情的边缘,甚至会踏足到一个他从来不敢去想的情感范畴。

 

他忽然没了主见,于是习惯性般依赖地想向王俊凯求助。他用力去看王俊凯的眼睛,却好像怎么也聚不了焦,只模糊看到对方的嘴唇一开一合。

 

王俊凯抖着声音说:“不能这样,这样是错的。”

“王源,我们这样是不对的。这是意外。”他说得那样用力,好像在用尽少年身体中的所有力气说服自己。

 

明明是炎热的盛夏,可王源整个身子却都在瑟瑟发抖。过了半分钟,他才犹豫地点了点头,附和道:“嗯,是错的。是意外。”

在自己无法做出决断的大事上,他从来都无条件相信王俊凯的判断。

 

那天两人后来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地一起去吃了凉皮,好像这样就可以轻易抹去那个不同寻常的吻。然而原本眼中的美味食物在此时品尝起来却如同嚼蜡,索然无味。其间他们一句话都没有交流,仿佛都想赶紧吃完,赶紧脱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尴尬环境。最后分别时的那句“再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虽然彼此都没有说过什么,但之后的刻意回避却是心照不宣的。他们太年轻太懵懂,太害怕成为异类,于是都在努力将自己掰回到正确的轨道,用尽全力想要回到“正常”的世界,哪怕是懦弱地避开自己都不确定的真心,也想让日子平淡无波地流淌下去。

 

 

想起过去的事情,王源忽然觉得有点胸闷。他干脆踢掉拖鞋扑到床上,把自己的脸埋到蓬松面包般软绵绵的枕头里,半晌才缓过神来,而后掏出手机随意刷了一下,却没想到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

 

先是慢七拍姑娘发了条微博,大意为“今天知道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事情,窒息了。”然后被今天面基的大伙纷纷排队转发,都是一派“捂心口”的画风。这几个姑娘都是圈里比较有名的大手,云里雾里的群众们自然被狠狠勾起了好奇心,开始捕风捉影地调查起来,试图获得一些信息,却依旧毫无头绪。最后大家刷到了一条来自今日与王源他们一起面基的《往日》后期发的微博,引发一片热火朝天的讨论。

 

Roy_merci: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坚定不移地站凯源了。

 

这条短短的微博下,评论涨得飞快。

 

小疯疯:卧槽????大大求8!

充满希望地作死:瓦特??凯源??难道是说凯风X源嘟嘟??

尚若思源舞:啥????!!发生了什么事……预感要有战争,先抱走我家源嘟嘟。

karroy家的大长腿:天啊大大求8啊!!作为一个十分苦逼地萌着这个冷CP的我,好想要一口粮QAQ

凯爷巨攻:不约,我们不约。

凯墨一生推:呵呵。邪教吧。

小汤圆甜甜哒:咦!!我想到了慢七拍大大她们发的那些微博……细思极恐。

Randy乔:卧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俩不是关系不好么??求告知萌点在哪!

 

 

没想到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往日》的编剧也发了条微博。

 

twinklewang:源嘟嘟傻妈美如画。

 

评论自然也同样一片目瞪口呆。

 

手机用户2333333:我靠?!!!!!!今天什么情况!!!

Crystal:我的天我的脑子不够用了⊙﹏⊙PS:我就知道源源一定很美!听声音就知道!啊啊啊啊!!

南木:结合今晚一系列微博,我忽然想到,难道凯风傻妈口中网配第一美人说的是源嘟嘟?!!!!!!

大白云:卧槽楼上这个脑洞!!我服。

墨云飞:八字都没一撇别瞎猜好不[抠鼻]

_源远流长:实力羡慕!!!我也好想见一见屋里源源啊啊啊啊TUT好想暗搓搓地求爆照TUT

酒杏香:What!!我源这个宅男竟然出去面基了吗??求爆照+1

卖瓜的抠脚大婶:源嘟嘟傻妈是和凯风傻妈面基了吗orz震惊!

刘烨缀漂酿:woc南木那条我信了。这意思是不是他俩一直就认识啊。

……

 

王源滑动着手机,心下有点诧异。他只大概地翻了翻评论,先开始大家大多是以好奇为主,而后来走向就偏了,这几条微博不出所料地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源嘟嘟的粉丝和凯风粉、水墨粉以及凯墨CP粉又一次开始了一场根本说不出具体缘由的混战。起因是水墨粉先来挑的事儿,而刚刚踏足网配圈没几年的水墨自然没有源嘟嘟那样庞大的粉丝群,很快就落在了下风,而后凯墨粉纷纷闻讯赶到支持,最后一部分凯风粉也开始加入战争,一时间微博变得乌烟瘴气,中抓论坛甚至都单开了一个楼专门讨论这件事,那楼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盖得好高。

然而即便如此,在这次事件下还是有一批不算多的凯源粉默默地崛起了,甚至还不声不响地盖起了一栋小小的CP楼。


TBC


我来了!!最近让大家久等啦。

话说按我本来想法这文应该挺短十章内就能完结了,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

另外本来明明说好的轻快风格……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QvQ

评论(258)
热度(242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