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是你(十)

 网配。


(十)

 

王源头晕目眩,头顶正上方的灯晃得面前的人影有些模糊——也或许是因为眼底浮起的薄薄一层热泪。他心里有好多话如鲠在喉,然而刚要斟酌如何开口却又被王俊凯生硬地截断。

 

“看来是买爆米花排队排太久了,电影都快开始了,咱们快进场吧。”

 

王源还在呆愣,就被人轻轻拉着袖子往检票口那边走了。似乎自从上次自己躲避开与王俊凯的身体接触后,对方就变得小心翼翼了许多。他抓着自己袖口的手指修长,力道十分温柔却又好似很霸道,隔着布料贴着自己手腕的指尖捏得牢牢的,像怕和他走散。

 

王俊凯走在前面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方才他看着王源通红的眼睛和长久的沉默,心头突然涌起了许许多多的局促不安和患得患失。这种感觉太令人难受了,他现在好像举步维艰,生怕走错哪一步,甚至走得太快或太慢,都会把身边的人推得更远。

 

两人看的是一部最近口碑不错的科幻片,海报贴得满影院都是,剧情还挺烧脑的,只可惜他们此刻都没能完完全全专心致志投入到看电影这件事中。

王源挨着坐在王俊凯身边,中间只隔着一个巨大的爆米花桶。大荧幕上主人公说着艰涩难懂的科学名词,气氛很是严肃。冰可乐杯壁上的水珠沁得王源手心微凉,刚刚饱胀而热切的情绪这时终于缓缓地冷却下来。

他嘴里嚼着甜甜的爆米花,明明刚收到喜欢的人送来最真心的生日祝福,甚至还与那个人一同看了电影,一切都那么好,那么顺心,可他却开始有点后怕——幸亏刚才没冲动地问出些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再把气氛弄得尴尬。他在心里千百遍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一个人率先傻乎乎自作多情地陷进去——对方一直都是这么温柔细心的,八成只是把自己当一个多年好友罢了。

毕竟被漠视、被不理解的那种滋味真的太不好受了。如果能一直这样无所求地做朋友,也是很令人知足的,多年前的经验告诉他,关系越简单纯粹,越是能维持得久,哪怕就是表面的和平。


看像现在这样做朋友多好,还能让王俊凯陪自己过生日,甚至有亲笔写生日歌的待遇。

 

一直以来,那个人每句不经意间的话都能让他心绪波澜许久,他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错意。王源其实很不喜欢这样心思完全被别人左右的感觉,仿佛需要很努力地提醒自己才能保持大脑的清醒。可对方是王俊凯,他从十六岁开始,就避无可避。

 

王源原先也是渴望亲近的,但凑近了才发现,距离越是缩短,他就越是诚惶诚恐。

 

整场电影看下来,两个人都各怀心事,于是散场后也十分默契地没有讨论影片中的情节。回去照样是王俊凯送,上车前他还拉着王源跑去对街买了一袋滚烫的糖炒栗子,然后沉默不语地塞到王源的怀里。

他还是默默地记得很多自己的喜好。

 

城市霓虹闪烁,星辰寥寥,刚刚下得很大的雨已经停了,地面却还一片潮湿。王源抿着嘴唇,小心翼翼地避开蓄着雨水的小坑,拉开了王俊凯的车门。刚迈进去一只脚,他忽然就浑身僵了一下,露出个纠结的表情。

刚刚进了驾驶座的王俊凯偏头看他一眼,关切道:“怎么了?”

 

“呃……我脚好像抽筋了。”

 

王俊凯顿了一顿,才动作小心地伸手过去先把人扶进车里,再探过身子将车门关好,不让呼呼的冷风灌进来。他的耳朵恰巧途径王源那两片形状优美的嘴唇,有浅浅的温暖鼻息落在耳垂上,仿佛还是带着薄荷香的,王俊凯的心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王源抽筋抽得痛,五官都纠结了,此刻也无暇去管这让人心悸的靠近,忍不住哼哼两声。王俊凯看着他痛苦的表情,两道浓黑的眉毛也不禁蹙起,眼中的心疼一览无余。

“你试试,用力撑开脚趾。”

王源愁眉苦脸地:“我就是撑不开啊!咝……”

 

王俊凯盯了他半晌,终于不能袖手旁观下去。他直接长臂一伸,捞起了那人的左脚,顺便把他那只白色的板鞋也给剥了。

 

“诶诶诶你干嘛呢?!”王源吓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你不是疼吗?”王俊凯一脸理所应当从容自若,而内心却也是紧张万分的,“……不过这个袜子,好适合你啊。”

 

王源一低头,看见自己脚上套着的印着只小兔子图案的白色袜子,一下子红了脸,薄薄的皮肤下,血色一直蔓延到耳后根,他甚至觉得自己头顶都在冒烟了。

那只小兔子呲着两颗小兔牙,正两耳不闻窗外事地专心啃着怀里抱着的胡萝卜。

 

王俊凯微微笑了,用手指轻柔地扳起了王源的脚趾,还柔声叫他放松。王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感受到王俊凯的右手也温温柔柔地握住了自己的脚掌,缓慢地按摩,而之前那种纠结的疼痛感很快就消了下去。

 

“好点了吗?”王俊凯的桃花眼里全是藏不住的担忧。

王源说话舌头都打结:“嗯嗯嗯,好,好,好了,已经好了。”他慌里慌张,试图把自己的脚给抽出来,可对方却用了点力道地扣住了。

“别急,多按摩几下会舒服点。”

 

王源心下估计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不能见人了,车子内狭小的空间更是让空气也无法顺利流通,他用力抿着嘴唇调整呼吸,踟蹰了好一会儿才有点不确定地问道:“你,你不是有洁癖吗?”

 

谁能告诉他,有洁癖的人会这样捧着别人的脚丫子还不肯撒手么?

 

“是啊。”沉默了一会儿王俊凯才回答他,“但是我什么时候对你有洁癖过?”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悦耳动听,怪不得那么多妹子哭着喊着要嫁给他,说光是听了他讲话耳朵就要怀孕。

 

王源噎住一般哑口无言。

 

从前高中的时候,王俊凯的那点小洁癖和强迫症也是出了名的,而唯独面对王源的时候他可以完全放弃那些条条框框的原则,打闹时挠脚心,吃对方啃过一口的苹果,喝奶茶时共用一根吸管,打完篮球后同喝一瓶矿泉水,对往日的他们来说,这都是日常生活中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

尽管话是这样说,但也毕竟过去了好多年,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能和当年最亲密时相提并论呢?王俊凯这句话中一点若有似无的暧昧成分也让王源更加心乱如麻。

这人怎么老这样,每句话都能搅得自己心里翻天覆地。

 

 

拿钥匙开了家门,王源意外地发现几天不见人影的袁航就坐在客厅沙发上,还良心发现地给他买了个生日蛋糕——尽管很不走心地连个蜡烛都没有,那人还完全不掩饰地摆出了一张兴致勃勃的八卦脸。

 

“干啥去了干啥去了?”

王源瞥他一眼,如实回答:“看电影。”

“哟!和谁?”袁航挑起眉毛。

“你希望是跟谁?”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和王俊凯!你俩最近很喧嚣啊!我这两天忙感觉错过了全世界!今天看到论坛都爆炸了全是讨论你俩的,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什么跟什么……王源一把推开凑过来的脸,莫名其妙道:“谁告诉你我俩在一起的?”

 

“还没在一起?”袁航一脸茫然,“你不是一直还喜欢他吗?”

“是啊,”王源自嘲道,“但是他又不喜欢我。”

“他都那样用心给你写生日歌了!还不喜欢你??”袁航恨铁不成钢,“你榆木脑袋啊?”

 

王源却正对着他,圆圆的杏眼里仿佛缓缓浮起一层朦朦胧胧的水雾。他认真地说:“他以前也对我那么好,可是还是不喜欢我。”

 

他一直都很好啊,可那也不是喜欢。

 

这回袁航沉默着不说话了。他高中时候是王源的同桌兼好兄弟,当年曾亲眼见证过一幕幕尴尬的狭路相逢。每回王俊凯学长的身影远远出现——哪怕是在乌泱泱的人群中,王源总能立马就捕捉到,然后强行拉着自己选择另一条路走,尽量不与他碰见,不知道是在骗对方,还是在骗自己。

他知道王源努力过,努力让自己逃离这样异于常人的感情,甚至也曾拒绝承认自己动了的那颗心,以为不见那个人就可以让一切生活回归正轨,可他最后还是失败了。

 

袁航斟酌了一番,还是换了个话题:“听说今年年底化肥要退休了,咱班各地的同学都说回去看看,你去不?”

“退休?”王源有点诧异。

 

“化肥”是他们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因为人长得圆圆胖胖,又教化学,才得此昵称。化肥姓李,是个很可爱、很关心学生的老师,教学水平也是一等一的好,和同学们关系都很不错。王源当年是班长,也是化肥的得意门生,他最后选择考去遥远城市念大学的时候,这位李老师还曾与他促膝长谈过,让他好好努力,在远方也好好照顾自己。

 

王源印象里的化肥明明还没有很老,怎么这就要退休了?

 

“提前退休吗?”他确认道。

“不啊,正常退休。”袁航耸耸肩,“你以为?我们都毕业多少年了,李老师都六十岁了。”

 

“……哦。”王源缓了好一会儿才闷声应道,心中还默默生出些伤感来,“去吧,好久没回去看看了。”这些年他也回过许多次老家,然而却还一次都没回母校探望过。

 

决定下了之后,行动进行得非常迅速。王源和袁航两人挑了个周六,就坐长途汽车回了距离不算远的家乡。化肥这一届虽然不做班主任了,但还在带高三的化学,因此基本周六都在学校——毕业班周末是要补课的。

 

 

离开象牙塔多年的两人早就不是学生模样,没有校服也没有胸卡,他们一进校门就被门卫拦住了。王源露出个标准微笑,刚想解释来意,对方就一下子笑开了,眼角纹的弧度非常温和:“小伙子你是这儿毕业的吧?”

王源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

门卫大叔一下乐了:“我就说嘛!我肯定没认错,以前你老是在午休时候偷偷溜出去来着,还跟一个个子更高一点儿的男孩儿一起,我记得没错吧?你俩特机灵,而且每次被逮到时还格外礼貌,认错态度特别诚恳,但是还是屡教不改,哈哈哈哈。是你没错吧?”

“嗯嗯嗯,是的。”没想到多年前和王俊凯一起调皮捣蛋的糗事还被人记到了今天,王源有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袁航站在一旁有点不服:“大叔你咋就不记得我呢,我以前也常常溜出去买烤串儿来着。”

 

对方却是憨厚地笑了笑:“那俩小伙子长得俊,印象比较深刻。”

 

袁航面对着耿直的门卫大叔,感觉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大叔很通情达理地放他俩进去了,王源礼貌地道了谢,听到对方笑着追加了一句——

“那个以前整天和你一起的小伙儿之前刚进去,我还问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呢,原来你其实也来了呀。”

 

这下别说王源,连袁航都有点儿呆了。

王俊凯竟然也在这时候回母校了?有这么巧的事儿?

 

 

正纳闷着,王源看见前面走过来个挺眼熟的女子,他多看了两眼,正迷惑呢,对方倒是一脸惊喜地喊开了:“王源儿?”

“谢……谢依学姐?”

王源在那一瞬间就想起来了,眼前这个人是当年王俊凯的同班同学,个性很泼辣,实打实的女汉子,当时还常常和他以及王俊凯一起打篮球。不过谁都没想到,高三毕业典礼那天,谢依竟然惊人地对王俊凯表白了。

其实王源也是道听途说,因为那天他并不在场——他不是与他们同一届毕业,那时候和王俊凯也已经算不上朋友。当年整个故事被传得神乎其神,甚至还有个版本说是女孩子追着男孩子跑了好多圈操场,整个毕业年级都在起哄,后来就连校长也跑过来凑热闹,可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虽然以王源对王俊凯的了解,这个版本多半是捏造的——他可实在想象不出王俊凯那样的人会被谁逼到满操场跑,但大致的故事内容似乎倒还是属实的。

 

这样想来,王源和谢依貌似还是狗血的“情敌”关系。不过看现在,对方显然已经和多年前判若两人。她穿着黑色端庄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应该早把那点年少轻狂却得不到结果的喜欢给尘封了。

还有谁像自己那么傻。

 

“王源儿你们怎么今天也来?”

“听说李老师马上要退休,我们来看看。”王源解释道。

 

谢依两道柳叶眉一挑:“这么巧?我们班也是今天一起来看李老师的。”

 

她这么一提,王源才想起来,化肥也教过王俊凯他们班,看来那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回的母校。

世界还真就这么奇妙,自己竟然又和王俊凯偶然相遇了,甚至还并非在A市。

 

谢依把头发别到耳后,对着王源笑道:“那我先走了,王俊凯那家伙还在里头被李老师拉着唠家常呢哈哈,化肥以前就最喜欢他了。”

她是知道王源和王俊凯在高中后半时期有过一些不愉快的,但总归是旧日最亲密的好友,她觉得这两人之间的那些隔阂应该早在岁月中烟消云散了,所以才没太顾忌地向对方提及了,况且她和王源之间能够说到的话题也基本只有王俊凯,她也觉得对方应该会想见见自己多年前的老友。


 

“嗯。”王源只笑了笑,“学姐再见。”

 

TBC

评论(205)
热度(2247)
  1. 留不住的时光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