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是你(十一)

网配。【但依旧是没什么网配情节的一章】


(十一)

 

多年没来,校园早就翻修过好多遍,甚至还新建了一栋非常气派的教学楼,幸亏学姐走之前指了一下路,王源和袁航两人找老师办公室时才不至于太茫然。

教师办公楼还是和往年一样十分阴冷,不像教学楼里总是热烘烘的,每个喧喧闹闹的班级都像是冬日的大火炉,嬉笑打闹的声音伴着朗朗读书声能让呼啸的北风都转个弯。

 

“这儿咋还这么阴森……你还记得我们以前来这儿抓鬼么?”袁航忽然拽了下前面的王源。

 

王源当然记得了,那个时候校园里流传着闹鬼的传说,好多胆子大的学生都跃跃欲试地想要夜探办公楼,但真正天不怕地不怕地付诸了行动的也就王源、王俊凯他们宿舍,外加一个半途碰到的袁航。

不过很显然,他们那时什么都没抓到,现在想想也觉得当年的自己简直幼稚无比,当然,却也英勇无比。

 

爬楼梯的时候王源又陆陆续续看见几个王俊凯以前班上的同学下来,他们中有好几个还记得自己,还朝自己礼貌地点了头。之后两人又遇上几个当年自己本班的同学,就结伴一同去了“化肥”的办公室。

 

王源恭恭敬敬地轻轻敲了两下半掩的门,学生样地喊了声“报告”,才把脑袋探进去。

 

办公室里就只有两个人。化肥看上去是苍老了不少,头发都白得差不多了,中间还秃了一块,那小片头顶在阳光下面金灿灿的。他好像比以前瘦了许多,带着一副老花眼镜,眼皮上的褶皱非常温和,眼睛里全是慈祥的光,他嘴里正在侃侃而谈,看上去特别高兴。

 

而老师对面的那个青年,穿着黑色的大衣,里面一件简单的圆领针织衫,领口处翻出整洁的白色衬衫领子。他纯黑色的发丝有一圈儿被窗外慷慨相赠的阳光晒成了浅金色,刘海软软地覆在额前,纤长的睫毛微垂,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填满尊敬和笑意。他的鼻子很挺,嘴角微微扬着,一颗尖尖的小虎牙若隐若现。

那人看似慵懒地斜靠在后面一张办公桌上,背却挺得很直,全身好像都罩着一圈光,整个人看起来就暖洋洋的,被玻璃窗外头一棵高耸到四楼的青松衬得分外挺拔。

 

王源站在门口,看着王俊凯听见声响缓缓偏过头将目光投过来。桃花眼里有微微一怔的惊讶和缓缓向四周扩散开来的愉悦笑意。

 

王源觉得那样的王俊凯实在美好得不像话,像一片荒芜中开出的一棵昂首挺胸的花。他甚至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可以奋不顾身地把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送到他面前,什么都别管了。

 

“哟,王源儿!还有……啊,袁航,哟还有这么多学生,哈哈,你们都来了啊。”

化肥一脸惊喜,笑呵呵地招呼他们几人进屋,然后有点颤颤巍巍地端起了手边的保温杯,掀开盖子,热腾腾的水蒸气暖呼呼地冒了上来。

“好,太好了。你们两届学生都是我的骄傲啊,现在一个个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有出息。”

 

“李老师,你咋知道我现在不是在过着穷苦日子呢?”王源把目光从王俊凯那儿转到老师这里,搬了个椅子坐下,有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和老师开起了玩笑。他头顶上还有一小撮呆毛傻乎乎地翘着,王俊凯看着不由温柔地弯了嘴角。

 

“你这小子,就喜欢和我抬杠!”化肥笑开了,“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调皮,看起来整天没心没肺的,其实骨子里比谁都要强,混得能差到哪儿去啊?”

 

老师说完还瞟了王俊凯一眼:“你们俩以前就老一块儿疯!”

 

无辜躺枪的王俊凯只好无奈地扯着嘴微笑,还偷偷朝着王源吐了下舌头,害得后者心脏骤停半秒。

 

几人与老师叙旧叙了很久,出来时都还有些依依不舍,说起他们当年高中时代干过的傻事儿,不仅这些长大了的学生,就连教书育人一辈子、桃李满天下的老教师也不由红了眼眶。

人一生只有那么一次可以飞扬跋扈的青春,犯了错全都来得及改正的青春。

 

 

出了办公楼要分开走的时候,王俊凯忽然叫住了王源,语气温和又不容置疑。

“陪我逛逛吧。”

王源闻言猛地抬头,五指紧紧捏了捏自己偏长的袖子,有点慌张地看一眼他,又急急忙忙回头去看袁航,却只见对方正一脸兴奋地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夸张地用嘴型对他说:“有!戏!”

王源:“……”

 

其实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校园面积也不大,没多久就能把角角落落全部逛遍了。学校里现下只有高三生,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逛过一遍校园后就开始不吭声地沿着红色塑胶跑道漫无目的地走,绕了一圈又一圈,反正永远也走不到头。

 

王源百无聊赖地碾磨着脚底黑色和红色的小颗粒,摩擦的沙沙声在耳边格外清晰。王俊凯走在他左侧,手插在口袋里,也没说到底要自己陪着逛什么,他也默契地没有问,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们以前也总是这样漫无目的地在晚自习后跑来操场散步,一会儿正着走,一会儿又花样百出地倒着走、单脚跳着走,毫无意义却开心万分。

 

这个校园里承载着太多太多回忆,在现在这个时刻回想起来,每一条都那么惊心动魄。

 

王源想到了王俊凯毕业前的那一天。那天他看着他提着大大的行李箱从狭窄的楼梯上走下来,温暖又薄情地和自己道了别,然后留下一个宽阔的背影。

楼梯间光线很暗,他的影子被沉重的阴影剪去一半。

 

那一天,王源没有直接掉头回宿舍,也没有痴傻地站在原地。他在王俊凯转过下一个楼梯拐角时,犹豫又坚定地迈开了步子。

身上的汗被风吹得凉了,阳光洒到了杏仁状的眼睛里,一片炙热。视野里的景象非常热闹,王源在满世界的沸反盈天里却只能看见不远处那个高高的背影,那个影子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脚步永远那么坚定,那么坦荡。

 

王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保持着一段不会轻易被对方发现,也不会轻易被旁人看穿的距离,嘴巴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像是压抑着某种哀号。但是没有用。那些害怕的、茫然的、无措的、伤心的、爱而不得的情绪疯狂而澎湃地穿破了他整个单薄的少年躯体,然后急不可耐地从两只通红的眼眶里汹涌而出。

酸涩苦咸的液体一滴一滴落在水泥地上。他喘着气,一路走一路掉眼泪,却甚至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年轻的他还不知道,那种痛苦的、他拼命想要逃避的心情,就已经是爱情了。

热浪翻滚地烘烤着地面,翠绿的香樟树叶片铺天盖地,像要覆盖整个蔚蓝的夏日晴空。王俊凯白色的校服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终于融入了街上的滚滚人流。六月三号那一天,王源就这样顶着一脸汗泪交加的潮湿,目送着自己爱的那个人,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生活。

 

 

 

麻雀低低地飞过,停留在脚旁。两个人沿着塑胶跑道走到了一堵斑驳的墙边,王俊凯忽然停顿了脚步,还抓了王源胳膊一把。

“怎么了?”

“我们出去吧。”王俊凯说。

“哦……哦,好啊。”确实都已经把高中校园每个角落逛遍了,其实早就已经没了继续磨蹭的理由。王源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转了个身打算朝校门口走,结果手腕又被王俊凯给捉住了。

 

那人像只猫一样朝着自己狡黠地一笑,桃花眼闪闪发光,像极了高中时候的样子:“从这里走啊。”

“这里?!”王源瞪圆了眼睛。

“是啊,难道你现在不行了?”王俊凯上下扫他一眼。

 

“怎么可能?”

话音刚落,王源就不服输地抬起了头,他瞅准目标后伸长胳膊往上一跳,一下就扒住了墙头,粗糙的质感让手心有点微微刺痛。他直起胳膊,支撑住自己身体的重量,而后灵活地跨上一条长腿,三下两下就坐上了墙头:“怎样,服吗?”

 

“服。”王俊凯连连点头,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这所学校是封闭式的,寄宿的学生不能随意出校门,所以高中的时候他俩也不可避免地翻过好多次这堵墙,有时候是因为嘴馋想溜出去吃烤串,而有的时候这两位幼稚的中二少年纯粹就是因为无聊,要来比试比试身手,看谁翻墙的速度更快。那个时候王俊凯的身材就比王源宽阔结实,而在这个比赛上却一直输多赢少。王源又灵活又敏捷,翻墙动作行云流水,常常一早就站在外面对着刚刚翻身坐上墙头的王俊凯得意地大笑,一脸的没心没肺,眼睛里全是令人沉溺的灿烂星辰。

 

王俊凯抿着唇,不声不响地也翻上了墙头。他穿着整洁昂贵的大衣,不再像从前那样裹着宽大的校服校裤,却仍旧丝毫没有顾忌墙上的灰尘和泥土。

王源看着他,又看看自己身上一丝不苟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的白色衬衫,忽然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还分外好笑。他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也不知怎么了,竟然还会因为身边这人的一句话,就和年少时一样热血上头、不计后果地来翻墙,一点儿也不像个成熟的大人。

但不知怎么,又觉得非常酣畅淋漓。

 

临近黄昏,太阳正在缓缓地西沉。两个青年晃着腿坐在墙头,视野格外开阔。不远处有小贩正摆着摊子炸豆腐,香味一直飘到他们鼻尖。天空由蓝到红慢慢渐变,被交错的电线切割成了不规则的形状。王源心里忽然升腾起了些许的浪漫情怀,于是拿出手机来拍了张照发了微博,而后才满意地从墙头一跃而下,潇洒地拍了拍两手的灰尘。

 

王俊凯瞧着他的动作,又眺望一下远处的景色,也跟着后知后觉地摸出手机将美景定格。视线转而朝下时,他看见王源和多年前一样正仰着脑袋注视着他,嘴巴微微张着,红润又可爱。

 

 

墙外面是一家开了很多年的音像店,王俊凯和王源以前都是常客。当年这里总是人满为患的,而如今看来却有点门庭冷落。王源走在前面,仿佛想也没想就很自然地拐了进去,王俊凯当然也紧跟在他后面。两人仍旧没有太多交流,和多年前一样在一个个架子间一排一排细细看过,寻找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CD。每一处飞扬的灰尘里都藏着时光的印记。这样默契的安静让两个人都体会到了一种不能言说的愉悦,和某种无法压抑的莫名伤感。

 

走到最里面时,音像店里播放的音乐切到了下一首歌,王源摸着最上面一排CD的手忽然颤抖了一下。

 

咬字特别的女声缓缓唱着:“我想化成隐形的人,隐藏我的泪在翻滚,我在你凌乱世界留下的指纹,对你是没心跳的一个吻。”

 

捏着CD的指头用了力,手背上的青筋也突兀地爆了出来,王源默默地低下了头,忽然有点无法抑制鼻腔下翻涌而来的酸涩。

总有一首歌,一段旋律,会让你想起一些往事。

这首歌是在王俊凯高中毕业了之后,他常常窝在宿舍的被子里听的。那个时候他似乎刚刚理清了自己心头的感情。他能切肤感觉到,这份感情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有生命力,好像有着具体的形状和带着体温的细细脉络;而它又是那么的无望,是急速坠落时摸不到底的黑。他听着这首歌,只要一闭眼就总会回想起王俊凯那句颤抖着说出的话。

——“不能这样,这样是错的。”

 

 “你不许我听信永恒,不许我迷信我们,不许我奋不顾身。”

他连义无反顾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王俊凯感觉到身边那人良久未动,于是有点好奇地侧了头,没想到却看见王源正半垂着脑袋,刘海下的一双杏眼红得像小兔子似的,整个人看上去又安静又脆弱。

他在难过。

 

王俊凯慌了,他忙凑近了些,把对方的身子扳过来正面对着自己,问道:“源源……你怎么了?”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就有一滴非常大颗的眼泪从王源漂亮的眼睛里滚了出来,垂直地落下。王俊凯一下子手忙脚乱,他顾不了许多,连忙伸出手帮他抹,可没想到,眼泪却源源不断越抹越多了。他的掌心带着灼人的温度,让王源即便自我厌弃,也完全止不住汹涌喷薄的情绪。

 

王俊凯心疼无比却又不知所措,他轻轻捧着那张流着泪却仍旧很好看的脸,看着对方挂在眼睫毛上的湿润泪珠,只想替他把所有的伤心都一一吻去。

 

忧伤的歌声在屋子内悠扬地吟唱,王俊凯盯着那人尖尖的下巴,一瞬间像着了魔。他不受控制地把嘴唇凑过去,却在即将贴近时犹豫地刹了车——他不能。他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忽然哭,却明白对方大抵不需要他这种可以称之为一厢情愿、甚至带上私心的安慰,说不定还会因此觉得更加困扰。

可王源身上的味道已经包围了他,他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停在那里,两个人的呼吸交织着,柔软,滚烫,令人心跳加速。

 

过了几秒钟,他感觉对面的人动了一动,然后两片带着眼泪的潮湿嘴唇横冲直撞地贴了过来,像是义无反顾地冲破了层层荆棘与他相遇。那双唇是甜的,他很多年前就知道。而这一回,还带着些许泪的苦涩。对方正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就近在咫尺,还有几颗破碎的泪珠在上面轻轻地颤动着。

 

王源手指紧紧绞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浑身都在颤抖。

在刚刚对方凑过来时,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不管不顾的勇气,这股勇气像一把火,把他的心都照得敞亮。于是就在那双桃花眼还在闪烁犹豫时,他就心一横地贴了过去。

 

这个吻依然非常短暂,王源后退的时候,看见对方还睁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一脸不可置信。

 

空气都凝结了,层层叠叠的光阴仿佛全都挤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翻飞流窜。

 

王俊凯刚张了张嘴,就见对面的男孩挺直了脊背,眼眶通红地看着他,然后用他最喜欢的、此刻却带着哽咽的薄荷音开了口。

他说:“王俊凯,这一次,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

 

王俊凯顿了一顿,慢慢地伸出了手。这回不是抓手腕,他紧紧牵住了那人纤长的五指,十指交错,掌心贴着掌心,紧紧相扣。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缓缓道:“走,跟我回家。”

 

TBC


酸酸甜甜就是我!!

对了,其实开这篇文的时候我就说辣,这篇不会太长的,统共也就十几章的样子噢。

么么啾。


评论(423)
热度(2806)
  1. 留不住的时光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