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飞吧

祝 @权萌萌 生日快乐,要天天开心呀。^_^


飞吧

 

王源裹着厚厚的围巾,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这几天落下了太多的功课,在老师办公室补完习出来天都已经漆黑了,天空中寂寥地闪着几颗星星。他脚步贴着墙壁,将自己的身子隐在建筑物的阴影中。前方的视野都雾蒙蒙的,冷风劈开城市的街景,空气带着凉凉的湿意。

 

路过前方密集的人群时,王源把自己厚外套的帽子竖起来,一圈白色的绒绒的毛把他的脸衬得越发小。他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略微低着头,尽量将自己低调成一株立在道路旁的黄葛树。

 

出了校门几十米,王源长舒一口气,把裹住口鼻的围巾往下拉了拉,眼前飘着一团刚刚哈出的白气,在空气中慵懒地打了个转儿。没走两步,他就被人握住了手腕。王源下意识地一惊,很快又笑开了:“你要吓死人噢。”

 

握住他的那个手心很柔软。指节的位置,掌纹的交错,大拇指上薄薄一层老茧,他都熟稔于心。

路旁的几盏路灯已经坏了大半周,王俊凯穿着深蓝色的冬季校服,戴着黑色的口罩,天衣无缝地隐匿在昏暗的黑夜里,只剩一双桃花眼分外明亮:“你根本就没被吓到好么。”

 “那是我未卜先知。”

王俊凯刚想讲点什么,就被身旁那人拖着手臂往马路对面走:“先陪我去买杯巧克力奶茶,好久没喝了。”

 

离得近了,王源大大帽子上软乎乎的毛都蹭到了王俊凯的脸颊上,挠得人痒痒的,让他想到了和王源接吻时,对方贴过来眼睫毛扫到皮肤上那种令人心动的触感。

 

今天两人运气很好地没被任何人发现,大概是时间实在有些晚,奶茶店门口也难得不用排队。王俊凯偏过头去看王源,此刻的他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兔子,乖乖地趴在柜台前,两条胳膊垫在下巴尖底下,刘海微微凌乱,一双清澈的杏仁儿眼直勾勾地盯着里面忙活着的店员——手上的杯子,就差没长出两条一动一动的毛茸茸长耳朵了。

 

“小凯你真的不要一杯吗?”接过热腾腾纸杯的王源把插好的吸管捏在手里,小嘴含上去,讲话都含含糊糊,“真的很好喝,好暖和,呼~”

 

“不用了,你的给我喝一口吧。”王俊凯笑着凑过去,直接叼住了那根喝过的吸管。

王源一点不介意对方要“抢”他的食物,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朝他靠过去一点,声音软软糯糯:“你小心烫~”

 

 

冬日的夜里雾很大,能见度不高,在外头呆上一会儿,衣服上就浮起一层薄薄的湿气,潮潮的。两个人背着书包,一前一后地踢着石子儿往前走,皎洁的月亮在树梢边探出个头。

“到了。”王俊凯低低开口,王源就停住脚步,看见眼前出现一辆崭新的单车,不由惊呼了一声。

“刚买的?”

“嗯。”王俊凯语气波澜不惊,脸上却带着点小得意,眼睛弯成一条缝,笑纹藏在口罩下面,“上来,带你转转。”

 

等王俊凯利落地下了锁,王源就兴奋地跳上后座,稍稍曲腿点着地,然后看着王俊凯跨上黑色的坐垫。

“这车挺高嘿。”

“正好配我的长腿。”王俊凯昂着脖子。

“好好好,你腿最长你腿最长——”

 

最后一个音被突兀地憋了回去,因为前面那个人忽然转过身来,在他微张的唇上飞速而小心地亲了一口,还不小心吃了半口捂得严严实实的围巾上的毛线。

 

王源连忙用双手捂住留有温热的嘴唇,警惕地看看四周:“卧槽你在大街上干嘛!”

“我忍不住嘛。”王俊凯替他把围巾往上又提了提,暖烘烘地盖住被冻到发红的两只耳朵尖,“这里哪有人嘛,不要怕。”

 

王源瘪着嘴,鼻头红通通的:“你也知道,最近水逆啊,我今天出去上厕所还在教室门口被绊了一跤。”

“你怎么还信星座——摔哪儿了?疼不疼?”

王源没接他后半句话,一脸煞有介事:“我跟你说,最近真的有点准,我昨天耳机还坏了,左边一只听不见声音,太邪门儿了。”

“我给你再买一个。”

“真的哦?”王源眼睛亮了一下,又继续忧愁道,“处女座也是传说中的重灾区诶……对了我还看到一个水逆期间注意事项,发给你看看,小心为妙嘛。”

他低下头摆弄手机,王俊凯看着他发顶的那个小小漩涡,有点哭笑不得。

 

 

他知道王源是从来都不害怕困难的,即便有时候红了眼眶,也能死死咬着牙挺过去,跟他聊起水星逆行以及各种倒霉事儿多半是因为觉得有趣,但王俊凯却莫名觉得有点心酸。

 

他明白的,王源说的这几个生活中普通的小灾小难,其实对他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他的抗逆境能力早就炉火纯青。

 

他们长大了,被越来越多人认识,得到了以前从来也不敢去想的喜欢与爱,他们在宽广华丽的舞台上高声唱歌,大幅的海报贴满城市的大街小巷,名字逐渐变得家喻户晓——那么自然而然的,他们也势必要成为别人卷在舌尖的饭后谈资。他们收获过无数的赞扬,也无法杜绝淬着纷杂恶意的根根利刺和漫天飞舞的流言蜚语。

王源看起来很纤瘦,但心理承受能力实在很强大,从一开始他就能把这些东西看得很透。但每次见到他从容淡定地刷过语言不堪的评论或是面无表情地掠过大声讥笑他的人时,王俊凯还是觉得很心疼。

 

他能做得很好,他能用瘦削的肩膀顶住所有恶意,能保护好自己,王俊凯就觉得更加心疼。

 

他希望王源那双好看到不可思议的眼睛里只能看到漂亮的玫瑰花,雪白的云絮,灿烂的星辰,璀璨的烟花。可此刻的他却还不够强大,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与他并肩站着,手牵着手往更高的地方攀爬。

所以他拼了命地想要长大。

 

“水逆没关系,源哥保护你!”王源把手机收起来,朝着王俊凯抬起了脑袋,笑得见牙不见眼。

“傻子。”王俊凯低低笑一声,踩了踩踏板。自行车的轮子滚过不太平整的路面,开始的时候还摇摇晃晃的。因为上坡太多,还带着人,王俊凯稍稍有点儿吃力。

 

王源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拿着奶茶,在后面笑得很开心:“王俊凯,咋还喘上了,你行不行啊?”说着他故意调皮地摆了两下屁股,车子一下子不稳起来。

“嘿,你还来劲了。”王俊凯固定好方向,保持住平衡,“这儿上坡呢,你载一个试试。”

“我不载你,你太胖了。”王源咬着吸管,俏皮地歪了歪脑袋。

 

王俊凯低头看了看自己牛仔裤包裹下细瘦的大长腿,努力压下笑意,面容严肃道:“你还好意思说!那是你太瘦,自己摸摸你的胳膊,肉都快没了只剩骨头!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有有。”意识到对方即将开启老妈子模式,王源立马老实起来,点头如捣蒜。

 

 

 

风呼呼地刮过耳边,两个人的头发都被吹得飘起来,发梢兜着一小片如水的夜色,风声铿锵唱着年轻的歌。

王源恍恍惚惚地想起小的时候,他和王俊凯一人一辆自行车,从南滨路的这头骑到那一头,快快活活地唱着喜欢的歌,还会傻乎乎地比赛谁能双手脱把骑更长时间——其实那时候离现在也没有多少年,却觉得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

 

这几年他们走得太快了,好多不敢想的事情都尝试了个遍,有遇到无数的好事,也受到过一些伤害。

还好,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他们身边还有彼此。

他们还可以一个转身就牢牢牵住对方的手。

 

大概是被王源的嘲笑刺激到,单车开始渐渐地加速,王源满意地在后座上张开手臂,一脸兴奋:“哇啊啊啊啊——”

王俊凯迎着风抬起头,风吹开刘海露出他饱满的额头。路上车流不多,他骑着车单手摘下口罩,对着前方一盏一盏明亮的路灯大声扯开了嗓子:“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与你一起牵手往前进,每天值得回忆——”

 

歌声被寒风扯得断断续续的,王源噗嗤一声笑了:“你是傻吧,哈哈哈哈哈呜哇!”

 

“咋了?”王俊凯被他最后那声高亢的变调弄得吓了一跳。

王源哭丧着脸:“奶茶洒到我衣服上了……”

王俊凯:“……”

 

 

王源三两下喝完了剩余的奶茶,拿着空杯子终于没了顾忌,重新敞开双臂,张大了嘴:“啊啊啊啊啊啊啊——”

路上人不多,骑车很安全,王源一边喊着一边被灌了一嘴凉飕飕的风,却也丝毫不介意,继续夸张尖叫:“啊啊啊加速加速!王俊凯加油!旋风冲锋!!!!!”

前面的人听着后方传来的声音,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腿上更用了力,蹬得飞快。

 

王源一只胳膊抱住王俊凯的腰,侧过头把冷冰冰的脸贴到他的背上。他幼稚又任性地希望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好像这样就可以把所有忧愁统统甩掉,把沿路的所有不安与挫折都化作一晃而过的背后风景,我的视野里只有你,你宽阔的肩膀,你挺直的脊背,带着我呼啸到天边。

再快一点,我们就能快些长大,长成所向无敌的大人,丰满自己此刻单薄的羽翼,然后小心翼翼地保护彼此。

 

 

单车一路向前,湿漉漉的空气扑在脸上。王俊凯感受着腰间环住自己的那股力量,忽然转了头,声音低低地:“别怕。”

 

王源笑了,杏仁状的好看眼眸里涌动着灿烂的光。他说:“怕什么?”

 

王俊凯露出了小虎牙。他知道对方都懂。

他放心地转过头去看远方,笑着答:“别怕,我要加速啦——”

 

END

 

评论(73)
热度(124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