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一)

一个心血来潮突如其来挖下的坑,正直凯x痞子(?)源,不定时更。

大概很狗血。


(一)

 

“你……王、王源?”王俊凯有点惊愕地张了张嘴。

面前那人大汗淋漓,背后一个巨大的双肩包,腿侧放着两个行李箱,看上去风尘仆仆,有些狼狈,可那些灰扑扑的轮廓却还是遮不住底下晃眼的锋芒。他微微抬着下巴,鼻尖上有一颗汗珠摇摇欲坠,一双杏仁眼明明又大又圆,看着挺可爱,却无论何时都满溢着不可一世的张扬骄傲和年少轻狂,从浓密的长睫毛边缘流泻出去。

明明轮廓线条都变得更加坚毅清晰,瘦削的肩膀变宽,眉宇间添了几分成熟,这人却几乎还和高中那会儿一模一样。

格外叫人不爽。

 

王俊凯眉间皱起一个川字,狭长桃花眼仔细辨认那张面孔。

 

“哟,老同学啊。”王源看起来也挺讶异,难得有些尴尬地愣了几秒,瞳孔间闪过的情绪千变万化。不过片刻后,他就好整以暇地收好那点诧异,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开始推着箱子准备进门。

 

王俊凯只用一只手抵住他那牛津布的巨大行李箱,用了点力,手背上泛起蜿蜒的青筋:“你就是沈阿姨说的那个,今天要搬来合租的……王先生?”

“不然呢?”王源一脸理所当然地耸耸肩,看着对面那人蹙起的眉毛,眼珠子转一转,“怎么,品学兼优与同学互帮互助共同进步的王俊凯同学,不愿意和我住啊?不好意思,我都已经和沈阿姨签过合同了。她还和我说已经住在这儿的是个性格沉稳的年轻小帅哥呢,我当她随口唬我,没想到还真是。”

王源摸摸下巴,瞅着对面一丝不苟穿着白衬衫的优质青年,一脸玩味。

“你……”王俊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平时他明明也挺会说话的,可每回一碰到对方这个伶牙俐齿的主,就总是变得口拙起来。学生时代那会儿王源就和他是对头,哪怕自己有心要躲开,对方也总是时不时来找他麻烦,还老没脸没皮地膈应他几句,弄得他十分招架不住。这会儿要跟他合租?王俊凯扯扯嘴角——也不知这人过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变得成熟一点,不过看目前这状态,恐怕是悬。

 

王源倒是不在意,斜着身子靠在行李箱上,挑了挑眉毛。他知道王俊凯这个人外表看起来挺冷酷的,又高又帅还打着学霸的标签,其实最好打抱不平,正直善良,内心热忱,人际圈子格外之广,并且十分容易心软。这个性子,估计过去多少年都不会变。

“我刚调职来A市,无亲无故的,可就谈了这么一个房东啊,你不让我住我今晚只能睡桥洞了,别说明天,下个月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房子都不一定……”

 

王俊凯见那家伙眼睫垂下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由抽了抽嘴角,手上的力道也稍稍一松,对方就逮着空进了屋,还十分好心地帮他把门带上,“砰——”的一声,隔绝楼梯间闷热的空气。

王源站在屋子正中环视一圈,挺满意地点了点头。王俊凯望着他的背影,只感觉自己右眼皮狂跳,太阳穴一阵一阵发痛。

 

他和王源确实是高中校友,他乡遇故知理应是人生四大喜之一,可王俊凯实在是开心不起来。这原因也得追溯到好几年前,那时候他们个个都是青葱少年,宽大校服扎在腰上,自行车齿轮咔咔响着碾过青春那条道,顶多觉得两点一线的生活枯燥乏味,却向来不知愁滋味。他们经历过的每个夏天都是绿色的,生机勃勃的,冒着酸酸甜甜的柠檬汽水味儿。手一挥好像就能轻而易举地踩着云彩飞,不觉得有任何事是自己想做而做不到的。

那一年的王俊凯顺风顺水考进重点高中的实验班,无论大考小考都一样稳稳占据着年级前三的位子,老师给的评语全是夸赞到让人不好意思的遣词用句。他长得好,性格也不错,人缘自然绝佳,照理来说,他的高中生活简直堪称完美。然而,那段岁月他却过得并不那么惬意——因为有个同年级的、并且同样在校园里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与他极其不对盘。

 

那个人就是王源。

 

其实王俊凯有时候从客观角度想想,也觉得王源这小子能算得上是个神人了。他们高中那年还是分实验班和普通班的。全年级一共12个班,对半开,6个实验班,6个普通班。

实验班不用说,里头基本都是尖子生,就算不是尖子,那也都是中上游的乖乖好学生,每天起早贪黑认真学习,从不拖拉作业。而普通班就不一样了,尽管这名头还挺温和的——普通普通,可他们着实一点儿也不普通。要是按当年的说法,实验班的多数学生都管他们叫混混班,对这群游手好闲、不求上进的学生分外不屑。就连任课老师都对混混班执行放养政策,只要他们不闹出什么事,也懒得多管,提起来都只能长叹一口气。

而王源就是一个特别神奇的存在。他是唯一一个能次次考进年级前十名的普通班学生。每回王俊凯在光荣榜上看见离自己名字不远处的那两个大字,都忍不住觉得惊奇。要知道,除去这个王源,普通班剩下那六个班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也只能排在实验班最差的学生后面,而且分数还差着一整个太平洋那么遥远。

 

对于这等奇闻异事,学校里自然流传各种各样的传闻,有的说当初分班时王源生病了没参加考试,也有的说他是某天醍醐灌顶忽然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总之众说纷纭,王俊凯也不知晓到底哪个才是准确的。

其实老师也不是没劝过王源转到实验班去,还谆谆教诲他普通班的学习环境太差,不利于他发展。结果这家伙倔强得很,当听到对方不经意间吐出的“狐朋狗友”四个字时就来了火气,认为老师实在不够为人师表,对自己的学生都存有偏见,扭头就走。于是三年下来,他还偏偏就一直留在普通班和他那群好兄弟待一块儿,威名远播,居然成了六个普通班的骄傲。

 

——谁说天天死读书才能成绩好?谁说和我们一起玩就是没出息?你看到人家王源了吗?

 

经此一闹,实验班里本来好些个想对王源示好的人也都偃旗息鼓,就算明白他成绩确实好,这群好学生也仍旧把他与那群痞子混混视作一类——况且他还是那群小痞子口中的“老大”。

 

王俊凯向来不爱惹是生非,对普通班的学生也没什么敌意,只是有一次在看到王源和他们班同学起争执的时候帮过几句话——真的也就随口路过说了几句而已,没想到王源似乎是把他当实验班的老大了,成天就带着那群兄弟来找麻烦,这就莫名其妙结下了梁子。要说那一回,王俊凯觉得自己这边确实也有点儿不太占理,因为弄清楚前因后果之后他才知晓当初是自己同学先耻笑了那群“小混混”,这些个《古惑仔》看多的热血少年最重情重义重面子,心气儿比天高,最讨厌被人看不起,这才发了火。

何况他们其实也没动手,不过口头骂骂咧咧罢了。

尽管彼时王俊凯自己也没说什么,但却引来后患无穷——他简直后悔当时多管闲事,一个不小心就趟了这趟浑水,被王源给盯住了,此后这家伙就像个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一开始这群“小痞子”们行为还挺正常的,顶多算是十分幼稚,比如放学路上堵几次,考试时间在安静的校园里一阵一阵大喊他的名字,骑着自行车在后头寸步不离跟着他……诸如此类,王俊凯从没放在心上过。其实之后有段时间他还与王源因为种种原因接触过几次,当时心下对他的看法还有所转变,觉得这似乎还是个挺不错的人。

谁知道狗血大戏还在后头,王源这家伙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为了戏弄他,居然在临近高考时故意在全校面前举个喇叭对他高声告白!用的还是一长串儿琼瑶剧里截出来的肉麻无比的台词,听得王俊凯汗毛竖立,背上起了一溜的鸡皮疙瘩。

 

这招可真够损的,王俊凯至今都忘不了当时主席台上王源那表情,充满玩味,好像能轻而易举地把他戏耍于鼓掌之中。当时的自己简直错愕不已,本来自诩对什么事都能沉着冷静、云淡风轻的他当即特别怂地、像个被调戏的良家妇男一样红了整张脸,耳垂发烫,那种全身都快要烧起来的感觉时至今日都刻骨铭心。那天他也做了出生十八年来唯一一件出格的事——他三两步跨上主席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揍了王源一拳。那一拳下手还挺狠,他只记得对方脑袋偏过去半天都没回过来,可当他再次触碰到那双眼睛时,看到的仍然只有讥笑。王俊凯气得浑身发抖,紧紧捏着拳头,还要上去时被刚刚回过神来的老师们一把拖住,两人都直接灰溜溜进了办公室。

 

那一次王俊凯被记了一次处分,王源具体被怎样了他不知道,不过显然不会罚得比他轻。好在临近高考,学校也只想息事宁人,安安稳稳送走这一批毕业生,因此这场闹剧就由王源在全校面前公开检查草草收尾。

他念检查的时候王俊凯就站在下面,清清楚楚看见王源头顶的柔软发丝沐浴在阳光里,白皙皮肤几近透明,唯有唇边存着一抹淤青,使得他嘴角上扬的弧度都不那么明显。那天他倒是乖乖巧巧扣好了夏季校服衬衫的每一颗纽扣,校裤衬着修长的腿,周身笼着层薄薄的光。他捏着检查稿的指节修长,嘴唇轻微开合,吐字清晰。那画面,就好像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乖宝宝似的。只是那双明亮的眼睛,一如往常透着三分凌厉和五分戏谑。

王俊凯顶着大太阳看了没几秒,就别开了眼睛。

 

没料想到,此后王源居然一直死性不改,见了面就要调侃他几句,还经常在放学路上骑着自行车朝他吹口哨,简直烦不胜烦。王俊凯一直到毕了业才终于脱离苦海。

 

这件事情对王俊凯影响深远,不仅在老师家长面前减了不少“品学兼优好学生”的印象分,还曾多次被老妈盘问是不是性取向不正常。甚至一直到如今大学毕业,每年同学聚会的时候都还有老朋友拿这事儿调侃他,其间还少不了有许多人真以为他是同性恋,一连误会数年,真是名声扫地。

王俊凯有时候也思索,王源这么做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别人不也都以为他是Gay?但再转念一想,他又很快想通了——王源本来就从来不管别人怎么说,说不好听点就是没脸没皮,他会在乎什么?反正能让他王俊凯不爽,他何乐而不为?

真够缺德的。

 

 

王源随便在屋里转了一圈,又回到门口拖起自己的两个行李箱,抬眼瞥了瞥身边那个呆站着好一会儿的人:“王俊凯,我房间在哪儿啊?”

王俊凯这才回过神,面前青年的模样又和高中时期年少轻狂的他重合——一样英挺的眉毛,一样透着灵气的杏仁眼,一样高挺的鼻子,一样弧度优美的嘴唇。

一切都没变,就连那又臭屁又欠揍的表情,都一如当年。

 

“这儿。”王俊凯有点无奈,内心又开始腹诽先前一起合租的舍友,一有女朋友就跑出去同居了,害得他此刻居然要与这旧日死对头住一起。

 

但不得不说,这世界……也太小了吧?王俊凯怎么也想不到他和王源居然还能重遇,并且是以如此戏剧化的方式。

 

他抱着手臂观望一阵,见王源瘦削的身材背着大包小包着实费力,额角汗水哗哗往下流,浸润得刘海都潮湿起来,就叹了口气,十分好心地顺手拿过一只大到推起来都费力的箱子,想着赶紧把他送进房间了事,然后大门一关图个清静,之后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只求相安无事。

 

不过王源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在王俊凯接过自己手中行李箱的那一瞬脚步顿了顿,愣怔一秒后又扯开嘴角笑起来:“哟,不愧是我绯闻男友啊,挺积极啊。”

……操。

就不该发什么善心。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们早就不是那会儿少不更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这人居然还是那么幼稚,真是绝了!

 

王俊凯强行按下心头的不快,好言好语嘱咐一声:“浴室在那边,你待会儿收拾完可以去洗个澡,我先出门了。”

“哦,”王源应声,刚要进门,又扭过头来问,“你要去哪儿啊?”

“……有事。”

“我知道啊,问你有什么事。”王源不依不饶地追问。

王俊凯正在门口换鞋,想着日后还要相处,就耐着性子回答:“幼儿园,接典典放学。”

“典典?典典是谁?”王源一顿,靠在门框上的手指用了力,指节泛起苍白。

王俊凯一脸“你看,说了你又不知道”的表情,没理他,直接开了门。

 

“王俊凯……你、你结婚了?”

回答王源的就只有大门“砰——”地关上的声响,动静大得整个屋子都仿佛晃三晃。

 

 

 

TBC


其实我本来个人的习惯是填完一坑才会开新坑,但是窗间这个故事比较慢热,写起来很累很吃力,想写个跳脱(?)一点的自娱自乐调剂一下23333但是那篇肯定也不会坑的,相信我,也会更的!

这篇是我很想写的冤家梗,尝试看看。


下一章

评论(301)
热度(380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