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幼稚完(二)

不要怀疑,真的是凯源不是源凯……

上一章

(二)

 

花洒下温热的水流顺着脊背蜿蜒而过,王源单手往后一撩头发,闭起眼睛冲洗,额前还调皮地窜出几根短些的湿发,温水一冲又老老实实倒下去贴着皮肤。

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睁开眼睛,此刻心情都没真正平复下来。其实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在阔别自己乌烟瘴气、兵荒马乱的青春之后,还能有机会见到王俊凯。王源印象中的王俊凯永远穿着干净的校服,纽扣总扣得整整齐齐,蓝白相间的外套一尘不染,好似特别适合站在澄澈天空和茂密香樟之下,浑身挂满了年轻向上、积极乐观的形容词。记忆里,他总是在宽阔的主席台上做演讲,周五广播时间念一些让人耳朵起茧子的心灵鸡汤,高考前兴致昂扬地给同级考生做动员,是所有人眼中好学生的代名词,和自己完完全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少年时代的王源向来不屑那些对谁都一派友好、实际却格外瞧不起别人的伪君子,而他第一次遇见王俊凯时,就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归置在了这一类让他不齿的人中,并且还摆在代表性人物的位置。

可谁知道,也就是这个他从前看都不想多看两眼的人,后来居然硬生生在自己那段闪闪发亮、心比天高的年少岁月里撕开一道口子,此后再不能愈合。

如此重逢,这也能算是命运吗。王源不知开心还是苦涩地低低嗤笑一声,模模糊糊隐在哗哗的水流中。

 

 

不太透风的浴室让人昏昏沉沉,冲掉身上的泡沫,王源又开始思索那个王俊凯口中的“典典”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是王俊凯的孩子?不能吧,他要是结婚了,怎么可能还和人合租?这样太寒酸了吧,搁谁谁嫁呀。王源皱皱眉——要不难道是……离婚了?这就更不可能了,王俊凯还年轻得很,这才刚大学毕业没两年,怎么会折腾成这样——对啊!小孩儿都上幼儿园了,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王俊凯这家伙的亲儿子。他一直是个中规中矩的好学生,对自己的未来永远有可靠又详尽的规划,绝对不会在在校期间就和哪个姑娘结婚造人。

 

这么想着,王源松了口气。雾气缭绕的浴室太过闷热,他拿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随手披上件浴袍,就推门出去了。

 

王源刚一呼吸到新鲜空气,门口就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钥匙转动的声音,还伴随一阵清脆的童声:“今天晚上吃红烧肉,红烧肉~”

 

王源猛一缩脖子,转过了头,看见门缝里欢天喜地地窜出来一个小团子。他穿着小T恤和小牛仔裤,看起来还挺潮,脸颊肉很饱满,小嘴粉嫩嫩的,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而那双眼睛此刻正朝着他眨巴眨巴,里面装满雾蒙蒙的迷惑,好似就差在头顶举一个大问号了。

 

“呃,你好啊。”王源不怎么会应付小孩,兀自思索半天后摆出一副慈爱表情,还不太熟练地俯下身向小家伙摇摇手,打了个招呼。

 

刚进门的王俊凯就瞧见客厅正中那个人正顶着一头未干的黑发,柔软发丝贴着面颊,发梢处一滴一滴往下淌着水,一直钻到脖子下面去。他浴袍实在裹得很松垮,随着弯腰的动作,交叉的领口一下豁开一大片,露出肌肉紧实、皮肤却格外白皙的胸膛,两道锁骨笔直又锋利,晃着人的眼睛。

 

或许是因为刚洗过澡,此刻王源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湿漉漉的,少了几分往日的嚣张气焰,居然显得有点人畜无害起来。面对小孩子的时候他还露出了一丝可称温暖的笑容,嘴角勾起恰到好处的弧度。窗外落进来的夕阳把他半个身子照得泛金光。

 

王俊凯怔了两秒,很快清了清嗓子,皱着眉沉声道:“你就不能好好穿衣服?”

王源一愣,直起身来看了看自己的浴袍和裸露的皮肤,刚想拢好时又停了动作,明了般一笑,眼角被浴室的热气熏得微红:“干嘛?你害羞啊?”

说完他还补一句:“我不介意你看啊。”

 

“你……”王俊凯气结,好半天才回话,“我是想让你注意点,你没看到有小孩子在?”

“小孩子怎么了?”王源嗤笑,“我又没做什么,再说他不是个小男孩儿?”

 

王俊凯心下承认他说的确实有道理,对方只不过领口大了点儿,但那又如何呢?他被堵得说不出话,可却仍旧没来由地觉得不爽——或许是他本来就一直看不惯王源吧,自然觉得他做什么都不合心意。

这样不公平的心态似乎不太好,王俊凯一边稍作自我反省一边扯开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然后就见自己身前那个小团子忽然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往前跑,还像是深一脚浅一脚似的格外不稳,脚上踩的拖鞋啪叽啪叽响。小孩儿在王源面前站定,亮晶晶的眼睛瞅着他,脸颊肉一颤一颤,看着软得要流下来。

“哥哥,你好漂亮哇~”典典说话带着奶气的尾音,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这么一看,居然有几分像王俊凯。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源笑起来,“谢谢你哦,小朋友。”

“典典,你得叫人家叔叔。”王俊凯提醒。叫哥哥,这辈分不是乱了么?

典典大眼睛眨一眨,过了好久又嗫嚅道:“……哥哥。”

……算了。

王俊凯关好门,把手里提着的几袋子菜拎到厨房去。

 

王源低着头,觉得这恍若缩小版王俊凯的小团子挺有趣,于是伸手摸摸他软绵绵的脑袋:“你叫什么?”

“我叫王子典。”小朋友把手背在身后,挺着胸字腔正圆地回答。

姓王吗?王源愣了愣——该不会真是王俊凯的儿子吧?

典典没有意识到面前青年并不明显的僵硬,兀自把话说下去:“我想让爸爸给我改名叫王子,把最后那个典去掉,这样比较威风!可是爸爸不同意!那……哥哥,你能不能……叫我王子啊?”

小家伙撅着嘴,水汪汪的眼里写满希冀。

“噗。”王源一时没憋住笑,饶有兴致地蹲下身来问他,“那小王子,公主是谁呢?”

典典犹豫了一会儿,朝他伸出一只小馒头一样白白的小手,声音软软糯糯:“……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弯成两道月牙。

“典典,可别乱说话啊。”他抬起手,装作惩罚似的用极轻的力道在小朋友额前弹了个不痛不痒的脑崩儿。

典典刚要表达对漂亮哥哥没喊他“王子”的不满,两人耳畔就响起了熟悉的低沉嗓音,夹着一丝不难察觉的严厉:“你在干什么?”

 

王源站起身子,看向刚从厨房走出来的王俊凯。他当然知道对方是在说他给小朋友的那个脑瓜崩,于是耸了耸肩:“我在跟典典玩啊。”

“叔叔!”王子典屁颠屁颠跑到王俊凯身边,抱住他一条大腿,“什么时候吃饭呀?我肚子好饿。”说完他还拍拍自己软绵绵的小肚皮。

“快啦。”王俊凯哄他,还仔细瞧了瞧他仍旧光洁完好的额头,这才松了口气,下一秒抬眼看向王源时添了几分歉疚。不过后者似乎并不很在意,随手在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袖子抹一抹就放进嘴里啃:“原来你是他叔叔啊?”

“嗯。”王俊凯点点头,很有耐心地跟他解释,“典典是我哥的儿子。我哥我嫂都是天天出差的人,我工作清闲一点,就帮着带带。”

“哦……”王源若有所思地嚼着脆生生的苹果,“你还有哥哥啊,我怎么不知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为什么会知道?”王俊凯反问,“我和你很熟吗?”

王源嘿嘿笑两声:“我单方面和你熟啊。我那时候手机里还有好多你午间睡觉的私密照呢,嘴巴张着可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

 

典典抬着头,望望这一边,又望望那一边,最后迈着小碎步挪到王源身边:“哥哥!我也要看照片~”

“不行哦,”王源把手放到颈边,侧着脑袋做了个杀头的动作,“你叔叔会砍了我的。”

 

真是幼稚死了。王俊凯决定眼不见为净,闪身又进了厨房。于是当王源吃完苹果打算去厨房洗个手时,就见王俊凯正围着条浅蓝色的围裙在案板前切土豆,刀工倒是格外熟练,薄薄的土豆片利落地齐齐倒下去。他身后的锅子里冷水焯着猪肉,浮起一层白白的沫儿,已经在咕咚咕咚地滚泡泡。

“哟,你还会做饭呢?”王源不由调侃王俊凯两句,不过并没得到回应。他撇撇嘴,这回也不自讨没趣了,洗完手就自己晃晃悠悠回了房间。这一天对他来说实在太累了,坐了好久的长途汽车不说,下午又一个人收拾好乱七八糟的行李,洗澡的时候就有点昏昏欲睡了。王源连被子都没掀就直接趴倒在床上,脸贴着枕头很快进入了梦乡。

 

炖好的红烧肉散着诱人的味儿摆上桌,边上两道清炒蔬菜,诱得人食指大动。王俊凯想了想还是拿了三个空碗到餐厅,先握着饭勺给典典盛好饭,看他乖乖拿着儿童筷子小口小口吃,又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捧起第三个碗时,王俊凯犹豫一阵,还是先放下,朝着王源房门那边喊一声:“你吃饭么?”

没人回应。

 

王俊凯无奈地叹了口气——好歹是人家刚搬来的第一顿饭,无视他总归不太礼貌。从小家教优秀的王俊凯只好认命地走到那人屋前,轻轻扣了扣房门:“出来吃饭吗?”

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向来能把所有事都搞得鸡飞狗跳的人此刻居然分外安静,王俊凯怎么想都觉得很不对头,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他又敲了两下门,这才察觉王源房门都没好好关上,只是虚掩着的。他皱着眉毛轻轻一推,发现屋里原来都没开灯。天色已晚,窗外都亮起稀疏几颗星星,卧室里自然一片漆黑,格外静谧,只有一点点平稳的呼吸声。

月光把窗棂墨色的影子映在王源的鼻梁上,却照亮了他弧度优美的嘴唇。那双唇抿着,嘴角还微微上翘。王俊凯看了两秒,不由地想,这人估计也就在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乖巧吧。

 

既然对方已经熟睡,那显然不便打扰,王俊凯一如既往地和典典两人一起吃了饭,小孩儿挺高兴,嘴上吃得一圈儿油滋滋的亮光。猪肉被炖得很软,几乎入口即化,典典拿细白的小牙齿咀嚼得可欢。

 

酒足饭饱,王俊凯收拾好碗筷又哄了小侄子睡觉,然后自己洗了个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关于海洋生物的纪录片。

 

色彩斑斓的鱼类在深蓝色的王国恣意遨游,甩着尾巴绕过开屏孔雀般的珊瑚。王俊凯正看得津津有味,就听见了一些不是从电视上传来的响动。他下意识以为是典典睡到一半醒了,正想去看看,就瞥见王源一个身材颀长的侧面。

差点儿忘了,尽管十分让人不可思议,但现在这家伙确确实实在跟自己“同居”来着。

 

 

“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无趣,纪录片有什么好看的?”王源懒洋洋地瞅一眼电视屏幕,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起来了?”王俊凯把脑袋转回去,没有理会他的吐槽。

即便没有人把目光降落到自己这里,王源还是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饿瘪了。”

 

王俊凯点点头,听那人的脚步声,以为他是进厨房做饭去了,谁知道没过几分钟王源就出来了,手里还捧着杯方便面。

本来不打算多管闲事,但王俊凯瞧见了,还是皱起眉,忍不住多嘴问道:“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喜欢这种没营养又不健康的东西,方便面有什么好吃的?”

听到与自己先前的吐槽几乎一模一样的句式,王源一下子乐了:“干嘛?关心我啊?又没人给我做饭——你给我做吗?”

“……”王俊凯假装没听见一样继续沉默看纪录片。

 

他还记得高一——还没当校学生会主席那会儿,作为一个干事,王俊凯每天课间操时间都要去各个班检查是不是有学生留在教室逃避早操。六个实验班向来非常令人省心,偶有零落几个学生待在教室里,也几乎都有确切感冒发烧的正当理由。而普通班就不一样了,常常十几个十几个地赖在桌子边,连个像样的理由都懒得编造。其实王源算是比较勤快的,大部分时候都去操场做早操——他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普通校服穿出一股子痞痞的帅劲儿,每天做操时都老被女生们盯着看,也算得上是道风景线。但大部分时候终究是大部分,王俊凯也不止一次地逮到过他不那么勤快去出操,反而优哉游哉地坐在教室里看漫画。而其中更多次,是发现这货在教室里泡方便面吃。

泡面的味儿特别大,香飘千里,王俊凯常常在走廊这一头闻到味儿,就知道今天要和王源狭路相逢。

而显然这爱好,他到现在都没改。

 

听着哧溜哧溜的吸面声,王俊凯有点无奈。他从柔软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去厨房开了冰箱——里面还有今天晚上吃剩下的小半锅红烧肉。

 

 

王源闷头吃了会儿泡面,只觉得胃里酸胀得厉害,大概是先前饿过了头,半天都没缓过来。正按着肚子,他就闻到一股诱人香味。王俊凯从身后走过来,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红烧肉摆到他面前的餐垫儿上。

“吃吧。”王俊凯嗓音低沉,透着点哑。

王源眨了眨眼睛,好似受宠若惊,筷子伸过去时在上方稍稍顿了一顿,还是避开了肉,先小心翼翼夹起一块软软的土豆放进嘴里。

 

“——唔好烫!”

舌头被土豆烫得快没知觉,但那鲜味还是完好地留在口中。王源眼角泛起了红,嘴里包着食物不断扇着气。

“……你傻啊,又没人和你抢。”王俊凯损他两句,又转身继续回去看纪录片。

 

TBC

修改了一丢丢。


下一章

评论(185)
热度(233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