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幼稚完(三)

上一章


(三)

 

第二天早晨起来,王俊凯给典典拎着袖子穿好小衬衫,又给小牛仔裤脚翻了个边儿,让小朋友自己蹦蹦跳跳跑去餐桌边吃早饭。

打好领带,王俊凯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走两步轻轻去叩王源的房门。

 

 

昨晚王源吃过饭之后挺自觉地把锅给洗了,出来的时候王俊凯也正好关了电视准备睡觉。王源还穿着那件领口很大的浴袍,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吃完泡面,嘴唇很红,衬得皮肤更加白。他挑着一双杏眼,对打算回房间的王俊凯开了口:“你明天上班吗?”

“嗯。”

“几点起床?”

“……八点。”尽管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俊凯还是一一作答。

王源眉梢一扬:“那你起来之后过来叫我一声。”

王俊凯觉得挺好笑,嘴里吐出个气音,道:“你拜托别人做事,能不能说个‘请’字?”

“好好好,”王源倾身过来,额前的碎发晃了晃,露出眉毛,“那王俊凯同学,能不能请你明天叫我起床?”

离得太近,王俊凯几乎能看见对方根根分明的眼睫毛,鼻间飘来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气,还混合着一点红烧肉味儿。他皱眉推开对方肩膀,隔出一臂距离:“你不能自己定闹钟?”

 “闹钟闹不醒我,”王源也不恼,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你这么善良大度,叫我一下都不行?又不费力,反正你要早起。”

王俊凯:“……”

 

显然,最后他还是绕不过对方,也懒得与他纠结,就妥协了。

 

敲了几下门又喊了几声后,屋内依旧没什么动静。王俊凯握上把手,发现这房门还和昨晚一样是虚掩着的,透出一条缝——这家伙晚上睡觉怎么都不关门?

 

床上那人正抱着雪白的被子,半张脸陷进柔软的枕头里,一条光裸的长腿还大喇喇地露在被子外面,又长又白,肌肉线条恰到好处。王俊凯稍稍别开眼,站在离床一米远的地方,认真履行昨晚答应的承诺:“起床吧。”

 

王源似乎终于醒了,他抓着被子慢慢悠悠滚一圈,把自己像蚕蛹一样裹起来,声音模模糊糊带着点惺忪的粘腻:“唔……干嘛啊。”

他一边说又一边朝上拱了拱,脑袋上窜出的几撮毛舒舒服服贴着枕头,被外头大亮的天光晒成浅淡的金色,毛毛绒绒发着光。

 

“不是你让我喊你起床吗?”

“哦……”王源仿佛还没从睡梦中挣脱,回答都含含糊糊的。他前一天下午睡了太久,因此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格外亢奋,直到下半夜才勉勉强强阖了眼。此刻刚睡下没几小时,他自然倦得不行,连打哈欠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他这副宛若醉倒般人事不省的样子,王俊凯揉着太阳穴,快要失去耐心:“我最后叫你一遍,你耽误了上班可不关我的事。”

 

听到他语气变得冷一些,王源仿佛忽然醒了似的,唇角一勾,闭着眼睛道:“谁跟你说我有工作了?”

王俊凯一顿,问:“你没工作怎么养活自己?”

王源裹着被子像个白米粽子一样,脑袋后面竖起一个尖尖的被角。他费力地撑起身子,一挪一挪到了单人床的另一头,抬起小脸望着王俊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煞有介事道:“我摆地摊啊。”

王俊凯皱着眉:“你少来了吧,胡邹什么。”

“我本来就是小混混嘛,没有一技之长当然找不到体面工作啦。怎么,你看不起我摆地摊啊?都是混口饭吃啊~”

他说得眉飞色舞,王俊凯心里笑一声,奇道:“你是小混混所以找不到工作?没有一技之长?你当年不是考了个985?”

“哦?”王源歪着脑袋,抱住被子几乎半个身子探出床外,嘿嘿笑道,“王俊凯,你挺关心我啊,连我上什么大学都知道?”

“咳……”王俊凯清了清嗓子,又沉声道,“我打听一下还不是为了避开你?你这尊大佛,我惹不起还躲不起?”

事实上他是填过了志愿之后才去向别人问的王源填的哪所学校,他也记不得当时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态打听的了,或许就是单纯的好奇心。明明该是坦坦荡荡的,可此刻被对方这么一问,他却反而有些答不上来——就好像自己真对这小霸王存有什么念想似的。

“切~”王源听到回答就不吭声了,直挺挺地倒下去,又砸回柔软枕头上。

“还不起来?”

“不是说了我不上班嘛。”

“你少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蒙我,你过来的时候不是说你调职来A市吗?你们摆地摊行业规模挺大啊,还需要调职啊?”

“……”

 

被戳穿了,王源干脆就没回答他,像是已经再次坠入梦乡似的,安安静静。王俊凯懒得理他,转身就走,结果又听到那人带着倦意的清亮嗓音悠悠传来:“今天晚上吃啥呀?”

那语气还透着点期待。

然而王俊凯此刻还处在被戏耍的愤怒中,自然给不出什么好脸色:“你别因为昨天一锅红烧肉就得寸进尺啊,我们只不过合租而已,各吃各的。”

 

“……哦。”门关上之后,缝隙间才飘来轻轻一声回应。

 

灼热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漂浮的灰尘都清晰可见。枝繁叶茂的树木伸出来几条簇拥的枝桠,被窗户切了一半挂在那里,绿茵茵的,在骄阳下晒得似要融化,滴下浓墨般的水来。王源轻轻闭起眼睛,心里暗自想,原来早上被王俊凯叫起床,是这种感觉。

 

事实上王源并不是没工作,只不过调职后的分公司是明天才需要去报到,这一天他自然悠闲得很,起了床之后他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就像个老大爷一样背着手去小区里头遛个弯儿熟悉熟悉环境。中午他懒得做饭,就找了家附近的小面馆,点一碗分量特别足的豌杂面。绿油油的青菜码得整整齐齐,五花肉沫和豌豆满满铺着,洒一把葱花拌两勺辣椒,吃得人鼻子上直冒汗珠。

 

王源正吸溜着面条,忽然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把东西摸出来,看见来电显示上“王俊凯”三个字,瞬间乐了。

昨天还是自己硬拉着王俊凯说要交换电话号码,住在一起有个联系方式好互相照应。对方当时还挺不情愿,没成想这会儿两个人之间的第一通电话,却还是他主动打来的了。

 

王源一吸鼻子,懒洋洋地按了接通键:“喂?”

对方声音听上去挺急促,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就急急忙忙开了口:“王源你现在在家么?能不能帮我个忙?”

“哦?”王源有心逗他,“你拜托别人做事,能不能说个‘请’字?”

王俊凯一噎,知道这人是在为昨晚的那句话回敬他。他无奈,只好好言好语重复一遍:“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王源听他嗓音中都仿佛带着一头焦躁热汗,知道他可能真有急事儿,也就恢复了正色,只是语气仍旧慵慵懒懒:“你说吧~”

 

 

王俊凯估计是早上出门前被王源给气到了,一贯谨慎认真的他居然少带了一份重要文件,此刻又非常不方便请假。他本来不想有事麻烦王源,倒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不满,只是单纯不想欠他人情。可是一通思来想去、利弊权衡后,他还是只能找那人帮忙。

 

 

王源侧着脑袋夹住手机,按照王俊凯的吩咐帮他找文件。

 

“……对,第三个抽屉里。”王俊凯说完又沉吟一下,犹豫道,“……你别翻乱我的东西。文件应该在最上面。”

王源忍不住翻个白眼:“找我帮忙还这么唧唧歪歪的……哪个?蓝皮那个?”

他瞅一眼抽屉——王俊凯真不愧是处女座,里面的东西都跟俄罗斯方块似的,整整齐齐。

“对!就蓝色那个。这回真的谢谢你了,帮了我大忙。”

“好说,毕竟你也是我绯闻男友嘛。”王源漫不经心地回答。

王俊凯:“……”他额角迅速暴起肉眼可见的青筋,可惜此刻怒气还得被理智强行镇压下去——算了,反正让他逞一逞口头之快自己也不会掉块肉。

 

挂了电话,王源把那份文件拿起来,刚要关抽屉,视线又被一张明信片给吸引了。

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他可绝对没有翻王俊凯的抽屉,那张明信片就自己好好地放在那里,而且是有字的一面朝上。王源粗略扫了一眼,其实内容很普通,就是对方在别的国家旅游,所以寄了一张当地的明信片过来而已。只是那落款,还是王源认识的人——没想到这么些年过去了,在世界的某些角角落落,他和王俊凯之间总还存在着一些小小的交集。

 

看着上面娟秀的“杨怡”二字,王源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个戴着细框眼镜梳着最乖巧的马尾辫的女生的样子。

杨怡尽管不太打扮,但长得很清秀,裹着校服看不出身材,不过挺瘦的,细胳膊细腿,属于走过时王源那群朋友们可能会吹个口哨的类型。她当时和王俊凯一样,都是一班的,实验班的尖子生,精英中的精英。王源一直觉得她看上去本本分分,从不惹事,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在某个放了学的傍晚,骑着辆自行车在学校后面一条小巷子里堵他。

 

王源其实向来不会欺负人,除非对方做什么事触了他的逆鳞——就更别说是女生了,他根本连如何应付女生都不知道。

杨怡那时脸涨得通红,细框眼镜儿下一双丹凤眼瞪起来,底下都是愤怒的火花。她骑着车冲过来的时候王源整个人都愣怔了,竟然都没想着要躲避一下,那咕噜咕噜滚动的车轮就唰一下碾过来,带起一阵火花迸溅的疾风。

 

所幸自行车并没有什么太大杀伤力,王源忍着被撞到的膝盖骨传来的阵阵刺痛,刚要开口质问,就听对方憋红了脸,用足了气对他吼:“你以后——不许再去找王俊凯的麻烦!”

 

“噗。”王源几乎忍不住想笑。原来这姑娘是王俊凯的仰慕者。这么想,王俊凯这小子当真艳福不浅,明明看上去清心寡欲,收到的情书却总是厚厚一摞,其中居然还有这看上去满心都是学习的学霸。只是不知这学霸是智商下线还是读书读傻,居然觉得这样就能警告得了他。

更何况,天地良心,王源现在可都不怎么去找王俊凯的麻烦了,顶多跟他进行一下友好交流——只不过对方并不很买账罢了。

 

王源想笑,最后也没委屈自己,真的笑出声来了。他瞅着姑娘愤怒的面容,随口问了一句:“你是他什么人,这么帮他啊?女朋友?”

万万没想到,就这么忽然蹦到脑子里、又随随便便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居然让杨怡一下子红了眼眶,没过几秒那积蓄在眼底的泪就迫不及待地滚下来了。

从来没有任何恋爱经验、身边只有一群糙汉子的王源可从来没见过这阵仗,当即在心里骂了句“我操”,手忙脚乱想要补救——可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做了啥?

 

不过,对方也不需要他补救了,因为有英俊的白马王子从天而降,劈开一条宽阔大道。巷子口,王俊凯骑着辆黑色单车,一脚撑着地,衣角被吹起来,像是威风凛凛的披风。王源当时感觉聚光灯都该从他头顶打下,整个人都可以加上一圈闪光特效了。

 

可惜此刻并不是他该高兴的时候。在王俊凯眼中,构成眼前画面的,就是一个略带痞气的少年,和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这少年他认识,普通班,小混混,总来找他麻烦,幼稚又无聊;这少女他也认识,实验班,乖乖女,性格很温和,最近有过的交集就是前些天她来找自己告白,然后被拒绝了。不谈这些扯出来的风月事,光就眼前这情形来看,其中关系简直不言而喻。

 

王俊凯倒是没想到,王源居然连女生都会欺负。他虽然一直觉得对方很幼稚,但事实上经过一些相处后,他还是很欣赏这个人的。王源讲义气,做什么事都好像云淡风轻、一派潇洒,骨子里却有不服输的劲儿,还是个全校皆知的普通班还能考年级前十的神人。所以他现在很生气,又很不解——他觉得王源不该是这样的人,也不能是这样的人。

 

王源膝盖骨还在隐隐作痛,他看着王俊凯推自行车走过来,眉宇间一片阴霾,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然而他有口难辩,毕竟无论怎么说,把杨怡弄哭的始作俑者还真是他没错——但这姑娘怎么跟个瓷娃娃似的,脆弱到碰一下就要碎了。

 

眼下的情形没有多余时间供他想这想那,王俊凯从出现到现在,冰冰冷冷的目光就一直准确地降落在他脑袋上,都没分出一秒去看看那姑娘,王源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感到荣幸了。

 

那天他俩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对话,王俊凯剜了他一眼后就走了,杨怡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渐行渐远。天已擦黑,空荡荡的巷子里只剩王源一个人,形影相吊。他用力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儿,结果膝盖一下子痛到令他闷哼一声——操,这王俊凯就不能早出现几分钟,英雄救美——不,英雄救英雄般从那横冲直撞的车轮底下来拯救一下我么?!

 

这段往事着实不太让人开心,王源关好抽屉就拿上文件出门了。他听王俊凯的语气挺焦急,于是难得一刻都没耽搁,为了省时间还打了辆出租车。王俊凯给的那个公司地址还挺远,红色票子递给司机时王源简直有种割肉的感觉。

 

一下车,王源就看到王俊凯正站在大堂门口等着。他还穿着早上出门时那件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袖口挽起来一些,露出一小截线条好看的小臂,穿着西装裤的腿笔直修长。远远望过去,这个画面能与多年前穿着干净整洁校服的爽朗少年微妙重合,却又被时光拉长了影子,揉搓成不一样的形状。像镜头倏地拉远焦距般一下子模糊了视野,变得不真切起来。

 

王俊凯眉毛很英气,鼻子高挺,嘴唇很薄,一双桃花眼能让人沉溺。此刻,这双眼睛就在与王源的眼睛互相碰撞时瞬间亮了起来,好似终于见到了想念已久的人。不过王源知道,让他双眼为之绽放光彩的,不过是自己手上这一份文件罢了。

 

既然已经看见王俊凯,王源也就不那么急了,开始变得优哉游哉起来,走路跟散步似的慢慢悠悠。王俊凯也不嫌他动作慢,只自己下了几节台阶快步走过来,眼中都是诚恳的感谢。

王源把东西交给他,听对方接连几声“谢谢”,竟觉得有些不习惯。他并不怎么想听到这些生疏的客套,于是耸耸肩表示不用在意,一个转身就打算走了。

 

刚迈出没两步,他听到身后追来熟悉的低沉嗓音:“晚上,有想吃什么吗?”

王源回过头盯着王俊凯看了几秒,旋即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笑道:“那就一起吃个火锅吧。”

 

TBC

评论(200)
热度(233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