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四)

上一章


(四)

 
王俊凯下班时间早,去幼儿园接了典典之后就直接回家了。王源正坐在房间里对着电脑打游戏,像是毫无隐私意识一般房门大开,兵器相碰厮杀的游戏音效在不大的空间里冲冲撞撞。
 
典典饶有兴致,蹦蹦跳跳跑去哥哥身边观战,王俊凯就由着他,在客厅自己倒了杯冰水喝下肚,而后扯开系了一天的领带放到一旁的椅背上,松了几颗扣子。
过一会儿,他握着尚余小半杯水的玻璃杯靠在王源房间的门框上,沉吟着开口:“等会儿一起去超市买菜?看看你想吃什么。”


“啊?”王源停下手中动作,稍稍转了身。
典典支起软嘟嘟的身子,两只小肥手搭在王源穿着牛仔裤的细瘦笔直的大腿上,一手撑出四个肉窝窝:“哥哥!叔叔说我们今晚吃火锅!”
王源当然记得这件事,他快刀斩乱麻地动了几下鼠标,一局明明还没结束却也并不留恋,“唰”地潇洒退了游戏。


“一起去啊?”王源笑盈盈的,“我想吃的挺多的,你全都能满足?”


面对这混世魔王,王俊凯也不愿把话说得太死,只诚恳道:“尽我所能吧。”


“切~”王源撇撇嘴,“不是你说要感谢我么……王俊凯,你是不是真的连句哄人的话都不会讲啊?你平生撒过谎没有?”


王俊凯蹙起英挺的眉毛,耿直地吐露疑问:“我为什么要哄你?”


王源似乎猜到他要这么说,因此也不在意,面不改色地继续围着他追问:“诶,说真的,你不会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情吧?大学时候逃过课没?不会吧真的那么认真……难不成马列课你都没逃过?那去网吧包过夜么?恋爱……恋爱总谈过吧?”


王俊凯听他在耳边叽叽呱呱没个消停,直接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收拾一下,等会儿就去超市。”


出格的事?他怎么会没做过。
——那个天空蓝到透明的日子,在飘扬的国旗校旗以及众目睽睽之下给过王源的那一拳,至今还发热发烫。
从那一刻起,王俊凯就明白了,他和王源终究不是同路人,哪怕他有心示好,两人也是做不成好兄弟的。
 


没走两步,王源的声音又晃晃悠悠飘过来了:“没什么好收拾的,直接去啊。”
 



超市里人不算多,典典坐在购物车边儿童专用的位置上,两条小短腿蹬啊蹬,看见王源拿着膨化食品的袋子凑过来,就伸出胳膊去够,抢食似的把东西紧紧抱在怀里,鼓鼓囊囊的像揣着个小枕头。


王俊凯拿了两包火锅底料回头看时,购物车里已经变戏法般多了好几袋零食——山楂片、QQ糖、烤肉味薯片、花花绿绿的果冻、虾条……居然还有两包原味香瓜子。
 


王俊凯太阳穴一抽,压着嗓子严肃道:“典典,叔叔有没有告诉过你小孩子不能吃那么多零食?”

“……”


面前一大一小两个不省心的家伙开始装模作样地左顾右盼,见他眉头迅速皱起来似要发作,又开始一唱一和的了。


“典典,谢谢你给哥哥拿这么多零食,真是个懂事的孩子。”王源摸摸小朋友的脑袋,看似毫不设防地眨两下湿漉漉的大眼睛,眉梢却盛着飞扬的神采。那表情怎么看怎么熟悉,就好像还是他十七岁那会儿无法无天、飞扬跋扈却偏偏生得清秀俊俏、纯良无害的模样。
典典开心地“啪啪”拍着手掌:“哥哥不客气,随便买,多买点,我叔叔很有钱的。”
王俊凯:“……”
敢问这位小朋友,您是我亲侄子还是他亲儿子啊?
 
王源歪头看王俊凯嘴角抽搐的表情,忍不住垂着眼睫轻笑一声,却又变本加厉地顺手捞过一罐子蜜饯丢进满满当当的购物车。东西撞进小山一样鼓鼓的膨化食品袋子中就像是落入软绵绵的云端似的,连个响声都没有。
 


菠菜、娃娃菜、土豆、金针菇、肥牛卷、花椰菜……该买的材料似乎都已经选购得八九不离十,王俊凯推着车一转头——果然,那多动症般的青年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逍遥了。
 
他四下环顾一圈也一无所获,最后还是眼尖的典典伸着小手一指,才寻到那人踪影。
这家伙居然停在一个试吃摊位前,一条长腿曲着,站成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蓬松的头发被屋顶上的LED日光灯照得跳着星星点点的光,唇边笑容春风拂面,王俊凯却好像能看见他T恤下摆里钻出来的恶魔尾巴。
 
“王源。”王俊凯唤一声,走近了才看见这人正拿着牙签戳起一小块切得方正的蛋糕放进嘴里。谁知放了一块还不够,他居然又去戳下一个继续品尝,还把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次。
 
也得亏了他这副好皮囊,一旁的促销员小姑娘就只呆呆地看着,一句话都不说。超市空调打得格外足,冷风嗖嗖刮起手臂上一排鸡皮疙瘩,她的脸却似是闷热无比般莫名其妙地红了几分。


王俊凯见王源根本没有停止的趋势,于是皱皱眉:“这个好吃?”


“不啊,味道一般。”王源挑着眉毛,直截了当地给了回答,手上动作却机械般按时继续。
王俊凯一把握住他细瘦的手腕制止,皮肤触碰两秒后却又烫手般放开:“那你还吃这么多?”
“这本来就是让顾客试吃的,又没限制吃的次数,我吃吃怎么了?又不犯法。”王源耸耸肩,还朝着一边小姑娘提要求,“有没有巧克力味的?”


“啊……哦,有,有的。”促销员愣了愣,好像大脑都消化不了对方的举动似的,居然动作麻利地又拿出一盒巧克力蛋糕打算切。
 
王俊凯连忙上前制止小姑娘,还白了王源一眼:“别给他试吃了,还怎么做生意。这两种蛋糕都给我拿一盒吧。”
 


直到拿了两盒蛋糕走出几步远离那个试吃摊,王源还在边上用手肘碰碰王俊凯:“你拦着她干嘛,本来巧克力味的就应该也拿出来,否则后面的客人都不知道这蛋糕还有巧克力味……”
 
王俊凯听他絮絮叨叨,努力用自己的涵养压住即将爆发的情绪。王源果然就是王源,小霸王,幼稚又无聊,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明明不缺那点钱,却偏要给别人找点不痛快才甘心,简直是无药可救。
 
王源见他不理自己,仿佛已经习惯了,就不再吱声给自己添堵。


方才他想去后面一个货架上选个辣一点的调料,结果路过试吃摊的时候就被那促销员叫住了。姑娘说她第一天做兼职,带她的领导让她记得大声吆喝几句,可她脸皮薄,一下午都没成功喊出一声。这蛋糕本身卖相就不怎么样,味道也一般,即使免费试吃,前来问津的人都少之又少,更不要说成功卖出去几盒了。
 
姑娘见他长得好看,似乎又面善,才鼓起勇气搭了句话想卖卖安利,推销一下。
王源一瞅,试吃位上这一盒蛋糕孤零零摆着,几乎没被动过,看上去着实有几分萧瑟凄凉。他兴致一高,又正巧饿了,就多吃了几块——不过味道果然不怎么样,干涩无比,堵在嗓子眼儿像黏住似的。于是他犹豫了几秒,心里还在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发个善心买几盒,王俊凯就大驾光临了。
 


而其实他不厚道地一下子吃那么多块儿试吃蛋糕还有个无聊透顶的、有点恶作剧般的原因。
——他就是单纯想知道,给王俊凯送文件换回的那几句生疏客套的“谢谢”,究竟足够对方这个正直无比、看不得好人尤其弱者受委屈的人收敛情绪容忍与纵容自己到何种程度。
 


看起来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这结果他不意外,反正一贯温文尔雅谦逊有礼的王俊凯,对自己向来是不会有多少耐心的。
这样倒也好,王俊凯终于不用再继续对着他拼命憋住情绪了,王源感觉自己跑个腿也没花什么力气,顶多就出了个车钱,一顿火锅早赚回来了,用不着他费力感谢。
 
那种明明生气却又硬要客套的大人模样,还不如堂而皇之地看他不爽来得让人痛快呢。
 


去柜台付款前,王源又去卖海鲜的区域挑了只大花蟹回来,说煮在火锅里会很鲜美。王俊凯也不反对,只想赶紧吃完这顿饭,典典对于漂亮哥哥的提议自然全部都是举双手双脚同意。
 


晚上,锅子放在电磁炉上,鲜辣的汤底咕咚咕咚翻着泡泡,沸腾出阵阵香味。花蟹浸润在热热闹闹的红色汤汁里,光是蟹壳的颜色就给一锅菜添了好几分勾人嘴馋的食欲。
 
王源原先也没想到典典居然也喜辣,三人口味相仿,在吃上倒没了什么顾忌。不过因为小孩子食道柔嫩,王俊凯煮火锅时也只倒了半袋底料进去,想要尽量清淡一些。


桌子中央雾气缭绕,夏日吃火锅大概并不是个好选择,不多时三人都出了一身的汗,黏黏腻腻的。王源剥开一只蟹钳,把小勺子倒过来,用尾端挖出完整肥美的白色蟹肉来,拿筷子夹着放进典典的碗里。


小孩子“啊咿”欢呼一声,蘸着调料把东西塞进嘴里,表情心满意足。
王俊凯看见这一幕,就停着筷子去瞄王源,只对上一双平淡无波的眼睛。
——搞不懂,实在搞不懂,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半袋辣锅的威力也是巨大的,盛夏的炎热都搅拌在了这锅美味火锅之中,碎成一绺一绺残阳倒影,暖暖托住一旁煮到绵软的土豆、花椰菜以及红白相间的精品肥牛。王子典小朋友眼珠子滴溜溜地盯着锅子,鼻子里却慢悠悠淌出一条亮晶晶的清水鼻涕——大概还是有点太辣。
王俊凯见状刚要反应,就看王源抢先一步地扯了几张餐巾纸,然后无比自然、毫不嫌弃地侧着身子帮小孩把脏兮兮的鼻涕给揩去了。

王俊凯怔了怔,王源也恰好把目光转过来,见自己在盯着他,他好像有点茫然,还傻兮兮地拿手摸了把脸颊。火锅的鲜辣把他的脸烫出一层血色红晕,两只杏仁状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湿漉漉,居然亮得不可思议,好像藏着星星似的。

天留人便,草藉花眠,这一瞬王俊凯心中居然缓缓升腾出一种安逸美好、和乐融融的错觉。
 
不过王俊凯也没能多看两秒,对方大概是手机响了,举着电话就离开饭桌去接通。
 

电话那头是王源高中时候的好友,叫高远。这人和普通班大多数学生一样不喜欢学习,自然也没考到什么像样的大学,不过凭着一点油嘴滑舌、八面玲珑的性子,如今在家小公司混得竟也算是如鱼得水。

“源哥!听说你到A市啦,到我地盘,也没来得及给你接风洗尘。”高远一开口还带着两三分高中那会儿的“江湖气息”,倒让人有些怀念青葱岁月了。

“接什么风,过两天聚聚就是了。”
王源与他随意聊了两句,唠唠家常。而当对方听他随口说起此刻正与王俊凯合租时,还是差点把下巴给吓脱臼了。
 
“我操我没听错吧,王俊凯?!高三一班那个王俊凯?!”

“是啊,”王源用鼻子哼哼,“巧吧,我也觉得老天挺厉害。”

电话那头沉默好半晌,才支支吾吾地开口试探:“……源哥,你……你现在,还喜欢他啊?”

王源就知道高远会好奇这个,也了解他万事都要求甚解的性子,却仍旧模模糊糊回答:“也许吧。”

“……”高远叹口气,“那你还要追他啊?”

“不。”王源这次否定得很干脆,“他都那样拒绝我了,我还追个屁啊?”

“那你和他住一起图什么呀?不难受啊?要不要我给你找个条件好的房子?A市我熟啊,你告诉我你上班地方在哪儿,我给你找个方便的。”

王源认真思索了一下,道:“不用,我觉得挺好的。没事儿还能逗逗他。你知道吗,他还和以前一样正直得很,穿个衬衫都把扣子扭到最上面一颗。”
——也不知道如果直接扯开他那禁欲般的整洁衣领,王俊凯会对他摆出一副怎样的表情。
他想着还有点心猿意马。不过也就只能想想而已。
 
“源哥……”高远再次欲言又止,“你、你确定你只想逗逗他?你以前可不会自欺欺人……”

“啧,”王源不耐地打断他,“你以前也不像现在这样废话那么多。”

“好好好,我不说。那这事儿程哥知道吗?”

王源皱起眉毛,用手指按按太阳穴:“一衡?他不知道,也别让他知道。”
 
 
 
 
TBC

一宿没睡,要昏厥了,有啥要修的等我办完事回来再改~


下一章

评论(166)
热度(190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