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幼稚完(五)

上一章


(五)

 

挂掉电话,王源将手机重新揣回口袋,仰着头叹了口气。

程一衡这个人,大概能算他高中时代最好的兄弟。两人一起翘课翻过墙,后门撸过串,小巷干过架,课间插科打诨看姑娘,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那自然,程一衡也必然同他一起对付过王俊凯。

不得不说,自从和王俊凯打过交道之后,这个名字就一直贯穿了王源的整个高中生活,比起他那些个“上刀山下火海”的好兄弟来说,反而更加满满当当地挤进时光的每一处缝隙。最初在一班门口结了梁子,王源当晚就放了话要给王俊凯“一点颜色瞧瞧”。程一衡脾气火爆,性格又冲动,平日里只听王源的话,听说他被一个实验班的小白脸儿拂了面子,当下就撸着袖子想去干架了。

 

骄阳似火,冉冉挂在热血少年们的胸腔上燃烧光与热。

那一日,程一衡顶着一头刚染的黄毛,不合规矩地没穿校裤而是套着条松松垮垮的破洞牛仔裤,单枪匹马地踢开实验班的门,一声大喝点名要找王俊凯。

 

窗台上几株绿色植物衬得王俊凯蓝白相间的校服清清爽爽,上面还带着干净的洗衣皂味儿,领口整洁,一尘不染。他乌黑的发色浓得像墨一样,桃花眼深邃沉静,程一衡一对上就莫名觉得满心不爽,好似还没做什么,气势就一下子被比下去了似的。

更令他愤怒的是,明明几乎所有实验班的好学生与他面对面碰上时,都会在自己“凶神恶煞”的外表下吓成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尽管这些人暗地里嘲讽“混混班”嘲讽得颐指气使、得意洋洋。那些表情和敢做不敢当的“窝囊”劲儿,足够他们哥几个笑上好几天。

 

可王俊凯不一样,他听到程一衡踢开门那震耳欲聋的巨响,居然还一直不露声色,表情淡然,坦坦荡荡——明明他的那些好学生同学都不约而同地摆出一副担忧的神色,就好像自己是个恶魔,要吃了他们的这个天之骄子似的。

 

原本应该喧闹的课间死一般寂静——当然了,实验班的学生们本就窝在座位上两耳不闻窗外事,兢兢业业写着试卷。

 

王俊凯站在程一衡面前,神色坦然,心平气和地对他说了第一句话:“同学,门踢坏了,记得修好。”

程一衡好似被嘲讽与无视一般,当即气得七窍生烟,抬手就想给他一拳,没成想胳膊还没完全伸出去呢,对方就一把将他的手推了回去,力气大到不可思议。明明是充满怒气、火光四射的一拳,被他这么一挡,居然像一场绵柔的推拒,完完全全失去了威力。更可恨的是,王俊凯嘴上却还客客气气,完全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别急啊,赔偿修理费的事情你还是直接找老师谈比较好,我不负责这个。”

就好像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存在似的。

 

程一衡这下真恼了,还有点气急败坏的意思,简直想上去和他拼命。然而,他没能这么做,因为下一秒,有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

是王源。

“谢谢你,我们会赔的。”王源扬着头,只牵着一边的嘴角笑,看上去痞疲的,好似并不在乎自己兄弟方才丢的面子。他唇边漾起一点细微的褶皱,皮肤很白,神采飞扬的眼睛里住满年少轻狂的张扬。

王俊凯愣了一下,对着面前这个全校闻名的少年忽然有些词穷。

“但你欠我们的,可也得记得要还。”

撂下这一句,王源转身就走,没有拉好拉链的校服外套滚着一圈蓝边,飘飘荡荡被风吹得鼓起来。

 

王俊凯站在原地半晌没动,过了几秒大脑才开始后知后觉地分析对方的言语。欠他们?欠他们什么?

该不会就是上一回自己班同学嘲讽他们是“不学无术的废物”吧?

这话确实非常刺耳,也确实是己方有错在先。但……无论如何,这些左右不过是旁人言语罢了,再锋利也刺不到他们皮肉上。没想到这帮看上去威风凛凛、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们居然还有着这么强的自尊心。可有自尊心就好好努力啊,成天惹是生非又算什么——不过王源这个成绩排前十的“怪胎”应该排除在此列之外吧。

 

思绪一不小心就飘了老远,王俊凯维持站立门口的姿势,摇头笑了笑,心下却也冤枉无比。

天知道,这些充满恶意的字眼可没有一个是从他口中吐出的,他只是个不明真相的路人甲啊。

 

 

从那之后,程一衡每回看到王俊凯都咬牙切齿。有时候他发起疯来,别说其他朋友,就连王源都拦不住。此人个性直,做事只为一时爽,从不考虑后果,经常做些王源都无可奈何的无聊举动——譬如趁王俊凯不在教室就踢翻他的桌子,放学时偷偷放掉他自行车轮胎里的气,诸如此类,不甚枚举。亏得王俊凯涵养好,居然几乎没有翻过脸,可惜,恐怕这些破事最后也都要被算到王源的头上。

 

然而王源没发现的是,虽然王俊凯是为所有人称道的正直友善,事实上也一直喜憎分明,嫉恶如仇。原先他对普通班的学生还算是友好,可当闹过几次不愉快之后,就几乎就没拿正眼瞧过程一衡。或者更准确地说,也就王源这个“老大”能让他屈尊降贵地动动脖子,不过个中缘由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大概是尽管性格恶劣,王源身上也多少有一些能让他另眼相待并且有所好奇的闪光点。

更神奇的是,很多时候,他居然还有点拿王源没办法。

 

 

在王源印象中,程一衡学生时代一共有过两次非常严重的情绪失控。第一次是王源与大伙儿一起度过高中最后一个生日那一晚,他喝醉酒说出自己喜欢王俊凯的秘密。所有人都震惊了,而这货绝对是其中佼佼者,他当时连续摔了十几个酒瓶,砸得KTV包厢里满是锋利的玻璃碎片,直接把其他弟兄几个的惊愕给镇压了。

第二次,就是王源在主席台上高调告白,结果被王俊凯揍一拳狠狠拒绝那一回。程一衡在操场上看着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肌肉里勃发的怒气了,要不是被王源极有先见之明地拦截在楼梯口,他恐怕真的连杀了王俊凯的心都有。

所幸那天最后,他并没再鲁莽地去找王俊凯,可却差点和王源绝了交。王源清楚记得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双目赤红,声音嘶哑:“你他妈到底觉得王俊凯哪里好?”

王源目光空洞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茫茫然地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哪里好,就是喜欢他。这种事本就莫名其妙,他也觉得生气啊,世上那么多漂亮姑娘,他怎么偏偏就在这儿栽跟头。这又让他上哪儿说理去?

 

总而言之,要是让程一衡知道他现在居然还跟王俊凯扯上关系,绝对要大闹一场,指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王源倒不是怕什么,只是觉得会很麻烦,毕竟光是稍微想一想他就脑仁疼了。

 

桌上的火锅汤汁已经快要烧干,剩余几片无人问津的蔬菜被煮成蔫蔫的颜色,表面咕嘟咕嘟冒着寂寞的泡泡。通红的辣椒和花椒碎裂,搅动着盛夏最后一点恼人的炎热,翻滚在浮躁的城市里。

一丝秋的凉意翩然而至。

 

 

和王俊凯“同居”这一小段时日,尽管每天总会有些磕磕碰碰的口角——当然多半是王源自己偏去惹一惹对方——总体还算是相安无事。王源翻翻手上的日历,拿红笔在本月二十一号的数字上画了个圈。

 

王源下班时习惯性顺手在公司附近的熟食店买了些爆花猪蹄和卤凤爪。天色已经缓缓暗下来,薄雾酝酿着倦鸟返巢的归歌。他在小区楼下抬头望一眼,熟悉的那扇窗口一如往常亮着暖黄的灯。

就好像真的有人在等他回家一样——就好像他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还未推开门,饭菜的香味儿和油星迸溅、食材翻炒的响声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开空气中层层叠叠的湿意,瞬间暖了人的心肺。王源把手里的熟食袋子放在餐桌上,闪身进了厨房。王俊凯系着那条浅蓝色的围裙,雪白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露出表带簇新的精致圆盘手表。他撒调料的动作都那么一丝不苟,即便在炒菜中,灶台也仍然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

 

王源凑过去嗅了嗅:“今天吃什么?”

“……炒青菜。”

王俊凯回答完不经意地侧了侧头,意料之中地看见王源瞬间垮下来的脸。他清楚得很,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肉食动物,对蔬菜没什么兴趣。

于是他又波澜不惊道:“还有红烧狮子头。”

“哟!”这回王源在一旁一下子笑开了,额前碎发扫过眉毛,满面开朗。

 

王俊凯也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能心平气和地默认与王源共同吃饭的设定了,好在对方不会吃白食,每天都会记得买点熟食回来,要不就是自觉去超市或菜市场买菜。

 

事实上孽缘的起因也就是王源心血来潮地买了好些食材塞进冰箱,把那原本就不大的空间填得满满的,然后跑过来耍无赖一通,说自己买了菜却不会做,要他帮忙掌勺。王俊凯本身自然是不愿意的,可谁知这家伙居然“阴险狡诈”地拉了典典进他战营——他买的那些个食材,大多都是些符合小孩子口味的东西,也不知是他故意投其所好,还是本身自己就是小朋友口味。最后别说买菜,就连各种薯片糖果都成堆成堆往家里运,哄得典典每次看见王源都眉开眼笑,嘴巴甜甜地叫哥哥,还撒娇耍赖地逼着自己把那些丰富食材做成可口菜肴,供两个小祖宗享用。

王俊凯对典典的软磨硬泡向来是没辙的,而当他每回捏捏小孩儿软绵绵的小脸无奈抬起眼时,总能看见王源在后面计谋得逞的狡黠笑容。

 

于是渐渐地,王俊凯就迫不得已地成了他俩的厨师——不过要说好处也有,平日他自己去买菜的频率可大大减少了,傍晚接了典典都能直接回家,不用绕路再去菜市场。

 

 

王源从筷筒里抽了一双筷子,手臂一伸直接从锅里夹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手舞足蹈地评价道:“……好像有点淡,加点盐加点盐。”

王俊凯瞅他一眼,无可奈何地打开盐罐子,抬着手臂又洒了点盐进锅里,动作飞快。

“——诶别!”这下王源想阻止却也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看着白花花的盐落在翠绿的青菜上,瞠目道,“……我刚随口蒙你的,其实咸淡刚好。”

“你……”王俊凯简直气不打一出来,明明这人戏弄自己次数实在不算少,可他总不设防,每回都让他得逞,“你自己负责解决。”

“噢。”王源瞧着王俊凯震怒的脸,有点心虚地吐吐舌头。他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总是这么老实,一点儿幽默细胞都没有。

 

王俊凯抱着手臂靠着后面的柜子冷眼旁观,王源则手忙脚乱地想用筷子把状况最惨烈的那几根青菜叶挑出来,可惜却力不从心。他鼓捣两下,就自暴自弃地在炒锅里使劲儿戳了戳,埋怨道:“你怎么就那么听我话呢!是不是和我旧情未了啊?”

 

听了这话王俊凯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你一天不耍花招是不是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王源自知理亏,不与他争,只讪讪笑两声就开始装作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你生日快到了吧。”

王俊凯只用鼻子哼一声算作回答。

“你想要什么礼物?”

“不用了。”他回答得毫不犹豫,好似并不愿与对方牵扯过多,“不用这么客气。”

“啊,这个意思是说我们之间太熟了,不需要这么见外,对不?”王源一手拿着根筷子,一手握着锅铲,转过小半张脸时睫毛微微颤动,眼中流转着粼粼波光。

王俊凯:“……”

这货当年高考语文阅读理解考了几分?

 

 

然而,等到了九月二十一日当天早晨,王俊凯还是在客厅桌子上看见一个粉红色的长方形礼品盒,上头还歪歪扭扭贴着张粘性一点都不强的便签纸。

他侧头看了两眼,纸上是王源的字迹。他的字很好看,笔锋苍劲有力,透着与他性格无二的恣意潇洒和骨子里的铮铮骄傲,让王俊凯从高中时期开始就一直印象深刻。

不过此刻,映入眼帘的那些字却无法让他发出一声赞叹,只能让他额上青筋暴跳。

“生日快乐宝贝儿——源哥。”

 

王俊凯:“……”

卫生间一阵响动,王俊凯把目光从这九个欠揍的黑色大字上挪开,掷地有声地抛在刚洗漱完走出来的王源身上。那人额前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贴着白皙的皮肤。

 

“嘿,起来啦?生日快乐啊。”王源毫不自知地勾着唇角笑。

 

王俊凯努力遏制住情绪,尽量平心静气道:“不是说了么,不用你破费送礼物的。”

事实上除了生气,他觉得自己心中更多的是无奈和好笑——眼前这个人,他真的成年了吗?怎么好像比十七八岁时更加幼稚了?

“嗯?”王源沉默着套上一件风衣外套,过了几秒才回答,“不是礼物,是还给你的。”

 

——还给我?

王俊凯动作顿了顿,带着疑惑把手上风骚的粉色盒子打开。

那里头只静静躺着一本印着XX中学标志的、中规中矩的笔记本。它封面已经泛了黄,几乎变得酥脆,边角层层叠叠地蜷起,再难压平。

 

时光的足迹一寸寸碾过纸页,烽火燎原。

 

TBC


下一章

评论(168)
热度(178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