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六)

上一章


(六)

 

黑色中性笔的油墨染上岁月痕迹,一行一行排列整齐,处处透着处女座的一丝不苟。

王俊凯当然认得这样强迫症般的书写习惯——这本笔记本,确确实实是他多年前借给王源的。

 

那些复杂的函数图像和解题方法距离今日着实已经年代久远,就连往日最常用的公式都记不分明。但这本虽然薄却满满当当填着工整字迹的笔记可忠实描绘了他堪称学霸的少年时代——每一道深刻笔画都仿佛历经深思熟虑,重点内容甚至还用蓝绿色的荧光笔做上标记,题目旁标着一两行的解题思路,切入点都分析得透透彻彻,好像生怕阅读的人看不明白。

 

这本可以称作考试黄金宝典的独家笔记,怎么看都不像是写给书写者自己看的。


王俊凯捻着发脆的旧纸张翻过两页,发现上面除了自己整理的题目和公式外,还有王源见缝插针补上的东西——有的是别出心裁的另一种解题思路,而有的则是一贯无聊的、对他某个错别字的纠正和吐槽,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丑不拉几的小涂鸦,张牙舞爪扒在纸页上。

洋洋洒洒的笔墨,说的全是不羁又放肆的青春年少。

 

王俊凯当然还记得这本笔记是怎么回事。

 

高三那年寒假,学校前五十名的尖子生被凑到一起组了个精英班,准备参加一项关乎到保送资格的奥数比赛,几乎每个学生都为了拿到奖项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而在此之前,这群天之骄子们却不得不放弃美好悠闲的假期,背着书包拿着纸笔坐上一辆不透气的长途汽车,被拉到一个可称穷乡僻壤的地方进行集训,半个月只与枯燥的方程几何打交道。

 

前五十名里大多都是规规矩矩的好学生,可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大名鼎鼎的、唯一一个来自普通班的异类王源。王源向来不是个按部就班的人,出发前,王俊凯以为他根本就不会来集训,绝对是回家享受高考前最后一个难得的假期了,可谁知刚把自己的箱子放进大巴的行李仓,他居然看见王源单肩挎着包,一步一晃地打着哈欠走过来,一点儿也没迟到。大清早的,王源像是还没睡醒,呼吸缓慢绵长,头发乱糟糟地蓬起来,眼睛也没完全睁开——但是即便这样居然也不难看。

 

王源走过来时瞄了他一眼,那目光王俊凯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意味,然后他就直接上了车,懒洋洋地坐到最后一排角落窝在那里补眠去了。王俊凯和同班的一个男生一起坐在他并排的左侧,稍一侧头就能从玻璃窗中看到他熟睡的倒影。王源用外套毛绒绒的帽子盖住半张脸,露出的小半个耳朵在清晨慷慨倾洒的阳光下变得透明,厚厚的格子围巾上方戳出一个尖巧的下巴,嘴唇色泽红润,与窗外拉成长线晃眼而过的绿色树木相得益彰。

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处处与他作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霸王。

 

一路上,王俊凯只要偏着头,就不免会看到那人的倒影。他作息习惯很好,现在正是精神状态极佳的时候,于是就这么睁着眼睛坐了全程的长途大巴,而这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时间,他目光的降落点居然都在那王源熟睡的安静影子上,连窗外晃过什么样的风景都全然不记得了。

 

王俊凯下车时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自己明明是讨厌王源的啊,平时遇见都恨不得要绕道走,以免怒火攻心,这回长达三小时的注视实在令人费解。可惜到达目的地后很快就要紧急集合,紧凑的行程安排让他没有空余时间思索太多,于是最后他还是把这一切全都简单归咎于选座位不佳的原因——那混世小魔王的影子一直倒映在他眼前,他有什么办法不看?

 

关于这次集训,王俊凯从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王源既然一起来了,那么这次原本艰苦卓绝的十五天,一定会变得“多姿多彩”、鸡飞狗跳起来。他虽然也不喜欢太沉闷的学习环境,可还是对王源会耍出什么花招忌惮三分。

 

说曹操曹操到,晚上他在分配好的条件简陋的房间刚刚坐下,正要翻出下午发的数学试卷,房门就被叩响了。王俊凯叹息一声——不知是不是水土不服,其实今天他在食堂吃过简易粗糙的晚饭后胃就一直不太舒服,现在还翻滚着隐隐的痛,只求那小霸王别整什么幺蛾子折腾他了。

 

门一打开,外头果然是王源那张极具欺骗性的眉清目秀的脸。他露出一个看上去天真无邪的笑容,两颗杏仁眼像黑葡萄一样又大又亮,弧度明显的嘴唇轻启,表情一派认真:“王俊凯同学,我有几道题不会做,可不可以请教你一下?”

“……”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王俊凯怔了半秒,眼角抽搐两下,还是点点头后退一步,对方自然毫不客气地挤着门缝进来了。

王源笑嘻嘻地把卷子摊在桌上,还像模像样地掏出个草稿本来,看上去确实是虚心好学的架势。王俊凯无奈地把手按在作乱的胃上揉了揉,拉过另一张凳子在他身边坐下。

“说吧,哪道不会做?”

 

王源问的问题委实有些复杂,王俊凯顺手拎过他的草稿本在上面写写画画,咬着笔杆儿思索了大半天才有了头绪。王源这回还真是挺认真的,乖乖窝在旁边蹙起眉,盯着他笔尖落下的地方,时不时插几句讨论。他的思路很独到,总是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切入,着实也给王俊凯提供了些解题灵感。

最后在试卷上写下的答案居然洋洋洒洒占了一整面的纸,解出结果时王俊凯像是终于攻克难关般松了口气。本以为自己胃里的不适过一会儿自然会好,可事实上却翻绞得更厉害了,他拿着笔的手都觉得使不上力,思维自然也比平时迟钝不少。

王源拿过卷子来,啧啧称叹:“哇你解题思路果然很清晰,厉害厉害,不愧是年级第一啊。”

王俊凯此刻嘴唇发白,也没空去想他来找自己到底是存的什么心思——难不成真是来求助的?他会这么勤奋向上?

“你看懂怎么做了吗?”王俊凯还是很耐心地询问。

“懂了,”王源点点头,旋即又凑了上来,“然后这道题,你也帮我解一下吧。”

王俊凯:“……”

 

瞧着王源拿笔尖随手指的地方,王俊凯简直无语。他算是看明白了,这货分明就是在整他吧?刚才那道也就算了,但这一次……

——王源作为一个次次考在年级前十的学生,当真会连解答题第一题都不会做?

 

王俊凯推推他的胳膊,把手中的中性笔塞到他掌心里:“你自己先动脑子想一想,想不出来再问我。”

王源眉梢往下一挂,靠住椅背厚着脸皮道:“不会啊,我真的不会,你不知道我数学是弱项嘛……”

他话没说完,就在抬眼间瞥见了王俊凯额上冒出的薄薄一层冷汗。

“你不是吧王俊凯……”他环视屋子一圈,搓搓胳膊打了个哆嗦,“别告诉我你热到流汗啊,这破培训机构,暖气这么不给力,我都快给冻死了。”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左手放在肚子上,长长的睫毛垂着,盖住狭长的桃花眼,牙齿紧咬着嘴唇。

王源这下再迟钝也发觉出不对劲了。

“……你,胃疼?”他干巴巴问一句,仍然没得到回应。

 

空气好像忽然冷下来,王源默默地把方才推到对方身前的试卷抽回来,想再说些什么又觉得有点不太合适,有些话也不太习惯说出口。况且对方要是身体不适,肯定也不会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有所好转。于是他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坐在王俊凯身边,听着他强忍痛苦的粗重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王源缓缓偏过眼,看见王俊凯略微低着头,黑色的发丝倾倒下来,遮住英气的眉毛,高挺的鼻子往上的部分都沉在一片阴影之中。

 

“……呃,那,要不我先走了,你先休息吧。”

“嗯。”王俊凯礼貌性地应了一声,也没再费力地起身送王源了,心下松了口气。

至少在这样虚弱的状态下不用再跟这小霸王斗智斗勇了,真是谢天谢地。

 

这阵剧烈的胃痛实在来得猝不及防,王俊凯狠命用手掌压住上腹部,像是要抑制那些猖狂的痛感,可当然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把笔往边上一扔,也不想委屈自己,打算将那些白花花的卷子留到明天再写。

 

房间仅亮着一盏昏暗的灯,王俊凯裹着被子在床上蜷起来,渐渐倒也真有了睡意,那阵疼痛也随之减缓不少。而就在他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如其来,扰人清梦。

 

又是谁?

 

王俊凯强忍不快,穿上拖鞋去开门,结果居然又见到了王源那张脸。

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他狠狠皱着眉,刚要开口,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就唰地送到他眼前。

王源一手插在口袋里,昂着头,表情看起来漫不经心:“那个,刚才无聊下楼溜达两圈,看到个药房,就顺便给你买了点药,你看着吃吧。”

 

……什么叫看着吃?不对,买药?王俊凯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着瞅他两眼。

 

王源向来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型,在学校就不好好穿校服,假期里私下的着装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怎么潇洒怎么来。明明在严冬,他也不穿羽绒服,就套着件大衣,早上来时还裹着一条凹造型用的格子围巾,而眼下却也并没有围上,洁白修长的脖颈大喇喇地接受了寒风的洗礼,裸露的皮肤上都有肉眼可见的鸡皮疙瘩。他一张脸好像都被冻得更白了,嘴唇还有点发紫。

王俊凯瞪了瞪眼睛,不可思议道:“你大冷天的出去溜达什么?”

“咳,”王源不自在地斜睨他一眼,“你管我?赶紧拿着,哥要去睡觉了。”

“……”王俊凯没动作,却在脑海中大体回忆了一下来到这里时的路,他记得明明方圆好几里都不曾见过什么药房——准确地说,在这深山般的穷乡僻壤,连个能买零食的小卖部都难寻踪影。这家伙到底是怎么顺道给他捎上几盒药的?

 

——难不成是特意为了自己,绕山路去找药店?在这狂风乱作的寒冷冬夜?

这实在太邪乎了,王俊凯越想越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可不管怎么说,王源塞到他怀里的那堆药还是让他心中一暖,胃里仅存的一点疼痛也被抹平了,瞬间销声匿迹。

他露出虎牙轻笑道:“谢谢你了。”

王源一下子撇过头去,耳垂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谢什么谢,都说了随手买的。也不知道吃了会不会有事,你看着点儿啊。”

王俊凯:“……”

 

他觉得此刻的王源有点不像那个印象中的混世魔王了,倒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白兔。没有攻击力,还白白软软的有点可爱,只是用外表薄薄一层坚硬外壳掩饰着罢了。

 

 

那以后的半个月,王俊凯在课程排得满满的集训之余,还特意抽出了好大一部分时间专门为王源整理出了一份详尽的数学笔记。他不知道王源当时说自己“数学是弱项”是真话还是一如既往地随口诓他,但,就权当是实话好了。

 

王俊凯自己都没给自己整理过什么笔记,向来是上课听听讲,回家按时完成作业就完事儿睡觉的,连课外题都没做过几套。但这本笔记他写得很认真,一开始还只有详尽的解题过程,到后来他又觉得不够完整,连如何切入的思路都一并附带上去,重点的部分拿荧光笔圈了出来,容易考到的经典题型也全都细心地画上了五角星。

 

尽管在紧张的集训中如此分心,那次奥数比赛王俊凯还是拿到了唯一的一个保送资格,本来是可以高枕无忧地等着大学开学了,只是保送的那所学校虽好,却并不是他最心仪的——其实最初他就对此没什么欲望和野心,就连准备都没有用上全力。于是,他思虑再三,也和家人做过沟通交流,最后居然轻飘飘地放弃了这个人人称羡、嫉妒眼红的大好机会,选择继续和“凡人”们一起投身到高考的滚滚洪流中,就连他当时最好的兄弟都感叹他这尊大神实在是艺高人胆大。后来这事儿也在学校里沸沸扬扬传过一阵。

 

王俊凯却没在意这些,高三下学期一开学,他就把那本整理了很久的笔记本送去给了王源。大大方方出现在普通班门口时,王俊凯都能切肤感觉到周遭投来的各种各样的目光——戏谑的有,看热闹的有,不爽的也不在少数,神奇的是里头甚至还夹着不少爱慕的。那些把校服裙子折起来裁短到大腿根的少女卷着头发,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神丝毫不掩饰,完全不像他们本班女生那样内敛,就算是心中万分欢喜,表面也波澜不惊。

 

王源破开纷乱嘈杂的人群走到他面前,校服外套一如既往地敞着穿,圆领毛衣下露出笔直的锁骨。他看样子很错愕,接过本子时还一脸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淡定神色。他圆滚滚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一圈,笑道:“哟,给我整理的啊?哎呀表现不错嘛。”

“……”看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王俊凯忽然觉得有点不爽,瞬间就不想实话实说了,“不是。我的,借给你看看而已,你不是说你数学不好么。”

沉吟几秒,他又接上:“算是谢谢你之前给我买的药了。”

 

王源愣了愣,转而又露出一副灿烂笑容:“噢,那我过几天看完了还你。”

 

谁知这“过几天”,晃眼就成了好几年。

那之后没多久,王源就不知脑抽还是怎么的,在主席台上闹了那么一出。王俊凯着实被他的“大胆告白”气得不轻,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分明没招他没惹他,甚至都已经百般忍让,这人为什么就偏偏和自己过不去?开这种玩笑真的有意思么?况且,感情的事是能这样随便开玩笑、让人当做茶余饭后谈资的吗?简直幼稚到家了。

——什么天真小白兔,真算是他看走了眼。事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王源他还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蝎子,满肚子坏水。

自此,他一句话都不想搭理王源,再也没给对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然后轰轰烈烈的高考一结束,六月的阳光卷走所有兵荒马乱。少年时代那扇门缓缓关上,隔绝了青葱岁月,也冲散滚滚人流。

转眼各奔东西,再无瓜葛。

 

 

“想起来了?”王源见王俊凯拿着那本泛黄的笔记本发了半天呆,问道。

王俊凯短促地“嗯”了一声。

“很早就该还你了,拖到现在也挺对不住你的,别介意哈。”

王源难得会如此诚恳地道歉,而王俊凯当然并不介意,毕竟这本笔记本来就是他专门整理给对方的,没想叫他还,他自己也用不上。何况,他当年也没给王源还的机会。

“你还别说,这笔记还真挺有用的,靠着它我还考了好几次前五呢……”

“你一直带着它?”王俊凯打断王源的滔滔不绝。他当真没想到,这么破旧的一本不起眼的本子,对方居然搬了家还保管在身边——他来A市之前又不知道会遇见自己,总不可能是专门为了还本子才带着的吧。

“是啊,毕竟是你送我……哦不,借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啊。”王源促狭一笑,眼睛里好像隐约有星星点点的光,“我不是,喜~欢~你~嘛~”

“……”

这家伙,又来了。听着他最后刻意拖长的四个音节,王俊凯心中长叹。

 

 

TBC


爆字数了,然而居然一整章也才写完一段回忆,哭唧唧TUT

PS:这两天就连换手机壁纸都能挑花了眼的感觉,真的好幸福…………

下一章

评论(196)
热度(202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