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幼稚完(七)

上一章


(七)

 

近期公司业务繁忙,当然也不会因为王俊凯的生日就近几分人情。他连续加班好几天,回家路上都捏着一纸杯咖啡提神醒脑。包里还夹着早上王源还给自己的那本笔记,不知为何居然显得有些沉甸甸的,每每想到那些泛黄发脆的纸张,王俊凯都觉得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在心里缓缓流淌,却也说不上来那是对葱茏岁月的怀念,还是别的什么情感。

这几日因为自己工作忙,都是麻烦王源去幼儿园接典典回家的。第一次拜托他时因为实在不放心这个向来没心没肺的主,他每隔几分钟都要心焦地打电话给王源提醒他千万别忘了这回事,尽管他尽量假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仍旧全程唠唠叨叨,几乎让对方不耐烦。最后直到王源接到小朋友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报平安后,王俊凯才彻底安了心,而对方一句“你就觉得我这么不靠谱?”堵得他心下也生了几分歉意。

可能是他对王源的偏见太重了吧——事实上,随着这段时日的相处,王俊凯也是能隐约感受到对方的变化的。

这么多年过去,王源早不是当年校服松松垮垮系在腰间、笑起来恣意骄纵的少年模样了,尽管平日里头还是那样没心没肺,举手投足间也仍旧带着不少那些年骄傲狂妄的影子,可在世俗的泥沼里走这么一遭,他也逐渐开始学会了悄悄看人眼色,学会了有些玩笑是真的不能开,学会了把不满意和生气揉成团吞进肚子,学会了在面对生人时习惯性地先摆出微笑。

 

他真的变成熟了,王俊凯却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微妙的遗憾——十七岁的王源跋扈嚣张的笑容虽然是他避之不及的猛兽,却也在他骨骼拔节的少年时代泼下了色彩鲜明的颜料,倒映在往后一日日的岁月河流中,梦里都会时不时闪现。

但那人的这些变化又不能说是不好的,累积了时光的沉淀,王源身上似乎还多出来一种说不出的、当年没有的魅力,有好多次竟然让他恍了几秒神,没能立刻移开眼睛。

 

门缝中透出灯的暖黄,王俊凯掏出钥匙来“啪嗒”一声开了锁。他一向动作轻,换了拖鞋走进房门,眼前的画面却叫他顿住了脚步。

 

圆形的餐桌上摆了一圈精致菜肴,大多都是他喜欢的菜色。中央有个巨大的巧克力蛋糕,开着繁复的素色花朵,上面插着还没有点燃的蜡烛。

而桌子旁的两个人,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大概是等了有一段时间,典典歪着脑袋靠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嘴角还流下点晶莹剔透的哈喇子,小肉手胡乱摆在一边。而他身边的青年则用手臂撑着脑袋,杏眼微阖,长长的睫毛扫下来,吐息均匀。

——两位打算给出精心准备的生日惊喜的人,居然在正主回来之前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睡着了,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好在王源睡得极不踏实,手肘稍稍移动个位置就把自己闹醒了。他睁了睁惺忪的睡眼,在看见王俊凯似笑非笑的表情后才一下回过神来。他也不尴尬,把胳膊别到颈后活动活动身子骨,道:“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

这熟稔的语气让王俊凯一愣,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挂好,回:“加班,不是说你们先吃,不要等我吗?”

“你是寿星啊,当然等你。”王源笑嘻嘻的。

“……”

说心里没有点感动,那肯定是假的,王俊凯搓了搓发热的掌心,抬眼望向对方。真是世界变化快,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混世小魔王居然会认真地给自己过生日,而且还准备了这么一桌菜,一个如此精美的巧克力蛋糕,甚至坐在那里耐心地等了自己这么久,都打瞌睡了也不先动筷。更奇异的是,他的表情,居然堪称温柔——这在以前想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成年之后王俊凯的生日都是囫囵着过的,最好的情况也就是赶上假日,能同好友去KTV聚一聚,喝点酒划划拳,虽然热热闹闹,但说实在的,不算有意思,而且挺累人的。

而印象理应更为深刻熟悉的、几人围坐在一起分食生日蛋糕、拍着手唱生日歌的场景,却好像是随着对青春的那句戛然而止的告别一同泯灭了踪迹。

 

“呃,那快吃吧,抱歉回来得太晚。饿了没?”王俊凯虽对王源专门给自己庆祝生日这事儿万分惊讶,但也因感谢而内心忽地柔软,连语气都放得格外轻缓。没等对方回答,他又瞅了眼那人身上单薄的白衬衫,半晌后迟疑而不熟练地关心道:“……那个,穿这么少,就这样坐着睡了,不怕着凉啊?”

“嗯?”王源却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到典典的方向,以为对方是在埋怨自己对小孩照料不佳,“不会的,今天冷,回来我就给他加了件外套,裹得可厚实了。”

“……”被误会了意思,王俊凯也不知怎么和他解释,就将错就错地“嗯”了一声。

 

晚饭非常可口,然而典典一直舔着嘴唇,两眼放光,迫不及待想要吃蛋糕,王源就夹着一块红烧肉去哄他,看样子似乎是对应付小孩相当熟练了。王俊凯回想起他当年干脆利落地翻过学校围墙躲避进校门前胸卡检查的嚣张模样,再与面前这场景重合,嘴角轻轻一抽。

“咳……那个,谢谢你。不是说不要破费了么,还买蛋糕弄菜的。”

“啊,”王源拿纸巾揩掉典典鼻头上的肉汁,“不是我买的,是典典买的。”

王俊凯:“……”

王源别开眼睛,夹起一块肥美的鱼肉:“是典典问我借的钱给你过生日,他长大以后要还给我的。所以,别谢我了——当然啦,如果你要以身相许我也并不介意,白捡个便宜嘿嘿嘿。”

“……”

 

典典闻言一下子从小椅子上跳下来,风风火火地抱住王俊凯一条大腿:“叔叔生日快乐!不客气!我长大以后还会给你买房子!”

王俊凯哭笑不得:“还问哥哥借钱吗?”

典典吮吮小指头:“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有钱很有钱了,给你和哥哥一起买一个超级大超级大的房子。”

 

“……”两个大人都是一怔,半晌没说话。王俊凯轻咳一声打破尴尬:“那个,咱们就先吃蛋糕吧。”

 

头顶的灯被兴奋的典典蹦跳着按灭,香甜的巧克力蛋糕上飘着盈盈烛光,王俊凯微微抬头,看见对面一张微笑的脸映在浅橘色的火光下。光线虽然黯淡,但那双眼睛却是很亮很亮的,如同泼洒了细碎星辰,与烛光交相辉映。那人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看上去还是如年少时那样痞痞的,却在此刻勾着三分春风拂面的暖意。

王俊凯也忍不住微微愣神,他以前就知道王源长得好看——哪怕他是个作威作福的小霸王,但夸张点来说,老天赐予他的这张脸真的可谓“风华绝代”,谁见了都不免想多停留几眼,就连一向清心寡欲的王俊凯都不得不承认,在当初互不相识的情况下,这人的外貌还真让他少年时期对他的容忍度都比旁人多了几分。

而如今岁月变迁,王源居然变得比当时稚嫩的模样更加好看了。他不再是单薄成一张纸片的少年,手臂上长出了结实的肌肉,肩膀变得宽阔,眉宇间也多了些时光赠予的成熟。

 

见王俊凯在发呆,王源忍不住出声提醒:“快许愿啊。”

“还许什么愿,又不是小孩。”王俊凯笑,脸上浮着浅浅的猫纹。

典典却开始不依不饶了:“不行不行!叔叔一定要许愿的!”

 

王俊凯闹不过,就闭起了那双狭长的桃花眼。他不贪心,觉得自己生活平安喜乐,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需要实现,于是弯着唇角在心里默念——

那就,希望明年的生日,也和今年一样不吵不闹却很温馨吧。

 

这真的是很难得的事情,在外漂泊这么些年,今年也算是第一次有人在“家”里给他过生日。尽管这陪伴在身边的人……着实有点魔性,说给几年前的自己听都是不会相信的。

 

见王俊凯缓缓睁眼,王源迫不及待地凑上来,眼睛睁得滚圆,好奇道:“你许了什么愿啊?”

“说了不就不灵了。”

“切~”王源吐吐舌头,摸着下巴狐疑道,“该不会是许愿希望我能早点搬走吧?”

“……怎么可能。”他这是觉得自己有多讨厌他啊?

“哎呦,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王源乐了,伸手从蛋糕上捻下一根巧克力棒送到王俊凯嘴边,“赏你了,这可是蛋糕上唯一的一根。”

“……”王俊凯都没来得及看清,就下意识地就着王源的手,咬住了巧克力。浓郁的香味在温热的舌尖化开,明明非常甜,却还隐隐约约透着点细微的苦涩。

 

一桌子的菜,三人一起慢慢悠悠吃了两个多小时才宣告结束,王俊凯自觉地站起来收拾残羹冷炙,把盘子端去厨房。王源趿着拖鞋跟在他后面,也撸起了衬衫的袖子。王俊凯转头,接过他手里的碗筷,道:“我来吧,你去休息,做饭辛苦了。”

“呃?”王源一顿,眼神有点不自然地飘忽,脸难得地红了红,“那个,饭不是我做的啊,是买的外卖……我只负责,装盘。”今天王俊凯居然全程对他如此和颜悦色,王源倒觉得有点不习惯了,还有些受宠若惊。

听闻回答,王俊凯愣了几秒,不过也没多意外,薄薄的嘴唇弯起来露出一个笑:“……哦,那也很谢谢你的。”

想想也是了,这小魔王不炸掉厨房就不错了,这么精致的菜肴当然是在外面买的。他也没要隐瞒,是自己太迟钝了,居然没想到——再说了,要让王源这样的人为他亲自下厨?好像未免太自作多情了一点。

他把叠得老高的盘子放在水池边,没看见身后王源稍稍歪着头的一点懊恼神色——早知道就学一下,自己做菜了嘛!

 

王俊凯洗好碗刚从厨房走出来,就被一个飞扑过来的团子给扒住了。典典笑嘻嘻地扬着小脑袋,脸上松软的肉肉一颤一颤:“叔叔,明天陪我去运动会别忘啦。”

运动会?!

……他还真给忘了。前些天典典告诉他的时候还没确定具体时间,只说是他们幼儿园要搞一个趣味运动会,需要家长陪同一起参加。典典的父母都在大洋彼岸忙于工作,显然不能分出时间飞回来,王俊凯原本是想自己请一天假的,可这几天公司却正是忙的时候,实在脱不开身。

 

王俊凯挺愧疚,他抓了抓头发,满怀歉意地蹲下身子,把宝宝抱进怀里拍拍他的背,心虚道:“那个,典典啊,你听叔叔说啊……你们这个运动会,可以小朋友自己玩吗?”

 

 

王源正坐在电脑前工作,忽然听见隔音不好的客厅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号,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鼠标甩出去。

他推开门,看见典典睫毛上挂着两颗泪珠,脸蛋红扑扑的,嘴里咿咿呀呀不知道在乱喊什么。而王俊凯则是一脸不知所措,一边膝盖半跪在地板上,用大手去擦拭小朋友柔嫩的脸颊,语调和风细雨,格外温柔。王源杵在旁边听了半天,终于听出一点端倪。

他啃了口苹果,举起手道:“要不……我陪典典去?”

 

这下面前那两人忽然安静了,王俊凯扭过脖子来看他:“真的?你方便吗?”

“方便,我们公司也自由,请假很容易。”王源面不改色道。事实上他这两天可并不轻松,公司自由、请假方便是没有错,但绝不可能让他随心所欲,该要完成的那些工作量却是死死钉在那里,不会随之改变的。

 

然而有了王源这句话,王子典小朋友立马就破涕为笑了,他迈着不稳的步子,可怜巴巴地伸出小肉手去钩钩王源的小指,那双与王俊凯如出一辙的桃花眼被眼泪染上淡淡的红,水气迷蒙惹人心疼。

“哥哥,嗝,你不能像叔叔那样说话不算数啊。”典典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打嗝,一边哼哼唧唧道。

王源眼睛一弯,把大拇指和小孩子的按在一起算作承诺,幸灾乐祸道:“那当然啦,哥哥是好人,叔叔是大坏蛋。”

王俊凯:“……”

 

 

第二天早晨王俊凯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去洗漱,结果一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见一个白皙光洁、挂着几滴水珠的脊背,吓得他瞬间后退两步。

“……你怎么又不关门!”

 

王源也是一惊,慢慢转过来,身上还笼着层刚洗完澡的薄薄热气。他用干毛巾在脑袋上呼噜一阵,湿漉漉的头发没有章法地胡乱铺开、交错,居然还有种别样的凌乱美。

“都是男的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害羞啊?”王源调笑他,眼睛弯起来的时候下方两个卧蚕格外饱满。

 

王俊凯懒得多理他,随手抓了下落到额前的碎发,就拿过杯子来,又麻利地给牙刷挤好一层牙膏,一边刷牙一边含混不清道:“你这人有没有一点儿隐私意识?”

他眼睛虽然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但竖立在跟前的这面镜子还是十分诚恳地照出了王源此刻的模样。他皮肤实在太白皙了,看着几乎要反光,人和从前一样非常瘦,锁骨明显得像两道笔直的沟渠,但看上去却不弱,至少肌肉还是很紧实的,线条也优美,看上去是经常锻炼的样子——虽然平心而论,他的肌肉和自己比起来还是明显差了那么一截儿。

 

王源套好一件宽松的白T恤,回应王俊凯那句问话:“对你吗?没有啊。”说完他还把脑袋挤过来,似乎完全不知道“安全距离”是什么意思,湿润的发丝若有似无地蹭着王俊凯的耳朵。后者对他的“突然袭击”猝不及防,差点被漱口水给呛到。

王源贴着他道:“对你绝对没隐私,你有什么想看的地方吗?随你看。”

“……”

 

王俊凯能闻到近在咫尺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清香,连那人的鼻息都感知得一清二楚,格外鲜明。明明都是两个大男人,该有的东西都一样,没什么好避讳,可大约是王源曾经对他“告白”过,还总是开那样的玩笑,此刻语气又这般暧昧,王俊凯不知怎么就是觉得有点儿不自在,连耳根都不由自主红了几分。

尽管如此,他面上却完全不表现出来,沉静地刷好牙后,又在王源的“骚扰”下镇定自若地洗脸。

“哇塞这么正人君子啊?”王源继续不怕事多地调侃他,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又大着胆子想去捏捏他那张英气无比的脸。

然后他居然成功了。指尖接触到那人脸颊的时候,王源整个人都定住一秒,只可惜这触碰的瞬间稍纵即逝,下一秒他的手腕就被王俊凯强硬地握住,刚用凉水冲过的掌心是冰冷的,但很宽厚。

王俊凯桃花眼深邃,语气低沉:“不要再闹了。”

“……哦,哦。”下意识地回答完后,王源才觉得有哪里不对,怎么好像自己对他唯命是从似的?

不过倒也是了,他喜欢王俊凯呗,单方面苦苦喜欢的时候,哪有说“不”的权利?本身就该对着他乖乖巧巧、温温顺顺、努力刷刷好感度才对——只是他偏偏就做不来那样。现在想要改正估计也是来不及了,他的形象在王俊凯心里早已根深蒂固,况且他也并不想改变自己。

他不知道怎么去喜欢人,更加不知道怎么让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本来就是个千古谜题,强求不得,爱情里从没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一说。再说了,世界这么大,人口七十多亿,要有多幸运两个人才能互相看对眼啊?他觉得王俊凯拒绝自己也是正常。

喜欢的话不敢再说出口,但每一次的玩笑也好,调侃也罢,它们包裹着的那一颗柔软的心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偷偷泄露衷肠,跳动的脉搏和流淌的热血从不因时间流逝而销声匿迹。

 

然而,尽管是那么喜欢他,但也就只能喜欢罢了,王源对王俊凯的回应从来不抱有什么无谓的期待,因此倒也不觉得朝夕相处的日子有多难熬,只觉得是老天赐予的额外奖赏般倍加珍惜。

但真要挽回什么?他从来也不敢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穿好衣裤,王源打算先去叫典典起床,却又被熟悉的低沉嗓音喊住了。

“那个,今天辛苦你了。你稍微看着点儿典典,我怕他一热闹就开始兴奋,到时候疯起来无法无天的。”

“放心放心!”王源很快收敛了先前的情绪,在脸上挂出一个灿若朝阳的笑容,夸张地比了个OK的手势。

 

王俊凯点了点头,心里却莫名有点毛毛的——王源本来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啊,一个无法无天的王源,要怎么去看管一个无法无天的典典?

愁。

 

 

TBC


久等啦!另外窗间过马当然不会弃坑的,大纲都写好了怎么会不填呢QAQ就是比较慢,我接下来一个月也有各种考试,所以希望大家见谅哈【笔芯


下一章

评论(223)
热度(224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