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八)

我没有食言!我来了QvQ
抱歉实在隔太久,上章讲到俊俊工作忙,所以小圆代替他带着典典去参加幼儿园的运动会⋯⋯

上一章

(八)
 
幼儿园里到处张灯结彩,一个趣味运动会却搞出了六一儿童节联欢会的架势。王源循着窗户上花花绿绿的巨幅贴纸,牵着典典找到了他所在的果果班。
 
班主任老师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见到王源的时候愣了愣,大约是看他面生。王源刚想说点什么,典典就蹦跶起来:“季老师,这是我源源哥哥,好不好看?”
王源:“⋯⋯”
“好看,和典典一样好看。”季老师笑起来,朝王源歪了歪头,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你好你好,那个,典典的叔叔没来呀?”
王源难得的一本正经:“他工作忙,我来带典典一天。”
“噢⋯⋯”年轻的女孩子若有所思,又似乎担心什么一般刨根问底道,“您是典典的哥哥,那王俊凯先生是您⋯⋯也是您叔叔吗?呃不好意思有点冒昧。”

她估计在担心王源是什么来路不明的人士。


王源哑然,典典却举举小肉爪,一边嚼着从旁边糖罐儿里掏出来的太妃糖,一边口齿不清地哼哼:“叔叔是我叔叔,不是哥哥的叔叔;哥哥是我哥哥,不是叔叔的哥哥,哥哥和叔叔都是我的⋯⋯”
季老师被他绕晕了,典典砸吧砸吧嘴,继续道:“我哥哥和叔叔感情特别好,他们一起住一起吃一起睡觉⋯⋯”


季老师仿佛被雷劈中。


王源在一边越听越不对,立马伸手捂住了小朋友胡说八道的嘴,扯出个春风满面的笑容:“那个,我和王俊凯是好兄弟,所以来帮他带带孩子。”
 
他看着对面呆立着的女孩变幻莫测的表情,又补了一句:“是真的。”
 
真的么。
王源苦笑——其实他和王俊凯不仅不是对方可能在猜测的暧昧关系,就连自己补救解释的好兄弟,也完全算不上。
如果硬要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大概就是他死皮赖脸地单恋王俊凯好多年,而对方讨厌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涵养强行忍让吧。
他其实也没那么拎不清。
 
典典一见到小伙伴就手舞足蹈地到处蹦哒,王源本来想干脆放养他,但一想起早上王俊凯的千叮咛万嘱咐和他那张忧国忧民的扑克脸,还是认命地跟在小祖宗后面。直到大伙排着队到了操场,王源才得空漫不经心地扫视一圈——陪着孩子的大多是母亲,偶有几位男士,也都是西装革履的。
不是运动会嘛,穿那么正式干嘛,多不方便。王源撇撇嘴,瞅了眼自己身上的T恤和破洞牛仔裤——在人群中委实有些格格不入。身边也有年轻妈妈在打量着他,似乎在怀疑这么个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的大男孩儿是不是真的是小孩儿家长,居然这样早早为人父,能带好孩子吗?
王源也不在意,不过脑海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王俊凯的脸。
 
如果计划未变,是王俊凯带典典的话,那家伙一定也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来——真是老气横秋。王源又想起高中时看见王俊凯穿着白T恤投篮的模样——他额上还覆着亮晶晶一层汗,在人群中格外耀眼,叫人忍不住想跟他来一场畅快淋漓的一对一。
那是刻在王源脑海里永恒的少年模样,只要提起青春这个词,他就会立刻想起那个在午后烈日下抱着篮球的男孩,他英气的眉毛,狭长的桃花眼,还有动作时手臂上鼓起的薄薄肌肉。他聪明,正直,体育也好,几乎完美无缺,无懈可击。
只可惜不喜欢自己。
王源忍不住“啧”一声——不过王俊凯现在那副正经禁欲的模样也挺不错的。
这么想想,自己真是没救。
 
 
运动会开始前照例听园长讲了一堆话,王源最不耐烦听这个,全程都在开小差,典典像是随他,也完全听不进去,一直抱着他肌肉紧实的小臂,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太阳底下昏昏欲睡。
 
说是亲子趣味运动会,大部分的项目还是小朋友自己参加,家长在一边加油打气。典典还挺争气,跑步比赛时迈着小碎步,屁股一扭一扭,居然还跌跌撞撞得了个第一名,很有他叔叔当年的风范。王源在跑道边看得要笑死,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引来身边家长的一众侧目。
 
 
他还算是轻松自在,王俊凯在公司却是坐立不安,见重要客户时都有点心不在焉。
不知道典典那里怎么样了?这小孩儿平时看起来乖巧,其实疯起来可调皮了,像个混世魔王,简直跟某人如出一辙。
这么一琢磨,他就更担心了,眉毛紧紧地蹙起来——自己居然拜托王源那家伙带小孩一天,他是不是疯了?典典会被他给带成什么样啊?
王俊凯眼前像放电影似的播放着高中时期的一幕幕——王源单手骑着自行车,右手举个篮球,一路尾随一路故意冲自己轻浮地吹口哨;王源跨坐在斑驳的墙头,一把将书包扔到校外,露出个痞痞的笑容:“王俊凯同学,你在那个破检查本上记我名儿的时候把字写好看点啊~”;还有王源翘着二郎腿、被他那几个混混兄弟围着坐在教室中央,歪着头朝自己提起一边嘴角:“哟,又来查早操啊?我今天肚子疼,抱歉啊。”——谁知道他哪句真哪句假⋯⋯
 
这简直是不堪回首啊。回忆完那些自己以为忘了实际却历历在目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王俊凯心里真有点放不下了。更何况,运动会这种事本来就是磕磕碰碰,容易受伤的。要是王源稍有大意,或者干脆带着典典去疯,那可不得天下大乱?
意外的是,他此刻不仅担心典典,居然还隐隐担心起王源来——照这货想一出是一出的性格,不会带小朋友到校外疯去了吧?会不会在外面迷路了啊?
 
——毕竟这荒唐事儿也不是没发生过。高中时期有一回学生会查到王源逃课一下午,王俊凯刚想去普通班问情况,王源那个染着黄毛的好兄弟就顶着一脑门的汗慌慌张张闯过来了,还不由分说地揪着王俊凯的领子问他知不知道王源去哪儿了。王俊凯皱着眉毛把那人的手拂开,说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最后学生会和普通班那群人焦头烂额地找了一个下午,终于把这大爷给盼了回来。原来王源那家伙就是午休时间出校门溜达溜达,结果傻了吧唧地迷了路,就干脆沿着大马路晃荡了一下午,简直没心没肺。
那天放学时分,这小魔王还一脸戏谑地瞅着眉头紧锁、满头大汗的王俊凯,饶有兴致地发问:“听说你很担心我啊,找我找了两条街?”
王俊凯就轻抿薄唇,懒得搭理他的胡搅蛮缠。
 
 
中午草草扒了两口盒饭,王俊凯立马开电脑继续工作,像开了挂似的,试图用最快速度完成当天的任务。然而这实在难上加难,他翻完一沓文件后看了眼腕表,最后还是放弃,逼迫自己硬着头皮去请了小半天的假。幸好顶头上司一向格外赏识他,很容易就放了行,而且居然还不扣奖金。
 
——早知道就自己带典典去幼儿园了。不去看着那俩祖宗,王俊凯实在放心不下。
 
运动会进行得如火如荼,王俊凯把西装外套抱在胳膊上,快步走向绿草茵茵、人声鼎沸的操场。
场地外围着一圈色彩缤纷的氢气球,还未待他走近,熟悉的撕心裂肺的号哭声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典典?!”
 
王俊凯拨开人群,猛地捕捉到胸口印着鲜艳蜘蛛侠的小朋友的身影。典典哭丧着脸,正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前摇摇晃晃地跑,嘴里不知道喊着什么。他定睛一看,才发现他肉肉的手臂上有团刺目的红色,靠近手腕,一看就是受了伤。
——才交给王源半天,这家伙竟然就让典典挂了彩?王俊凯气得话都说不出,再往人群里瞄一眼,很好,王源就无动于衷地抱着手臂站在场外,完全不理会典典的哭嚎。
 
“有你这么带小孩儿的吗?!他受伤在哭你没看见?”
王源被耳畔熟悉的、携着几分火药味儿的低音炮吓了一跳,将紧锁的目光从跑道上的小孩身上依依不舍地收回,分给身侧表情不善的男人:“咦?!王俊凯?你怎么来了?”
他意外地挑着眉,王俊凯却并不理会,长腿一迈,三两步就走到典典跟前,想将他抱起来,大掌轻抚他湿漉漉的脸:“典典,怎么了?不哭,跟叔叔说。”
谁知小朋友却挡了挡他的手,眼泪也没停,就那样抽抽噎噎地开口:“不行。我答应源源哥哥,要跑完全程,不可以放弃的。”
 
王俊凯一愣,诧异地循着典典目光的方向望过去,视野里就出现了王源那张精致的脸。那人还冲他笑了笑,又对典典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带着三分俏皮。
王俊凯听见自己心脏猛地跳动起来,声音砰砰砰,像击打在鼓膜上一样格外清晰。
 
这⋯⋯这是什么情况?
这会儿季老师也发现了王俊凯的到来,有点意外地走上前来:“诶,典典叔叔,您也来啦?”
王俊凯礼貌道:“嗯,季老师您好,辛苦了。”
年轻老师摆摆手,瞅了瞅王俊凯身边满脸泪珠的小孩儿:“唉抱歉抱歉,今天实在有点混乱了,没照顾好孩子,刚才王子典就在跑道那边摔了一跤。”
她用手指了个方向:“不过典典他哥哥真是太细心了,居然随身带了碘酒,立刻就给孩子抹上消毒了,还一直鼓励他不要因此放弃,说希望他勇敢地把全程跑完,自己站在场外给他加油⋯⋯您看,小孩子跑步比赛也没几步路,典典就快到终点啦。”
 
王俊凯愕然,缓了好几秒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不仅没对帮助了他的王源心存感激,还又一次凭借主观印象错怪了他。他抬起头,看见王源仍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站姿也很随心所欲——裹着紧身牛仔裤的细瘦长腿正漫不经心地撑在一块儿形状奇异的小石头上,浑身透出痞痞的腔调。
好像每次自己错怪他,他都是这样事不关己,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句,仿佛什么都没往心里去,当真刀枪不入似的。
 
这个想法,却莫名其妙地令王俊凯心中一紧。
怎么会有人事事都无所谓呢。
人心都是肉长的,所有铜墙铁壁都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强行构建的虚无盔甲。至少⋯⋯至少他也曾经撞见过王源脆弱的模样。
 
在高考前开始放温书假的那一天,王俊凯拎着自己的东西从宿舍大门走出来,月亮都明晃晃地挂在夜空。他离开得晚,帮着老师整理了各种文件后才回去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还没走两步,他就听见不远处有争吵的声音。本来多管闲事不是他的风格,可那天也不知是鬼迷了心窍,还是检查纪律的“职业习惯”在作祟,王俊凯就这么朝着声源走了过去。
 
争吵的声音多半来自一个人,而与他发生冲突的对象只闷闷接一两句,那清亮悦耳的嗓音却是分外熟悉——就是来自那三五不时便要来骚扰他一阵的王源。
快毕业了,终于可以摆脱这混世魔王的无聊纠缠,王俊凯本来在心里直烧高香,但此刻却不由自主地往这个他平日里总要退避三舍的小魔王的方向靠近几步。
 
他并非存心偷听,只是若在校园里发生什么私自打斗的暴力行为,他这个前任学生会会长也总要制止一下。
 
不过情况似乎也没有王俊凯想象中那么糟糕。王源靠墙站着,略略低头,而对面是个分外眼熟的黄毛——王俊凯记得他,成天和王源勾肩搭背,亲密无间,跟连体婴似的,好像名字叫什么程一横还是程一竖的。
 
黄毛叼着根点燃的烟——明显的违反校规行为,不过此刻王俊凯也懒得管这个了——然后目光灼灼地盯着王源:“你这样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都是我自己的事。”
“都要毕业了,从此以后你的人生跟她就更没关系了,你这样做有什么用?”
“⋯⋯”
“我靠,你就算爱死了她,爱到天崩地裂此志不渝,爱到你他妈想为她死,她都不会看你一眼,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懂,”王源终于抬起头,露出被刘海遮盖的双眼,里面全是通红的血丝,居然还浸润着薄薄的水光,“我懂的。”
 
王俊凯看着那双杏仁眼里流露出的绝望,心脏居然狠狠地一抽,像被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捏紧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王源,脆弱,无助,毫不设防,竟然⋯⋯还是为了爱情。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究竟是喜欢哪个姑娘,喜欢到不惜跟兄弟翻脸?
这个神通广大的姑娘,居然还能让他露出那样的表情。
 
见王源那么随便地举着喇叭跟自己告白,王俊凯还以为他对待感情格外随意,可没想到这样的混世魔王,居然还是个痴情种子。
王俊凯忽然觉得心里闷得难受,浑身都像起火一样燥热无比,胸口有难以言喻的积压感,叫人喘不过气来。这感受,和他接受到王源那份猝不及防的告白时竟有几分雷同。
但这又怎么可能?!
 
——大约是最近气温又创历史新高,天气过于炎热,而决定前途的高考又迫在眉睫,自己压力太大吧。王俊凯想不透身体到底是怎么了,只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他松了松原本握紧的拳头,爆起的青筋全都在皮肤下恢复平静,只剩血液依旧横冲直撞流得湍急。
 
王俊凯有些慌乱,强压住莫名窜涌的情绪,头也不回地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离开生活三年的高中校园,没有听见王源断断续续、声音哽咽的下半句话。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从来没认识王俊凯。”
“可是,我已经没法选了。”

TBC


下一章

评论(305)
热度(2265)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