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幼稚完(九)

怎么说,这一章应该算是有转折性进展吧哈哈哈哈

上一章


(九)

 

教室里挂满缤纷的气球和彩带,花花绿绿好不热闹。王俊凯穿着上班时的正装,牵着典典软绵绵的手,缓缓侧头去看王源,神色尴尬。

本来以为到了需要父母一起上阵的亲子游戏环节,自己总算可以歇口气,谁知季老师朝他们这里瞅了一眼,笑眯眯地甩着马尾道:“今天爸爸妈妈一起来的小朋友实在太少了,要不您二位也凑个数?”

“……”

王俊凯本来是抗拒的,可王子典小同志顶着一脑门儿毫不掩饰的欢欣鼓舞,攥着他衣角手舞足蹈,再一瞥身侧的王源,那家伙也只回应一个玩味的笑,嘴角翘得有点歪,好像格外期待似的,眼睛里闪着小恶魔的光。

“叔叔!”典典伸手就接过老师发的小动物耳朵的头饰,塞进王俊凯怀里,“快戴上快戴上,太好啦我终于也能玩这个啦。”

王俊凯扫过小孩儿的天真面庞,心里一酸——确实,典典父母太忙,往年的运动会要么是他来陪着,要么就是自己哥嫂其中一人抽空,从未有过一家团聚参加这项亲子游戏环节的。

 

他软了心,叹着气弯腰帮小侄子戴好了他自己挑选的仓鼠耳朵。再站直时,王俊凯状似有些不知所措地将手里剩下的两个头饰捏了又捏,毛茸茸的布料都留了清浅压痕。

“呃……”他想了又想,才把那个白色的兔子耳朵朝右边递了出去,“你戴……小白兔的?”

“行啊!”王源完全没迟疑,大大方方地接过来,又麻利将发箍戴好。兔子耳朵又软又长,和这人白皙的皮肤果然很相配,就好像真是从他乌黑柔顺的头发里长出来的一样,活生生的,灵动活泼。

王源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不经意地微微曲起腿,破洞牛仔裤使得他露出一个圆润洁白的膝盖,酷炫的站姿和头上那装扮格格不入,却又有种反差萌——更何况他的脸是精致的,眼睛很圆,鼻子很挺,唇微张时还能隐隐看见两颗亮晶晶的兔牙。

王俊凯不着痕迹地移开停留许久的目光,没几秒就听见熟悉的清亮嗓音在耳边响起:“王俊凯,你戴啊,你没看到别的家长都戴好了嘛?怎么可以这么不合群,你这样典典在幼儿园会被人欺负的。”

“……”王俊凯瞪了王源一眼,不过没什么威慑力,后者假装没看见地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边把视线投向远处那几颗膨胀得像是快要爆炸的气球,只用余光不动声色地轻轻一扫。

王俊凯动作僵硬地把那只黑色猫耳朵戴在了脑袋上。

他刚一戴好,王源立马未卜先知般回过了身,啪啪鼓掌:“哎呦王俊凯!很适合你!”

他动作幅度大,嗓门儿也高,典典还唯恐天下不乱地跟着一道瞎起哄,面积不大的教室里瞬间唰唰投来几道目光。王俊凯不自在地摸了两把头顶的猫耳,又生气地伸手去揪王源的兔子耳朵:“别胡闹!”

那语气不似平日的严厉,居然还带着一点体贴的纵容,听得王源僵直了脊背,又困惑又欣喜,一时噤了声。

 

亲子游戏很普通,小孩子跑过起伏的水床去捧气球,再原路返回让父母夹在身体中间挤爆,如此反复三轮,用时最短的家庭获胜。

王子典战斗力十足,穿着海贼王的小袜子在巨大的水床上连滚带爬,似乎完全不记得先前摔那一跤的疼痛了,势头威猛。他身侧原本遥遥领先的小朋友在临近终点时卧倒,皮儿薄的气球“噗”地一声爆了,典典披荆斩棘、力压群雄,就这样一跃成了威风凛凛的第一名,献宝贝似的把那只颜色清新的蓝绿色气球塞到了叔叔和哥哥的怀里。

游戏讲究争分夺秒,王俊凯也来不及踟蹰,伸长手臂把王源搂住,朝自己怀里按。王源自然乐不可支,立马抱紧了他的腰,手掌还忙中作乱地捏了捏他背后紧实的肌肉,抓紧时间揩油。

“……”

王源感觉到王俊凯应该是有点不自在的,但那人也只是沉默着,没骂他,也没推开他。而两人身体之间的那只气球显然柔韧性极好,身材都被压得格外苗条了居然还分外坚挺。王俊凯微一抬眼,瞥见典典都已经走过一圈儿,又捧了个大气球跋涉在回程途中了。

 

 

 

王源抱着王俊凯的背,有些心猿意马。这大概就是他从少年时代认识王俊凯以来与他最为亲密的一次接触了,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味道,臂膀的力度,甚至发梢擦过耳际时让人内心骚动的微痒。这种机会,百年难得一遇吧。

 

典典迈着小碎步越来越近,王俊凯听着场外吵吵嚷嚷的加油声,微微侧过头,手臂猛地一收紧。王源在游戏上也是有胜负欲的,动作很配合,这回气球很给面子,“啪”地爆了,像朵庆祝的礼花。阻隔物一消失,两人胸膛紧紧相贴。

仅短短一秒,王源也充分感受到了那件白色衬衫底下滚烫的躯体有着怎样的肌肉线条,还一清二楚听见了对方沉重有力的心跳。于是他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尖,偷偷舔了舔干燥的上唇。

 

王俊凯马不停蹄地接过下一个体积更大的气球,若无其事地稍稍别开脸,耳尖却微微发烫。不知是教室里太过闷热,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他也不想分神去追究。方才手掌下的身体是温热的,只是骨骼嶙峋,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瘦,从少年时期开始就好像怎么吃也不会胖,就算天天看见他跑小卖部买烤肠、买面包、买碳酸饮料,那身材还是薄成一张纸片。成年后,王源的骨架明显张开了,穿什么都撑得好看,活脱脱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王俊凯以为他应该长了些肉,可今天切切实实地这么一摸,还是觉得这人瘦得过分。

他有些不着边际地想,是不是每天饭煮得太少了,不够他吃?

 

亲子游戏环节,王子典成功夺了冠,笑得见牙不见眼。他混在一堆幸福家庭中间,牵住叔叔和哥哥的手蹦蹦跳跳去班主任老师那儿领奖品的时候,那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季老师给小朋友眉心贴了一颗象征荣誉的五角星,送了一套卡通图案的文具,又从箱子里掏出三件亲子装。王源反应敏捷,伸手就接过了其中的男款和儿童款,剩下季老师捧着件印有Q版母亲图案的女款T恤同王俊凯尴尬地面面相觑。

王源使坏地摸摸典典脑袋:“快,叫你‘妈’收下奖品,咱们回家吃大餐!”

典典捂着肚子大笑,围着王俊凯的长腿蹦蹦跳跳。

王俊凯一脸菜色地拿过了那件衣服,顺便无视了季老师憋笑的表情。

 

典典累了一天,吃过饭洗过澡就沉沉进入香甜梦乡,一边睡一边砸吧砸吧嘴,像是梦到了晚上吃的炸鲜奶。脑门儿上那颗荧光的星星贴纸在洗澡前被他自己妥帖地撕下来了,没想到这会儿又给黏了回去,在关了灯的房间里看过去,活像个幼年的二郎真君。

王俊凯替他掖好被角,关门出房时往书桌那儿一扫,看见了三个动物耳朵的头饰,被小朋友码得整整齐齐。

一对黑猫耳朵,一对仓鼠耳朵,还有一对白兔耳朵,这么看,确实像是不伦不类的一家三口。王俊凯忍不住笑了笑,想起下午玩游戏的时候,最后一轮里王源左边那只兔耳不知怎么就耷拉了下来,晃晃荡荡,拥抱夹气球时还会轻轻擦过自己的太阳穴,上面的细小绒毛挠得皮肤痒痒的。

 

晚上王俊凯坐在客厅里看记录片,王源房间的门一如既往地半遮不掩,透出微弱的光亮来。

王俊凯右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沙发边沿,看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抬起手腕瞅了眼表,发现指针已经转过十一点。斜对角房间里的那个人好久都没出来过了——要是平时,王源基本隔段时间就要出来找点事情做——喝杯水,找点饼干,或是冲个澡,再顺便指着屏幕对枯燥的纪录片表示嗤之以鼻,然后死皮赖脸地凑过来问王俊凯要不要喝他的水,吃他的饼干,再一起洗个澡。

今天着实有一些反常。

头顶的灯好像有点坏了,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王俊凯有点坐不住,起身去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用调羹搅匀液体后,他抖着塑料包装袋想了一想,又洗了个空杯子,多泡了一杯。

 

房门被敲响时王源正架着副细框眼镜,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敲字。王俊凯在那人一声有气无力的“进来吧随便进”下推开了门。九月末的夜晚已经很凉,而咖啡腾腾冒着热气,香味浓郁。

王源摘下眼镜,有点诧异:“你干嘛,到我屋里喝咖啡?”

王俊凯失笑:“你就不能有点儿正常思维?”他顿了一顿,继续道:“给你泡的,喝吗?”

王源这下真有些受宠若惊,眉峰却一挑,照例调侃:“哎呀,这么贤惠啊,心疼我?”

王俊凯不理他,一偏头看见了亮着的电脑屏幕,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报表。他一愣,隔几秒后低低道:“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对啊,我是不是很苦啊~”王源伸个懒腰,尾音拖得老长。

“你……是因为今天请假的缘故吧。” 王俊凯皱着眉毛思索一阵,犹疑道。

“啊?”王源难得不能对答如流,“……不是,本来就这样……”

“本来就忙你还请假?”王俊凯垂着一双桃花眼反问。

“谁让你对典典言而无信呢?”王源做个摊手的动作,那股机灵劲儿又重新爬上眼角眉梢,“唉,妻债夫偿啊~”

王俊凯:“……”

他盯着面前人一会儿,扫过他凌乱的额发,疲惫的眼尾,刚喝过咖啡而水光潋滟的唇,再到线条明显的锁骨,下午与自己亲密接触过的胸膛,还有握着黑色鼠标的白皙修长的右手。明明是和从前一模一样的人,可他就这么看着,心中竟然好像多了什么难以言喻的感觉,正从深埋的地下顶开石块破土而出,一点一点想要开花。

王源见他不说话,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干脆捧起杯子喝咖啡。舌尖停留着滚烫的苦味,可从喉咙流淌进胃里的东西却是甘甜的,温暖的。王俊凯给他泡咖啡、主动关心他,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的新鲜事。王源心里乐得冒泡泡,唇角刻意往下压了,眼睛这扇心灵之窗却难掩心情,欣喜都变作闪亮的星星,要在他瞳仁里铺开一条璀璨银河。

王源晃了晃腿,刚要再尝一口咖啡,手中的马克杯就倏地被人握住了。

那短暂的惊喜也随之戛然而止,尴尬地挂在远处摇摇欲坠。

 

王俊凯有点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像是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一句也没解释,带着那大半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就走了。王源保持侧身的姿势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王俊凯有病啊?故意的?他瞪大眼睛,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视线再转回电脑屏幕——得,这堆积如山的工作正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不要想太多了,赚钱才是要紧事。

 

谁知道,还没投入工作几分钟,王俊凯居然又进来了。

这三番两次的,耍猴呢?

王源微蹙着眉毛转过身,却在看清那人身影时,意外地张了张嘴。

王俊凯站的姿势都与先前一模一样,背挺得笔直,这回手上还是拿着个杯子,只不过原先的马克杯换成了玻璃杯,里面还装着白色的热牛奶。

“你……这是……你……”王源有点语无伦次。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把杯子放在他桌边,又往里推了一推:“你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喝咖啡了,喝牛奶,安眠。”

随后他大约是感觉到了自己神色的不自然,于是放任自己的眼底泄露一些不太熟练的温柔和关心。

“……”

王源觉得他要是个女生,听到那句话简直能立马哭出来。可他是个大老爷们儿,他得忍着。

——这、这次绝对不是他多想、绝对不是他自欺欺人了吧?是王俊凯真的开始关心他!

“那个,不好意思,下午的时候因为典典的事情误会你了。”王俊凯摸摸鼻子。

“啊?”王源压根都没想起来是什么事,大概是对方误会自己的次数太多了,他都已经习惯了,桩桩件件哪儿记得那么清。不过这也不能全怪王俊凯,毕竟他就是个不会为自己辩解的人,从小到大都吃了不少亏。

 

“没事……”

王源接过牛奶后呆愣愣地喝了一口,见那人仍旧立在身前没走,直勾勾地望着自己,便定了定神。他悄悄地做了个深呼吸,而后又挂上一脸灿烂明媚的招牌笑容,熟练地调戏道:“哎呦,辛苦你了,想得真周到,来来,让你源哥给你一个吻~”

王源从电脑前站起来,动作轻佻地勾上王俊凯的脖子,微微抬起尖巧的下巴。他的睫毛随着动作而慢慢下敛,盖住一半波光流转的眼睛,嘴唇很红润,饱满的唇峰上还沾着一点雪白的牛奶,看起来毛茸茸的,很柔软。

王俊凯看着那双藏有几分戏谑的杏仁眼,往后退了半步。他想起很多个片段——王源举着大喇叭站在主席台对他告白的时候,放学骑自行车朝他吹口哨的时候,还有洗完澡故意不拉拢衣服就向他靠近的时候……

全都是这样的眼神——充满玩味,漫不经心,格外不正经,就好像在玩一个很感兴趣的游戏。

叫他没来由地瞬间感到生气,感到不可理喻。

 

王源的唇几乎已经凑到跟前,王俊凯在呼吸间还能闻见一点香甜的奶味。搭在自己颈后的手臂是温热的,皮肤很光滑,正在小心翼翼地挪动,寻找着能让自己舒服的位置。

王俊凯眸色渐深。

他闭了闭眼睛,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微微俯下了头——既然从前“正人君子”的做法向来无效,那就别每次都被王源降着。不就是比脸皮厚么?干脆遂他的意,回应他这个又无聊又幼稚的游戏,叫他以后不要再开这种没有意思的玩笑,不要把感情这样郑重的东西不当回事——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这样做实在很伤人,何必呢。

都多少年过去了,他怎么还是不能成熟一点。

 

当两唇真的相接时,王源猛地睁大双眼——这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进展。他感觉自己的耳尖红得要烧起来,连带着脖子到胸膛,全部燃起了火光。一颗心脏就在这片燎原大火里顽强地跳着,扑通,扑通,几乎要蹦出来。嘴唇上的触感分外柔软,铺天盖地都是王俊凯的味道,是他从高中时代就迷恋至今的味道。

只可惜他未能品尝多久——这个如梦似幻的吻就仿佛蜻蜓点水,王俊凯很快稍稍退后,眉目间敛去温柔,尽是警告神色:“你再撩一次试试。”

他嗓音沙哑,继续说:“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很没劲。”

“啊?”王源一愣,打了个喷嚏,没拉紧的窗户窜进一阵风,让他不自觉抖了抖身子。

 

王俊凯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伸手将窗户关紧,心脏却正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王源那双柔软的唇瓣仿佛还印在自己的唇上,带着淡淡的奶香味,又好像有一点咖啡的苦涩。他只觉得这里越来越热,王源湿漉漉的目光也能让他呼吸急促。

“你早点休息吧。”

他说着,走出了房间。

 

桌子边的牛奶正在缓缓放凉,王源盯着那个玻璃杯,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王俊凯那是……警告自己不要靠近他?他拒绝的方式可真够特别的。王源想,如果是这样,那他宁愿被王俊凯警告一万次。


TBC


下一章

评论(292)
热度(292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