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十)

来了,港真,比我想象中早了好多哦,嘿嘿嘿


上一章


(十)

 

窗外夜空低垂,密布的乌云全都沉甸甸地堆积在黑暗的树梢,没过多久,大雨倾盆而至。王俊凯把窗帘拉起来,伸手解了睡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还是觉得胸闷。

这一天似乎格外漫长。

他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抹过自己温度灼热的下唇,眼神暗了暗。

 

大约是睡前进肚的那些咖啡因在作祟,或是有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脑海里翻涌,王俊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才勉强阖眼。

然后,他就在这短暂的睡眠时间里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只圆滚滚的小兔子,毛茸茸的,肚皮很软,伏在绿色草地上,像圣诞节时用来装饰的小雪球。小兔子有两个长耳朵,白色的,透着一点淡淡的粉,脆弱而柔软,灵活地左动动右动动。触碰到时,蹭得掌心痒痒的。

那兔子有两只黑亮的眼睛,很圆,很大,王俊凯与它对视半晌,仿佛能在这双瞳仁里看见自己的清晰倒影。小兔子嚼着胡萝卜,腮帮子一动一动,忽然朝着他像个人类那样笑了一下。王俊凯浑身一激灵,皱起眉毛凝神细看,那小兔子居然真就变成一个人,杏核状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饱满的嘴唇,尖巧的下巴,长长的兔耳朵从乌黑发丝间生长出来,一抖一抖。

兔子精弯着嘴角凑过来,眼神戏谑:“要不要亲一下?”

王俊凯盯着他红润的唇,猛地睁开双眼。

 

窗帘仍是严丝合缝的,他疲惫地缓缓坐起身来拉开一条缝,温暖灿烂的阳光如期而至,刺得他不由自主眯了眯眼。王俊凯翻身下床,心脏却还在不停地狂跳,就像身体机能出了什么问题似的。

 

挂着两个黑眼圈走进卫生间,王俊凯心不在焉地对着镜子挤牙膏,开水龙头,拿一条毛巾挂在脖子上。门就在这时忽然被人猛地打开了。

“我靠憋死我了——”

被尿意唤醒的王源顶着一头乱毛闯进来,熟门熟路掀起马桶盖,开始闭着眼睛解裤子。

王俊凯眼皮一跳,厉声道:“你干嘛?”

“嗯?”王源迷迷糊糊地转过脖子,像生了锈的钢铁,动作速度格外缓慢。他睁圆雾蒙蒙的眼睛,随后缩了缩脖子:“噢……你在啊。”

王俊凯顿了顿。眼前人一脸睡懵的状态,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好像能从里面长出两只兔耳朵。

——还不就是他梦里那只兔子精?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视线不自然地下移,结果看见王源那双修长的手指在睡裤边沿停留几秒后,居然又继续若无其事地动作起来。

他立马在那片白花花的大腿肉进入视野前迅速别开眼睛,转过身子,连呼吸声都有些急促:“你都看见有人了,你——”

“我憋不住了嘛,”王源一把清亮嗓音还带着点儿柔软的委屈,“人有三急你懂不懂。”

“……”

王俊凯刚想说些什么,又被那人恢复神气的吊儿郎当的声音打断了。

“再说了,”王源抖了抖自己的小兄弟,漫不经心地拉好睡裤,“都是男的,有啥好避讳,我又不是没看过你的鸟,你想想,平时在学校的公厕尿尿时,都被多少人观摩过了。”

 

“——谁上厕所的时候还观察别人?”王俊凯被他的粗鄙用词气得不轻,狠狠将牙刷塞进嘴里。

“我呀。”王源不知好歹地凑过来,“啧啧,话说,其实你那儿还挺雄伟的,不用害羞。”

“……”王俊凯脸红到脖子根,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怒的,恨不得把漱口杯里的水泼到那家伙脸上,让他一大早的清醒清醒,收回那些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

 

“王俊凯。”

玩笑过后,身后人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正经,吐字缓慢,气息加重,连带着听者也不由自主跟着紧张起来,握着牙刷的手顿了顿,满口都是薄荷味的白色泡沫。

可就这样没了下文。

沉默了好半晌,王源才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昨晚的柔软触感仍旧记忆犹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语气调整得玩世不恭:“王俊凯啊,你亲我,就是说你喜欢我。”

“……”

“你不对我负责吗?”

王俊凯握着杯柄的手不自觉加大力度,几乎将之捏碎。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刹那间毫无征兆地剧烈跳动起来,砰砰砰砰,狠戾地砸着胸腔,像是要凿裂它。他脑海里还盘旋着对方的上一句话,反反复复回放。

喜欢?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嫌活得太长了要找点儿刺激?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就算亲他,也只不过是为了制止他。

王俊凯嗤笑自己一声,喘着粗气缓缓移动牙刷,尽量恢复正常的动作。只是——

看样子昨晚那样的制止方式也抵不了什么用,对方的厚脸皮程度显然跟他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王俊凯甘拜下风。

 

王源见他不说话,于是又凑近了一些,这回干脆把下巴也搁在了男人宽阔的肩上,微微歪头,冰凉光滑的脸颊就蹭着宽大领口边裸露的皮肤。

王俊凯脊背僵直,全身仿佛过电一般,四肢都开始不听使唤。他灌口清水,吐掉嘴里的泡沫,蹙着英气的眉毛偏过头。

清凉的薄荷牙膏味近在咫尺,王源眼睛亮了亮,盯着那双轻启的薄唇,听见熟悉的低音炮落在耳畔,一字一句,不带温度。

“——我昨晚说过,让你不要这样了吧。”

“你如果再这样,我……”

 

王源粉色的嘴唇离自己不过只有分毫的距离,稍一低头就能触碰,王俊凯还记得它是什么味道的,很甜,像小时候吃的牛奶糖,但是尝到最后是苦的,像有颗咖啡豆做的芯。

王俊凯忽然说不下去了。

望着他的那双眼睛实在太过清澈,湿漉漉的,黑眼珠里藏有万千夜空泼碎的星子,闪闪发光。不知是不是起床打了哈欠的缘故,下眼睫还凝着一点未干的水汽,显得柔软又无辜。王俊凯喉结上下滚动一番,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他咬了咬牙,最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说:算了。

“我知道。”王源似乎看出了他想要退后的趋势,干脆动作迅猛地迎上去,在那双颜色浅淡的薄唇上亲了一口,“我再这样,你就亲我呗。”

“……”王俊凯握紧拳头,短短的指甲掐着掌心嫩肉,手背泛起山脉一样的连绵青筋,被吻过的嘴唇如火烧过一般炙热。

他毫不犹豫地转回头,留给王源一个绝情的后脑勺,随后定了定神,将牙刷和杯子放置在洗手台上。王俊凯以为王源该走了,谁知刚拿下脖子上的毛巾,身后突然伸出两条胳膊来,松松环住他劲瘦的腰,紧接着,背后贴过来的胸膛像是要与它们一起联合完成一个温馨的back hug。

“你不要得寸进尺——”王俊凯带着怒气的低哑嗓音刚起了个头,就被对方的辩白给打断。

“洗手!我只是想洗个手!”王源从后面探过来,将水龙头打开,冷水冲洗着修长白皙的十指,声音还是闷闷的,像隔着一堵墙或是盖着一块厚厚的棉被,“上完厕所不洗手你又要骂我,洗了你还要凶我,你真是,也太不好哄了吧……”

 

背后那个聒噪的身影终于走远,王俊凯抬头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人的镜子,手指狠狠撑着水池的边缘,用力到要给瓷砖压出指印。

 

放在一边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妈”。他擦干脸上和手上的水,点了接通键。母亲还是一贯絮絮叨叨地问他的生活情况,工作辛不辛苦,忙不忙碌,最后避无可避地将真正目的提了出来。

“小凯,我上次跟你说的相亲,你就听妈的,去一次吧。那姑娘真的挺不错的,做老师的,知书达理,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妈,我还没到那个年龄吧……现在我只想以事业为重。”王俊凯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怎么没到,反正你也没对象,可以先处着呗,这样在A市还有人照顾照顾你,你一个男孩子,肯定粗枝大叶的,你哥又那么忙,成天不呆在家里的,不仅没空管着你,还总要你给他带典典。”

“什么叫先处着啊,没有感情谈什么恋爱,我一个人挺好,再说,我还有典典啊。”

“感情嘛,还不是培养培养才会有?你都不培养,天上从哪儿掉感情啊?”王妈妈埋怨,过了一会儿却好似猛然想起什么,呼吸一窒,几秒后才犹犹豫豫地问,“儿子啊,你不谈恋爱,不会真的是……”

王俊凯皱起鼻子:“啊?”

“就是高中的时候,你那次……”

他这下是明白母亲的意思了。当年王源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告白”,结果被怒不可遏的自己不留情面地打了一拳,两人双双进了校长办公室,家长也被请来喝茶。从此之后谣言满天飞,不仅老师同学,就连老妈也常欲言又止地问他是不是真的同性恋。

王俊凯眼前突然浮现出王源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他用力甩了甩头,沉声接过话:“不是不是,我都跟您说过多少遍了……”

母亲却好像仍然心存怀疑:“你可别诓我,那你下周就给我去见见那姑娘,见一见又不会少几两肉,不合适的话再说嘛,又不是逼婚……”

“好好好,”王俊凯无奈地回,“这个下回再议,不跟您说了,有别的电话打进来。”

 

这话倒不是借口,这天清早似乎格外繁忙,他挂了老妈的电话,又马不停蹄地接听下一个来自高中同窗的号码。对方是当时他们班上的学习委员,跟他说马上要到老李六十大寿,大家都商量着要替他老人家祝寿,顺便搞个同学聚会。

老李是他们当年的语文老师,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出口成章,光是不拿课本站在那里就能滔滔不绝讲满一节课,而且内容分外精彩,诙谐幽默,能抓住全班同学的注意力,全程无尿点无睡点。这样一位好老师自然能获得学生敬仰,他的六十大寿,王俊凯作为得意门生怎么说也要准时到访——更何况老李后来被调到他现在所在的A市某中学来教书,于是此次寿辰就在本市办,简直不能更巧了,连车票钱都免了。

老同学跟王俊凯闲扯了一会儿家常,末了随口提起一句:“对了,到时候12班好像也一起来,就那‘混混班’,记得不。”

王俊凯握住手机的手指一紧,他当然记得,12班,就是王源他们班。这么一说他才想起,老李当年也是12班的语文老师。李老师向来对实验班和普通班的学生都一视同仁,因此大约是全校唯一一个获得普通班学生“青睐”的好教师,12班学生要来给他祝寿,倒也在情理之中。

电话那头的人就“混混班”这个称呼自嘲了不少他们年少时候的幼稚,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水火不相容的。王俊凯扯着嘴角附和几句,刚要挂电话,又听那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多嘴一句:“诶,12班,你还记得那个谁不,王源。当年他很是牛逼啊。”

王俊凯“唔”了一声,含糊其辞道:“还记得的。”

 

走出卫生间的门,王俊凯看见王源正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播放着早间新闻。那个后脑勺圆滚滚的,听见响动后就在主持人字腔正圆的播音腔中转了过来,朝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仿佛先前什么也没发生过:“哟,老同学,同学会见啊。”

 

老李寿诞那天,王俊凯恰好下班早,于是回家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整理妥当后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发现王源发微信跟他说自己下了班之后就直接去饭店,不回来了。王俊凯回了个“嗯”,忽然想起什么般将视线投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果然,这家伙打算带给老师的礼物还大喇喇地摊在桌上。

 

当王俊凯拎着两份礼物穿过酒店大堂的旋转门时,王源正站在大厅角落装饰性的南洋杉边上,和同在A市工作的高中好友高远交谈甚欢。他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笑得很开心,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右手还哥俩好地搭在那人肩膀。

王俊凯视线框住这幅兄弟情深的画面,不自觉地冷了冷脸,别开目光的瞬间被自己班上的同学叫住了:“哎呀,班长,好久不见了。”

王源随着那道声音抬眼去看,见到王俊凯一个挺拔的侧影。

 

说是给老李祝寿,但老人家乐呵呵地看了圈自己的学生,接受了祝福,就因为临时有事而急匆匆地走了,这位老教师轻易不会放人鸽子,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要紧情况,众人就算觉得再可惜,也不好说些什么。好在同学聚会还是可以照常进行,况且没了教师在场,反而可以聊得更加肆无忌惮。

 

这次同学会,人来得特别全,王俊凯他们本班的不说,就连12班那些平日成天翘课、我行我素的家伙们也几乎都从祖国各地跋山涉水地赶到了,着实令人惊叹——难以想象他们也会对曾经的老师抱有这样的感恩情谊。

 

王俊凯喝下同学来敬的一杯酒,视线飘到对面的王源那里。那家伙正用筷子夹着两棵青菜往嘴里送,咀嚼的样子就像只吃食的小兔子。而他左手边的人正不停凑过去跟他讲话,还格外体贴地往他面前那只白色小碗里夹他喜欢的菜——红烧肉,油焖大虾,狮子头……

那一头黄毛亮得扎眼。

 

王俊凯还记得这人,从以前开始就跟王源形影不离,走哪儿都勾肩搭背的,名字叫程一衡。他眯了眯桃花眼,转过头,随即感觉有一道视线正跟随着他,寸步不离。

王俊凯目光锐利的回敬过去,撞上了程一衡直勾勾的眼神。

充满敌意。


TBC


这篇写得思路更顺一些所以先写这篇,窗间可能就稍微缓一缓哈,给你们笔芯。

最近写文很艰难,几千字都要在那边扒好久,速度慢,见谅啦。


下一章

评论(234)
热度(2665)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