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十二)

慢慢来吧。

上一章


(十二)

 

嘈杂人声恍若一瞬间变得寂静。距离实在很近,王源只稍微倾了倾身子,就转到了王俊凯的那一侧。他闻见对方T恤上清爽的洗衣粉香味,混着一点浅淡的酒气,很干净,很容易叫人怦然心动。

 

王俊凯将目光从程一衡那里移过来,落在王源脸上,温和了不少。程一衡见这场景,狠狠皱着眉,手上越发使劲,想要甩开钳制,但仍旧宣告无效。沉默间,王源伸出一只手,捏住了王俊凯肌肉紧实的小臂,表情是难得的严肃:“你干嘛呢,放开一衡。”

 

王俊凯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松开了手。挣脱束缚,程一衡甩了甩酸痛的手腕,朝始作俑者翻了个白眼。他本想拉王源一起回包间,可却又好像忽然不知该怎么面对一般,最后垂下胳膊,先转了身。而王源就在原地停了几秒,也跟着追了上去。王俊凯蹙着眉,盯着他圆圆的后脑勺,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探身捉住了那人的手。

忽然被干燥的手掌牵住,王源大脑都当机了一秒,只是这温柔触碰转瞬即逝。他回过头,看见王俊凯一脸欲言又止,于是挑高了眉:“有事?”

他心里砰砰直跳,不知道王俊凯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走廊的,也不知道那些对话他听见了多少。他不敢去想象后果,也不敢去猜测两人今后在同一屋檐下该如何面对彼此,会不会比从前更加尴尬。

王俊凯踟蹰了一会儿,才低沉道:“他刚才在干嘛?”

“嗯?”王源一时没反应过来。

“程一衡,我看他想亲你。”

“哦……”王源松了口气,感觉对方应该没听到多少内容。其实在他听到程一衡那句类似告白的话之后,脑子里就一直乱糟糟的,又没时间供他一一理清,于是现在仍是一团乱麻。他屏了屏息,给好兄弟找了个台阶下:“没事,估计是醉了,发酒疯呢吧。”

 

王俊凯皱着眉,明显不相信。他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只挤了句惯常的话:“总之你小心点。”

小心什么?王源哑然,朝对方摆了摆手,扯个无所谓的笑容:“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没成想他还没走出几步,竟然又被王俊凯追上来,一只手还搭上了肩。王源心脏狂跳,结果听见对方缓缓开口:“王源,你是不是有个很喜欢的人?”

王源浑身一颤,缓缓扭过脖子,傻傻地问:“你说什么?”

“我不是有意要听,只是他吼得太响,”王俊凯朝程一衡远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我就不小心听到了一些,抱歉。”

王源好像心脏被谁紧紧握住,又倏地松开,留下五道鲜明血红的指印。他手指扒着裤缝,笑得有点凄凉:“所以呢?”

——你难道不知道吗?

 

王俊凯没有什么感情经验,问题也是方才脑袋一热直接脱口而出的,根本没考虑自己到底是想知道什么。此刻他也意识到自己的问话似乎带给了王源困扰,一时之间就呆愣在那里,气氛微妙而尴尬。

走廊里人来人往,服务员端着热气腾腾的椒盐龙虾喊“借过”,王俊凯便朝墙边走几步,离王源更近了。他抿了抿嘴唇,想要补救,却有些不得其法:“你——你也别这么放在心上,我知道你似乎为她付出过很多,可毕竟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其实很优秀,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

他觉得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居然絮絮叨叨熬了一碗心灵鸡汤。不知为何,在拐角处偶然听到程一衡对王源吼的零碎几句话,拼拼凑凑总结出含义后,他竟然觉得心疼,觉得替王源感到不值。不可否认,王源确实是很有魅力的人,长得好看,也有才华,性格很开朗,除去有些玩世不恭、爱开玩笑之外,也完全算得上是优质青年了。被这样一个人痴心绝对地苦苦追求这么多年竟然仍旧不为所动,连他都好奇那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同时,王源痴心不改地喜欢一个人这么久这个事实,竟没来由让他心脏猛地一沉——如果没有记错,他高中时代也听见过类似的对话。那时候的王源不像现在这样将表情藏得严严实实,他眼角有脆弱,有无助,几乎揪紧了王俊凯年轻的心脏。

此刻他心中五味杂陈,有心疼,也有愤怒,甚至还有不甘和嫉妒。

他在嫉妒什么?大概是王源天天嚷着说喜欢自己,弄得他逻辑也跟着混乱了,还真要以为对方心里只能有自己。

 

王俊凯直视着王源的眼睛,只可惜他方才的安慰显然是越描越黑,对方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

他僵着身体,眼前的王源显得越发单薄,脸色苍白,让他恍然间有一种想要抱抱他的冲动。他暗骂自己发疯,看见对方在呆滞了整整一分钟后才弯起嘴角,笑意却没有如往常那般在眼底扩散,看上去清清冷冷:“王俊凯,我谢谢你了。”

 

王源感到自己指尖都是冰凉的。他不懂,王俊凯为什么竟然不明白。自己喜欢他这件事都说了千遍万遍,他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是刻意逃避吗?还是这位年级第一、智商超群的优等生,在用语言的艺术来婉转拒绝呢?天涯何处无芳草,真是谢谢你告诉我了。

 

王俊凯的这番话实在有些没头没尾的,如果真有什么误会,王源想,那还不如将错就错,也好过自己这份过于沉重的喜欢给他套上枷锁。反正他不喜欢自己,不论知不知道真相,都没有任何差别。

 

王源心下又沮丧又惶惑,回位子坐下时对上程一衡的眼神,就更觉得尴尬了。一晚上心情跌宕起伏,竟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漫长。

 

程一衡像没事一样继续给他夹菜,小碗里很快堆成了山。王源来不及吃,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对方忽然来了一句:“王源儿,你就当我刚才在放屁。”

“……”

程一衡顿了顿,又说:“我希望——你还能当我是兄弟。”

“……”王源攥紧了拳头,垂下眼睛,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从喉咙里含混发出个“嗯”。

“王源,”程一衡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你自己。”

王源没说话,给自己倒满一杯酒,闷头喝了下去。

 

王俊凯推开包间门的时候,正巧看见王源在与程一衡碰杯,居然莫名觉得那画面很扎眼。就好像方才他俩一前一后地走出去,或是高中时期勾肩搭背地一起去小卖部买饮料、一起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地并肩作战那样,让人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不爽。他一向性格温和,又十分正直,倒是鲜少会有这种感受,出现的几次,全和王源有关。

 

但这些画面,都比不上在走廊上看见程一衡握住王源肩膀,倾身向前的场景。现在他自己都不清楚刚才自己到底是真的要上厕所才走出包间,还是纯粹想跟着那两人出来。他们好兄弟间情深意切的模样,就是怎么看怎么令人生气,如果自己当时没有挡着,恐怕王源真能被人给亲了——看他平时机灵劲儿挺足的,那时候居然连躲都不知道躲一下。

而且真没看出来,那黄毛竟然对王源也抱着这样的心思。这样想,王源还真是魅力无穷。

 

王俊凯黑着脸,抬头见自己的座位早被别桌来敬酒的同学给占了,于是跨了两步,径直坐在王源右手边的空位上。

感觉到身边落下的阴影,王源脊背都绷紧了。他根本不用转头,凭气息和一点余光就能清楚地判断来人。尽管喜欢的人就在身边,此刻王源却没有心情再如往常那般调戏他、看他露出那种不好意思却又正正经经的表情,只想当他不存在。

 

王源不说话,只重复着给自己倒酒的动作。程一衡纵容他,一声也不吭,王俊凯却不。他沉下脸色,一把按住了那人想要举起的酒瓶,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别喝这么多。”他停顿一秒,又仿佛要打破尴尬一般开玩笑地接了一句:“你喝醉了回去可没人照顾你啊。”

 

周围人声鼎沸,那耳语离得近了,带着潮湿的水汽和温热的鼻息,烧红左半边的耳廓。王源咬着牙,眼眶一热,不知是被冲鼻的酒气熏的,还是被那低沉的嗓音烫的,理智也步步失守。他一用力,从王俊凯手中夺过酒瓶,虎口抵着瓶盖儿,直接拿筷子撬开。启唇时声音颤抖,仿若低吼:“谁要你照顾了?”

 

王俊凯没见过这个态度面对自己的王源,本想安抚他脊背的手就悬在了半空,进退维谷。王源没有收敛音量,不少人诧异地朝他们的方向看,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王俊凯没空去想会多出什么新的流言蜚语,只收回了手,淡淡道:“喝酒伤身,你这样喝,晚上肯定要不舒服。”

程一衡听见他的话,直起身子来:“王源今天跟我走,我会照顾好他。”

“跟你走?”王俊凯皱眉,“呵,你又不是本市人,跟你住宾馆去?”

 

程一衡语塞,王俊凯却轻轻握住了王源的肩膀,几乎不可思议地柔声道:“跟我回家,喝了醒酒汤再睡,明天才不会头疼。”

王源以为这是幻觉,又觉心上钝痛,脑子混沌得不行,只低着头,面上一片绯红,酒精在胃里发涩发苦。

 

最后王源还是跟王俊凯走的——毕竟家肯定比酒店更温暖,而面对刚刚告白过的好兄弟,又多少有些尴尬。王俊凯最后一句“典典还在邻居家等你回来”更是几乎一锤定音。

何况,即便酒精叫人思想迟钝又混乱,王源本来就还是会在汹涌人潮中毫不犹豫地下意识跟紧王俊凯的脚步,他逃都逃不掉,还能躲到哪里去。

 

散席后,大伙儿把没来得及送给老李的礼物拜托给了一个跟老师家住得近的同学,王俊凯拎着两份礼物过去,说其中一份来自王源的时候,那人还略带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小声问:“班长,你不会那时候真的跟王源……”

王俊凯瞥一眼另一边半靠在墙上的王源,打断面前人的话:“辛苦你了,麻烦向老师带到一句生日快乐。”

 

回家之后,王源一蹬掉鞋子,就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狂吐。家里果然如物业所说的停电了,一片漆黑,王俊凯只能拿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勉强照明。他任劳任怨地将王源的拖鞋拿过来,蹲下身子给他一左一右地套好。王源跪在那里,薄薄的衬衫贴着皮肤,脊背凹下去一条线,轻轻颤抖。王俊凯看着觉得心里闷得慌,只能用手掌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从后颈到窄腰,试图减缓他的不适。

这样的王源,于他而言确实是很陌生的——不是嬉皮笑脸的,也不是调侃意味十足的,不仅没有因为自己的关怀而得寸进尺地凑上来,甚至还生疏地想要从那只温暖干燥的手掌下逃离。

 

王俊凯叹口气,去厨房给王源熬了锅醒酒汤,谁知再到卫生间时,那人已经趴在冰凉的瓷砖地上进入梦乡了。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叫醒他,就直接弯下腰来把人抱去床上睡。醉了的王源实在很软,没骨头般靠着王俊凯的胸膛,发丝搔着锁骨,鼻息也喷洒在颈间。王俊凯感觉自己整张脸都涨红了,替人盖好被子后,忙得浑身都是热汗。

 

那一夜,王俊凯又未阖眼,脑中思绪纷乱,错综复杂,又不知该从何梳理起。他觉得自己面对王源的态度变得很微妙,又说不出原因。

 

可是王源却不一样。那一天的所有经历仿佛就是场梦,醒来之后,他又彻底打回原形——比如当王俊凯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房间里出来时,王源就正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光着两只脚丫,冲他抛了个诱惑力十足的媚眼:“哟,醒了?王俊凯,我怎么感觉你昨天晚上好像偷偷抱我了?你是不是要吃我豆腐?你可以直说啊。”

王俊凯:“……”

 

但是那之后的几天,王源还是有一些反常的地方,主要倒不是针对他,而是在面对典典的时候。

晚饭前小孩儿拿着拼图噔噔噔地迈着小步子去找哥哥玩,王源不留情面地拒绝了,甚至还在典典要跟着他进房间时“砰”地甩上了门。小朋友碰了一鼻子灰,委屈地扒在房门外面,最后被从厨房端菜出来的王俊凯抱了起来。

典典眨眨湿漉漉的大眼睛,嘴角下撇:“叔叔,源源哥哥好像讨厌我了。”

“说什么呢。”王俊凯刮刮他的小鼻子,朝房门紧闭的屋子望了一眼,叹气道,“哥哥他应该有事情要忙,我们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小朋友似懂非懂,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心下也是疑惑的,王源虽然整天一副拽上天的模样,对典典这小家伙却一向是宠得没边儿,怎么会突然如此不近人情呢。

他叹口气,没考虑太多,谁知这情况居然还变本加厉了。

 

第二天晨间吃早餐,典典习惯性地想去尝尝哥哥面包上的果酱,于是一脸天真地仰起脑袋。谁知王源看他一眼,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剩下的面包整个塞进了嘴里。

没像往常一样吃到果酱的典典一脸懵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这下王俊凯真的觉得满腹疑惑,一头雾水,于是收拾碗筷时没忍住,碰了碰王源的肩,问他:“你最近怎么了,干嘛不理典典?他挺伤心的。”

“啊?”王源一愣,随后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一边把盘子摞好,一边漫不经心道:“哦,没事,就是有点儿小感冒,他人小免疫力差,我怕传染给他。”

“感冒了?你怎么也不说?”王俊凯一怔,这才意识到对方嘴唇有些不正常的苍白,眼角也挂着倦意。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探那人的额头,却在刚触碰到时又被轻轻打开了。皮肤的瞬间接触好似点燃一簇火苗,烫得两人都把心脏蜷了一蜷。

 

“没事的。”王源耸耸肩,一脸满不在乎,“你也离我远一点,不然也要过给你。”

王俊凯不理他后半句话,严肃地蹙眉:“你在发烧,烧得挺厉害的。今天别上班了,请假休息吧——要不要去医院?”

“已经请了,”王源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我可不会亏待自己,睡一觉就好了。”

 

挂钟的秒针又晃晃悠悠转过一圈,王俊凯捏着三双筷子的手顿了顿,缓缓开口:“要不我今天也请假在家照顾你吧。”

王源一僵,仿佛受宠若惊,扣着碗沿的指节发白。他低头苦笑一声,转过脑袋,重又披上调侃的神色:“用不用这么夸张?你不会是想趁机旷工吧?还是你真那么关心我啊?”

他摸着下巴,围着挺直脊背的王俊凯转一圈:“我靠,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刻啊。”

王俊凯皱眉:“你少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

他没说完,就被王源打断了:“请你,别可怜我好么。”

他说这话时脸色是沉的,眼睫低垂,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王俊凯呆住了,可就短短一秒之内,王源立刻又恢复了原先嬉皮笑脸的表情:“你没事儿翘什么班啊,还要扣工资,你没钱了我都不能找你蹭大餐了。”

“……”

“你赶紧麻溜儿地去上班吧,发个烧可死不了人。”


TBC

本来想酝酿几句话,算辣,不讲了,现在思维有点混乱orz

对了,当然是HE啦,妥妥的


下一章

评论(320)
热度(231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