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十三)

上一章


(十三)

 

王俊凯在公司里呆了半天,心神不宁。上交完一份文件和整合完的资料后,他揉了揉酸痛的双眼,去了茶水间,一边泡茶一边掏出手机来拨号码。

嘟嘟几声响后,不似往常的沙哑声音传来,还伴着浓浓的鼻音:“喂?王俊凯?”

王俊凯一听就觉得不对:“你是不是又变严重了?声音怎么成这样了?”

“是吗?没有吧。”王源懒洋洋的,听闻此言便清了两下嗓,谁知又带出一连串猛烈的咳嗽,听得王俊凯握住手机的指节都贴紧了,微微泛起白。

“早上放你床头那药你吃没吃?”

“没——太苦了,你都没放颗糖在旁边,啧。”

听这嫌弃的语气,王俊凯哭笑不得,又有些心急:“你这个人,都二十几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一样。都病成那样了,不去医院也就算了,还敢不吃药?”

他叹口气,随即补上:“茶几上不就有薄荷糖吗,你拿去吃了,不要这么任性。”

王源立马“噗嗤”一声笑了,声音是哑的,却仍旧是惯常的调侃语气:“跟你开个玩笑都开不了,我早就吃了啊,你给我准备的药我怎么会不吃呢,我当然捧在手心吃啊。”

王俊凯:“……”

他对着话筒轻笑了一声,王源问他笑什么,他就忽然愣在那里思考起来,可隔了好半晌也没找到答案。王源似乎并不期待他的回答,只草草说了几句让他好好回去赚钱,别老想着消极怠工,就结束了这段通话。挂断前,手机里还传来闷闷的咳嗽声,王俊凯都能想象到那人是如何刻意捂住了嘴,却仍旧无法阻止声音传递到自己的耳畔。

 

从茶水间回来,他一直对着电脑心不在焉,将一沓A4纸翻得哗哗响。对桌的老刘关切地问他怎么了,王俊凯也答不上来。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一秒也没耽搁,先是照常直奔幼儿园接典典,而后便马不停蹄地朝家里赶。

 

 

天已经开始擦黑,屋子里光线暗得很,客厅空无一人。王俊凯让手里牵着的小孩儿先回房间自己搭积木,转身轻轻拧开了左手边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夕阳一抹余晖从窗户外淅淅沥沥地流淌进来,在耸起的雪白被子上照出一道笔直的金河。王俊凯穿着拖鞋轻手轻脚地走近两步,看见王源露出的几撮软绵绵的头发正虚弱地贴着枕头。他不敢大声,只微微俯下身,用低沉的嗓音轻柔询问:“王源,你睡了吗?要起来吃晚饭吗?”

缩在被子里的人动了两下,一只手缓缓探出来搭着被子边缘,骨节分明,而后又没了动静。王俊凯等了一会儿,见他仍旧不出声,猜想对方大约是还没醒,于是打算先去厨房做饭,可在刚准备带上门的瞬间,他又模模糊糊听到一声低低的嘤咛。

 

王俊凯蹙起眉,又转过来正面对着床,不确定地发问:“……王源?”

他往前走两步,见扒着被子的那只清瘦的手闻言向下拉了一点,露出主人小半张烧得通红的脸。王源闭着眼睛,睫毛跟随着薄薄的眼皮一起略微颤抖,眉头紧紧皱在一处,看上去很不舒服。

王俊凯立刻俯下身子,撩开他的刘海去探额头,随即大惊:“你怎么已经烧得这么严重了?不是吃过药了吗?”

“没事,我再睡会儿,就好了。”王源绵软无力地打掉他的手,或许是因为使不上劲,手掌就一直贴在王俊凯的手背上,没有再移开。他掌心的皮肤格外灼热,像窗外燃烧的夕阳,一寸一寸烫着王俊凯凸起的青色血管。

王俊凯翻过手来握住王源的,又伸出胳膊轻轻掠过他瘦削的肩膀,似乎想将人从床上捞起来,语气不容置喙:“走,我带你去医院,你这样子不行的。”

 

王源缓慢地睁开眼睛,一只手还乖巧无害地被王俊凯握在掌心,看起来和平日里嚣张跋扈、落拓不羁的形象大相径庭,容易让人心尖都塌陷一般软下去一块儿。他甫一张嘴便带出一阵措手不及的咳嗽,咳完了才吃力地断断续续道:“不用、不用去医院的,咳,我以前、以前都睡睡就会好了。”

一贯温和的王俊凯难得瞪起眼睛,剑眉紧蹙:“什么睡会儿就好了?你今天睡了一天这会儿都快烧熟了!赶紧起来!”

王源皱着鼻子,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脑袋里昏昏沉沉,只给王俊凯的视野里留下几簇乖张的头发:“不想去医院,我是成年人,了解自己,也知道怎么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医院那个消毒水的味儿,咳咳,我闻了就加重病情。”

王俊凯被他气笑了:“原来你是害怕医院啊?还成年人,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幼稚得像小学生一样的成年人。”

王源也不生气,放下一点被子来冲他挤眉弄眼,尽管身体状况不佳,回击起来还是一样的游刃有余:“哟,王俊凯,你这么担心我,这回是真的爱上我了吧?”

他眉开眼笑地看着王俊凯呆愣的神色,舔着干燥的嘴唇补充道:“如果是,咳,我就大发慈悲地给你个机会呀,让你带我去医院。”

 

“——你!”王俊凯嘴角抽搐两下,愤愤地站起身来,“谁稀得管你似的——”

 

王源躲在被子里苦笑一声,又如释重负地放任自己陷进柔软的床垫。可刚闭上眼睛没两秒,忽然温暖的被子就被掀开了,一股力道横在自己颈后,等王源反应过来时人都已经腾空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正打横抱着自己的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脸,心脏猛然漏了一拍,不知是惊的,还是因为难言的心动。

“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堵在了喉咙口。王俊凯沉着脸,眸色漆黑:“我不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想赶紧变得和原来一样活蹦乱跳的,就听我的话。”

 

王源愣了愣,好几秒后才如梦初醒一般迅速伸出手臂环住对方的脖子,脸颊贴着那人因怒气而起伏的结实胸膛,点头如捣蒜:“听话听话,哎呦都有这种福利了,我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呀,不就去医院嘛,去去去,现在就去。”

王俊凯短促地笑一声,却很快又被王源身上滚烫的温度弄得无名火起,可竟舍不得一般不能向他发泄——算了,就让一让病人,容他逞逞口头之快好了。

 

王源迷迷糊糊地蹭着王俊凯解开两颗衬衫纽扣的胸口,听见他向典典嘱咐了几句。小朋友乖巧地点点头,还凑过来想要摸一摸哥哥的手,满面担忧。王源揉揉小孩儿的脑袋,笑得有点虚弱,又催促王俊凯赶紧离开典典的房间,生怕一不留神就传染给他。

 

一直到玄关,王俊凯竟然全程都那么打横抱着王源,似乎丝毫不吃力,腾不出手来依旧站在那里从容不迫地换鞋。王源睁开眼睛四下望一眼,直了直脊背,终于有点儿不自在道:“你不会要这样抱着我下楼吧?”

“嗯?”王俊凯不置可否。

“……”王源与他大眼瞪小眼半晌,最终开口,“你就不能换个姿势啊……这个有点儿奇怪吧。”

王俊凯停顿一会儿,无奈地把人放下来,在他身前微微弯下腰:“你怎么事儿这么多,那背总行了吧?啊……还是你没问题,可以自己走?”

“不不不,我才不要自己走。”王源笑眯眯地趴上前面那人宽阔的背,脑袋在他脖子边上蹭了两下,一脸弱不禁风,“腿软,走不动,你不背我可就不去了啊。”

 

楼道里夜风微凉。

 

本来背着一个成年男人下楼是件挺吃力的事情,可王俊凯却觉得自己身后那人实在轻得过分。他皱着眉,朝后偏过一点头,道:“你平时吃得也不少啊,怎么不长肉?你看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得加强锻炼增强免疫力啊。”

他也就是故意这么说说,事实上王源瘦归瘦,肌肉还是很结实的。

然而被说教的那人也不反驳这一点,手臂环着王俊凯的脖子,脑袋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你不懂,我现在练的那叫龟息大法,讲究静养,吃完了就躺床上趴着,益寿延年。”

王俊凯哭笑不得:“就你歪理邪说一套一套的。”

王源还烧着高热,气若游丝地露出一排牙齿:“谢谢夸奖,这叫智慧。”

 

王俊凯不答话了,王源就又把滚烫的脸颊贴上对方的后颈,离得近了,仿佛能听见薄薄一层皮肤底下血液奔涌而过的声响。

从未想过他们能离得这么近,近到仿佛是恋人一般毫无距离。

王源吸了吸鼻子,强忍着脑袋里的眩晕感,还是要抓紧机会同那人打趣:“王俊凯,想不到你肩膀挺宽厚啊。”

王俊凯:“……”

“王俊凯你脖子好香哦,看来下回洗澡我要偷你的沐浴露来用用。”

“……”

“王俊凯你——”

这下一路无言的王俊凯终于被他这一连串儿的点名激出了反应:“你别老是乱动,别说话了,老实一点休息一下不好吗?咱们等下打车去医院。”

他语气很严肃,但王源还是从里面听出了关心。他垂下头来,长长的睫毛遮住一双波光流转的杏眼,闷声道:“嗯。”

 

坐进出租车之后,王源便靠着车窗迷迷糊糊睡过去了。王俊凯在身边担忧地捏了一下他的掌心,发现还是烫人得很,于是眉心的“川”字好久都没能消得下去。过了半晌,他才反应出来哪里不对劲,想要松开已经交握良久的手,可刚一动作就又被王源紧紧攥住了。王俊凯诧异地拧过脖子,看见对方并没有醒来。王源仍然双目紧闭,睫毛如蝴蝶翅膀般轻颤,泛白的嘴唇微张,形状优美,下颚线条精致而流畅,整个人仿若不染尘瑕,天真无邪。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竟猝不及防地捕捉到那人眼角一颗将落未落的泪。

 

王俊凯整颗心脏猛地收缩一下,忽然就酸涩得不行。他知道或许对方那只不过是因为身体不适才涌出的生理盐水,却仍旧鬼使神差地伸出拇指,擦掉了那点湿润。指节粗糙的茧贴上光滑的皮肤,让王源微微皱了皱形状姣好的眉。

 

王源做了一个梦。

 

一碧如洗的晴空,炙热的骄阳,扰人的蝉鸣,被晒到发烫、泛着金光的不锈钢栏杆,仿佛濒临融化一般发蔫儿的香樟树叶,操场上身穿校服排得整整齐齐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还有队伍里那个剑眉星目的少年——他站得笔直,头发柔顺,白色的上衣一尘不染,手腕处戴着黑色的电子手表,脚上穿AJ的篮球鞋。

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晰,全都像是真的。


因为这确实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场景。

 

那一天,王源顶着一张嚣张的笑脸,手握着扩音喇叭大步踏上了能够俯视整个操场的高高主席台,不管不顾地朝阳光下王俊凯那张英俊的脸大声告白。他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前些天还特意从网上搜了不少煽情又文艺的句子,光背就背了整整两个晚上。他无厘头地感觉自信满满,说得自己都快感动了。

然而操场上满满都是错愕的年轻面庞,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趁机起哄甚至加油助威的,也有翻着白眼面露不屑的,还有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现场一片混乱,就连老师都没反应过来。慷慨激昂的校歌刚刚放至末尾,世界像被打翻了调色盘,视野里横七竖八都是凌乱的色彩——可这一切,都无法与王俊凯那张越发铁青的脸比肩。

 

王源有过一瞬间的愣怔,但还是不服输一般偏要把想说的全部念完。

他把自己喜欢王俊凯这事儿捅到家里之后,父亲面色不善地说如果对方对他也有同样的心思,那这还算是个事儿,要是他自己巴巴凑上去,那就连谈的余地都没有。

其实他也知道,就算王俊凯是喜欢他的,父亲也不会退让半步;他更知道,不论怎么努力,王俊凯也不会喜欢他。

可他偏偏就要孤注一掷。

父亲说他是天生反骨,王源想,这大概是真的。

 

那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阳光晒得人头顶发烫。青春像是一坛稠重的陈年好酒,可惜他未曾来得及抿上一小口,就傻头傻脑地醉了。十七八岁的少年,没长出翅膀,就敢义无反顾地往悬崖边冲,满心以为脚下就是丰润的河流,会载着他一路漂流,最终抵达有情人的心里。

可惜彼端从来不是有情人,飞扬跋扈的年轻和胆量也敌不过万有引力,该坠落的还是要坠落。

 

最愚蠢的是,他还选了一个错到离谱的、幼稚到极致的表白心迹的方式,这显然不是王俊凯想要的。等王源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王俊凯怒不可遏,竟然完全不顾忌学生会主席的美好形象,冲上来对着他就是不遗余力的一拳,甚至气到浑身颤抖。那双令人爱慕的桃花眼就直勾勾望着自己,深不见底。

那一刻,朝后踉跄两步的王源才猛地明白什么叫心冷,什么叫痴人说梦。他向来自在潇洒,好像走到哪儿都能叱咤风云,即便在如此尴尬的时刻也仍旧高高昂着下巴。王俊凯对他怒目而视,他不知怎样回应,偏偏扯着嘴角,露出个嘲讽的笑。

胸口还在隐隐作痛,王源却仿佛已经感受不到了,只剩眼底一片赤红的滚烫。

没人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嘲笑自己。

 

TBC


下一章

评论(208)
热度(205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