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毕业快乐

混更……是同舟公益报纸的约稿w非常荣幸。

但是说实话,因为当时忙,时间比较紧迫,所以写得并不满意,非常羞于见人orz 有兴趣的话就随便看看吧,很短,感觉也算不上文,就是一个长一点的段子吧……

-


毕业快乐

 

“又到栀子飘香的季节,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们2012级的学生即将走出校园,进入社会……”

王源坐在体育馆拥挤的椅子上,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像一株株被整齐码好的鲜嫩青葱,还挂着未干的露水。一张张年轻而明媚的脸庞半遮在戴不牢固的学士帽底下,柔软流苏垂在颊边,所有人身上都套着黑色的袍子,不同院系挂不同颜色的垂布,文理工科一目了然。

是正式的、即将道别的场景。

 

穿红色礼服的校长扶着眼镜,搜刮了不知何年何月的网络流行词汇,尽量诙谐地完成了演讲。王源随雷鸣声一同鼓着掌,将目光飘向右下方。

王俊凯正在整理他的学士帽,右手捏着一沓文稿,没过几秒就整装完毕,款款走上鲜花满簇的演讲台。那张英俊到时常有女生排队倒追的脸出现在体育馆左侧的大屏幕上,桃花眼低垂,鼻尖还挂着一滴汗珠。

王源舔了舔嘴唇,只觉得热。

 

早上进馆前外面就下着瓢泼大雨,路上全是坑坑洼洼的积水,踩进去就溅出一腿泥。麻袋一般的学士袍被学生们当做雨衣来用,直至此刻还飘着一层湿漉漉的水汽,黏嗒嗒地贴在后背上,湿意混着空调开足的冷气,穿透薄薄的棉质T恤爬到皮肤里。哪怕是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的王俊凯也是有点狼狈的,未讲一个字就先侧头打了个喷嚏。

他不做自我介绍,全校师生里也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认识他。

 

王源盯着那两片一张一合的薄唇,有一下没一下地将手机拍打在自己的掌心,压过纵横的纹路。他不像身边同学一般觉得空调温度低,浑身像冒火一样热,好像眼看着他那点青春正活生生地、大火燎原般烧啊烧,最后烧光了旷野的杂草,熄成一小簇青色的火苗,散落成随风飘飞的灰烬。

 

王源晃了晃额发,浑身难受,不知是不是昨夜喝的酒正在胃里春风吹又生地燃着。

 

他看王俊凯意气风发地演讲,记忆重回四年前刚入学的时候。那天他刚刚和王俊凯成为室友,还没摸清对方的脾性,一言不合就发生了肢体冲突,当晚他躺在窄小的床上直骂这大学上得晦气。隔天早晨开学典礼,王源就站在操场上看见王俊凯穿着白衬衫站上高处的主席台。身边的兄弟撞王源胳膊,说俊凯给咱530争光啊,王源用鼻子哼哼一声,没接话。

 

但那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王俊凯在阳光的照耀下,确实是很好看的。

王俊凯那时候还是个刚从高中出来的毛头小子,青涩,纤瘦,尽管个子高,却仍旧很单薄,头发理得短短的,除去帅到出类拔萃的五官,完全就是学霸的标准模样。

光阴似水,无声无息。没想到毕业典礼,发言的还是这家伙。此刻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光景了。王俊凯的骨架都已经完全是成熟男人的模样,宽肩窄腰,把宽大的学士服都撑得很好看,戴上学士帽格外精神。瞧着这挺拔身姿,王源忽然记起这人大三上学期突发奇想要健身的事,他还非要拉着自己一起去,王源拗不过,于是两人就随随便便去了,没想到最后也真的很认真地坚持下来了,成就一身漂亮的肌肉。有时候在公共澡堂洗澡,王俊凯还会端详着他的肱二头肌,拄着下巴道:“要是没有我,你现在还是棵豆芽菜。”

“呸,”王源白他一眼,“老子原先那也是花美男标准身材。”

 

四年光阴很漫长,足够让一个小伙子练出完美身材,也足够让一碰头就恨不得兵戎相见的死对头变成无话不谈的灵魂伴侣。王源恍恍惚惚地想起一些零碎的镜头——促膝长谈的深夜,裹在被子里看的恐怖电影,篮球场上被女生尖叫包围的最佳拍档,食堂里分抢最后一盘青菜猪肉水饺的热热闹闹。

他听到王俊凯也在充满伤感地怀旧,说着一教蜿蜒的走廊,难寻的门牌号,说着尚未翻修的破旧游泳池和终于安装好的宿舍空调。

王源垂下眼睛移开视线,不着边际地想,要是能晚生几年多好,至少学弟学妹们不用再像他们一样,大夏天挥着汗自虐般抵着酷暑涮火锅,将雪白背心浸成湿嗒嗒的海带条。

 

——而这四载年华,也足够让人将一份悄悄生长的感情在每分每秒中加深再加深,刺进皮肤刻入骨头,酿得醇香悠久。

不知道也无法追溯情之所起,但王源还记得他意识到这份不知何时扎根的喜欢的时候,一颗心跳得有多么剧烈——像在空旷苍穹落下一把重锤,还得紧抿双唇囫囵吞咽这四分五裂的宇宙,不能发出一丝闷哼。

大二那年他随老师去邻市跟进省里的一个项目,天天泡在实验室,逮着空就跟王俊凯语音聊天。老师看了几天,忽然在他调试最终bug的时候笑着说,就快能回去跟你对象团聚了,再努把力。王源愣了半晌,才开口说:“我还是光棍儿啊,老师。”

刚刚年过半百的副教授慈眉善目地笑了笑,说怎么,害羞啦?不是天天跟对象讲电话嘛。

王源一顿,一个手抖直接删掉两行代码,手里的鼠标差点握不住。他仔细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跟王俊凯语音聊天的内容,也没想出到底哪里像是谈恋爱了。当晚王俊凯给他挂语音,嗓音好像比平日都低,从手机里面传出来,竟仿佛是枕边耳语,酥酥地像要窜进天灵盖。王源好像全程都心不在焉,又好像一颗心全挂在这通电话上。王俊凯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挂断前如往常一样跟他开玩笑:“挂了宝贝儿,想我啊~”

王源也想和从前一样呛一句“好的洗干净等我”,可第一个字刚到嗓子眼儿,他的心就莫名咯噔一下,大脑上反复输出一句话,像是程序运行时遇到bug,停都停不下来。

——“我完了。”

 

和喜欢的人住同一个宿舍、有时候还要被对方拉着睡一张小破床是什么体验,王源简直再清楚不过。如果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过,那么他们终要走到天涯各一端,今天的毕业典礼就是分岔路的路口,而这无望的暗恋日子,就算他自己再自虐般舍不得,也不得不走到尽头。

 

王俊凯演讲完毕后就意料之中地走到他身边,邻座同学看到他来,自觉地依次往右边挪了个位置,也不嫌麻烦。王源把学士帽扶正,心想,所有人都知道我俩关系好,可有谁知道我他妈还对他有非分之想。

他垂眼又抬起,夸张地扯了个愉悦笑容,面对着身侧人:“讲的不错,大概遗传了你爸爸我。”

“……”王俊凯瞥他,没有如常地回击,表情有点古怪。

王源一愣,不知对方这样的沉默是什么意思。这还是他俩今天的第一次面对面,他不知道自己有哪里惹到这位大爷。

“酒醒了?”王俊凯低低道。

三个字在耳边飘过,王源心里蓦地一沉——

难道昨天自己说漏嘴了?不会吧……

 

毕业典礼前夜,530的几个小伙儿勾搭着隔壁两个宿舍一起去酒吧疯玩儿一夜,全是拼酒的游戏,不是真心话大冒险却胜似真心话大冒险。洋酒喝起来像饮料,后劲儿却足得很,没下肚多少,脑袋就已经昏昏沉沉。宿舍的胖子抽到张指定牌,蒙着眼睛叫左边第四个和左边第三个热烈舌吻,否则前者要自罚三杯。王源懵懵懂懂地数了一遍,当即低呼一声“WTF”。王俊凯回过头来瞄他,神情难以言说,王源统统读作尴尬。酒吧里光线很暗,只有刺目的彩色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心脏也跟着鼓点咚咚咚地跳,像要跳出胸腔。王源目光在那双颜色浅淡的唇上流连了一会儿,王俊凯忽然笑了笑,把头凑过来,周围群众一片欢呼,夹杂着口哨声。王源一愣,猛地回过头,端起盛满的酒杯。王俊凯没来得及刹住车,滚烫唇瓣擦过通红耳廓,一路沿着血管烧进身体。王源杯子没拿稳,洒了四分之一在虎口,他也不管不顾,嘴巴凑过去就是一杯进肚,动作麻利地又倒了两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火辣辣的三杯酒倒进本就快不堪重负的胃里,无法抑制的难受感直冲脑门。

胖子“啧啧”两声,说源哥你也太玩儿不起了吧,和凯爷打个啵儿有啥的,没劲了啊。

王源扫过去一腿:“我他妈酒都罚了,你还屁话那么多,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而王俊凯一言不发地捏着酒杯,里面浅色的液体晃了晃,在杯口惊险地环游一周,又恢复平静。

 

出来之后几个人蹲在树边吐得不行,王源最为严重,下半场简直不把自己当人一般拼命往嘴里灌酒。王俊凯大约是最清醒的,站在旁边抚着他脊柱骨突出的背,忍了好久才问:“干嘛喝这么多。”

王源把胃里东西吐了个干净,眼圈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呕吐导致的,还是真就哭了。他抬起身子,那眼泪水居然也跟着流下来,越流越汹涌。王俊凯有点诧异,伸出手要替他擦,他就退一步,差点儿撞树干上,自己拿袖子一抹,扯出个不好看的笑:“我靠要毕业了我可能真有点儿舍不得。”

王俊凯看着他,好久也没讲话,最后轻轻摸了摸他脑袋。

王源捂住头:“别老摸我头了,四年还没摸够啊。哪有男生愿意天天被人摸头。”

那之后,王俊凯就再没动作了。

 

可惜毕业典礼上让两人再交流感言的时间所剩无几,王俊凯这边空下来,王源又攥着稿子下去作为学生干部演讲几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在作祟,他总感觉还是头晕,全程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一直一心二用地努力回忆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只可惜大脑里却茫茫一片白雪。就这样浑浑噩噩讲到最后,竟然也收获一票掌声。

 

冗长的各种代表发言终于完毕,各个学院都喊着自己的口号,朝气蓬勃地面向未来,面前横挂着“志在四方”的标语。学校还放了个艺术团剪的催泪MV,满场交替循环《栀子花开》和《放心去飞》。王源听到旁边有学生骂“就不能放点儿新歌吗”,抬眼望去却发现那人还是口嫌体正直地红了眼眶。

小虎队在音响里唱:“放心去飞,勇敢地挥别,说好了这一次不掉眼泪。”

好嘛,勇敢地挥别。

王源从校长手里接过红色的毕业证,学士帽的黑色流苏被郑重地从右边拨到左边,终结了他在校生的身份。

 

走出体育馆的时候雨早就停了,和入学那天一样晴空万里。王源与舍友在人群中冲散了,于是没跟任何人告别,宿醉的脑袋告诉他得先找个地方睡一觉。只是宿舍已经清空,再无容身之处。

 

时光毫不留情,匆促在人后脚跟踏出校门那瞬横刀劈开一条宽阔裂缝。王源回头望一眼学校金色的招牌,心里暗暗道:走了。

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每一步却都是沉甸甸的。前面是深不可测的未来,而后面,是饱含数不尽回忆的人间天堂。

 

只可惜和王俊凯的告别也那么仓促——算了,说多错多,再说以后又不是见不了面了,尽管两人读研的城市隔了十万八千里,但是总有机会,反正网络那么发达,怎样都能联系上。即便要面对面相见也没什么难的,比如,今后谁的婚礼呗。

 

阳光把头顶晒成一片炙热,周围全是合影留念的毕业生,个个笑颜如花。王源走两步,肩膀被人狠狠一拍,力道大得他差点往前倾倒。

“我靠,神经啊?”在看清那双熟悉的桃花眼时,王源呆了半秒,随后毫不留情地飞过去一记凶狠的眼刀。

“王源儿你太过分了吧?”

王源有点心虚:“哎我刚才在外面看了一圈儿,没看到你,我才走的,头太晕了,要歇会儿。”

王俊凯状若自然地牵起他的手,大太阳底下,掌心全是滑腻腻的汗水。“走啊,开个房间睡,把你下午的车票改签到明天吧。”

王源愣了愣,皮肤相贴的触感让他几乎忘记思考,而这几乎只限定于情侣之间的动作也让他心跳加速,隔了一会儿才突然触电般想要把手抽出来:“啥啊,你干嘛呢……”

两人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亲密接触,但都是兄弟之间那种勾肩搭背。牵手,怎么想都有些怪异。

 

王俊凯却皱皱眉:“我刚才就想问,你是不是要反悔啊?”

“我反悔什么?”

“你说呢?你不是说你喜欢我的吗?酒醒了不认账?”

“啊?!”王源瞪圆了眼睛,脑海中像有道闪电劈进来一般,照亮某个原本漆黑的画面——

 

“别老摸我头了,四年还没摸够啊。哪有男生愿意天天被人摸头。”王源看着沉默的王俊凯,轻轻碾磨着脚底的碎石。过了半晌后他才抬起头,眼里全是盈盈水光,连睫毛都湿漉漉的,鼻尖通红。

“毕业快乐啊王俊凯,以后没人给你摸头了。我也终于……不用再喜欢你了,噗哈哈哈,像个傻逼一样……”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仿佛豁出去了一样将埋葬在心里的感情统统倾倒,好像说出来就可以将它们一扫而空忘个干净,然后一身轻松地开启新的旅程。

喝醉的人真的没逻辑可言。

 

回想到这里,王源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烧得火辣辣的,恨不得回到过去拿卷胶带把自己的嘴封上。但是世上没有时光机,他浑身战栗,此刻在王俊凯面前一秒也不想抬起头。

可那之后的情节他就真记不得了。

“我回答你了,你没听见啊?”王俊凯露出两颗虎牙。

王源还没从这连串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抖着声音问:“你……你回答我什么了?”

“靠,”王俊凯骂了句粗口,“你在出租车上是真睡着啊?”

王源:“……你是不是……是不是……”

他觉得自己呼吸都要不畅了。

“嗯,”王俊凯弯起桃花眼,直勾勾盯住他,嘴里说着笨拙的诺言,“你等我,等我读完研,我就去找你。你好好念……”

“……”

王源感觉太阳晒得自己眼眶发热,他闷了半天,一手握住王俊凯的肩膀,颤抖着启唇道:“傻子,毕业快乐。”

王俊凯用手掌覆盖住他的手背:“毕业快乐。”

 

之后,全是新的、更好的旅程。


END

评论(57)
热度(129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