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十四)

艾玛,终于要到剧情高潮惹

上一章


(十四)

 

挂号之前,王源先测了个体温,温度高得吓人,王俊凯瞪他一眼,他也就笑嘻嘻地别过头去,好像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有平时红润的嘴唇分外苍白。

王俊凯拿了药,让王源坐在一边儿等着吊水,自己去外面买了杯泡面让他先填肚子。热腾腾的纸碗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葱花飘在红色的汤面上,叫傍晚时分还没吃饭的人很难不心动。而王源偏就是其中异类,他一天什么也没吃,肚子里空空如也,可此刻闻着这泡面味儿,不仅不觉得饿,反而还阵阵反胃。

 

“快先吃点。”盖子因为滚烫的温度而卷曲起来,王俊凯将纸碗放在椅子的把手上。

王源嫌弃地瞥一眼:“不想吃泡面。”

“那你想吃什么?”

王源用因为身体不适而显得湿漉漉的眼睛望了望他,故意嘟着嘴,状似撒娇道:“可是——我什么都不想吃呀。”

他故意往王俊凯的小臂上蹭了蹭,一副弱柳迎风的模样。

王俊凯叹口气,尽职尽责地用叉子把面挑起来,“别这样,刚刚护士说挂水前要吃点东西垫着,不然你等会儿会不舒服。”

“……”王源直直盯着他捏住叉子的那只手——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微曲的指节,还有皮肤上浅浅的纹路——他眯了眯眼睛,睫毛轻颤,嘴角勾着一抹笑:“嘿王俊凯,你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不是要喂我?你早说呀,你喂我我就吃。”

 

还未等王俊凯反应过来,王源就兀自把脑袋凑了过去,苍白的嘴唇微张,一口叼住了塑料叉子。

“嗯,你喂的好像确实让人比较有食欲。”吞下一口面,再抬起头时,王源笑眯眯道,“就是有点烫。”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竟然没说什么,又言听计从般从碗里捞了一大口面上来,朝王源的方向凑一凑的瞬间甚至还稍稍低了头,吹了两口,试图让滚烫的面条冷却。

 

王源简直目瞪口呆,心中的情绪像杂草般疯长。然而任凭他脑海中翻滚过多少乱七八糟的画面,现实世界并没有按下暂停键,此刻王俊凯的手已经伸到了他唇边,一对令人魂牵梦萦的桃花眼一派沉静,毫无波动。

 

王源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只不过选了一个最省力、同时能够达到目的的方式。照王俊凯这种特别乐于助人的良好品格,自己生病,最后麻烦的也是他,因为他肯定从来不会坐视不管。此时的“牺牲”换来王源好好听话、好好治病,省去日后几天的大麻烦,何乐而不为。这么想来,王源眸色黯淡几分,可很快又扬了扬嘴角。

这样的正直善良的老好人,也实在令人无话可说了。那么——

此时不趁着身体虚弱,使唤使唤向来锄强扶弱的王俊凯,更待何时?

 

王源转着眼珠子吸溜两口喂到嘴边的面,楚楚可怜道:“王俊凯,你有没有毛毯啊,好冷哦。”

“冷吗?”王俊凯放下杯面,看看王源憔悴的神色,凌乱的发丝,还有两颊不正常的红,蹙起了浓眉,“刚才出来得急,什么也没带……”

他低头思索了一番,随后动作麻利地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抖了抖盖在王源身上:“要不,就凑合一下吧。”

王源愣神片刻,才说:“行,这很好啊,暖和。”

他把衣服往上拉了拉,一直盖到裸露的脖颈。西装上还带着王俊凯独有的味道,很熟悉也很令人安心,于是他朝椅子的后背靠了靠,毫不设防地闭起了眼睛。

 

王俊凯笑了笑,目光柔和。要知道,王源脆弱的一面实在是很难让人发现,更何况他这回还毫不掩饰这种脆弱,甚至大大方方地摊开给他看。王俊凯不自觉地伸手去将那人乱掉的刘海拨了拨:“暖和就好,别更严重了——”

 

当手指尖碰到滚烫的额头时,王源猛地睁眼,双方都怔了怔,王俊凯的话也急促地戛然而止。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后缩了缩身子,显得有些不自然。幸亏此时,护士终于姗姗来迟地推着推车来输液,打破了这一刹那莫名而生的尴尬。

 

没过几分钟,王源又恢复了本性,把戳着针的爪子往坐在身旁的王俊凯大腿上一放:“疼,给我揉揉?”

王俊凯干咳一声,抬起头来看着输液管子上控制速度的地方,伸手调了调:“是不是水滴得太快了?怎么样,现在好一点吗?”

王源瞟他一眼:“没有。”

“……”

 

王俊凯看了看他,只能坐好,伸手在王源的手背上轻轻摩挲,还小心翼翼地不敢触碰到扎着针的地方。

“出门忘带手机了,好无聊,借我玩玩吧。”安静了一会儿,王源又歪着脑袋懒洋洋地提要求,心里暗暗发笑。

他轻轻动了动左手,有源源不断的暖意从王俊凯的指尖传递到自己的手背,窜进因为输液刺激而轻微涨痛的血管,摩挲的动作温柔如春风拂面。

“你……”王俊凯皱了皱眉毛,还是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递到他手里,“我手机里没游戏,就两部电影,你想看就看吧。”

“电影?”王源挑了挑眉,心里想,估计也都是那种类似探索非洲奇异生物的枯燥片子。其实他头很晕,又想吐,根本没心思玩手机,可看着王俊凯那种拿他没办法的表情,他就莫名觉得开心。

 

手机滑开时连解锁密码都没有,看来里面确实是完全没有不为人道的秘密,就跟王俊凯这个主人一模一样,正直,纯净,堂堂正正,宛若一泓透明清澈的泉水。

 

王源动着手指,还没来得及找到看电影的APP,屏幕上方就跳出两条微信的信息。王俊凯听见提示音,便斜着身子瞟了一眼,是个关系还不错的同事,向他问了个问题。他懒得再把手机拿回来了,就朝握着手机的王源扬了扬下巴:“你告诉他‘是的’就好了。”

“噢——”王源拖长了音调,手指翻飞,在对话框里依言输入两个字,随后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又在冷冰冰的“是的”两个字之后,加了个卖萌的颜文字。

目睹全程的王俊凯:“……你干嘛?”

对面的同事显然也被这不同寻常的回复吓了一跳,秒回道:“咦?俊凯的女朋友?”

王源在心里狂笑,刚想再说些什么,被王俊凯一个威慑的眼神镇住了,于是撇撇嘴直接退出了聊天界面。

 

大概是老天不想让他好好看部电影,好不容易点开APP,还停留在欢迎界面呢,一通电话又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妈”,王源这下不敢怠慢,立马呈上。

王俊凯看他的动作觉得好笑,接通电话时唇角还勾着笑意。

 

没两秒,他就笑不出来了。这几天母亲打过来的电话无非就是一个目的——让他相亲。从前她还会找点别的话题拐弯抹角地说,这回也不绕弯子了,上来就直接开门见山:“儿子,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啊,你们就周六晚上见,这回不准给我找理由!见面的地方你许阿姨也给你定了,等下信息发给你。你可千万不能放人家姑娘鸽子啊,到时候要绅士一点,那个姑娘看着很温柔的,人家看了你的照片听说喜欢得不得了……”

王俊凯哭笑不得:“妈,你怎么就那么急着推销我呢。”

母亲在那头抬了抬下巴:“我儿子那么优秀,有什么不能推销的。”

——那么优秀还要相亲啊?

王俊凯摇了摇头,知道这回怎么打太极也没用了,这姑娘他妈妈看样子是中意得很,怀柔政策显然只是做无用功。他无可奈何,只能“嗯嗯”两声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再把手机递回去时,王俊凯看见王源正睁着两只圆圆的杏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

王源上下扫他两眼,调笑道:“王俊凯,要去相亲啊?”

“嗯。”

“你想结婚了?”王源迟疑一瞬,身子往对方那里拱了拱,身上的西装也顺势滑落一些。

王俊凯皱着眉毛给他盖上,还在肩膀边上微微压了一压,像掖被角那样温柔地掖好。

见他沉默着不回答,王源不依不饶:“……你真的想结婚了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烧的缘故,那语气分外的虚弱,底气不足,甚至像是打着颤。

他定了定神,扯出个天衣无缝的笑容:“王俊凯,你不至于吧,当年好歹也是男神级别的,居然还靠相亲结婚?”

“……”王俊凯看了看头顶的吊瓶,又无奈地把目光放到王源的脸上,“你说呢?用你的脑瓜想一想,每天工作都那么忙了,你看我像是想要结婚的样子?再说事业都还没有多少成就,怎么去想结婚这么遥远的事情啊,多不负责。”

王源嘟囔:“工作和结婚也不冲突啊……那你还答应了要去相亲——”

沉思两秒,他又不失落了,眼睛亮了亮,抬头说:“噢我知道了!你是打算先敷衍你妈,然后到时候不去?”

“你瞎说什么。”王俊凯啼笑皆非,桃花眼瞥他一下,长长叹了口气,“我可做不出来这种事,肯定要跟那女孩当面说清楚,不然太没礼貌了。”

“还说什么呀。”王源恨铁不成钢一般看着他,“你这么优柔寡断的,才是害人家呢。不如让哥哥我来帮帮你啊,宝贝儿?”

王俊凯警惕地看他一眼:“你可别给我添乱。”他想起这人高中时代的各种丰功伟绩,就觉得一阵头疼。什么事儿让他掺一脚,绝对能闹得鸡飞狗跳。

王源鼻子哼哼:“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是太温柔了,这样子犹犹豫豫的,最解决不了感情问题。”

“我对待这种事情哪里犹犹豫豫的了?这是对两个人的负责。我自己可以处理好,你别给我惹乱子。再说这算什么感情问题,认都还不认识。”王俊凯垂眼瞥向王源掌心的手机,“你还玩不玩?不玩我拿回去了。”

“玩玩玩!”王源撇撇嘴,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像片被砍光植株的辽阔荒原,风一吹只剩尘土满天飞,不安和惶恐如杂草肆意横生,纵横交错。

 

确实,转念一想,王俊凯对待感情问题还真的从不拖泥带水。比如从前自己跟他真心实意地告白,就被他用结结实实的一拳不留面子地堵了回来,完全不给人幻想,那还真是相当绝情,半点温柔也称不上。

不过王俊凯此时看起来确实没有一点想要这么早结婚的意思,还是很令人放心的。

 

挂完水回家已经是深夜,王源闻了闻自己,觉得浑身都是消毒水的味儿,于是挣扎着洗了个澡,还指挥王俊凯给他吹干了头发。王俊凯居然十分任劳任怨,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看样子这段日子是对他宽容许多,手指在脑袋上抓揉的动作也格外温柔,王源一边内心兴奋享受,一边又舒服得昏昏欲睡、眼皮打架。

 

大概是因为年轻,吃过药又昏天黑地睡了一天,王源很快就完全恢复了精神,重新生龙活虎起来。典典高兴得直拍掌,每天拉着哥哥去他房间玩儿赛车,王源看上去对这种小孩儿的游戏十分乐在其中,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一切终于如常,王俊凯也像是松了一大口气。

 

可惜日子过得再慢,周六也始终要来。王俊凯对着镜子整了整衬衫衣领,抹平褶皱,然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尽管从小到大,他的“桃花运”都数不胜数,可他到底还是很不擅长面对这种事。当然,要是那姑娘对他也完全没感觉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了,只是相亲这事儿实在太耽误彼此的宝贵时间。

 

王俊凯出门前下意识地朝王源房间瞄了一眼。

典典周五被他终于得空的大哥和嫂子接回家去住了,周一才回来,王源就一个人对着电脑打游戏,开的功放,打斗声和冷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看样子是在大杀四方,战况十分激烈。王俊凯和他打了声招呼才去玄关换鞋,王源脖子都没扭一下,一直拿后脑勺对着他,键盘打得咔咔响。

看来他早就已经忘了自己要去相亲这回事,亏他还一直担心那家伙会跳出来惹什么麻烦。王俊凯低头轻笑一声,却不知怎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这是自虐上瘾了吧。

 

相亲地点定在一个挺安静的咖啡馆,在城南,王俊凯之前也去过几次,知道大概的路程时间。他在心里大略算了一下,本来是掐好时间,打算提早一些抵达的,谁知在路上开到一半,道路前方似乎突发事故,堵了好长一阵,叫人心烦意乱。等他到达目的地时还稍微迟了一点,那姑娘已经在位置上等着他了。

向来守时的王俊凯觉得挺不好意思,对方却并不介意,亮着一双眼睛朝他甜甜地笑,唇边有两个很俏皮的酒窝。

女孩其实和母亲发来的照片上的长相基本一致,甚至还要好看一些,也比相片上那种文静的模样要更活泼一点。

“你好,我叫江月。”

“你好,我是王俊凯。”王俊凯坐下来,背挺得很直,笑容温文尔雅。他穿着一贯的雪白衬衫,纽扣扣得一丝不苟,袖口也整洁。王俊凯肩膀宽,衣料下还隐隐约约能瞥见胸肌的轮廓,腰却劲瘦,看上去实在完美无缺。

江月果然看得有些愣神,抿着嘴唇矜持地笑,随后眨了眨眼睛:“王俊凯先生,你比照片上还帅呀。”

王俊凯礼貌地回以一笑:“谢谢。”

他蹙了蹙眉,觉得有话还是趁现在就说:“江小姐,其实……”

 

谁知没等他切入正题,就被突然闯入的清亮声线给打断了,那语气,撒娇中还带着一点埋怨:“小凯!你怎么不等等我呀~”

王俊凯一惊,僵着脖子拧过头来,果然看见一张神采飞扬的帅脸。

 

王源穿着白色T恤,外面套一件蓝白的格子衬衫,扣子随意敞开,下身裹着浅色牛仔裤,把长腿勾勒得修长笔直。那条牛仔裤不仅膝盖处破着洞,大腿处甚至也撕开一个不规则的口子,露出一小片肉,看上去分外潇洒不羁。王俊凯皱皱眉,看见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明明生病才刚好,这家伙怎么又敢在这个天穿得这么少,仗着年轻,也太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了。

 

江月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看着那位陌生的帅哥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王俊凯身边的位置上,一只手还搭着他的肩膀。她愣了愣,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原先的笑容:“小凯,你还带朋友来了?”

王源瞥她一眼,王俊凯也有些不自然地蹙了蹙眉。

——第一次见面就叫“小凯”了?刚刚也这样么?

其实王源心下了然,多半这姑娘是听他刚才的叫法,才学着这样亲切地叫的。这样看来,她肯定是对王俊凯很有那方面意思了。不过反观身边那榆木脑袋如坐针毡的样子,显然心意未变,那还是别耽误人姑娘了吧。王源眼珠子一转,舌尖轻轻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王俊凯多少有些尴尬——这实在是很不合礼数,出来相亲还带着别人,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对女生也太不尊重了——虽然他也算不上是来相亲的。

但王源这家伙到底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不是出门前还在打游戏么?难不成刚才是一路跟踪他?——早知道就完全不该对他掉以轻心,难道自己高中时候还没领教够他的无理取闹么?

王俊凯心里怒,此刻却又不好在外人面前朝王源发作,只能用自己二十几年的涵养拼命忍着。

“不好意思,江小姐,他……”

王俊凯一开口,立刻又被王源不管不顾地接过:“不好意思小姐,我不是朋友啦,我是他——”

他转过脸来对着王俊凯,一双杏眼目光深邃。后者一惊,想要阻止他后面的几个字,却没来得及。

——“我是他,男朋友啊。”

别说对面的江月,就连王俊凯都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他知道王源一直性格顽劣,却没想到他会幼稚到这个地步,都已经二十几岁了,还是开着六七年前一样的玩笑,不计后果地信口开河,不问真心地胡说八道,不仅让别人尴尬,还想方设法毁他形象。


江月一脸难以置信,困窘地张张嘴:“哈,小凯,你朋友太会开玩笑了……”

“嗯?”王源挑了挑眉,似乎觉得目的还未达到,于是转过一点身子,一手抓住了王俊凯的衣领,无视那双怒意未消的桃花眼,不怕死地抬着下巴凑了上去。


江月瞳孔骤然放大,里面映出两片胶着的嘴唇。

 

TBC


最近的评论有好多都没来得及一一回复,实在抱歉哈,但我都看过去啦,给你们笔芯,谢谢你们又等了懒惰的我一星期……orz


下一章

评论(339)
热度(221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